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7章 美女书记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美女书记

【第二更!】

陈京没有给全胜的领导班子好脸色。

在听取了全胜企业班子汇报了新厂重建的情况以后,他脸色铁青的就开始质问邹明顺。

问他知不知道现在企业有多少负债,企业经营有多少困难?

邹明顺猴精一样的人,看到情况不妙,立刻做检讨,陈京把手中的笔一砸,道:“你检讨什么?你在哪方面做检讨?”

邹明顺就说不出话了。

陈京伸手指着外面列队欢迎的人群和飘飘的彩旗,声色俱厉的道:“早知今天你们搞这么大的场面,我就应该还带一个陪同人员过来。郑远坤你们都认识吧,你说我今天把他带过来。

明天全胜会是什么样子?你们今天在座的还有几天安稳日子过?”

陈京一提到郑远坤,很多人脸色就变了。

邹明顺也终于明白陈书记是在什么地方生气。

陈京舞动双手,情绪很激动,又道:“同志们啊!我们全胜现在可以说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刚刚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企业重建政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企业也背上了巨额债务。

我们一切都是百废待兴,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到工作上去,放到如何盘活企业经营上去,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我很难相信,你们的领导班子会有这样的觉悟。

但是我可以明确说一点,接下来市委和市政府会对企业的管理进行严厉的审查,优胜劣汰,对那些后知后觉,反应迟钝的同志,我们会有处理办法的!”

陈京在汇报会上发了火,也没在全胜厂久留。

陈京留不住,邹明顺也不敢留,可是到了下班的时候。他却驾车直奔市政府,生拉硬拽的拉住柳新林,要一起去吃饭。

柳新林就很奇怪,平常可不见邹明顺这么客气,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柳新林还清晰的记得,就在不久前,自己跑到全胜视察。

邹名顺面都不露,就找个副总出来搪塞。而且整个视察过程公事公办,视察了半天,人家根本没提吃饭的那一茬。

好在柳新林这几年碰壁习惯了,心中虽然觉得憋气。但是也硬生生的忍下去了。

这年头当官手上没权利,招谁待见?

而且邹名顺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老奸巨猾,最是势利,困难天天都挂在嘴上,刀子天天都揣在裤腰带里,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处处得小心。

邹名顺把柳新林拉上车,柳新林心里就想到以前的那事,他故作为难的道:“老邹。吃饭可以。时间要控制,明天清早我还要陪书记去船厂,晚上喝多了,误了事儿,谁都担不起责任!”

邹名顺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道:“柳市长,您放心!就是一顿便饭而已。耽误不了您的工作!”

柳新林本想再说几句,但一想自己是什么身份?说话太多反而让人认为没威严。

他便立刻闭上了嘴,头仰靠在车后座上,装出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用手揉着太阳穴,开始闭目养神。

他其实根本就没休息。

他眼睛露出一点缝隙在观察邹名顺。

看到邹名顺那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样子,他心中就忍不住好笑。

其实柳新林哪里会陪陈京视察船厂?今天的视察都是意外之喜。他是莫名其妙被点将,他自己到现在都还懵懵懂懂,脑子里都没怎么转过弯来呢!

刚才那话,他纯粹胡诌,就是要唬唬邹名顺这家伙。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陈书记的威力还是大得很。自己跟陈书记边都还没沾上,不过就陪他出去视察了一趟,现在地位就不一样了。

邹名顺选择的吃饭地点在荆江酒楼。

这个地方对外营业的区域不是很高档,但是这里以前是军分区接待单位。

荆江酒楼改制以后,九鼎区委把酒楼后面的小院重新装修,变成了区委接待酒楼。

柳新林到这里来过一次,那里的环境雅致,亭台楼阁俱全,极具水乡情调。

而且专门从楚城请的厨子,常年食材都是从楚北山区运过来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柳新林暗暗感叹邹名顺神通广大。

邹名顺客气的请柳新林,两人一路直奔流水阁包房。

进了包房,柳新林才看到屋子里人不少。

全胜的副总,市场总监都在,另外九鼎区负责联系全胜的区委常委、副书记骆红艳也在,另外还有市公安局刑侦队副队长丁健。

柳新林一看到骆红艳,不由得愣了愣,脸色微微一变。

骆红艳号称荆江第一美女干部,人生得比花娇,在荆江追求她的人如过江之鲫。

柳新林和骆红艳是老相识了,当年他在省发改委任投资处处长的时候,骆红艳去发改委是必然要去找他。

骆红艳人漂亮,性格开朗大方,说话更是让人听着舒服,一来二去,柳新林也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有一次,九鼎区有个排污项目,当时发改委准备立项,骆红艳那时候还是副区长,她带队到省城宴请柳新林。

那一天大家兴致很高,喝得很多,后来就有人起哄,让柳新林和骆区长来个交杯,柳新林当时还有些尴尬,没想到骆红艳却落落大方,端起酒杯道:“交杯就交杯,我跟柳处是什么交情?喝交杯又怎么地?”

她把酒递给柳新林,两人手挽手,那一杯酒喝得柳新林是意乱情迷。

后来柳新林下放,当听到自己要到荆江任副市长,他脑子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子就是骆红艳。

可是谁也没料到,柳新林满怀雄心壮志到荆江,最后却是处处碰壁,处处不得志。

有几次他很郁闷,忍不住给骆红艳去电话,想跟她随便谈谈,舒缓一下心情。

而那个时候骆红艳刚刚当任区委副书记,工作忙得很,抽不开身。

联系了几次,柳新林在仕途上不得已,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干脆也就不联系了。

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会遇到骆红艳。

“柳市长,我今天自作主张找了几个领导陪您,这是咱们区骆书记,这位是市局丁队,您应该都认识吧?”邹名顺凑上来微笑道。

柳新林将思绪从过往中拉回来,轻轻的咳了咳道:“当然认识,一个是咱们的美女书记。另一个是咱们市局的刑侦标本,市局自从汤局上任主抓刑侦工作,丁队就大展才华,连破大案要案,几乎天天在新闻上面都看到呢!”

丁健有些腼腆的站起身来道:“柳市长,您太过奖了!这都是丁局的功劳!”

柳新林压压手,道:“奕阳是咱们省厅重点培养的干部,他的功劳是肯定的。但是也不能忽视你们的能力,再说了,你丁队现在也是奕阳手下头号干将,这些我们都知道!”

公安局新任常务副局长汤奕阳,柳新林根本不认识。

但是汤奕阳履新荆江这个事他知道,这事在市委和市政府引起的轰动很大。

因为汤奕阳是陈书记绝对的亲信,陈书记调汤奕阳到荆江,其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在荆江关键部门安插自己的亲信。

汤奕阳到了荆江以后,很抓刑侦工作,把过去几年群众影响很大的一些枪杀案,抢劫案,绑架案都翻了出来,重新侦办,几个月之内,接连破案,社会影响搞得很大,老百姓拍手称快,整个社会风气为之一振,而汤奕阳的名气也响彻了整个荆江。

柳新林这一句奕阳叫得分外自然,让人听起来就绝对会认为他和汤奕阳是老相识,就这一句话,丁健看向他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而骆红艳也早站起来了,她还是以前一个样,脸上的笑容分外的娇艳:“柳市长,一直都盼望着您到咱们九鼎指导工作。今天终于盼来了,我跟邹厂长说了,今天咱们得让您尽兴,您可不能脱离咱们这些基层同志啊!”

柳新林微微皱眉,骆红艳的笑容是如此的熟悉,却又好似陌生,他咳了咳,道:

“红艳书记,今天不喝酒。我跟邹厂长已经交代了。这几天我被书记抓壮丁,跟进领导的步子不容易,喝酒误事。今天在全胜的阵仗你们在坐的很多人也都看到了,陈书记人虽然年轻,但是做事风格可是毫不留情面。

我现在每天压力大得狠,你看就像今天,书记生气了,你们就六神无主了,生拉硬拽的把我拎过来。

我说句心里话,我这几天看到酒都头晕,咱们就扎扎实实的吃点东西,我也调养调养!”

骆红艳眉毛弯成一个月牙,道:“柳市长是个实干的领导,做事最是扎实。今天咱们就跟您学习,邹厂长,把就都撤了,上果汁,丁队公务在身,也不宜饮酒!我们不能让领导犯错误不是?”

就这样,酒全撤下去了,而大家簇拥这柳新林坐在首席,他的右侧骆红艳靠她很近。

柳新林甚至能轻松的嗅到从对方身上飘出的淡淡的女人的清香。

骆红艳在酒席上表现非常活跃,对柳新林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每道菜上来,她都站起身来给柳新林碗里夹一块最好的。

若有若无,两人之间会有些身体的摩擦,她却似乎毫无所觉,温顺乖巧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