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0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从荆江到楚江走国道,晚上车非常的少。

这条国道坑坑洼洼,车走在上面起起伏伏,走得非常的慢。

陈京今天坐在了副驾驶座,司机老何驾着车,一语不发,神色异常的严肃。

“老何,怎么了?有啥心事?一句话不说?”陈京笑道。

老何抿了抿嘴唇,道:“书记,船厂的那些工人就是一群王八蛋,这些人就应该让公安局把他们抓起来,统统拘留!”

陈京愣了一下,笑出声来,道:“老何,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他们得罪你了!”

老何用手砸了一下方向盘,道:“书记,你知道这些人骂你什么吗?骂您大贪官,骂您败家子,骂您不顾老百姓死活。你说他们这些家伙良心都被狗吃了?您没来荆江之前,荆江那时候多乱,您才来这么几个月。

荆江各方面气象都好了很多,尤其是社会治安,我们都能够感觉到,可他们……”

老何越说越气愤,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我说怎么你火气这么大,原来是在为我鸣不平啊!”陈京道,他顿了顿,语气放缓:“老何,普通工人都是无辜的。你说他们谁认识我?有些人看都没看过我,他们说我贪官,说我败家子,那都是信口胡说。

既然是胡说,我有必要生气吗?”

老何道:“这就对了。不了解情况就胡说,这就是毁谤,告他们毁谤罪,把他们关几天,我看他们还老实不老实!”

陈京哑然失笑,道:“你还懂法律,不错啊,还知道毁谤罪!”

老何不好意思的笑笑,用手挠挠头:“我就是这么一说。我是心里气得不行,您这么好的领导哪里找,您领导咱们荆江,是荆江人民的福气。可是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让人气愤!”

陈京扭头看向老何,还没发现。这老何年纪不小,人却还挺可爱。

他指了指前面,道:“老何,到清水加油站停一下啊。这路实在是太难走了!”

“好的,书记!我早说国道难走,走高速的话。您都到家了!”老何道。

陈京叹一口气,道:“国道难走也要走,老何,你别小看这条难走的国道。这条国道就是咱们荆江情况的真实写照。我们荆江是个没资源的城市,我们的煤炭,矿产等等资源都是从外地来的。

这条被载重汽车轧乱的国道,就是我们荆江缺乏资源的见证。我走在这条路上。颠簸得难受,心里更是沉重啊!”

老何愣了愣,扭头看向陈京,抿嘴不说话了。

陈书记水平高,领导思维,一条破路他都能联系到荆江的发展大计,老何怎么能插上嘴?

而让老何更为敬佩的是,陈书记所有的心思都在荆江发展上面。忧荆江的发展,谋荆江的发展,一心一意就想着荆江的未来。

这样的领导,这个世上还有多少?

这么一想,他心中就更为陈京鸣不平,觉得船厂的那些王八蛋,真是太过分。太没良心!

老何驾车进入了清江加油站。

加油站休息区停着一辆长风猎豹越野车。

陈京指了指位置,老何将车停好。

越野车上下来一高大男子,他凑过来道:“陈书记!”

陈京打开车门,道:“坐后面吧。今天辛苦了!”

老何直愣愣的下车去开门,他凑近一看才看清对方忽然是市局汤奕阳局长,他忙道:“汤局长,您好!”

汤奕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辛苦了,这么晚了还劳你开车来这里!”

老何憨憨的笑笑,道:“领导都不说辛苦,咱们辛苦什么?”

陈京和汤奕阳两人坐在后座,陈京道:“情况怎么样?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你应该有所收获吧?”

汤奕阳道:“书记,我没料到他们行动这么快,我去迟了一点,险些出了差错。不过还好,局面控制住了,我们已经组织了工作组,动员了地方派出所的同志,深入到下面做工作,我判断这个事情应该很快就能过去!”

陈京闭着眼睛,仰躺在车后座上,道:“我没问你这些,这些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汤奕阳清了清嗓子道:“书记,按照您的安排,我一共在船厂安插是十二个线人。他们的身份差异很大,有的是一线工人,有的是企业管理人员,还有人是工程师。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我们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一次事情是有人故意煽动的。

我手上已经有了一份名单,涉及到船厂高管,其中有一个人特别活跃,就是船厂副厂长胡有林。综合方方面面的信息,我们基本可以判断胡有林是这次群体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如果有需要,我们立刻可以逮捕他。”

“不急!”陈京压压手,“你觉得周望军会不会有问题!”

汤奕阳道:“这还用说吗?胡有林是周望军的心腹,他们两人关系极其密切,胡有林煽动了这次事件,周望军能脱得了干系?”

陈京摇摇头,道:“你们办事不能这么武断,凡事要讲证据,要把证据搞清楚才能下结论。我觉得这个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你的线人不能只针对这一件事情提供信息。

我要知道这几年船厂经营的一切问题,包括他们的原材料采购,生产加工,到产品销售各个环节。

奕阳啊,一个船厂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一整条利益链条。现在船厂改制在即,在这个时候谁的奶酪被动了,这是案子的关键点。你要按照这个线索去调查,大胆推测,小心求证。

最后,保密工作必须最高级别,公安局的原班人马你一个不能动,你明白我的意思?”

汤奕阳一挺胸道:“明白,书记。这次我用的人都绝对可靠。关于船厂的侦查和监视工作,事无巨细,都是我亲自过问,保密绝对没问题!”

陈京嘿嘿一笑,道:“那就好,就让他们放马过来。我们来他一个歼灭战,我还是要警告你,对手会很狡猾,很隐蔽,你千万不能自作主张。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跟我汇报,明白吗?”

谈完工作,陈京和汤奕阳又闲聊了一会儿。

汤奕阳到荆江之后,侦办了一大批大案要案,在荆江声名涨得很快,老百姓送他外号“汤神探”。

其中,尤其侦办了一起码头特大杀人案,这个案子牵扯到码头某涉黑势力的关键人物。

案子发生已经有四五年了,今年汤奕阳挂职副局长开始,就开始着手组织侦办这个案子,从接手到破案,到将嫌疑人抓捕归案,一共只用了两个星期。

当荆江中级人民法院对涉嫌杀人的四个关键人物宣判的当天,全市轰动,汤奕阳也几乎就是一战成名。

陈京评价汤奕阳天生就是个干警察的料,他受过专业的教育,严格的训练,而且心细如发,天生会注意细节,这样的人干刑侦工作,简直是太合适不过了。

“书记,时候不早了,您早点回家休息吧!”汤奕阳道。

陈京点点头,抬手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

他心中泛起一丝愧疚,冲老何摆摆手道:“老何,开车吧!我这个书记当得失败,工作起来没日没夜的,连家人也跟我不得安生。”

方婉琦母女到楚城,陈京却连接她的时间都没有,作为丈夫和父亲,陈京觉得自己实在是失职。

他打开车里的顶灯。

掏出汤奕阳递给他的名单,他一个个的看。

忽然有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名字就是洪辰刚。

洪辰刚陈京知道这个人,在荆江名气很大,号称荆江数一数二的企业家。

陈京见过他一面,这个人生得白白净净的,看上去有些阴柔。

当时市委副秘书长洪鑫在陈京身边,洪鑫介绍洪辰刚是他的胞弟,陈京还和这个人握过手。

这个人怎么会和船厂有联系?而且还被汤奕阳列在了涉嫌煽动船厂群体事件的嫌疑人名单中?

陈京敏锐的感觉到这中间可能有什么问题,也许船厂的事情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复杂,他从口袋里掏出笔来,在洪辰刚这个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滴,滴,滴!”

他口袋里手机发出声响。

他掏出手机,以为是方婉琦发了短信,可是打开信息却吃了一惊。

信息很简单,就一句话:“船厂的事情,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发信息的人赫然是郑远坤。

陈京嘴角微微翘了翘,回复一条信息:“骑驴看唱本吧!你脑子一根筋,最好不要被人利用了!”

信息发出去只几秒钟,对方就回了信息:“咱们话不投机,我只是为工人叫冤,你最好不要把船厂工人丢弃,否则咱们没完!”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将短信删掉,头仰靠在后座上,闭上眼睛。

他的心情沉重甚于肉体的疲惫,荆江的这副大幕刚刚拉开帷幕,现在立马就遭遇这么难缠的问题。

他跟肖涵说的对,这只是一个开端,前面还有很多艰险。

他猛然想起《孟子》中的一句话:“虽千万人吾往矣!”

陈京使劲的捏了捏拳头,心中涌现出无边的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