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3章 一局大棋!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一局大棋!

肖涵一直站在楼梯的拐角处,一直等到徐兵从陈京办公室出来,消失在了楼道的尽头,他才慢慢的踱步出来进入陈京的办公室。

他凑到陈京的身边,道:“书记,您让我安排日程,我还是觉得船厂您应该要亲自去。这一次是您出面借了钱,可以说是解了船厂的燃眉之急,您……”

陈京压压手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现在时机不成熟。还等等看吧,这就好比一场戏,总得到**的时候才过瘾,沉不住气,就看不到最精彩的地方。你明白吗?”

陈京顿了一下,道:“你坐吧!我打个电话。”

陈京抓起电话,道:“小方,让汤局长进来吧!”

“报告!”门口一声响亮的报告声。

“进来!”

汤奕阳推门进来,一如既往的英姿飒爽,他看到肖涵也在,冲肖涵点头道:“秘书长,您也在?”

“你好,汤局长。现在荆江提起你的大名可是家喻户晓啊,汤神探,了不起啊。短短几个月破了这么多案子,无怪老百姓都叫你神探!”肖涵道。

汤奕阳笑了笑,道:“这都是领导的功劳,我只是做好分内之事!”

陈京摆手道:“好了,别客套了,说正事吧。你说说你的情况吧,秘书长也在,以后关于船厂的事情,以后你要跟秘书多沟通!”

汤奕阳瞟了肖涵一眼,肖涵则是满肚子疑惑。

“是这样书记。根据我们最近掌握的情况。洪辰刚这个人是个关键人物,这一次船厂的乱子。就是他策划的。说到动机,应该是他手下有一家企业,长期都是船厂的钢材供应商,每年和船厂有近亿元的业务来往。

如果船厂改制了,他的利益肯定会受到损害,所以他对改制船厂,非常的抵触!”

汤奕阳坐在沙发上,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继续道:“洪辰刚这个人,路子很野,很善于搞关系。船厂从董事长到下面办事的,基本都被他笼络得死死的。尤其是副厂长胡有林。

我分析这个人应该是有把柄在洪辰刚手中,洪辰刚指使这个人,就如同指使自己的手下一般。

我们的线人现在正靠接近胡有林,一旦成功。就极有可能接触到洪辰刚,那样的话,我们可以得到更又用的信息!”

陈京笑笑,道:“洪辰刚有三头六臂?他一个人能整这么多事?”

汤奕阳道:“当然不是,洪辰刚这个人在和荆江政坛很多人都关系密切。我已经列了一个名单出来,书记您看看!”

汤奕阳递给陈京一张纸。陈京眯眼将内面的内容瞅了一遍。

然后他递给肖涵,道:“肖涵,你看看?神通广大的人啊,咱们荆江市四套班子,他都是通的。比你我的神通还广大。你说这个人厉害不厉害?”

肖涵结果陈京手中的名单,手微微有些发抖。

他根本就没想过。陈京竟然早就对船厂有了详细的安排,而且在船厂里面好像安插了不少的线人进去。

陈京这是……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觉得脑门上的汗珠沁出来,后背的衬衫已经粘住了。

再看这一份名单,里面从区县到市,一共有四五十号人。

汤奕阳的工作做得极其细致,哪一个人和洪辰刚之间是什么关系,两人什么时候认识,双方可能存在哪些交易,上面都写的十分详细。

肖涵认真的看了一遍,递给陈京道:“书记,难以相信,这人……”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现在我是无人可用,汤局长能者多劳,这些事儿我都交给他做了。看来这个洪辰刚不是个按常规出牌的人,后续肯定会有一系列的动作出来。奕阳,你说说你的想法!”

汤奕阳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洪辰刚最近往楚城跑得极其频繁。而且频繁和媒体接触,我估计他要炒作这件事,这一点我们不得不防!”

汤奕阳凑近陈京,道:“尤其是网络平台,最难控制,一旦这只疯狗在网上展开行动,可能……”

汤奕阳咽了一口唾沫,道:“我已经跟公安厅胡厅长联系了,他安排了网监部门严密关注这方面的信息,目前能做的就是这些!”

陈京点头道:“你做得不错了!”他扭头看向肖涵道:“老肖,以后这一块工作你去掌握,船厂的事情不是小事,可能涉及到咱们整个楚江的一次政治的博弈,嘿嘿,我倒想看看,咱们荆江国企的这潭水究竟有多深。

小马过河嘛,总得自己探一探才知道。你说是不是?”

肖涵点头道:“不错,书记,我会认真配合汤局长。”

他说这话声音都微微颤抖,他终于明白了,陈京这是要下一局大棋。

这一局棋一旦铺开,席卷的可能不止是荆江,很有可能会是整个楚江。

纹枰博弈,步步惊心,一着走错,满盘皆输。

这简直就是走在钢丝上,稍微不慎,就有可能跌落悬崖,摔个浑身碎骨。

陈书记有无数路子可以选择,他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么凶险的路子,肖涵实在是弄不明白。

不得不承认,今天他对陈京的认识又深了一层,陈京这个人不仅是不按常规出牌,而且这个人还极喜欢冒险。

政治博弈多么残酷?谁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现在陈京倒是好,竟然布下了这么大一个险局,而且自己也被深陷其中,被绑上了他的战车,这如果一旦失败,那岂不是全完蛋了?

从陈京办公室出来,肖涵回到办公室还惊魂未定。

他想跟汪鸣风去个电话,可是抓起电话都没敢拨出去。

这个时候他不想跟着陈京玩儿已经晚了,现在的局面已然由不得他,他只能跟着陈京一条路走到黑,除此之外,再无别的选择。

他暗暗给自己打气,他把这么长时间对陈京的研究全部琢磨了一遍。

陈京这个人能从一个小小的基层官员,走到今天的位置,又岂能是易于之辈。

他竟然敢拉开这么大的架势,那肯定是有他必胜的把握,绝对不会是鲁莽之举。

说不定他已经做了无数安排了,今天的汤奕阳的事情,可能只是这些安排中冰山一角。

肖涵又想到陈京不是给荆江要了一笔一亿元的贷款吗?荆江现在的局面,银行提到荆江那是唯恐避之不及。

陈京却偏偏轻而易举就能拿到贷款,这该是多野的路子才有这样的能量?

这么一想,肖涵心里大定。

他抓起电话,他第一件事得把洪鑫给圈起来,让他一头扎进维也纳写材料,就当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排斥了。这个人和洪辰刚是亲兄弟,绝对先要拿住。

另外,刚才那份名单上的人,凡属跟自己过去有来往的,现在都要一一撇清,而且马上要对这些人实施孤立。

肖涵这么多年的秘书长不是白当的,下面各区县,各局委办,他心腹如云。

之前他一直不敢动,就是忌讳陈京,担心陈京看到他的动作,心生疑惑,会立刻对他动手。

现在他已然毫无顾忌了,该掌控的人一定要掌握住,该孤立的人立刻要动手打压下去,这可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陈京这盘大棋能够顺利下活。

整整一个下午,肖涵都在办公室打电话。

他有一个专门的电话薄,上面记录的人都是这些年他在荆江工作的成果。

他一个个的打电话耳提面命,十八般武艺全都施展了出来,有些重要的关键人,他甚至决定面授机宜,他得准备好,荆江可能随时会有激烈的政治博弈。

他得未雨绸缪,把该安排的都安排好,免得到时候手足无措。

这一次他是豁出去了,决定紧跟陈京干一把,如果这一把能成,他的地位将无可动摇。

而且陈京在荆江的威信也将达到新的高度,到了那个时候,他将是整个楚江省十几个市、自治区最有前途的秘书长。

忙完一切,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

肖涵披上大衣出门,走到市委院子里面,天上竟然飘洒起雪花。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终于到了,来得有些晚,却好像正合时候。

注定了今年这个春节不会很太平,肖涵哈了一口白气,司机将车开到了他面前。

他扭头看向陈京的办公室方向,那面早就漆黑一片了,陈书记按时上下班,绝对不加班一分钟。

他暗暗佩服陈京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心理素质。不声不响,谋划了这么一大盘棋,他自己却若无其事,好像一切都不过是毛毛雨一样随意,堪称是大将风度。

他摇了摇头钻进温暖的车中,心想难怪汪省长经常批评自己太器小了。

跟陈京比起来,自己是比不上,没有那么大一颗心脏。

但是想想整个楚江,楚江的一干书记市长,肖涵可都是烂熟于心。远了不说,就说徐兵这个人,他能有陈京这样的气魄和手笔?

现在的徐兵,脑子里恐怕还在酝酿怎么浑水摸鱼,趁这一次陈京掀开国企腐败的盖子,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呢!这样的一把手,比自己也强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