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5章 杀机?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杀机?(第三更)

【第三更完成,今天的月票貌似要被人赶超。情况很不妙啊,有票的兄弟们,支援一下啊!】

一上午时间,肖涵就在办公室足不出户。

他先是接到通知,说陈京去全胜视察重建情况不用他陪同,接下来他就接到了各方领导打的电话。

领导打电话,一般都有工作要谈,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打电话来的领导,都是东拉西扯,就好似朋友叙旧一般,肖涵在市委工作了这么多年,就从未觉得像今天这样暖乎过。

这么多领导关怀,他能不暖乎?

电话一直持续到快中午时候,肖涵才清净一些。

可是耳根子一清净,他就忍不住要琢磨问题。

早就听说陈书记这个人不按套路出牌,肖涵就不信这个事儿。

肖涵就爱研究人,琢磨人。在他看来领导也是人,把领导研究透彻了,研究透了。领导喜欢什么,好哪一口都知道了,工作起来就事半功倍。

可是肖涵不得不承认,陈京这个人实在难以吃透。

就像这一次陈京突如其来的玩了这么一手,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肖涵想了一个上午,他能想到的可能是陈京在为常委会贯彻意志做准备。

马上召开的常委会,有一个重要决议要表决,那就是关于全市市直干部公开述职的问题。

上一次全市各区县一把手公开述职,场面搞得很大,也搞得很成功,社会反响非常好。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搞得让人心惊胆颤,层层记者围着,而且还是现场直播。书记市长轮流质问,有些干部紧张得话都说不清,回头再看录像带,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当官的都讲面子,这样的方式很多人丢了面子,失了体面。甚至有些人还在体制内成为了别人的笑谈。

上次公开述职这么一搞,市里各单位风声鹤唳,有很多单位一把手在通过各种关系找上面,目的就是阻挠在市直单位再这么高。

市里的局委办一把手,能量比下面的区县领导要大得多,他们多数人态度坚决,也影响到了部分市领导。

陈京为此召开了几次碰头会,与会的领导都有不同意见。

而陈京又不愿意独断专行,提出要把这个事情放到常委会上讨论,而且还明确提出了要表决。

陈京的这个举动,在荆江高层引起了相当的震动,明明上常委会没有把握,为什么还是坚持要在常委会上表决?

而且,这样的表决方式,很容易让人认为陈京和徐兵之间矛盾在激化。

再说了,徐兵毕竟在荆江经营有几年了,政府工作徐兵一直握得比较紧。

市政府组成单位和直属单位,徐兵在其中渗透的影响也要比陈京大很多。

下面这么多反对的声音,陈京难以得到徐兵的支持,难不成在常委会上陈京非得要跟徐兵来个你死我活?

肖涵有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去提醒陈京。

可是陈京突然抛出了一个班子内部互相挑毛病的动作,这不由得让肖涵收住了手脚。

陈京做法很巧妙,先让所有人给他提意见,试想陈京刚刚空降荆江没有多少时间,关键是荆江的各个派系和陈京根本就不存在积怨。别人怎么批评他?哪怕是提出批评,那都只会是浮于表面,应付了事。

但是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

如果这个互相提意见,挑毛病的工作进一步往前推进,可能就有好戏看了。

荆江班子内部矛盾可不浅啊,陈京这么一撒开手去,接下来可能就会有精彩的场面出现。

肖涵判断,很可能会让班子内部彼此指责,内部矛盾彻底的激化,最后甚至会演变成彼此揭短,大打出手的局面。

在肖涵想来,这可能就是陈京的用心所在。

陈京作为一把手,他怕的是什么?他就怕荆江是铁板一块,只要不是铁板一块,他就可以进行拉拢分化。

该拉的拉,该打的打,借力打力,最后把各方势力都整得服服帖帖,让大家都以他马首是瞻。

看现在班子内部有些人紧张的样子,平常谁没事给自己打电话?

今天这些人个个热情得很,旁敲侧击,就想套点话出来,肖涵岂能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

肖涵能看到这些,但是他觉得还是没琢磨透陈京的意图。

也许陈京还有更深更远的考量,只是目前肖涵看不透罢了。

这种感觉就让肖涵缺乏安全感。

作为秘书长,对书记的意图领会不彻底,这是大忌,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他位子的安稳。

“叮,叮!”

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肖涵吐了一口气,抓起电话,道:“我肖涵,哪一位?”

“秘书长,没打扰您中午休息吧?”一个温婉的女声响起。

肖涵愣了愣,道:“有沈总给我打电话,哪怕是中午不休息,都心情愉快啊!”

电话是万海集团沈梦兰打过来的,肖涵不由得心情一畅,沈梦兰道:“秘书长,是这样,好久没见您了。没有您给咱们指导工作,我们就觉得困难重重,今天我过荆江了,就想请您吃顿饭,不知道能否赏光!”

肖涵心中一动,刚要开口答应,但是他转念一想。

沈梦兰这个时候到荆江,而且开门见山的说请自己吃饭,肯定是遇到困难了。

宴无好宴,会无好会,这个时候不比平常。肖涵自己心里七上八下得很,书记的意图他一点摸不清楚,所以平常得低调行事。

他沉吟了一下,道:“沈总,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咱们是为你们企业服务的,你有什么难处,直接说就行了。别跟我客气啊!”

沈梦兰格格一笑,道:“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想请您吃饭。另外还有一个事儿,就是我想把万海投资荆江的事情抽个时间给陈书记做个汇报。您知道,陈书记的门户深,我也不敢直接惊动他,就只能劳烦您安排了!”

“这个事儿?”肖涵皱皱眉头,他忽然想这个事是小事还是大事?

作为秘书长,安排书记的日程这是肖涵天天就做的工作。

如果是以前,这对肖涵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是现在,肖涵隐隐感觉陈京似乎在日程方面更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看什么,了解什么,陈京一般都会跟方刚透露。

而方刚也会把意见传递到肖涵这边来,这样一来,肖涵在安排日程方面就没那么多自由空间了。

“沈总,这个事我要请示一下。书记这几天很忙,能否安排时间我无法给肯定答复!”肖涵道。

沈梦兰嫣然一笑,道:“秘书长您都没办法,那我真的就不知道求谁帮忙去了。陈书记忙这谁都知道,但是我见书记的确是有急事,我是真的拜托了!”

肖涵沉默良久,点头道:“我尽量安排吧!你等我电话!”

挂断电话,肖涵站起身来给方刚打电话。

电话接通,肖涵马上变得笑容可掬,道:“小方啊,陪书记视察辛苦了,下午什么时候回来啊?”

方刚压低声音道:“秘书长,书记正在发火训人呢!您不在,我工作经验又不足,连个缓冲都没有,哎……”

肖涵一惊,道:“还在全胜吗?我立刻就过来……”

方刚道:“您最好别过来了,估计一会儿我们就回来了!书记让我通知您,常委会要提前安排,另外增加一个议程,关于国企深化改革的。他让您尽快的把这个事情给领导传达一下。”

肖涵点头道:“这个事我知道了。回来路上要注意安全,最好跟市局丁局长打个招呼,让他们把道路管制好一些。但是千万不要封路,书记很反感这样做,你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方刚道。

肖涵把电话拿开,正要放下电话,他猛然想起一件事,立刻把电话放在耳边,大声道:

“对了,小方,今天洪鑫秘书长没跟着一起去吗?”

方刚迟疑了一下,道:“这……在出发的时候书记就生气了,说他去看一个废场重建,一路跟这么多人,搞得像皇帝出巡一样,当时……当时很多随行领导都被他赶回去了。

洪……洪秘书长也没跟过来!”

“那谁陪同书记视察的?没安排其他人吗?”肖涵道。

方刚道:“书记指定,让政府柳副市长陪同,其他的陪同人员都是政府的领导,市委这边就我一个人。”

方刚顿了一下,道:“对了,秘书长。有个事我还得跟您汇报,书记的车今天在路上竟然抛锚了,路途耽搁了十几分钟!”

“什么?车抛锚了?乱弹琴!”肖涵脸色一变,脸上的微笑迅速敛去,脸色变得铁青。

“这个事儿我知道了。最近咱们市委有些同志工作态度太不像话了,是该整顿了!”肖涵挂断电话,心中大为光火。

什么时候不出问题,就这个时候出问题,这不是无漏偏逢连夜雨吗?

肖涵狠狠的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内心泛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杀机。

他是个敏感的人,现在市委这么大一摊子,估计有人看到肖涵不被书记重用,有人在生异心。

如不然,怎么可能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

如果大家工作都把弦绷紧,能出这样的事?这简直是出洋相,简直是打肖涵的耳光,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