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4章 荆江未来在何方?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荆江未来在何方?

春节越来越临近了。

荆江市委市政府所有领导都外出,天天走访基层,给基层困难群众、鳏寡老人、下岗职工拜年,了解春节期间各种物资保障和资源保障情况。

慰问奋战在一线的各部门一线人员,陈京还需要慰问部队指战员,武警部队,还有公安干警。

陈书记的每一天日程都排得很满,他几乎就是马不停蹄。

全市十个区县,他最多的一天走过五个地方,市电视台和市日报的随行记者都吃不消,大家也终于见识到这个年轻书记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拼劲儿。

每一天市新闻联播,有一多半都在播报陈书记的出行和视察。

陈京选择在这个时候走下去,而且一天走这么多地方,连续一个多星期马不停蹄。

他就是要牢牢把握现在的机会,他必须把荆江各方面情况摸得再熟悉一些,对情况了解更详尽一些。

这次陈京来说,是个心情沉重的旅程。

荆江基层困难的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想。

本来陈京来自澧河,对老百姓的生活还是相当了解的。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离省城近在咫尺的荆江市,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竟然还比不上德高那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仔细分析原因,其实也容易理解,德高那个地方虽然偏远,但是每个区县基本都有支柱产业。而且德高城市规模比荆江要小得多,国企也没有荆江多。

荆江国企改革伤了元气。大量的企业职工下岗,给社会造成沉重的负担。

政府没能正确引导下岗职工再就业,过去多年解决就业主要靠政府投资,这样的结果就是下岗职工长期找不到再就业的路子。

有的一家夫妻双双下岗,孩子还在上学,可想而知这样的家庭生活之困难。

陈京这一次主要考察的对象就是下岗职工家庭。

他这不了解不要紧,一了解心情就轻松不了。

他走访了有一个五口之家,两位老人双双生活不能自理,夫妻两人双双下岗,妻子因为以前在化工厂工作。得了肺病。现在没办法找到补偿。还有个女儿上高中,一家人的生活就靠男人在外面做临工。

全家一年的收入只有五六千块钱,这样的收入条件,供孩子上学以后。基本可以说是让这家人吃大米都难。

一家人吃菜主要靠棚户房后面有一块小菜园。也就二十多个平米的园子。以前后面是一家工厂,工厂倒闭后这一块地暂时没用,就被下岗职工开辟种菜。他们这一家在里面圈了一块。

这么小的园子。冬季就只有萝卜和白菜两种,家里烧菜基本不用油,就用白水煮了吃。

米饭都是糙米,有时候在园子里种了红薯,就红薯做米饭,一家五口人,五个红薯就是一顿饭。

一家五口,有四个人两年没买一件新衣服,家里连扫帚都舍不得花钱买,都是老头子到郊区拾高粱穗,然后自己扎成一把,就充当扫帚。

居住环境更是不堪,因为要种菜,一家人大小便都用一个大桶乘着,就放在两老床后面,用一截破帐子围着,人还没进屋子,就能嗅到厕所的气味,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陈京走访这一家,也是他临时改变的路子,还没等下面的干部搞明白,他就钻了进来。

本来这一次陈京下来慰问,每个困难家庭一块肉,一条鱼,然后一床棉被。

陈京到了这一家,实在是心里受不了,他身上只带一千多块钱,全部掏出来给了家里的老人。

随行的望月区区委书记郝林机敏得很,也掏出五百块,这样陈京心中才稍微好受一些。

临走的时候,老头握着陈京的手,老泪纵横,连称感谢,说陈京是个好书记,党的政策好,没把他们忘记。

陈京从这家离去后,心中实在是不舒坦,他当即把几个随行记者叫过来狠狠的训了一通。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老人,当着他的面说党的政策后,说陈京是个好书记,这还是新闻吗?这是打给荆江市委书记最响亮的耳光,这不是新闻,是丑闻。这帮年轻记者还一个劲儿的记录,一个劲儿的拍摄,他们不嫌丢人,陈京还嫌丢人!

后来陈京又搞了几次突然袭击,虽然没有遇到像这一家如此困难的家庭,但是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陈京在几个区接见区委班子的时候,都为此大为光火,他甚至说出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话,荆江局面如此,陈京只觉得自己所有的志得意满被顷刻间击溃了。

他当天下午返回楚江,在楚江边上让老何停车,他独自望着东去的滔滔江水,久久不语。

如果是几年以前,他肯定会冲着这广袤的江面大嚎几声,一发泄内心的沉重。

但是今天,他什么都没做,就那样站着,脑子里想了很多的事情。

这些年自己的经历,点点滴滴他都想过了。

自己从澧河到省城,然后到岭南,最后到京城。

这一路有坎坷,但是更多的是鲜花和掌声,自己的生活也由一个小公务员,变得越来越富有。

从房产看,自己现在手上有五六套房,从来不用为钱发愁,身上穿的衣服,一件就可以让别人五口之家生活好几年,自己一直都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很成功,还以为荆江在自己的治理之下,一定会有好的未来。

现在看来,好的未来在哪里?荆江的老百姓过着如此的生活,还谈什么未来?再不作为,就会有饿死人的危险!

陈京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有迷失,而且迷失得厉害。

这些年官越当越大,离老百姓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自己就灯红酒绿,鲜花掌声重重包围住,根本就无法看到这些光鲜后面,极其让人内心震撼的真实世界。

一滴像小雨点似的东西悄然滑过他的脸颊。

他揉了揉眼睛,缓缓的闭上的眼睛。

他又想起沙明德书记时常说的一句话,书记说他在任何时候,都提醒自己不忘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陈京当时听这句话,根本就毫无触动,嘴巴里连连称是,说着一些恭维书记的话,心中却一门心思的想书记给自己指点迷津,让自己在官场上能够更加如鱼得水。

现在想起来,陈京不禁要反问自己,沙明德书记是农民的儿子,自己是谁的儿子?

自己的父母,就是普通工薪阶层。

自己也在小的棚户房子里面长大的,可是现在自己可曾记得当年那段艰辛的日子?

现在的社会似乎早不提艰苦奋斗了,也不提勤俭节约了。所有人都迷失在了金钱的游戏中,笑贫不笑娼,这是自己作为党的领导,应该带给社会的东西吗?

陈京使劲的捏紧拳头,心里暗暗的下定决心。

荆江即使有千难万险,他也必要改革,谁也挡不住他的决心。

还是那句话,纵千万人吾往矣!

……

一年一度的春节如期而至,楚江下了好大一场雪。

爆竹一声除旧岁,当楚江边上的焰火升腾到半空,照亮这座城市的时候,就预示着农历新的一年到来了。

陈京今年是一大家子一起过来,姐姐,妹妹一家人都过来了,另外还有大伯一家人,三代同堂,好几十人在一起,分外的热闹。

这其中有个小插曲。

京城丈母娘那边对陈京选择在楚江过年颇有微词。

为此,方路坚和丈母娘的电话都打到了陈京的手机上。他们春节也就只有两老,方连杰在部队里面,根本无法回家,老头子又不在了,方家也不再聚聚一堂。陈京在楚江过年,他们在京城就显得冷清和寂寞。

对这个问题,陈京有些头疼,只好对丈母娘道:“妈,我都说了让婉琦他们不要过来,陪您二老过年。您知道的,我刚到荆江上任,是一把手,春节期间不可能有机会回京。

婉琦就是因为这个,非得要过来,而且把一家子都聚到了楚江,我也无能为力啊。

这样吧,妈,今年就这样了。明年我争取回京过年,以后都在京城过年,您觉得如何?”

陈京这样一说,徐莲那边也没话说,语气缓和多了。

她就责怪陈京不善于搞关系,春节是多好的机会,回京和三叔一起聚一聚,京城这边朋友也多,大家趁这个机会碰碰头,对以后的发展也有利不是?

看得出来,徐莲因为陈京还是很骄傲的。

陈京现在在西北系年轻一代中已然是首屈一指了,在地方担任市委书记,而且颇受省一把手的器重,假以时日,必将会再进一步,说不定将来西北一系的头面人物,就是陈京的。

现在京城方家对陈京是高度重视,别的不说,光是徐莲妯娌之间聊天,大家都得问到陈京的近况。

当年方家最反对的一桩婚事,就因为方婉琦的坚持,到了今天却成了方家最骄傲的一桩婚事。

别的家族都强强联合,搞裙带关系,人家方家就不靠那个,人家的孩子就能慧眼识人,找了一个这么有作为的女婿,让人羡慕啊……

【第二更,排名又降了好几位,形势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