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5章 军区视察!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军区视察!

冬日好不容易有个晴朗的天,天高气爽,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陈京今天穿了一件藏青色的中山装,他的目的地是军分区驻地。

今天是荆江军分区和楚城军分区联合军演,这一次军演也是两个军分区的年终汇报军演。

陈京作为军分区第一书记,也第一走进了部队,到第一线观摩整个军演的进行。

到了驻地,军分区党政主要领导列队迎接。荆江军分区司令员何寿军,政委马群两人齐头并进迎了上来。

老远两人站定行军礼,陈京摆摆手道:“两位将军,我不是军人,就不行军礼了!”

陈京伸出手来。两人过来紧握着陈京的手,军区司令员何寿军道:“陈书记,可把您盼来了,今天我们是对抗演练,您不到,我们不敢出兵!”

在大家的簇拥下,陈京被请到了观礼台核心的位置。

军区参谋长是个大高个,陈京挥手向下面战士致意的时候,他大喝一声:“敬礼!”

“唰!”“唰!”上千人的部队同时举手敬礼,整齐划一,充满了阳刚之气,陈京着实震撼了一把。

“礼毕!”

然后参谋长汇报军分区参演部队列队完毕,请指示。

何寿军凑过来道:“陈书记,下命令开始吧?”

陈京愣了一下,道:“老何,我下命令不合适吧?”

何寿军道:“怎么不合适?您是党委第一书记,而且也是市委书记。在我们这么多领导之中,您职位最高,当然应该您下命令!”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演戏开始吧!”

参谋长敬礼,然后转身,大声道:“演戏开始,各参演部队迅速进入预设阵地……”

陈京落座,他心中清楚,演戏命令应该还是何寿军来下,军队很特殊。军事主官是军队直接的掌控者。何寿军今天这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

当然,这些话不能说破,说破了就难免让人尴尬。

陈京凑过去对何寿军道:“司令员,你手下的兵很威武啊。应了一句话。强将手下无弱兵!”

何寿军笑笑。很自信的道:“谢谢书记夸奖,不瞒您说,如果说军区实力。咱们荆江军区在全省是最强的。咱们扼守的可是楚城门户,荆江和楚江交汇之地,更是兵家必争之地,我们也有重兵镇守!”

陈京点点头,道:“那今天我是不是可以看一场好戏?彻底的打败楚江警备区!说到这里我很惭愧,咱们经济发展上不给力,城市建设上又落后与楚城,嘿嘿!”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不过咱们军区能够打胜仗,这对我们政治干部也是大鼓舞。”

何寿军哈哈一笑,道:“陈书记您太谦虚了。荆江以前的确问题很多,但是我们都相信,您来荆江以后,一定可能率领荆江走出来,开辟一片新天地!”

陈京和何寿军相谈甚欢,引得观礼台一众军官纷纷好奇。

何寿军的性格大家都是知道的,性格最是狂傲,而且对于非军人有一种天生的歧视。

本来以前荆江市市委常委有他一席,坏就坏在他的脾气上面,和地方干部搞不好关系,军地关系紧张,最后省军区才换了政委马群代表军方入荆江市委常委。

今天是怎么回事?司令员对这个年轻的陈书记这么热乎了?

而且连演习开始的命令都让给了陈京来下?

其实今天的情况陈京也颇感意外,他担任军区第一书记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了解过军区的情况。

军分区司令员何寿军自然是他重点了解的对象。

何寿军是打过仗的军人,在中原军区小有名气,以前在大军区,他在军区头号王牌部队山鹰侦察旅担任团长,他的那个团号称猛虎团,是主力中的主力。

他就是因为性格太傲,同志之间关系处理不好,中原军区领导班子调整后,新任司令员一气之下把他派到了地方军分区担任司令员。

虽然军衔升了一级,但是从主力侦察团跑到了地方军分区,算是明升暗降。

在此之前,陈京收到了很多警告,让他注意和何寿军搞好关系,把何寿军说得那就是天下第一大混蛋,陈京着实还有些担心。

他哪里能料到,今天何寿军这么客气?

其实他不知道,何寿军也有同样的顾虑。

陈京履新荆江,并担任军分区第一书记,何寿军第一时间接到了两个电话。

一个电话是大军区政委打过来的,这是老首长了,老首长开门见山的告诉何寿军,如果他和陈书记搞不好关系,他军分区司令员就不要再当了,直接滚回家种田去。

而且这位老首长还特别跟何寿军介绍了陈京的情况,他告诉何寿军,说陈京是整个中原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他人年轻,能力强,前途无可限量。

而且陈京这个人做事风格硬朗,虽然不是军人,但是骨子里面有骨子军人的脾气,不是那么好相处。让何寿军好好想想办法怎么和陈京相处。

老首长的电话过后,省军区侯建司令员的电话又到了。

侯建的语气缓和一些,但是内容都差不多,那就是何寿军必须和陈京搞好关系,对地方上的要求军队要全面配合,绝对不能出现前些年军地闹矛盾不和的现象。

一个市委书记履新,竟然能惊动一个中将政委,一个少将司令员,何寿军就是猪脑子也知道陈京的来头不小。

后来他专门查了陈京的资料,得到了让他极其吃惊的讯息。

陈京赫然是方老将军的孙女婿,当时何寿军参军南方作战的时候,方老将军是总指挥。

何寿军永远也忘不了方老将军在战前动员大会上挥手讲话的雄姿。

老将军语气很重,但是手却挥得很轻。

那种神情就似乎南方的敌人真就如同尘埃一般不值一提,那完全就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气概。

当时何寿军只觉得血脉贲张,方老将军的那个经典动作也从此印在了他记忆的最深处。

哪怕是多年以后的今天,他想起那个动作都觉得**澎湃。

将门虎子,孙老的后辈又岂有弱者?

陈京和何寿军聊得很多,在军事上陈京是门外汉,演习场上的很多动作他看不懂。

他也不装,认认真真的向何寿军请教。

这无疑让何寿军好感大增。

何寿军军人做派,最不喜欢外行指手画脚。不懂就是不懂,不懂装懂才最可气。

何寿军给陈京介绍得很仔细,陈京也听得很认真,有时候他还用前面的纸笔记录,非常的用心。

最后,他道:“何司令啊,说句心里话。我特别羡慕军人。我这辈子最可惜的就是没有当兵,都是现代教育体制给害的,本来大学毕业部队上我们那边去招人了。

坏就坏在我这眼睛上,近视眼体检通不过,我只能抱憾了!”

何寿军有些骄傲的一挺胸,但是旋即他神色却愈发亲切了,道:“陈书记,其实现在和平年代,从政更能为国家做贡献。您现在年纪轻轻就担任了荆江市委书记,领导荆江数百万人民发展经济,这样的贡献让人瞩目,更让人羡慕!”

他叹口气摇摇头道:“说句实在话,和平时代的兵难以建功立业。就像我吧,我比你大了整整十八岁,熬到现在才是个大校,您刚才叫我将军,让我羞得无地自容啊!”

陈京哈哈一笑,摆手道:“没什么无地自容的,你迟早会是共和国的将军!我了解过你的资料,你是打过仗的军人,而且长期带主力部队,是个干将。大军区领导迟早要重用你,关键在于你自己要沉住气啊!”

何寿军愣了愣,心中有些高兴,但更多的是苦涩。

从军区主力部队下放到军分区,转眼已经五年了。

五年是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被大军区首长遗忘了。

作为一个是荣誉超过生命的军人,何寿军这一辈子的梦就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肩上能够将星闪耀。

可是还要等多久?

他扭头看向陈京,忽然心中一动。

对了,政委不是说了吗?只要和眼前的陈书记搞好关系,他就给自己记一功,是不是机会就在这里等着了?

一念及此,他心中立马涌现出一股狂喜,看向陈京的眼神更是热络了。

演戏缺少悬念,由于不是背靠背的对抗,战场上变数很小。荆江军区从装备到人员都有绝对的优势,很快就按照导演部预订的部署把红旗插上了蓝军的阵地上了。

最后演习的结局自然是以荆江军区的胜利而告终。

由于陈京下午要参加市工商联组织的座谈会,陈京就没有去参加演习讲评和最后的聚餐。

何寿军亲自送他上车,临走是陈京道:“何司令,今天和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涨见识了。说句心里话,对军事我是个门外汉,难得你如此认真的赐教,我很感激。

而且我不瞒你,当初我一直担心你是个难相处的人,咱们会搞不好关系。

现在看来,你是性情中人,我也是一样,咱们是可以成为朋友,成为战友的!”

何寿军愣了愣,豪爽的一笑,道:“好,好一个性情中人。我老何认您这个朋友,咱们同心协力,一定可以把荆江军分区建设得更有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