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4章 意见风波!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意见风波!

荆江市委,方刚进办公室的时候吃了一惊,因为他看到秘书长肖涵笑眯眯的站在里面,一脸的和蔼。

“秘书长,您……”方刚道。

肖涵笑笑摆手道:“小方,放轻松一些。我跟你说个事,关于你的级别问题,解决了!”

方刚一愣,还没来得及道谢,肖涵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问题,可是书记亲自过问的。看来你的能力已经得到书记认同了,我就说嘛!咱们的荆江的才子,差不了,书记果然满意啊!”

方刚激动的道:“感谢秘书长对我的培养!”

“呃……话不能这么说,主要还是你个人的努力!好好干,能在书记身边工作,这是你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样的机会不知多少年轻人羡慕,你要好好把握!”肖涵道。

方刚胸脯一挺,道:“是,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肖涵和蔼一笑,指了指桌上的一沓材料道:“桌上的材料书记上班后你送过去,一定要第一时间送过去,要保密,明白?”

方刚点点头:“明白!”

肖涵淡淡的笑了笑,走出门去。

肖涵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心中感觉特别怪异。

他不明白怎么今天肖涵上班来这么早,比自己更早。

方刚自打担任了陈京的秘书,上班就比平常早半个小时,早上过来打扫卫生,帮书记打理盆景。还有给书记房间的鱼缸换水。

把一切忙得妥妥当当,让书记过来能够有最好的办公环境。

肖涵说得好,给书记担任秘书的机会难得,方刚其实比谁都珍惜这样的机会。

他比陈京其实只小几岁,同样也是楚江师范大学毕业的。

当年他进楚江师范大学的时候,陈京在师大名气很大,那个时候师大的学生都挺狂傲的,尤其是舞文弄墨方面。

陈京的文章写得好,被誉为是师大才子。

从那个时候起,方刚就知道陈京这号人。

而这些年陈京的事迹在楚江年轻一辈中已然成为了热门话题。陈京在官场上一路得意。现在人家已然是市委书记了。

在方刚的心中,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成绩,可谓是个传奇。

所以从内心深处。方刚对陈京很崇拜。现在社会上流行追星族。

那些所谓的明星大腕。不过就站在台上嚎几嗓子,或者是在荧屏上嘶吼几声,掉几滴做作的眼泪。在方刚看来,那些人算什么明星?

真正的明星,真正的偶像就应该像陈书记这样,年纪轻轻,就能够凭自己的本事一步步的走到现在的位置,这才值得人敬佩和崇拜。

方刚在陈京身边工作做得特别细致,陈京办公室的每一件物品以及其摆放的位置,他都牢记于心。

他还经常观察陈京的工作和生活习惯,比如陈书记喜欢喝什么茶,喝什么茶用什么杯子。还有陈书记批阅文件的时候喜欢用哪一支笔,甚至连陈书记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站在那盆盆景的旁边,他都观察得很仔细。

所以,在平常他总会精心的调整办公室物品的摆放,目的就是让陈书记工作能够更舒心。

作为一个老机关,方刚并不像外在表现出来的那样懵懂。

他在陈京身边工作,他就很清楚自己的定位。

他唯一要负责的人是陈书记,所以,在市委其他任何领导面前,方刚都很谨守这一条原则。

哪怕是对肖涵,方刚也保留得很厉害。

肖涵秘书长在荆江名气很大,是出了名的笑面虎,肖涵时时刻刻都对其很防备,书记的工作内容和生活情况,他是从来不对其透露半点的。

因为在方刚的眼中,陈书记的一切都应该是需要保密的,书记没让说的东西,绝对不能说。

送走肖涵,方刚又开始忙碌。

将一切收拾妥当,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无意的瞟见桌上的一沓材料。

他倏然站起身来,眼睛瞪着,脸色霎时苍白。

这材料……

第一页:“陈京同志在处理国企问题上面行动有些迟缓,态度不够坚决。平常和同志们谈话沟通太少,不能及时的把自己的想法和同志们分享,另外,在干部队伍建设方面,决心不大……”

这是什么材料?

方刚一下手都微微颤抖,他看最下面落款写着:柳新林。

“柳副市长直接递材料批评书记?”

方刚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看到这几行字,他无法想象会给整个荆江带来什么。

就在他痴痴发愣的时候,陈京大踏步的从外面走进来:“小方,怎么回事?大冷天的,你满脑门都是汗!”

方刚倏然一惊,立刻站直道:“书……书记,我……我……这些材料……”

陈京凑到近前,道:“什么材料啊?让我看看?”

陈京一手把材料拿在手中,皱眉自己看内容,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笑了笑,道:“嗯,这还不错!值得一看,我进去慢慢看,你给我冲杯毛尖,稍后送过来!”

陈京进了办公室,方刚还惊魂未定。

他手忙脚乱找茶杯茶叶,沏茶轻轻的推门进去。

陈京坐在办公椅上,埋头看得很仔细。

他边看,边不住的点头,时而又皱皱眉头,方刚轻轻的走过去,道:“书记,您的茶!”

“嗯!先放着吧!”陈京淡淡的道。

方刚慢慢的往后退,他想去偷瞟一眼材料的内容,可是却又不敢,这么一小段路他走过来,觉得从未有过的吃力。

“你等一下!”陈京抬头看向方刚。“这些材料刚才是谁送过来的?”

方刚定定神道:“是秘书长亲自送过来的!”

陈京用手挑出几页材料,道:“你这样,通知秘书长,还有让纪委邱阳东书记也过来一下。我找他们谈谈话!”

方刚点头道:“是!”他顿了顿,迟疑道:“书记,上午十点您安排去全胜纺织厂调研厂子的重建情况,您看……”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那你就通知邱书记行了。另外,你让秘书长安排一下,全胜他不用去。让柳副市长陪我去!”

……

“咚!”一声闷响。方刚陡然一惊,手下意识的一摆,桌上的茶杯被掀翻,满桌子都是水。

他手忙脚乱的那抹布收拾。心里怦怦的跳。

书记发火了。在砸东西。纪委邱书记在里面,被批得不轻。

方刚隐隐听到书记生气的怒斥邱书记:“你这写的都是一些什么?我强调得很清楚,是要提缺点。你作为纪委书记,你偏偏给我写太平歌词,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吗?”

然后方刚就听到邱书记好像说了很多话。

然后书记就砸东西了。

方刚隐隐有点明白,好像今天的这些材料都是书记批示让各常委包括政府常委写的,好像是给书记提意见的材料。

书记发火估计是邱书记写的东西不合要求,褒奖的内容太多。

方刚暗暗心惊,他没料到书记会在班子里面出这么一厉害招数。换做自己是市其他领导,要写东西批评书记,估计拿着笔手都会发抖。

看来,邱书记跟自己差不多,应该是不敢写。

一想到这里,方刚就忍不住摇头,内心却升腾起很大的希望。

现在荆江形势不好,外面批评的声音多,荆江在省里也没地位,尤其是和楚城相比,荆江的老百姓似乎都矮了一头。

这一次陈书记到荆江被寄予的期望很高,同时面对的质疑也很大,方刚觉得,荆江绝对是有希望的。因为陈书记态度很坚决,作为一把手,他有心胸干这样的事情,那说明他意志坚定,接下来荆江必然会有大动作。

而此时陈京办公室,陈京也的确是生气了。

邱阳东却很心平气和。

陈京怎么发火,他都不温不火,脸上挂着微笑。

最后,陈京不说话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邱阳东笑道:“书记,提意见这个事情我是支持的,我认为也是很好的。但是您的情况不一样,您刚刚来荆江,荆江就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在这个时候,让我提意见批评你,我怎么批评你?

换做是另外其他的领导来荆江,我不认为他们能比您做得更好。

我是纪委书记没错,而且我时刻也牢记自己的工作和职责。我说话必须要客观公平,不能够吹毛求疵吧!”

他顿了顿,道:“我来荆江之前,纪委蒋书记对我有要求。让我在荆江要走作为,要紧跟您的步子走。现在我负责任的说,纪委的团队现在很有战斗力,只要您指示,我们肯定能够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陈京眯眼瞅着邱阳东。

邱阳东号称是好脾气,果然好脾气。

陈京发这么大的火,他一直就笑眯眯的。而且还轻描淡写的自报家门,把他和蒋平的那一层关系说了出来。

陈京小试牛刀,就把市委班子和政府班子的大致情况摸到了一些脉络。

邱阳东乖巧,肖涵鬼心眼多。邱阳东给自己提批评意见,每一条看上去很严厉,但是真正读完以后,全部就是歌功颂德,明贬实褒。

而肖涵写的东西,更是技高一筹,也是看上去招招不离后脑勺,但是读完以后,仔细一分析,他这哪里是在跟陈京提意见?他这是指责政府工作不力,指责政府无作为,希望陈京能够加强对政府的敲打。

好在这些对陈京来说不是他真正在意的,陈京需要的就是要搞清情况,对症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