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1章 感激涕零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感激涕零

【三更终于完成了,兄弟们啊!今天一天只有十张月票,后面追兵又如此紧,南华压力山大!

有月票的兄弟,砸点票票救命吧!】

司机老何叫何永贵,他在市委开车整整十五年,但是进书记办公室他从未有过。

原因很简单,他以前从来没有机会给书记开车。

在市委司机班,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里面也是个江湖。

能跟领导开车的司机自然高人一等,平常领导关怀勤便,连门口守门的武警对他们都热乎一些。而且人都有面子,当领导的司机多有面子?

老何进市委开车这么多年,前八年都不是领导的专职司机,市委处以下谁要用车,就叫他。

那样的工作工作量大,工资少,不自由,而且还不受人尊重。

后来有一次他被肖秘书长看中,给肖秘书长开车。

但是好景不长,他只干三个月,又莫名其妙的给下了。

这事后来他仔细想,估计还是出在给肖秘书长接儿子那件事情上。肖秘书长的宝贝儿子平常都是老何负责接送,可有一次他去中学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前市委王书记。

王书记看到市委的车,他就讯问老何跑到学校来干什么?

当时老何也傻了,慌乱之间他实话实说就说肖秘书长安排他接孩子。

这事王书记也没说什么,可不知为什么事情传到了肖涵的耳朵里面,然后就有了接下来他被免的事儿。

就这样,老何又当牛做马干了六年,终于有机会给陈书记开车。

能获得这个机会,他在家好几天都没睡着觉,给市委一把手开车,别的不说,每月津贴就多一千块。这对现在的老何来说太重要了。

他女儿现在正在上大学。家里急需钱用,一月能多一千块,让他压力大减。

所以,他工作干劲很足,处处都很小心,可是他哪里能料到,又出了问题。

市委陈书记的车在视察途中抛锚。这件事被定性为严重事故,市委后勤处为了这件事开了三天批斗会。

很自然,老何的资格也被强行取消。

不止如此,处长还单独跟他谈话,准备安排他提前内退。

打击接憧而至,老何这几天情绪极其低落。人几乎要崩溃。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陈书记竟然点名让他继续工作,而且还给他开车。『?』

他收到这个消息,当时就热泪盈眶,如果当时陈书记在面前,让他磕头他都会毫不犹豫。

重新复职,前几天还一脸死气的后勤处长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脸上的笑容比花还灿烂,两人见面,处长紧握他的手,嘘寒问暖,让何永贵浑身不自在。

他心中清楚,这一切都是陈书记一句话让他起死回生,他觉得自己应该要感谢书记,于是脑子一发热。也顾不得其他,把一月工资全部取出来,买了烟和酒,直奔陈京家。

送了东西,他心中就忐忑了。

陈书记不喜欢收礼他是很清楚的。

再说了,何永贵曾经亲眼见过陈书记训斥上他家送礼的干部。

何永贵这么一想,他就觉得自己可能犯错误了。心里不踏实。

有些紧张进秘书间,秘书方刚笑眯眯的凑过来,道:“老何,你放轻松一些!”

“是。是!”何永贵感激的道。

方刚摆摆手道:“进去吧,进去!书记在里面喝茶呢!”

何永贵正要推开门,方刚又道:“老何,把握时间啊。不要超过十分钟,稍微徐市长和单书记还要过来汇报工作!”

何永贵刚刚有点平复的心情,被方刚这一句话又整紧张了。

进到陈京办公室,陈京瞟了他一眼,道:“怎么了?老何,无精打采的,晚上没休息好是怎么的?”

何永贵忙摆手道:“不是,书记,我……我有点紧张!”

陈京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你紧张什么?难道我这里是龙潭虎穴?对了,我叫你来没什么别的事情。听说你家丫头有出息,上了黄海理工大学,这很不容易,是个了不起的成绩,也是你的骄傲啊!”

何永贵愣了愣,一咧嘴笑了起来。

他这辈子没什么出息,从部队出来就开车,老婆又常年卧病,一家人生活一直拮据。

唯一让他骄傲的就是家里出了一个大学生女儿,黄海理工大学是共和国名牌大学,长期在全国大学排名榜居前十位。

何永贵平常生活就是再困难,遇到的委屈再多,一提到女儿他就觉得浑身有劲,脸上立刻就会荣光满面。

陈京起身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何永贵道:“老何,我这就一点意思!你拿去吧,算是为你家出了一个大学生贺喜了!”

何永贵愣愣的接过信封,入手很沉,他用手捏了捏,脸色一变。

凭手感他就能感觉里面是厚厚的一沓钱,好像还是一整沓,书记给自己这么多钱?

“书记,这可使不得!您这……这我不敢要,我……我……”何永贵脸涨的通红,就要把信封放下。

陈京眼睛一瞪,道:“怎么了?就准许你跟我送礼,不准许我回礼?我们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讲究的就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收你的东西可以,你就不接受我的礼物,这是哪门子道理?”

“不是,书记,您这礼物太重了,我……我不敢要!”何永贵坚持道。

陈京脸色一变,道:“你的礼物就不重吗?好家伙,中华烟都是几条,还有特供茅台,我说你老何是不是在哪里发了横财了,一出手就是几千。或者是你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收了别人的黑钱?”

何永贵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道:“陈书记,我保证没犯错误,那钱我都是从工资卡上取来的,绝对来路清白!”

陈京嘿嘿一笑,道:“胡扯。你有多少工资?你钱取了送这么多东西给我,你让你家孩子喝西北风是怎么的?你跟我的时间也不短了,好的没学到,那些恶习你倒是无师自通。

我这钱也干净,你给我好好拿着。孩子上大学了,经济方面不能看得太死,女孩子嘛。稍微手可以松一点。我听说你家孩子一学期就两千块生活费,这哪够?

把这钱拿回去给孩子买台电脑!”

“这……这……”何永贵嘴唇连连掀动。

陈京手一挥,道:“不要再说了,再啰嗦我就换司机!”

何永贵心惊胆战的从陈京办公室出来,手上攒着信封,一直走出常委楼。他才借上厕所的机会把信封打开。

里面整整一沓红彤彤的新版百元大钞,这可是整整一万块啊。

他手微微发抖,眼眶像是进了沙子一般,眼泪不自然就流下来了。

自己这辈子欠陈书记的恩没法子还了,他很清楚自家丫头想一台电脑想得快疯了,可他根本没有钱去买,也就不敢提这事。

孩子还争气。也没硬逼着老何要,自己暑假进餐厅打工已经凑了一千多块钱,但是还远远不够。

有了这些钱给丫头买一台电脑绰绰有余了。

何永贵脑子里想着丫头高兴的样子,他心中就更不是滋味,他给书记送两千多块钱的礼,却害得书记回过来给他一万块钱,他推辞都不行,早知如此……

嘿!

何永贵使劲的挥了挥拳头。觉得脸上火辣辣发烫。

他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工作自己一定得用心再用心,绝对不能再出现以前那种事儿了,让书记丢人!

……

陈京召开碰头会,市长徐兵,副书记单建华还有组织部长王野参加。

陈京开门见山的道:“各位,今天我找你们来。是想就政府职能的一些事情我们做个研究!”

他顿了顿,道:“我最近了解啊,发现咱们政府自主权还是不够,我们党委管得太宽了。没能充分的让政府的职能发挥出来。政府又九个副市长,作为分管领导,他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从现在全国的大形势看,咱们的在政府职能改革方面已经落后了!”

陈京一出此言,满堂皆惊。

单建华更是怔怔说不出话来,陈书记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再给政府放权吗?

现在荆江的局面这么乱,各方争斗本来就很复杂了,在这个时候不集中权利确定权威,反而充分放权,会不会出现乱子?

王野相比单建华要沉稳一些,他眼睛看向了徐兵,心中就琢磨是不是陈京和徐兵之间在某些方面形成默契了。

徐兵也有些措手不及,他道:“书记,您能够仔细的跟咱们讲解一下您的想法吗?”

陈京把茶杯往桌上一放,道:“首先啊,我有个想法,就是目前政府班子配置还不科学。现在其他的市都是三个政府领导入常,唯独咱们荆江政府只有两人入常。我准备把这个情况向省委反应,给咱们班子增补一个常委。

今天我们先谈这个事儿,老徐你是政府一把手,你说说在几个副市长中,谁最有担当,谁最合适?”

徐兵脸色变了变,心猛然往下沉。

就在前几天,徐兵进省城见吕军年,当时他就提到了这个问题。

徐兵对政府只有两人入常这事,一直就耿耿于怀,觉得这样的配置不科学,长此以往,政府在常委会上可能会彻底失去发言权。

吕军年听了徐兵的汇报,没有当即表态,显然吕军年对陈京态度还是非常的顾虑。

这个事现在还只过去这么几天,陈京今天竟然主动提出这个问题,这太诡异了,徐兵一时摸不准陈京的意图,岂敢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