官策

第1142章 新的困难!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新的困难!

【三更完成,感谢黄氏字族兄弟豪爽打赏,荣膺成为官策第六盟。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兄弟长期打赏支持官策,再次南华真诚致谢!

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现在我唯有多写感谢兄弟们的支持!】

当飞机降落楚城机场的那一刻,沈梦兰就觉得自己来到了和香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

不过这一次,她心情一点都不紧张。

也不像以前那样感觉压力山大,如果此前她一直都觉得楚江像个牢笼的话,现在她拨云见日,觉得楚江这个地方原来也很美。

这种心态改变很奇特,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一次她撒出杀手锏,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后的完成了一次绝妙的逆袭,这件事情给了她无比的信心。

而她这一路过来,在旅途中一直的想的并不是这些事。

她脑子一直在想欧念菁。

她万万没料到,在香港欧念菁赫然单独请她吃饭。

这让她受宠若惊的同时,又获益良多。

欧念菁直言不讳的告诉她,她是楚江人,而且她还很饶有兴致的和沈梦兰聊了很多楚江的人和事。

沈梦兰也放松的告诉欧念菁自己的遭遇,欧念菁跟了她分享了她以前回楚江投资遭受到楚城酒店集团抵制那些恩恩怨怨。

在谈论楚江的时候,欧念菁有一句话让沈梦兰大为触动,欧念菁微笑的告诉她:“独挡一面,永远要记住时刻把握主动权!”

沈梦兰听到这句话,当时就傻了。

她脑子里面浮现的是这几年在楚江经历的那些点点滴滴,那么多的困难,那么多问题,那么多让沈梦兰烦心的事情,说一千道一万,不都是因为沈梦兰手中从来没掌握主动吗?

而最近的这件事情。沈梦兰听了陈京的馊主意,玩了这么一手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手段,形势立马转变。

形势转变的关键,不就是主动权的易手吗?

沈梦兰当时很兴奋的对欧念菁道:“欧姐,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您这句话真的让我获益良多,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如此厉害。尤其是这句话太精辟了,真难想象你是怎么想到的。”

欧念菁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当时她的模样似乎是在回忆过去的什么美好时光。

过了很久,欧念菁才意味深长的道:“沈总,其实我以前也不懂这些。是别人教我的。这句话也不是我说的,说这句话的另有其人!”

沈梦兰眼睛在欧念菁脸上逡巡,脑子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赫然是陈京……

她心中一惊,连忙驱散脑子里面那些纷繁芜杂的情绪,道:“你这么厉害,还有谁能教你?欧姐。您是逗我玩儿吧!”

欧念菁笑笑,抿嘴不说话,她手捧着茶杯,眼神望向了窗外,当时她那副模样,让同样作为女人的沈梦兰都怦然心动,她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女人太优雅。太美了。

“永远要掌握主动权”这句话让沈梦兰对很多事情豁然开朗。

而这一次他从香港回楚江,也是脱胎换骨,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自信。

同时她也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做个优雅从容的女人,就像欧念菁那样。

从机场贵宾通道出来,前来接机的助理热情的迎了上来。

沈梦兰摘掉墨镜,语气冰冷的道:“回去立刻开会。通知各分厂总监以上管理人员都参加!”

助理愣了愣,她敏锐的感觉到了沈梦兰的变化。

沈梦兰皱皱眉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行李拎着,立刻上车?”

永远要掌握主动。沈梦兰现在第一件事就是要对公司内部进行整肃。

楚江万海集团内部问题很多,这里面不仅有父亲的眼线,而且大哥、二姐的眼线也很多。沈梦兰必须给这些人以敲打和调整,任何时候都不能让这些人的存在影响到自己的权威,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杀鸡儆猴。

什么叫掌握主动?这就是掌握主动的第一个动作!

坐在奔驰的后座,司机的车开得很平稳,车上很安静,沈梦兰刚刚发了火,平常叽叽喳喳的助力小柔,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出。

沈梦兰抿抿嘴唇,感觉很满意。

还别说,这种感觉就是爽,也难怪陈京那个暴力狂喜欢训人,喜欢动辄就对人横挑鼻子竖挑眼,沈梦兰似乎能够感受到陈京训斥自己的那种感觉,原来是不错的!

沈梦兰回楚城一个星期,密集在公司内部狠抓规章制度,用各种手段排除公司内部的异己。

另外,她还积极和省委和政府领导,楚城市委领导接触,双方就万海集团的出路问题进行深层次的谈判。

这一次沈梦兰表现十分强硬,而她一硬,对方就有些软。

最后,以吕军年为首的领导给沈梦兰下了死命令,那就是无论如何,万海集团不能撤资。

至于万海集团遇到的困难,省委和省政府还有楚城市委和市政府,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来解决。

沈梦兰得到这个答复,她也不客气,直接把万海的困难摆了出来。万海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生产加工无法得到保障,工人闹事的多,严重干扰了公司正常的运转。

另外,万海现在是唯一在楚城没有享受税收优惠政策,土地优惠政策的企业。

作为龙头企业,万海这几年没得到政府的任何支援,反倒是万海屡屡的需要投大笔钱协助民政部门安抚下岗职工,现在这个局面如果继续下去,万海的生产和经营基本无法进行。

沈梦兰提出这个条件,双方的谈判一下就搁浅了。

省里有省里的困难,市里有市里的困难。楚城下岗职工众多,而且以前蓝飞拖拉机厂的下岗职工也是有组织的存在,想让他们不闹事,这不现实。

谁也做不到,就意味着沈梦兰提的要求完全无法实现。

最后。双方分歧解决不了,沈梦兰又企图故技重施,没想到吕军年发火,他冲着沈梦兰严厉的道:

“沈总,你如果还用这么没诚意的态度向政府提要求。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万海在楚江干不好,在其他任何地方也干不好。你完全不符合实际嘛。完全不考虑政府的困难,你当楚江省委和省政府都只为你们服务吗?”

吕军年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然后他径直起身,用手指着沈梦兰道:

“你还是好好想想吧!你唯有接受雷书记的提议这一条路,否则咱们最后两败俱伤,到了那个时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你和你的企业也会被列为楚江不受欢迎的序列,你仔细思考!”

谈判拉锯战不欢而散,沈梦兰才意识到,她面对的都是一帮子老狐狸。

吕军年尤其城府深,他谈判从不出面,而每次见他,他都频繁变脸。一方面面子上和气得很,口口声声说政府帮助万海。

而在另一方面,他手上硬得很,不给万海丝毫便宜占,他这一软一硬的两手,目的就只有一个,拉就是先死死把万海落在楚城。

然后慢慢的庖丁解牛,最后一步步的逼着自己就范。

沈梦兰现在马上就要对外公布。万海不会撤资楚江,如不然吕军年不会承诺约束工人闹事。

吕军年这就是在**裸的警告沈梦兰,如果沈梦兰不配合政府,后面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

如果真有工人进万海集团厂区打砸闹事,或者出现像荆江那样一把火烧厂房的事情,最后吃亏的是万海。

面对吕军年这样的威胁,沈梦兰感受到了压力。一时她觉得决策异常的困难。

……

楚城维亚纳酒店

今天酒店三号包房人很多,陈京在这里也见到了很多熟人。

今天的聚餐,主要是庆祝胡棣提拔为楚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省刑侦总队队长职务。胡棣是刚刚从南疆回来的干部,他从德高市公安局局长的位子上被派遣援疆。在边疆某市担任政法委书记。

现在三年援疆完成了任务,回来擢升省厅常务副厅长兼省刑侦总队队长,行政级别被确定为正厅,这是一大喜事。

陈京和胡棣交往多年,他回楚江陈京少不了要祝贺。

而在今天酒会上,陈京还见到了一大帮老熟人,以前西城区区委书记宋元秋,现在提拔成了楚城市副市长了。

还有前督查室主任单建华,现在单建华是省文化厅一把手。

当然,德高那边也来了人,覃杨也在场,陈京的老部下唐招招也过来了,甄巩现在是德高市委副秘书长,今天也在。

陈京没料到有这么多熟人,他一进门就被人团团围住。

胡棣一身戎装过来,哈哈大笑,上来就给陈京一个熊抱,然后道:“我在南疆就听说你回楚江了,我就盼星星,盼月亮的想回来。你看看,今天都是老兄弟,我丑话说在前头,咱们不醉不归!”

陈京拍了拍胡棣的肩膀道:“你了不起啊,以后咱都得叫你胡老总了,今天你是主角,咱们这些人都只能是舍命陪君子!”

“陈书记说得对,今天一是胡厅长归来。第二是陈书记大驾光临,今天双喜临门。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谁也不要给我玩提前退场的游戏。都必须给我把酒喝好,要不然别怪我老单这个地头蛇不给你们面子啊!”单建华开口道,他资格最老,今天更是倚老卖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