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2章 幕后的波澜!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幕后的波澜!

【第二更,今天只有两更。接下来三天南华要出去一趟,时间会很紧张。但是更新肯定保证。还是厚颜求一下月票,现在榜单大家票数都差不多,实在是需要支持呢!】

荆江国际酒店,餐厅包房里面音乐流淌,钢琴王子理查德的秋日私语如一泓幽冷的清泉,静静的流入人的心田。

房间里坐着两人,上首的男子看上去白白净净,脸上的胡须剃得一丝不苟,油亮的头发,连一只苍蝇都站不住。

他微闭双目,似乎已经完全沉醉在了这美妙的音乐之中,神情分外的陶醉。

在他对面,赫然坐着的是荆江市委副秘书长洪鑫,洪鑫神色严肃,情绪很是焦躁,不住的吐着长气。

白净男子睁开双目从洪鑫脸上扫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哥,都说你在市委修炼成了精,我看你还是沉不住气啊。咱们哥儿俩聚一次不容易,难不成吃顿饭都让你这么愁眉苦脸?”

洪鑫摆摆手道:“辰刚,年底实在是太忙,我带着人进驻维也纳写材料呢!你说你冷不丁的一个电话就把我叫来,你有闲我还没空呢!有什么事儿就说事儿吧!别耽误时间,故弄玄虚了。”

白净男子正是洪鑫的胞弟洪辰刚,荆江建业集团的总裁,在荆江这块地面上,算是名气很大的富豪。

而这个人的发家史在荆江也被人津津乐道,他是小混混出身。开始出道就是不良少年。后来慢慢承包工程,搞强买强卖的投机倒把。挖到了第一桶金。

然后杀入房地产行业和钢材贸易行业,渐渐的羽翼丰满,有了今日的成就。

提起洪辰刚,荆江人对他的印象就是路子野,关系广,手段狠,擅长打政策的擦边球。

在荆江得罪谁也别得罪洪辰刚,因为这家伙睚眦必报。而且黑白两道的根子都深,被他玩死,阴死的老板就不用说了,手指头和脚趾头加起来都数不过来。关键是有些官员都栽在他的手里。

人家有一张省政协委员的皮子,下面的官员谁不图个太平,哪怕是有时候这家伙做事过分了一些,能遮掩的都尽量遮掩。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那也毫不含糊的闭上眼,洪辰刚的能量自然就更不可小觑了。

“我说哥,你这是为哪一出?一个破副秘书长有什么好干的?以前说你手上有权利,现在他妈的被肖涵那个老家伙死死压住。干脏活累活都是你,你这么卖命干什么?你图的是那一起?

我跟你说哥。你现在再怎么干都是徒劳的。陈京是个什么东西你还不知道?当年舅舅就是被陈京整死的,你指望他会重用你,你拉倒吧!省省力气,得过且过就行了,身体是自己的。把身体累垮了。你什么都没了!”洪辰刚冷声道。

洪鑫皱皱眉头,道:“陈书记有他的难处。他对肖涵也是一样,领导刚上任,他能信任谁?也就差不多这样!”

“得,得!”洪辰刚,摆摆手,厌恶的道:“你这人没救了。我实话跟你讲,这个陈京在荆江干不了多久。这小子仗着自己有几分背景,竟然把手伸进船厂来了。

别人不知道这里面水有多深,老哥你难道也不知道?

一个船厂养活了多少人?他要抢人饭碗,荆江人能容得了他?你看着吧,有这小子难受的时候。”

洪鑫脸色一变,盯着洪辰刚道:“辰刚,你跟我说老实话。这次船厂的事情你是不是在中间掺和了?我跟你讲,你现在地位也有了,钱也有了,可不要干傻事!”

洪辰刚抿了抿嘴唇,道:“大哥,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现在是别人整到了我们的头上,如果我们还当缩头乌龟,以后我洪辰刚还怎么在荆江混?我跟你讲,这次不止是我,很多人对陈京的搞法都极端反感了。

这其中甚至包括徐兵,你以为徐兵就心甘情愿的按照陈京的指挥棒转啊,他是在等机会。一旦机会合适,我保证陈京会遇到大麻烦!”

洪辰刚神色变得极度阴沉,道:“舅舅待你我兄弟不薄。在关键时候,大哥我告诉你,你可不要胳膊肘向外拐。再说了,陈京现在摆明了是要当孤家寡人,荆江的干部在他眼中就没有几个干净的。

就是你大哥吧,以前在下面干书记的时候,还不是给我透露过拆迁信息?

要不然我也不会起来这么快,说起来,你也是违规违纪!”

洪鑫脸色一变,瞪了洪辰刚一眼,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我告诉你洪二愣子,你还别跟我来这一套。你那些下三滥对别人管用,对我不管用。好了,今天还吃什么饭?胃口也被你弄没了,走啦!”

洪鑫站起身来,快步出门,砰一声把门关上,气鼓鼓的走了。

洪辰刚神色阴晴不定,心中只觉得一股气往上冲,他手一甩,桌上的茶杯被扫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他妈的个逼的,老子还不信这个邪。你陈京有九条命,老子这次也要玩死你!他掏出手提袋,拿出一大叠信封,掏出笔就在上面写地址。这是他早准备好的举报信。

举报的内容就是这几年荆江企业改制腐败问题的一些具体人和事。

这些内容翔实的举报信,不仅要发往省各部门,还要发到国务|院、中央纪委等等部门。

光一个船厂闹事还不够,他得把这些内幕全捅出去,船厂有难,谁也不想安宁。一旦上面来查,整个荆江都会乱成一锅粥。荆江有几个屁股干净的,陈京就是省委|书记,他如果和荆江所有干部为敌。他也得死翘翘。

把举报材料准备完毕,洪辰刚还有手段。那就是联系媒体大肆报道这一次荆江的群体事件。

尤其是他包里全是群体事件的照片,上面骂陈京,毁陈京的标语都清晰可见,媒体报道后,网上再找推手,先把陈京在网上给搞臭。

把声势先造起来。

有了这一步,省委现在本来对国企改革的问题就很谨慎,陈京哪怕是有通天之能。省委的博弈一旦出现不利于他的方向,他还敢在荆江乱来?

不止如此,他可能连荆江市委书记这位子都坐不下去。

洪辰刚想着自己的这些安排和策划,越想越得意。

他恨陈京,一方面是因为陈京要改制船厂,让他这个船厂最大的钢材供应商断了财路。

另一方面,陈京当年整垮了高明华。高明华是他的亲舅舅,洪辰刚早就把陈京这个人记在心上了。现在既然有了机会,他岂能放过?

……

荆江市委,陈京召见市长徐兵,两人碰头商讨春节工作问题。

徐兵最近一段时间,对陈京的态度有些耐人琢磨。尤其是船厂闹事之后,市政府各单位和部门反响激烈,对船厂的改制问题,出现了很多不同意见。

下面的反响强烈,主要针对的就是市委常委会上的决策。船厂要拆散出售,要彻底改制。

荆江造船厂当年号称是全国最大的内陆造船厂。是荆江的标志企业,现在说要砍掉就砍掉,哪能不引起矛盾和分歧?

更何况这样的做法触及到了很多的既得利益群体,这些群体和各级党委政府,市直各单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分歧闹出来了,徐兵的态度也变得十分暧昧,在多个场合他表示船厂是荆江的标志性企业,市委和市政府不会草率的决定其未来,一定会对船厂的经营做妥善安排。

徐兵的这个讲话看上去天衣无缝,实际上却显示他的态度依然动摇,对常委会的决议他表现得有相当抵触了。

“老徐啊,今年这个春节咱们不好过。没钱的家难当,咱们这个下岗大市,要让全市人民都欢欢喜喜的过个太平年,对咱们考验不小!”陈京淡淡的道。

徐兵本来很紧张,以为陈京会跟他谈船厂的事情。

现在陈京这么开头,他心中不由得一松,摇摇头道:“谁说不是呢?我来荆江已经好几年了,咱们年年就怕过年。我们领导干部下去慰问倒也罢了,从民政拨一些东西,给困难职工发一点,面子上也过得去。

但是这都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昨天我们政府开会,我们企业的在岗职工,现在还欠几千万的工资没发,您说到了年底,家家户户都等着钱过年,企业困难有解决不了,这怎么办?”

陈京笑笑,道:“我就是来跟你商量这个问题的。我昨天和建行周行长说过了。他们答应给我贷款一个亿应急。条件我都谈好了,具体的合同你去完成吧。钱到手了,你亲自给这些企业送过去。

叮嘱他们,这些钱都是工资,绝对不能乱花一分,否则谁乱来就撤掉谁!”

陈京顿了顿,道:“尤其是船厂,你要亲自坐镇,最好找一些企业员工座谈一下。发了钱,另外让他们安心,政府不会丢下他们不管的。”

徐兵愣了愣,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陈京。

这几年荆江已经被各大银行认定为高风险借贷区,银行贷款几年是一分也拿不到,陈京一出手就借了一个亿,这路子还不是一般的野。

“书记,真是太好了,这一个亿简直是雪中送炭。有了钱,我心里踏实多了。”徐兵话锋一转,道:“对了书记,船厂我建议您还是亲自去,缓和一下关系嘛!他们的有些职工有误解,您亲自到场也算是做个解释。”

陈京嘴角微微一翘,道:“算了吧!我既然不受欢迎,就不去了。我们干工作,总得要人唱黑脸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