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6章 严厉意见!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严厉意见!(第一更)

副市长柳新林忽然收到消息,说陈书记安排他陪同视察。

他大吃一惊,一番手忙脚乱的忙碌之后,接下来就是忐忑不安。

作为没进常委的副市长,柳新林是很难参与市核心决策的,荆江副市长一共九个,除了常务副市长刘德才外,能够经常见到书记的就只有分管城市建设,城市规划的杨洁副市长了。

其余的副市长,可能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书记一面。

柳新林基本就是这样的情况,陈京履新荆江以来,他除了在迎接陈京的时候和陈京握过手,另外在干部大会上听陈京发过言之外,他从未单独和陈京谈过哪怕一句话。

对这样的情况,柳新林是有怨气的。

作为省发改委下放的干部,柳新林到荆江是充满了斗志,准备大干一场的。

可是到了地方他才发现,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干。

虽然在分管工作方面,徐兵让他分管工业企业。可是荆江的工业企业他管不了。企业遇到问题,找他他也解决不了。

企业捅了篓子,他更没办法做决策制裁或者是惩治。

荆江的工业企业,针鼻子大一点问题,人家都直接找书记或者市长,他的作用顶多就是个传声筒,人家伺候得很勤快,就是当菩萨供着。在工作的时候最好不指手画脚,因为那样做也起不到作用,柳新林就这样在荆江干了两年。

两年碌碌无为,干出一点功劳全是领导的,出了纰漏,挨批的总是他。

因为心中有气,昨天他忽然收到市委的通知,说要给书记提意见,通知要求意见要以批评为主。

他收到通知,心里就梗得慌,晚上回去吃晚饭他心中都放不下这事。

一回家。家里的黄脸婆又跟他扯工作的事情,他的老婆是干企业的,平常在外面关系搞得活。

柳新林在工作上的事情,常常她也帮忙出些注意。

昨天回家,老婆提说要准备礼物,让柳新林无论如何要把陈书记的路子走通。又说以前同样是发改委下放的衡水市老杨,人家就是跟书记关系搞得好。到书记家里去得勤便,现在马上提拔要进常委了。

柳新林皱皱眉头说那没用,陈书记不比衡水的领导,陈书记不缺那点东西。

他这一硬气,老婆大人就发火了。

说他榆木疙瘩,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在荆江干了几年工作没气色还不吸取教训,现在这年头,干工作不是说谁能力强。

现在社会能力强的人哪里没有?在上面有点背景的荆江市委市政府哪个不是?

像柳新林现在这态度,再干三五年,还是原地踏步,你跟领导傲气什么?跟领导怄气,领导就冷处理你。领导也不说你的坏话,就那样把你晾着,你就受不了。

这种情况你还不能越级反映问题。

因为上面的领导人家也不是吃素的,你越级跟领导反映问题,人家就会想,你这个同志是怎么回事?你的顶头上司可从不说你的坏话,你作为下属却过来揭领导的短,是不是人品有问题?

这年头。体制内一旦被认为人品有问题,哪个领导敢用你?

这些话柳新林自然懂得,家里的黄脸婆天天拿出来唠叨,耳朵都能听起茧子来。

再说,昨天他心情本就不好,老婆一发火,他的火气也就来了。

他晚饭都没吃。就把自己关进书房里。

他心一横,就想,陈京不是要人提意见吗。自己凭什么就只能装孙子?自己雄心勃勃来荆江都好几年了,这孙子还没装够?

再说了。自己是省管干部,又没犯错,陈京哪怕对自己恨之入骨,还敢免了自己的职不成?大不了就给自己穿小鞋罢了。

现在他本来就穿着小鞋,还怕什么?

所以他一气哈成,就写了一份意见材料。

这中间他大肆发挥自己的特长,把这几年分管工业企业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

批评陈京行动不果断,行动迟缓,至于说陈京缺乏和同志们沟通,他也不是空穴来风。

陈京都来荆江几个月了,柳新林从来就没和他接触过,一句话都没说过,这不是缺乏沟通是什么?

柳新林脾气一来,写东西也就无所顾忌的,一份材料写完,他当即就让秘书拿去送市委,然后就是蒙头大睡。

待到第二天一觉睡醒,人一冷静,尤其是上班看到一个个人紧张的样子,他有些后悔了。

他在办公室惶恐得很,老是疑神疑鬼,而在这个时候,他接到陪同陈书记视察的通知,他怎能不慌张?

他让司机把车开到市委。

下车就看到陈京在批评人,说是人去太多,他看看全胜厂的重建工作,要搞得像皇帝出巡一样干什么?

陈京一通狠批,十几个人就灰溜溜的滚蛋了。

柳新林心里发虚,硬着头去上前,没想到陈京老远伸出手来,道:“是柳市长?发改委出人才,你的情况我都了解。这样,我们一个车吧,路上我跟你聊聊国企的事情。”

就这样,柳新林和陈京同乘一辆车一直到全胜厂。

在路上,陈京耐心的向柳新林讯问了荆江国企的情况,就国企的出路问题和柳新林交换了意见。

柳新林从政这么多年,大场面见过不少,但是今天实在紧张得不行。

尤其是坐在陈京的旁边,陈京越和蔼,越轻松,他就越紧张,感到心里压力很大。

最后他实在承受不住压力,便道:“书记,昨天的那个意见书,我态度太偏激了!您……”

陈京皱皱眉头道:“怎么了?你认为我在搞打击报复吗?你敢于提意见,就说明你对咱们国企改革有独特的看法,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

陈京顿了顿,道:“现在荆江缺什么干部?我看缺的就是敢说实话,敢干实事的干部。老柳,今天我把话跟你说白了,如果我把国企的工作放手给你抓,你有没有信心把这个工作搞好?”

柳新林一惊,心怦怦的跳,过了一会儿,他道:

“书记,我是这样看。现在我们企业分两类,一类是像内燃机厂的这一类。这家企业我了解,有核心技术。我们的内燃机现在全国领先。去年我们去欧洲还有美国都参展过,还获得了法兰克福机械展银奖。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价格将不下去,所以没有订单。

价格问题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们加工工艺现代化程度不够,我们在有些材料的研究方面工作做得不细。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规模化的生产。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所以我认为内燃机厂很有前途,我们可以加大力度投资。

另一类就是我们造船厂,这个厂没有多少核心技术,各方面技术全面落后。这样的厂我们要想办法进行股份制改革,引进民营资本,改变经营思路。我们不要因为国企改制出现了国资流失问题就患得患失,该扔掉的包袱得扔掉……”

陈京静静的听着柳新林的谈话,沉吟不语。

柳新林一番讲话完毕,陈京依旧没有表态,他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

在发改委的时候,老领导就告诫过他,指出他的问题就是刚则易折,就是锋芒太过。

柳新林这几年在荆江处处碰壁,也是吃了这样的亏,在市政府内部会议上,柳新林动辄就来一番新理论,新办法。有时候搞得徐市长和刘市长很难堪。

没有揣摩清楚领导的意图就乱出主意,这意味着很多时候就会打乱领导的意图。

下属阻挠领导意图的贯彻,这样的下属领导能喜欢?

柳新林还记得有一次发改委老领导下来视察,刘市长和他一起陪同领导。

老领导问刘市长柳新林的情况。

刘市长当时毫不犹豫的回答:“新林同志学历高,本事硬,尤其是新观念,新思路来得特别快。假以时日,他在荆江会大有展露才华的机会。”

柳新林当时听到这话,心里喜滋滋的。

可是后来和老领导单独见面,老领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狠批,质问他是不是又口无遮拦,大出风头了。

柳新林当时惊得目瞪口呆,后来他仔细一品味才明白刘德才话的意思。

刘德才这话明显是说柳新林的新思路和新观念还适应不了现在荆江的形势,荆江现在无须这些新东西,将来才需要。

所以,柳新林展露才华的机会不是现在,而是将来,他其中不是用了一个关键词吗?“假以时日”。

假以时日是什么意思?就是现在不行,还要时间!

就在柳新林胡思乱想的时候,全胜厂到了。

外面排场搞得很大,道路两边夹道的彩旗,标语横幅横亘马路的就是五六条,上面都是写着“欢迎书记检查工作”,“欢迎市委领导莅临视察”云云的。

而全胜厂科长以上的领导全部清一色的西装笔挺,列队欢迎陈京一行的到来。

柳新林自己推开车门正要下去,却听陈京哼了一声:“看来新林你说的对啊,我的动作是迟缓了。咱们的国企风气再不治一治,我们还得过苦日子,老百姓还得过苦日子!”

柳新林手就一顿,门硬是没拉开。

等他反应过来,却发现陈京早就下车了,他大吃一惊,连忙窜下车关好门,紧随陈京后面,心跳却是越来越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