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4章 女人心计!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女人心计!三更

【兄弟们,三更终于完成了。榜单都看到了吗?今天一天只有十二月票。位置已经岌岌可危。咱们可不能虎头蛇尾啊,我们好不容易把头挺起来了,就不能再低头!】

万海集团总部,今天彩旗飘飘,一片喜气洋洋。

万海集团和楚江省委还有楚城市委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备忘录。

这些备忘录包括万海集团协助政府解决原蓝飞拖拉机厂下岗职工的再就业的具体方案和计划,包括政府出面担保帮助万海集团争取工行、建行等几大银行贴息贷款的具体方案。

还有,楚城市政府把万海集团列为重点保护单位的通告。

楚江市公安局为了保障万海集团的生产安全,专门组织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公安分局,名字就叫万海公安分局。

万海公安分局下辖五个派出所,分驻在万海集团各个分厂,专门负责对各分厂的保护。

这样的做法无疑让万海集团的安全和稳定有了充足的保障,以后可以预见像下岗职工大规模聚集围攻厂房,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的事情会渐渐的杜绝。

签订了备忘录,万海集团董事长沈梦兰命令拿出香槟庆祝。

今天的沈梦兰意气风发,巧笑倩兮,风情迷人。

他手捧香槟,走到省委副书记吕军年身前微笑道:“吕书记,今天咱们完成了一系列的合约签订,说句内心话,我感到很激动。也感到很温暖,咱们省委和省政府对万海集团倾注了这么关心,我们万海集团如果再经营不好,真就无颜面对领导了!”

吕军年举起酒杯和沈梦兰轻轻的碰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透过他厚厚的眼镜片,沈梦兰能看到后面的那一双浑浊的双眼,那双眼睛中流露的情绪并没有太多的喜悦。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

吕军年对万海集团的工作拿捏,一直都有自己的算盘。

他至今还不明白,眼前这个娇媚可爱的女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睿智,如此厉害了。

从沈梦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一手开始,接下来一系列的变化都出乎吕军年意料。

万海集团不立足楚城,现是冒出一个荆江在其中捣乱,后来竟然连德高也蹦出来了。

楚江市雷鸣风一下慌了神,面临雷鸣风的压力,吕军年在很多问题上不得不调整以前固有的那些想法。

现在这系列的备忘录签订了,万海集团痼疾慢慢就会缓解,接下来就可能一飞冲天,真正成长为楚江响当当的龙头企业。

能够有这个效果,这算是吕军年的一大成绩。

但是在吕军年看来,一个自己掌控不了的万海,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而眼前这个娇俏妩媚的女人,也如同一只飞出的笼子的小鸟,自己可能再也抓不住了!

他甚至想过,也许这个女人背后可能有高人。

但是高人是谁?如果真有高人,那这个人了不得。

因为此人竟然能吃透各种厉害关系,把万海集团和楚江省的方方面面的环境掌握得极其清楚,当今的企业界还有这样的人才?

吕军年觉得很怀疑。

和吕军年喝了一杯酒,沈梦兰又转头去敬雷鸣凤书记,接下来又敬姜晓燕。

今天她兴致非常高,就到杯干,却没有丝毫的醉意。

“沈总,祝贺你啊。能够得到省市这么多支持,这说明你领导的万海集团在楚江地位特殊,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沈梦兰扭头过去,脸上笑容不减。

说话的人是荆江市市长徐兵,今天徐兵可以算是不速之客。

当然,也可以说徐兵是来和沈梦兰洽谈万海和荆江合作事宜的,只是在此之前,沈梦兰并没有邀请他罢了。

“谢谢徐市长,您能来咱们集团做客,让整个厅堂都蓬荜生辉!”沈梦兰道,她举起酒杯,徐兵凑过来两人碰了一下。

沈梦兰将就饮了一下口,目光流转却瞅见徐兵那颇富意味的眼神。

她暗暗冷笑,心中泛起无比的厌恶。

这个徐兵,也是心术不正之徒,看到了女人脚就软,这样的人能当上荆江市长?

不自然,她又想到了陈京。

她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暗地瘪瘪嘴,陈京那么霸道的人,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的。

那个家伙傲得很,会在自己和楚城签订备忘录的时候过来?那样多小家子气?

也就只有徐兵,明显不识时务,在这个时候跑过来干什么?难不成还想跟雷书记叫板不成?

沈梦兰端着酒杯,穿梭在一众贵宾中,就像一只花蝴蝶一般灵动娇艳。

这样的场合是她擅长把握的局面,长期在上流社会生活,让她深谙各种礼节和各种应酬,今天的局面她得心应手得很。

她来楚江整整四年了,就数今天她最高兴,内心也最放松。

过了今天,万海集团必将踏上新的征程,困扰了这么几年的那些痼疾,都会慢慢的淡去,阴霾散尽,沈梦兰可以清楚的看到明天的朗朗晴天。

她心中唯有一丝丝淡淡的失落,就是这样的喜悦她竟然无人可以分享。

家族里面,她能说上话的就是母亲,可是母亲文化不高,说了这些她也不懂。

家族其余的人谁指望她好?大哥大姐恨不得她死在楚江呢!

沈梦兰这一辈子也没什么朋友,一个私生女走出来的坎坷之路,正常人哪里能够了解?

沈梦兰在香港这么多年,一心只想认真学习,然后拼命工作,利用女人可以利用的一切去获得成功。因为成功了,她和母亲两人在家族就会有一个好的地位。

否则,她们母子两人不会有出头之日,也不会有任何的未来。

她天生不相信男人,所以也无所谓恋爱。

男人都是些什么东西?哪怕是像父亲那样让人敬重的男人,还不一样在外面乱搞,还有了自己这么一个孽种降世,他如果真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也就不会有自己的生命。

酒喝得够多了,已然微醺醉意。

酒宴的**也渐渐的淡去,沈梦兰亲自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贵宾,直到整个宴会厅重归宁静。

夜已深,沈梦兰手中还端着酒杯。

她站在窗口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楚城,夜色如此的妖娆,她极度兴奋的内心在经过了刚才的喧嚣之后也渐渐的趋于平静。

被这凛冽的寒风一吹,已然有些冷却了。

沈梦兰好酒,酒量无尽,但也无数此历经醉酒的夜晚。

酒是麻醉品,借酒浇愁,对沈梦兰来说常常品尝到的却是寂寞的滋味。

也就只有一个夜晚,就是那个夜晚,那个荒唐,至今让她想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都觉得脸红的夜晚。

那一个晚上她暴露出了她人性最丑恶的一面,同时也享受到了她人生第一个不那么寂寞的夜晚。

那天有个男人和她共度,虽然那个男人像是完全被情|欲蒙蔽了理智,如此的狂暴,如此的暴力,如此的疯狂。难饶是如此,沈梦兰都觉得难以忘怀。

沈梦兰从来就没想过,一个竟然坐在路边摊吃脏兮兮的烧烤,一个毫无绅士风度的暴力男人,一个彻头彻尾土包子出身的家伙,竟然会和自己的生活有交集。而且这种交集还是自己主动凑上去的。

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男人在她现在看来如此的遥远。

哪怕是站在这个地方,给她一架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她也没法看到对方的影子。

“男人究竟是个什么品种?”沈梦兰轻轻的低语了一句,她再一次仰头将杯中的酒彻底的喝干。

她从来不相信男人,也恨透了男人。但是这一刻,她脑子里却全都是陈京的影子。

陈京的粗暴,陈京的跋扈骄傲,还有陈京对她毫不留情的嘲讽,那些个让任何女人都厌恶的嘴脸,现在在她脑子里浮现出来,她却觉得那样的亲切。

犹豫了好久,她掏出了手机。

她一遍一遍的翻看着手机上的通讯录,最后她一咬牙,拨通了陈京的电话。

“嘟,嘟!嘟!”

“喂!”

沈梦兰一下变得很慌张,她将电话放在耳边,轻声道:“陈……陈书记,这么晚了,没打扰您吧?”

“既然知道不早了,还打电话?有事说事吧,没功夫跟你瞎扯淡!”陈京的声音很清晰。

沈梦兰抿了抿嘴唇,道:“是这样,我……我打电话就是谢谢您。今天我们和省里和市里的合作备忘录签订了。您给我的建议全部得到了实现,我真的很谢谢您……”

她顿了顿,又道:“还有,今天荆江的徐市长也来了,我们洽谈了和荆江合作的相关事宜,我……我……”

“行了,行了!尽是一些鸡毛蒜皮。你谢什么谢?我跟你讲沈梦兰,我从来就没有给你建议过什么,你脑子给我灵活一些,不要在外面乱七八糟得胡言乱语。如果因此闹出什么不团结的事情,我饶不了你!”陈京道,他话锋一转,道:

“就这些吗?”

“对,就……就这些,就是谢谢……”

“砰!”一声,沈梦兰就只听到电话里面“嘟,嘟,嘟”,陈京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沈梦兰痴痴的看着手机,半晌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从内心升腾:“他妈的,什么人啊?牛什么牛?真是没有教养,粗鲁,丑恶,土冒,混蛋!”

她使劲用手扇了一下自己的脸:“真是贱啊,感谢谁不行,偏偏感谢这个王八蛋!真是自己找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