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3章 火灾案中案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火灾案中案(第一更)

【凌晨第一更送上!现在榜上全是大神,南华惶恐不安,所以兄弟们,加一把力,让咱们的位置更稳固一些吧!】

胡棣回归,而且被提拔担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刑侦总队总队长,陈京从这些人事变动中,能够依稀的看到省委博弈的影子。

陈京给伍大鸣担任过秘书,伍大鸣的做事风格陈京很了解。

陈京做事的风格是出其不意,伍大鸣做事的风格则是环环相扣,不疾不徐,说到掌控局面,贯彻意志的本事,伍大鸣称得上是天下无双。

很显然,现在楚江局面复杂,问题很多,伍大鸣现在是重病出慢招。

在干部任用的问题上,他采用的明显是掺沙子的策略。

楚江固有的势力是长期形成的,这其中存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伍大鸣想轻易打破,难度极大,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伍大鸣就不断的给楚江注入新鲜的血液,比如陈京的空降荆江,现在胡棣又从外面回归。外加上一次全省有一批厅级干部异省任职,这看似不经意的办法,却能体现出伍大鸣良苦的用心。

而他这样的做法,和陈京的思路不谋而合。

陈京下定决心调汤奕阳到荆江,就是他掺沙子的尝试,当然,这其中还有他极强的危机感在作祟。

一个全胜厂的纵火案,现在越查越复杂,里面发现的问题越多。这件事给陈京的警示极大,这也让他不得不为可能的局面失控做准备。

在酒席上陈京喝得酩酊大醉。

司机老何驾车送陈京回家。而汤奕阳则连夜从荆江赶过来向他汇报工作。

喝了一碗醒酒汤,陈京肠胃舒服了很多,他从卫生间洗把脸出来,看到汤奕阳标杆笔直的站在客厅,双目犀利,气势逼人。

陈京笑笑,压压手道:“奕阳,你先坐吧!不用那么军事化,这是在家里。你客气什么?”

陈京过去坐在沙发上,拍了拍沙发扶手道:“奕阳。今天你的老上级胡棣回来了。现在省委任命他担任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还有刑侦总队总队长,也是你的直接上司。这事你知道吧!”

汤奕阳点点头道:“我知道,我这次进省城也是准备去拜访他的。他在南疆复杂的地区锻炼了几年,算是见过大场面了。我还想认真跟他学习学习呢!”

陈京哈哈一笑。道:“你也不错。省厅的刑侦尖子。是不是让你这个刑侦尖子到荆江任职,委屈了你的才华了?”

汤奕阳连连摆手道:“不,不。陈书记,能在您手下工作,我太高兴了!实际上荆江的形势混乱,我也大有舞台,我对荆江很有信心!”

陈京皱皱眉头道:“看你说的,听你的口气,荆江越乱你越有发挥空间。你这逻辑有点像是医生盼人生病,道士盼死人啊!”

汤奕阳不好意思的笑笑,他沉吟了一下,道:

“书记,您让我关注的全胜纺织厂的那个案子,根据公安局调查组的结果,好像……死亡人数和统计的人数有差别。”

“啥?”陈京一惊,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道:“你确定是这样?”

汤奕阳点头道:“应该可以确定,我们调查死亡的人数是二十人,实际得到补偿的家属好像只有一半的样子。现在另外一部分死亡者的家属他们也有抚恤,但不是政府给的。”

“不是政府给的,是谁给的?你马上去查,一定要查出这里面的深层次的案情。”陈京神色大变。

汤奕阳刚才是语出惊人,火灾死亡人数不对,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有人故意瞒天过海,把死亡人数硬生生的砍了一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谁有这么大的权利干这事?

还有,这件事能够隐瞒这么久,一直没有东窗事发,检察院的专案组深入调查都没有发现,这些人拥有怎样的自保能力?

无数念头在陈京脑子里面闪现,渐渐的,他激荡的情绪开始冷静:

“奕阳,秘密调查。一定要保密,绝对不能把这个事情捅出去。你亲自组织人,把情况都先掌握住,然后这个事你直接跟我汇报,你明白?”

汤奕阳郑重的点点头,陈京摆摆手道:

“行了,这个事情我知道了。现在你在公安局内部首先要考虑如何立足,如何团结好同志。你是刑侦高手,你应该知道如果才能让下面人信服你。这几年楚江遗留问题案件不少,其中不乏刑事案件,这是你的突破口。

一个合格的公安局长,业务能力是一张王牌,你要打好这张王牌!”

……

荆江市委。

市委副书记单家强和组织部长王野一起向陈京汇报工作。

单家强皱眉皱得很深,他道:“书记,我们上一次全市区县干部述职工作做得很成功,社会反响好,上级领导充分肯定。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和王部长对市直单位进行了一个摸底。

我们原来想的把这套办法运用到市直单位来,可能难度不小啊!”

陈京盯着单家强,道:“单书记,难度在哪里?是有人干扰市委工作?”

单家强摇头道:“那倒也不是,但是市直单位的很多同志,思想上面转不过弯来,如果我们强行把这个工作推行下去,又没能收到理想的效果,我担心会被人认为咱们是在做花架子,这对我们以后的工作不利!”

陈京看向王野道:“王部长,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野沉吟了一下道:“单书记的顾虑有道理,如果要把这个工作实施下去,我们必须要事先做大量的工作。否则难度可能会有些大!”

陈京沉默不语,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品茶。

单家强和王野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都有一些忐忑。

在全市开展领导干部公开述职,这是原定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目前争议比较多,无论是单家强还是王野都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市委的十几个常委中,关于这个问题分歧日益增大,如果把这事上到常委会上,就目前的情形下,通过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陈京作为市委书记,他有贯彻意图的其他途径。

比如说不通过常委会,而通过碰头会。

就像今天这样,陈京坚决要搞这个工作,单家强和王野根本就无法反对。

然后陈京再把这个事情向政府几个主要领导通气,最终这件事肯定会成为现实。

只是这么一来,对组织部的压力就有些大了,单家强这个专职副书记,也可能会承担相当的压力。

“单书记,这样吧。把这个问题拿常委会,咱们一起研究研究,大家都过一样,如果争论太大,我们表决一次。少数服从多数嘛!这应该是我们常委的议事原则!”陈京淡淡的道。

单家强一愣,王野更是紧张得站起身来。

常委会表决?

陈京的意图是什么?

陈书记有把握这议题能够在常委会上通过?如果这个议题通不过,他这样的做法岂不是自己折损自己的威信?

陈京皱皱眉头,眼睛瞟向两人道:“你们两人不要一惊一乍的。我们党的议事原则任何时候都要坚持,在关键问题,重大问题的决策方面,必须要具体决策。不能够出现搞一言堂,拍大腿,拍脑袋决策的现象。

领导班子具体的智慧是很重要的,我作为书记能够不坚持这个原则吗?”

单家强尴尬的笑了笑,道:“书记您说得是,我和老王受教了!”

陈京点点头道:“还有个工作我们要着手去做,我想在班子内部搞一个提意见的小活动。咱们同志们之间,相互提提意见。有句话叫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缺点,都有毛病。

平常同志们都高高在上,任谁见到了,都拣好听的说,长此以往,我们会越来越飘飘然,甚至会彻底的脱离群众。

所以啊,我们内部同志们之间互相就搞这么个活动,单书记你逐个通知下去。

先这样,让每个人都写个提意见的材料,直接针对我。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不要听那些虚情假意的好听话。我听的是意见,我来荆江时间也不短了,大家对我也有了熟悉度。

我相信每个人对我都有个评价,有些同志对我也会有些看法,我要求你们都提出来,我们直面问题!”

单家强和王野两人都站起身来,王野结结巴巴的道:“书记,这……这是不是……”

陈京皱眉道:“怎么了?这个问题你还有异议?我跟你讲,我是第一个,你们个个都逃不了,大家都要互相之间搞个同志批评。这是我作为书记对下面同志们要求,这个要求不过分!”

单家强道:“行,书记,我马上挨个的和同志们谈话,把您的意思传递下去!”

陈京笑笑,道:“这还差不多。我规定一个时候,明天下午我要看到大家的意见书。外出的领导干部,你打电话通知,让他们连夜写好传真过来。这个不是什么难事,你要特别交代下去,不要难以启齿。

同时更不要高花架子,玩文字游戏,如果谁不听招呼,敷衍塞责,我有权力给予他通报批评,甚至处分,你们听明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