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3章 喜从天降!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喜从天降! 二更

像往常一样坐班一上午。

柳新林主要看了几则新闻,一条新闻是万海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收回前段时间对外发布的一切公告,万海将继续立足楚江,将继续扎根楚江发展,努力为楚江经济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

万海集团的事情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不仅省内媒体关注,就连国内知名媒体都大篇幅报道。

偌大一个万海集团,在荆江投资号称百亿元,怎么待了短短的四年就要撤资回香港?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楚江的投资环境。

一时关于楚江投资环境的质疑甚嚣尘上。

柳新林作为发改委走出来的干部,他当然清楚楚江是什么环境,因为这件事他也暗暗为楚江捏一把冷汗,现在看来,这场危机得到了解决,消弭无形了。

柳新林看得另一则新闻是关于荆江市长徐兵接见荆江学院大学生王凯的新闻。

这个王凯了不得,写了一篇《荆江的泪水——你究竟会走向何方?》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这篇文章柳新林也拜读过,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十几岁在校大学生写的东西,文笔很老道犀利,文章的内容辛辣,读之让人振聋发聩。

柳新林没想到徐兵还懂得这个手段,竟然放下身段去接见这名大学生,现在这个消息被媒体追逐,大肆报道,徐兵算是化腐朽为神奇,而且还狠狠的出了一个风头。

柳新林摇摇头。心想看来徐兵还是进步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般刚愎自用了。

“柳市长,中午到了,您该去用餐了!”秘书凑到他身边轻声道。

柳新林愣了愣,道:“就到中午了?时间过得快嘛!”

他升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站起身来回头一眼又瞅到了书架上的那块“惠风和畅”的牌匾,他苦笑摇摇头。

那几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一个意外。

柳新林还是没变,依旧只是荆江市政府一个边缘化的副市长,每天工作清闲得很。就是读书看报。当然,还有按时吃饭。

偶尔,柳新林脑子里面会想到骆红艳,但是很快他就把这些念头压抑了下去。

这年头。男人没有钱就得有权。钱权都没有。那就是抽了脊髓的软体动物,在哪里都抬不起头来。

柳新林有时候脑子里也会有其他的胡思乱想。

他就想电视里批判的那些官员,怎么都爱用“脑满肠肥”这个词儿。

柳新林也观察过一些官员。在一个单位,往往都有几个适合这个词儿的官员,他观察的结果是正职比较正常,适合这个词儿最多的就是一些副职官员。

想想也是啊,就像柳新林现在这样,级别这么高,头衔这么响亮,荆江市副市长,在老百姓看来那得多大的领导?

可是他这个副市长就天天这样窝在办公室养着,到点了就有好吃好喝伺候着。

再说这人也奇怪,有句话不叫做“闲人不饱,路人不饥”吗?

人一天太闲了,反倒饿得快,吃得多,动得少,几个人能不脑满肥肠?

中午吃饭,他就准备在市政府小食堂对付一顿。

小食堂有专门的小灶,伙食不错,平常柳新林是这里的常客。

其实,也就柳新林这么真性情,不在意别人说三道四。一般的领导是不愿到小食堂用餐的。

因为作为领导干部,经常到食堂用餐,往往意味着领导的应酬少。

像徐市长和刘市长这样的大忙人,天天下去视察,要不就是有专门的饭局。每天等着请他们吃饭的人排成了长龙,他们就是想到食堂体验生活那也没时间。

其实政府的领导有些也和柳新林一样,饭局不多,应酬很少。

但人都是讲面子的,哪怕是窝在办公室看了一上午报纸,中午的时候也叫上司机出去吃饭,在不知情的人看起来,领导忙于应酬,下面的人对这样的领导都会高看一眼。

柳新林最早也有这种心态,不过后来他内心怨气太甚,反正都这样了,为了面子死撑着又有什么必要。

索性他也放开了,天天都光顾食堂。

到小食堂,柳新林招呼厨子老赵:“老赵,上次你们搞的那个排骨不错,今天我要一份!”

老赵大胖子一个,在市政府小食堂干了十多年了,见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他凑到柳新林身边道:“柳市长,排骨没问题,您还要点啥?”

一声哈哈大笑,柳新林身后冒出一人,道:“还要啥,把我存的那一腿黄羊肉给炖了,我今天跟柳市长小喝一杯!”

柳新林一愣,猛然回头,有些吃惊的道:“刘市长,您今天来这儿吃饭?”

来人正是常务副市长刘德才,刘德才个子矮,脑袋大。以前在政府经常有人偷偷的叫他刘矮子,也有说刘大头的。

刘德才这个人,柳新林打过几次交道,是个很老道的人,做事尤其阴狠,在政府内部也就只徐兵能稍微压一压他,其余的人都没在他的视线中。

刘德才眯眼瞅着柳新林,嗔怒道:“柳市长,你这是什么话?怎么我就不能来食堂吃饭?”他冲老赵挥挥手道:“其余的菜你看着办吧。快去干活,柳市长忙了一上午,肚子早饿了!”

他呵呵冲柳新林道:“新林啊,正宗野生黄羊,肉质特别鲜嫩。我有个战友在蒙古牧区,每年都给我贡献几只,我包你喜欢!”

柳新林谦虚的道:“那怎么好意思?刘市长,我受之有愧哦!”

刘德才大手一挥,道:“新林你这话见外啊。你我是兄弟!你还跟我说见外的话?”

刘德才一手安排,两人进了包房,柳新林心中就纳闷。

他就弄不明白,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刘德才怎么这么客气?

本来按照规定中午是不能饮酒的,但是刘德才却硬是让老赵拿了一瓶特供茅台,两人推杯换盏,饮得畅快。

酒喝半酣,刘德才道:“新林了,自从你到荆江那一天起。我就很看好你,省发改委的干部,上面有关系,你自身功力又过硬,有知识有水平。我就料定你在咱们荆江会有大展才华的那一天。

看来,我的判断不错啊……”

柳新林愣了愣,道:“刘市长,您这话我不懂啊,我是一头雾水?”

刘德才眯眼瞅着柳新林,脸上似笑非笑,伸出一根手指头道:“谦虚,谦虚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谦虚,嘿,你是不是对我有所成见啊?”

柳新林忙摆手道:“刘市长,您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对您有何成见,在工作上我遇到很多困难都是您帮我解决的,我对谁有成见,也不会对您有成见啊?”

刘德才盯着柳新林,道:“那你真不懂我的话?”

柳新林摇摇头道:“我真不懂!”

刘德才笑笑,道:“你会懂的。我先不妨给你透点底,陈书记很欣赏你的才华。你想必知道,陈书记到咱荆江以后,那是继往开来,对咱们荆江的工作也是大刀阔斧。

您有机会被他欣赏,你老弟运气来了!”

“不……不会吧!”柳新林心中一惊,他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

但是这一刻他怎么也平静不了,陈书记欣赏自己?

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

如果这话是其他人说,柳新林肯定会觉得荒谬。但是这话出自刘德才之口,却又让他有几分相信。

而这哪怕就一分相信,他都忍不住内心激动澎湃。

现在的荆江,任何干部能够得到书记的欣赏,那无疑会是命运的重大转折。

陈书记来荆江以后,在人事上面把握极其严格,上一次他调整全市各区县班子的手段,荆江的官员可都见识过了。

那真是大刀阔斧,不拘一格,很多人就在那次调整中走上了荆江政坛的核心舞台,而这样的动作,也让很多不得意的人有了憧憬的机会。

陈书记选拔干部,看中才华,看中实干精神,也就只有他才有气魄上任就对十个区县的一把手进行调整。

一帮老油条,老滑头,硬是被他排除出了一线领导层。

而有一些长期受打压的干部,他却亲手提了起来。

现在柳新林听闻自己竟然能进入书记的视线,他哪里能不高兴?

柳新林的神情变化被刘德才尽收眼底,他淡淡一笑,有些满意的点头道:

“新林啊,这个事情千真万确。以后咱们工业企业的工作你负责主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说句实在话,我很看好你呢!”

柳新林谦虚道:“刘市长,现在这些都还只是传言。我谨守本职,在关键问题上,还得请你不吝赐教。什么专家这类话,咱们关在这里说说可以。真要传到外面,估计要被人笑掉大牙!”

刘德才脸色一正,道:“新林!过度谦虚可就是骄傲了。你放心,咱们政府内部有些人思想僵化,脑子里面转不过弯来。你一时半会儿,可能还进不了状态。但是今天我可以跟你明确表态。

以后你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刺头,遇到了谁敢跟你顶着干,你跟我说,我保证狠狠收拾这帮家伙。

咱们政府内部,也是到了该正正风气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