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9章 女人狂暴!

房间里异常安静,沈梦兰低着头,就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

陈京微微蹙眉,本来陈京对沈梦兰观感非常差,觉得这个女人心机太深,而且平常喜欢卖弄风情,这类女人,不是善类。

但是经过了几次接触,陈京觉得这个想法可能要修正。

沈梦兰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如果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来看,沈梦兰算得上是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

这个女人很敬业,抓管理基本功扎实,投资方面理论功底好,对经济形势判断很有独到之处。

但是,在内地让她经营像万海这样的企业,明显有些小马拉大车了。

共和国的经济目前还不能算是市场经济,企业和官员打交道,政商博弈,在夹缝中求生存,这些本事沈梦兰还很嫩。

尤其是玩阴谋诡计那一套,她意识有,但是做法和想法都很幼稚。

陈京又忍不住去想那一晚的荒唐事,这个事完全就是高压状态下,一个脑子抽风的女人喝醉酒之后的不靠谱的举动。

幸亏沈梦兰遇到的是自己,如果是其他的人,她不仅赔了夫人,而且她万海集团也会玩不下去。

沈梦兰这样的脑子,怎么能在楚江这么复杂的环境下生存?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喝了一口热乎的清茶,陈京揉揉太阳穴站起身来。

沈梦兰却依旧低着头,仔细消化陈京刚才讲的话。

其实万海集团遇到的问题,最近沈梦兰天天都在想,她想破了脑袋都觉得无解,都觉得束手无策。

可是这些东西到陈京脑子里面转一个弯,出来立刻就变得轻描淡写,简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那么没意思,她就不明白,陈京这脑子是怎么构造的。

怎么这么一些让人从未想过。甚至不敢想的东西,他就能信手拈来,竟然毫无破绽。

现在沈梦兰面临吕军年的压力,吕军年在解决下岗职工就业的问题上不让步,沈梦兰也没退路,双方僵持在了这一个点上。

陈京刚才告诉她,这问题不是很简单吗?

沈梦兰完全可以承诺解决下岗职工问题。但是政府要给予一定的补贴。

政府拨了专门的经费解决,沈梦兰等于是降低了劳动成本,就可以顺利的用工,这有什么问题?

沈梦兰当然有问题,她很激动的对陈京道:“陈书记,您想过没有。现在蓝飞下岗职工工会和企业关系闹这么僵。这些工人大部分都对企业有抵触情绪。如果我们现在用这些人,一旦他们闹事,那后果怎么得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政府给补贴和支持的问题,而是我们不敢用!”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放,道:“我就说你脑子就只有一根筋。你万海现在有多少厂?你马上要在荆江投资。而且我知道你还想投资德高。你就不能换个思路,把楚江的这帮子调皮捣蛋的人发配到德高去吗?

你投资德高,给德高签订合同让他们安全方面百分之百的给你们保证,这帮人再调皮,背井离乡,到了别的地方,而且面临德高权利阶层的重重监管之下,他们还能往哪里闹事?”

陈京瞪了沈梦兰一眼。摇摇头道:“还有了!你在解决就业的问题上做出妥协,你还可以提新要求。比如你们现在投资德高缺钱,你可以由政府出面帮你介绍找到省几家大型国有银行,很顺利很轻松的就可以融资几个亿。

这些简单的东西,稍微用脑子转个弯都知道,你堂堂万海董事长,却束手无策。说出去真是大笑话了!”

陈京这么一说,沈梦兰一下就呆住了。

她连忙问:“陈书记,可是我如果这么干,那些人不去德高怎么办?我……”

陈京给她翻了一个白眼。沈梦兰立刻住口。

她瞬间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些幼稚了。

她答应给下岗职工提供就业机会,哪里有那么多挑三拣四的?

再说了,这些人凭啥闹事?不就是因为生计困难,丢了工作吗?

现在有了他们挣钱的机会,除了少数顽固分子外,还有多少人会天天饿着肚子搞闹事的那一套?

这么一想,沈梦兰豁然开朗。而且陈京提出贷款的事情,还别说是个好主意,这个条件她如果提出来,吕军年那帮人还真没法反对。

沈梦兰轻松从国有银行拿到贷款,现在她资金短缺的问题不就全部迎刃而解了吗?

一想到这些,她心中就激动得很,而且她还想到,一旦给原蓝飞下岗职工就业的机会,所谓蓝飞下岗职工工会的势力必然会大幅被削弱。以后他们闹事的概率和规模都会大大的降低,那些长期困扰万海生产经营的事情解决起来也变得非常容易了。

“可是,陈书记,我在德高投资,我还没跟他们联系……”沈梦兰弱弱的道。

陈京猛的一拍椅子扶手,道:“你是不是有些弱智啊。这也算是个事儿吗?你直接去找殷林,说我介绍去的,那算是个问题?”

沈梦兰嘿嘿傻笑,心中彻底平静。

她抿了抿嘴唇,瞟了陈京一眼。

不管怎么说,陈京为人怎么样,是不是个暴力狂,那些撇开了谈。单单陈京解决问题的能力,处理事情的思考方法,那的确都让沈梦兰佩服得五体投地。

难怪说陈京是楚江最牛的市委书记,果然是有几把硬刷子。

沈梦兰沉吟了很久,声音压得很低,道:“陈……陈书记,那天……那天的事情是我错了!我还拍了一些照片,不过我现在全部都毁掉了,那……那……”

“扯淡!”陈京冷哼一声,沈梦兰吓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陈京对她怒目而视,道:“出去,该回去了!这么晚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你又带了新相机啊?”

沈梦兰脸一红,瘪瘪嘴,陈京不耐烦的道:“走吧,走吧!以后不准再来了啊?成何体统!还有啊,以后你公司的那些狗屁事情,也不要跟我扯淡了。我又不是你的智囊,你那些狗屁事找我,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

“是,是,我马上走!”沈梦兰拎着包,屁颠屁颠的出门。

临走的时候,她忍不住去看了一眼门口挂的那件风衣,却只听“砰”一声,陈京把门关上了,她眼前便只见一片漆黑。

外面很冷,沈梦兰急匆匆的钻进自己的车中。

她猛然将身子使劲的后仰,长长的吐了口气。

然后她放下车窗,冲着八楼陈京的住房放下猛然啐了一口:“走就走,谁稀罕!你就是个暴力狂,大土冒,大混蛋!”

沈梦兰使劲的用拳头攥了攥旁边的副驾驶,嘴巴里呼着长长的白气:“玩阴谋诡计,姑奶奶实在是不如你。但是你除了玩那些阴的,还会些啥?搞得像说教一样,我又不是你下属,你凶什么凶!才不怕你呢!”

她发动汽车,瘪瘪嘴,道:“还当自己多了不起,多正经呢。还不是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欧念菁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可神气的?”

抱怨了一通,沈梦兰觉得心里舒坦多了。

然后她有马上想到了公司的事情,心情更是愉快。

刚才能够得到陈京的这个主意,这简直就是救了她一命,让她对先前很多事情都豁然开朗,脑子里灵感多得很。

她打开车内的灯,拉下前面的挡板,用镜子照了照自己,打了一个寒颤摇摇头,嘀咕道:“今天这个打扮实在太老土了。如果不是见这个大土冒,谁打扮这么土!”

沈梦兰现在是学乖了,平常那套性感的路子可不敢再在陈京面前施展了。

哪怕是穿一件衣服,那都得小心谨慎,否则指不定就被那个暴力狂一通狂训。

可怜自己也是新时代的女人,怎么遇到了这个暴力男就好像硬是矮了一头,被人训得像狗一样,还他妈的凑上去陪笑脸?

“真是贱!贱女人!”沈梦兰冲着镜子舞动拳头,牙齿咬得嘎嘣响。

“叮,叮!”

手机铃声响起,沈梦兰一看来电,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一样,一下就把手机扔掉了。

铃声响个不停,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重新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声音立刻变得很低沉可怜:“陈书记,您……您还有什么指示?”

“我能有什么指示?丢三落四,你刚才给我看的文件呢?是不是又丢了?”陈京的声音响起。

“啊……我……”

沈梦兰手忙脚乱的打开手提包,一通乱翻,里面哪里有文件?

“对,对不起,我文件落您那里了!”沈梦兰道,脸色苦得像吃了黄连一样。

“你不用回来拿了。我扔马桶了!算是给你涨个记性!”陈京的语气严厉。

“扔马桶?”沈梦兰一下跳起来,却只能听到电话那头“嘟,嘟”的盲音,陈京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她立刻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软倒在了座位上。

那份文件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她回去再打印一份。吓人的是陈京的电话,自己怎么每次骂他他电话就会来?真他妈的见鬼了!

“把姑奶奶的东西扔马桶!暴力狂,大土冒!”沈梦兰把手机一扔,狠劲一脚油门下去,汽车像离弦之箭,嗖!一声狂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