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7章 秘书长的幺蛾子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秘书长的幺蛾子

接到汪鸣风的电话,陈京非常意外。

年底将至,各级党委政府都开始准备年底冲刺,领导干部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汪鸣风今年刚刚担任常务副省长,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忙得不可开交才对,他会打电话约自己泡温泉?

陈京开门见山的对汪鸣风道:“汪省长,您有什么吩咐就直接说,您知道的,现在荆江工作百废待兴,我哪里有心情泡温泉?”

汪鸣风淡淡一笑,道:“陈京,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我跟你说,工作要做,也要懂得适当放松。张弛有度嘛!玉山温泉别墅你来过,我在这边等你,你一定要来!”

陈京无奈,只好叫上司机老何直奔玉山。

好久没来玉山了,陈京以前到玉山温泉别墅的时候,那个时候沙书记还在。

沙书记没有其他的嗜好,就是喜好泡温泉,尤其是冬季天气干燥,他常年在玉山温泉别墅办公。

从荆江到玉山不远,沿途的风景也和多年前一样,冬日的楚江碧蓝碧蓝,沿途的松柏树较之春季更加苍翠,景色迷人。

可惜,江山未变,却物是人非了,此去玉山,再也见不到沙书记了。

陈京脑子里面又想起沙书记说过,领导干部要常登玉山,登临玉山,楚江尽在脚下,常常看看这片美丽的河山,心胸自然豁达开朗。

书记言犹在耳,楚江却早已不是以前的楚江了,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记得老书记当年的淳淳教诲?

陈京的车到玉山温泉别墅。

汪鸣风亲自到门口迎接。

他老远便伸出手来哈哈笑道:“陈京啊,了不起啊。听说你在荆江要大干一场。说句实在话,我一点都不吃惊,这是你的风格!当年沙书记就看中你做事不拘一格,敢于决策,现在看来,他是没看错。

如他泉下有知,定然会非常高兴看到你现在的成长!”

陈京和汪鸣风握手,道:“汪省长,咱们不提沙书记吧!我这一路过来都在想书记当年的教导,心情不自然就觉得沉重。您说当年的楚江多么妖娆,多么富有生机和活力。可是现在……

我们有愧啊,我心中更是觉得不好受!”

陈京黯然的摇头,汪鸣风拍拍他的肩膀,道:“陈京,你是性情中人,重情义,这也是我最瞧得上的一点。现在这年头啊,仁义道德常挂嘴边的人很多。可是真正遇到了问题,他们是不是还仁义道德?”

他摆摆手道:“不说这些不舒心的话了,我们去池子泡泡,暖和暖和吧!”

贵宾温泉池水清澈透明,屋子里热气弥漫。

水温永远控制在五十多度,泡在这样的水中,整个人全身肌肉放松,非常的舒服。

陈京和汪鸣风两人算是相对,汪鸣风叮嘱陈京在今年年终来临之际,一定要多调研,多走访。

荆江的下岗职工多,老百姓普遍生活比较困难。

所以陈京需要多下去看看,多给老百姓送温暖,领导在做,下面的人就在看。

下岗职工这个群体需要领导多关心,现在关键是要重塑社会信心,让下岗职工们从下岗的阴影中走出来,逐步在生活中重新认识自己,然后慢慢的寻求到生存之道。

陈京连连点头道:“汪省长,您就放心吧。这方面我已经有安排了,我会注意这方面!”

汪鸣风淡淡笑笑,话锋一转道:“对了,陈京啊。你的秘书长肖涵,用得不是很顺手是吧?”

陈京愣了愣,抬头道:“汪省长,您何出此言?”

汪鸣风用手拍打着水面,道:“陈京啊,我们是老相识了,你的性格我了解。肖涵这个人太小家子气了,整天只会盯着市委的一亩三分地。视野也窄了,你是看不上的,对不对?”

陈京心念电转,隐隐明白今天汪鸣风约自己泡温泉的目的所在了。

他一直很好奇汪鸣风和肖涵之间的关系,以前他可从来没听过汪鸣风下面还有肖涵这号人物。

现在怎么回事?这已经是汪鸣风第二次在自己面前提肖涵的事情了,看来对这个人汪鸣风很上心。

而另一方面也看出,肖涵是个很有警觉的人。

他似乎已经在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岌岌可危了,看来他开始在寻找退路了。

陈京沉吟了一会儿,道:“汪省长,您是不是有什么安排?”

汪鸣风嘿嘿笑了笑,道:“不瞒你说,肖涵找过我几次,希望我能给他调动一个新岗位。表面上是说他在您下面工作压力大,实际上却是感受到你对他颇有看法,他觉得自己难以待下去。

给他调整工作不难,但是我就想啊,能在你身边工作,这是多少领导干部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肖涵倒好,还想着要躲,单从他这个态度来说,就该严厉的批评!”

“这个事我稍后跟你说,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的!”汪鸣风道。

两人在温泉池泡了四十多分钟。

汪鸣风提议去喝茶。

两人穿上睡衣到休息室,陈京进门就看到了肖涵。

他吃了一惊,汪鸣风用手指了指肖涵道:“肖涵,今天陈书记我专程叫过来了。你让我给你换个岗位,这个意见我跟陈书记沟通过了,他没有意见!”

肖涵脸涨得通红,尴尬到了极点,那模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他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道:“陈……陈书记,我……我……”

汪鸣风哼了哼,道:“别你你我我的了,我今天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光明磊落。作为领导干部,我和你们陈书记都是喜欢直来直去,光明磊落的人。你呀,就喜欢搞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什么事情都窝在心里,在暗地里出幺蛾子。

自以为很聪明,实际上愚蠢之极,这样的干部你说哪个领导喜欢用?

我跟陈书记是什么关系?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不分彼此的朋友,你却弄不清情况,遇到了问题从来不去找他沟通,却跑到我这里寻求帮助,你这不是等着挨批吗?”

汪鸣风越说越气,道:“我告诉你肖涵,你想调动工作门都没有,陈书记同意我也不会那么干。你必须把这个秘书长的工作干好!”他眼睛盯着陈京道:“陈京,我跟你说,如果肖涵干不好这个秘书长,你就给我撤了。毫不手软的给我撤了!”

陈京笑笑,眼睛看着肖涵道:“老肖,坐吧!今天汪省长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们是该坦诚交流一下了!”

汪鸣风瞪了肖涵一眼,道:“还不快坐?”

肖涵战战兢兢的坐下,他今天真是丑出大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心里很不安宁,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秘书长可能要被陈京换掉,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他来找汪鸣风,就是想不惜一切代价早点给自己找到新退路。没想到汪鸣风竟然来了这么一手,把陈京给叫了过来,这不是摆明让他无地自容吗?

他知道陈京和汪鸣风以前关系不错。

但是陈京是伍大鸣的亲信,而伍大鸣和汪鸣风是不对付的,肖涵一直都认为陈京和汪鸣风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外面说的那么亲密无间。

现在看来,他误判得厉害,汪鸣风对陈京的重视超出他的想象。

陈京亲自坐庄冲茶,他忙活了半天把茶冲好,给汪鸣风和肖涵一人分了一杯,自己也捧起一杯茶道:

“肖涵,其实说起来你秘书长当得不错,市委这么大一摊子事管好不容易。而你能够驾驭得很好,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但是你要明白,秘书长的眼光是要放眼全局的,全市都要照顾到。比如和政府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和下级单位和党委之间的关系,这都是秘书长要拿捏掌控的。

如果你不找汪省长,按照我的想法,是准备先让你到政府干一人副市长去的。

现在我们在明晰政府职能,政府的舞台会越来越大,我相信你在政府工作一定时间以后,会渐渐明白很多道理。

当然,现在我这个想法淡了,我还是对你有信心。我知道你悟性很足,学习能力很强,我坚信你能够明白秘书长的职责所在,也相信你能干好!”

陈京顿了顿,道:“既然如此,你就放心去工作吧!我送你一句话,当秘书长要用书记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你如果能够掌握这一点,你这个秘书长一定能当好!”

汪鸣风哈哈大笑,鼓掌道:“精彩精彩啊,陈京你这话说得精彩。让我都大涨见识,不错,我以前也干过秘书工作。的确你总结得很精辟!”

陈京笑笑,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今天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陈京的的确确最近在酝酿更换秘书长。肖涵不能让他满意,主要表现在肖涵不善于上下沟通,而且肖涵这个人小诡计太多,陈京对他不能完全放心。

但是今天汪鸣风来了这么一出,陈京至少不担心这个人再会有什么异心。

汪鸣风的人暂时还没有这个胆量对自己构成威胁,肖涵这个人可以用一用了。

能够驾驭住这个市委最让陈京头疼的人,陈京在市委现在再无多少忧虑了,他已经花太多时间在理顺协调各种关系上了,时不待我,该到了干正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