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0章 杀不杀?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杀不杀?(第二更)

荆江市委,秘书长肖涵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凑到陈京面前道:“书记,招商局那边打了好几次报告,说要增设编制。编委把报告送我这边,我觉得有点把握不好啊!”

“拿来我看看?怎么,现在想着增加编制了?是不是感受到压力了?”陈京从肖涵手中接过报告。

他扫了一眼,把报告往桌上一放,道:“对了,老肖,我的司机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给我换了?”

肖涵愣了愣,道:“书记,这个老何年纪大了,在司机班是个老油条了,工作不认真,不仔细。上次您的车居然在视察中途抛锚,我让后勤处几个领导统统做了严肃检查。

后勤处开了会,对老何的问题进行了讨论,认为……”

陈京皱皱眉头,摆摆手道:“那都是胡扯!车坏了能怪人家司机使坏?老何人不错,车也开得好。你说他是老油条,我倒觉得他人实诚。司机的事儿还是不换了,以后还是老何开车!”

肖涵点点头,道:“是,书记,您不计较,我替老何谢谢您!其实啊,他是司机班的老同志了。这次出问题,本来是要安排他提前内退的,昨天他还找过我说情。说女儿上大学,家里困难。

内退下去工资只能拿百分之七十,奖金全没有,一年少一万多块。他又别无长技,说得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啊!”

陈京笑笑,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材料递给肖涵:“老肖,这是同志们给你提的意见。你看看吧,有些意见比较尖锐,你要正确认识。正确的对待批评是进步的阶梯,我们共产党人之所以能够成功,就在于我们有面对批评的觉悟!”

肖涵把材料拿在手中,埋头仔细看,才看一小段,额头上的冷汗就涔涔而下。

全部常委的意见都在材料中,意见提得相当尖锐。

大部分领导都认为肖涵做事太过追求方法,不太注意同志们实际感受。又有提肖涵原则性不强,面对关键问题缺乏稳定的立场。还有,说肖涵工作经常抓不住重点……

肖涵可不是刚入官场的愣头青了,这些文字背后的内容,他一眼就能看透。

所谓做事太注重方法,实际上就是在批评肖涵做事太阴险,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这不就是太注重方法吗?

至于原则性不强,实际上这也是肖涵的风格,肖涵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风往那边吹,他就往那边倒,否则他怎么做到八面玲珑,成为荆江这么多年铁打的秘书长?

肖涵脸色发白,他抬头看陈京,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

他忙把文件放下,道:“书记……”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我合作时间也不短了,我的性格你了解。我做事常常把握两点,一点是实事求是,第二点是迎难而上。这两点我今天跟你分享一下。

现在荆江的局面很困难,面对困难,如果我们不迎难而上,如果我们没有极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工作是做不好的。

用一些小伎俩,小花招,那都是小道,登不了大雅之堂,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我们想干大事,先就需要有干大事的心胸和气度,我相信你会明白的!”

肖涵只觉得自己脸灼灼发烫。

陈京的话一字一句都敲打在了他的心坎上了,他觉得自己变得像个透明人,陈京一眼就可以把自己看透。

这样的感觉让他如芒刺在背,浑身焦躁不安。

陈京走上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吧!就这样。刚才你给我看的那个材料,你给单书记批示就行了,这些小事,以后就不要拿给我了。”

“是!”

目送肖涵出门,陈京皱了皱眉头。

肖涵看样子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这个人啊,就是太阴,爱弄权术,自以为聪明,其实只是眼界太窄,只能看到针鼻子大一点地方,是个人才不错,但是适应不了现在的荆江。

换掉肖涵,陈京目前决心难下。

一方面肖涵没有明显过错,再说陈京在荆江也没完全立足,在市委内面动大手术,顾虑还很多。另一方面,肖涵不知怎么神通广大,竟然和汪鸣风搭上了关系。

前不久汪鸣风还打电话给陈京,不知怎么就聊到了肖涵。

汪鸣风便道:“肖涵这个人我认识,是个人才。有时候就是小聪明多了一点,你要多敲打敲打。前不久他担心配合不好你的工作,跑到我这里来取经,被我狠狠的批了一顿。

我告诉他,配合陈书记工作很简单。陈书记不喜欢那些小聪明,我让他气度大一些,不要眼中就只有那三核桃两枣子,能成什么事儿?”

陈京当时就很吃惊,心想这个肖涵深藏不露啊,他一个市委秘书长,竟然和汪鸣风关系如此深,后来陈京仔细比对了两人的简历,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这个事他就闷在了心里。

招商局的事情陈京了解,政府今年给招商局下的担子很重,常务副市长刘德才亲自抓招商工作,前不久把招商局主要干部进行了大幅度调整,摆出的架势是大干一场。

现任的招商局局长叫谢锦贤,是从经贸局副局长中刚刚提拔上来的。

这个谢锦贤和肖涵似乎不怎么对付,现在招商局要编制,可是市委这边就是迟迟不批。下面招商局增设编制,只要不涉及副处以上干部的增编,在市编委就不算是个事儿。

可是偏偏这个增编报告就批不了,前两天刘德才向陈京汇报工作,委婉的就提到了这事,陈京心中清楚,肖涵在其中是扮演了角色的。

陈京笑了笑,心想自己怎么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

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哪里会有这么多狗屁顾虑,该怎么办早就办了!

难道自己人到了荆江锐气就不如以前了?

他用手敲了敲桌子,心中暗想,还是再给人家一次机会吧。

毕竟荆江局面不好,领导干部也不好当,困难时候,还是要多一些宽容。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

陈京抓起电话道:“我是陈京,请问哪一位?”

“陈京书记!你听得出我的声音吧?”一个嘶哑的男声,陈京脑子里转了一个弯,洒然一笑,道:“当然听得出来,郑总,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发现咱们荆江的问题了?”

电话是郑远坤打来的,这让陈京颇为意外。

郑远坤在电话中嘿嘿一笑,道:“陈书记,我给你打电话是让你看一篇文章。咱们楚江网论坛有一篇文章现在很火啊!作者据说是你们荆江学院的一个大学生,水准很高。

我刚刚拜读过,觉得受到了洗礼,要不您也读一读?”

陈京愣了一下,道:“楚江网论坛?你推荐的文章我还真的读一读,行了,我先拜读文章,回头再给你汇报心得!”

挂断郑远坤的电话,陈京心中忍不住好奇,打开网页直接进楚江网论坛。

这个论坛是楚江人气最火爆的论坛,楚江本地网友在这里聊天打屁,谈天说地,发牢骚什么的,每天都有很多帖子。陈京以前也上过一两次。

觉得这里面文青很多,很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书生在里面撰文,倒是很博人眼球。

进入论坛,很显眼的置顶位置,陈京看到了一个标题:“荆江的泪水——你究竟会走向何方?”

陈京判断,郑远坤说的就是这篇文章,人气很旺,点击好几十万,留言有上万条。

陈京将文章点开,只读一句,就被作者的文笔吸引住了。

看作者年龄不大,行文功底扎实,而且文风相当的犀利。文章的内容直指从98年国企改制以来,荆江一路迷失,一路被其他各市赶超的尴尬遭遇。

文章大发感叹,称荆江在楚江各市中已经成为了完全迷失的城市,没有了工业的支撑,荆江剩下的只是支离破碎的环境,再没有任何的前途可以看得清楚。

荆江是个没有资源的地方,也是个没有农业、林业这些楚江传统优势产业的城市,荆江的下岗职工全省最多,包袱全省最大,环境全省最差……

最后文章写了一句话:“荆江只是一个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为构筑的一个所谓工业之城,荆江的虚假繁荣仿佛是共和国建国以来坎坷复兴实践所诞生的畸形儿。随着改革开放大势的到来,荆江城市文明轰然倒塌,一切的虚化,终于消弭在了计划经济落后体制的残垣断壁中。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荆江五百多万父老乡亲从一个围城走进了另外一个更大的围城……”

陈京看完全文,痴痴发愣。

这篇文章明显还青涩,但是单从行文风格来看,文字功底极其扎实。郑远坤说是此文出自学生之手,应该所言不差。

让陈京震撼的是,此文行文角度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一个老荆江人角度写的。写得有浪漫主义气息,充满了为城市文明崩塌而伤感的悲情主义,让人实在动容。

而对陈京来说,他觉得惭愧,毕竟他是荆江的父母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