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6章 爆发了!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爆发了!

【第二更求票!兄弟们,今天还只有五票,票数实在是太少了,现在是前后夹击的态势,很不妙啊!】

荆江市全市经济工作会议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而在这个时候,不和谐的声音终于开始在荆江乃至整个楚江泛滥。

首先,在省人大会议上有多个代表提出对国企的改制工作要慎重严肃,绝对不能让贱卖国企,国资流失的事件再在楚江发生。在人大分组讨论上,荆江市代表团直接提出了关于荆江市船厂的改制问题。

荆江分组讨论认为,市委和市政府拟定拆分荆江船厂出售的做法,罔顾了荆江人民的心声,没有考虑荆江人对船厂的感情,这样的决策欠考虑。

而在省政协会议上,多名代表也同时提及荆江市船厂的群体事件。甚至有代表在提案中明确省委和省政府应该要对地方党委政府实施监管,要对群体事件发生的原因,进行彻底的调查。

要处理相关激发矛盾的同志,要让有些自以为是,不把人民利益当回事的领导干部,清除出领导岗位。

人大政协会议点了一个火,迅速在网络上就有了大量关于荆江船厂群体事件的相关文字和图片信息。网上对荆江的群体事件开始热议,根据网上的图片显示,荆江船厂工人的矛头直指新上任的市委书记陈京。

他们打出了让陈京滚蛋,“陈京大贪官”、“陈京渎职”等等内容的标语,有些标语更加具有刺激性,直接上升到侮辱人格的高度。

这一下,整个楚江炸开了锅。

楚江政坛的目光都投向了楚城边上那个传统的工业重镇荆江,而荆江的局面也开始出现剧烈的动荡。

荆江政府对外发表申明称网上的一切言辞都是对船厂事件的扭曲和误解,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荆江市政府从来没想过要拆分和出售船厂,船厂的事件是少数别有用人的人在利用民意抹黑政府。

同时市长徐兵出来表态,明确了他已经向市委常委会提交了关于荆江船厂新一年投入生产和加大营销力度的新建议,他表示这个建议会立刻讨论,并付诸实施。

荆江市政府这个申明,一方面好像是针对媒体的反击。但是真正体制内的人却看清楚了,这是徐兵在向陈京叫板施压。

是徐兵在故意的把政府和市委的关系割裂开来。

他摆出的架势就是陈京自己惹出的乱子,自己收拾,别扯上他徐兵一起负责人。

这样一来,荆江党政班子不和的传闻迅速在楚江传开,而荆江去年刚上任的新书记,被省委寄予了厚望的陈京,也似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之中。

很快,就有消息传出来,省委紧急召开常委会商讨荆江相关事宜,而且省委副书记吕军年可能会被派到荆江稳定局面。

然后,各种各样的传言开始通过网络,通过大家的议论传开。

甚至有说荆江新任陈京书记不堪重压,服安眠药企图自杀的。

还有说陈京在船厂和工人代表谈话,被人用砖头砸伤头部,导致重伤已经进医院抢救,可能会成植物人等等。

传言越来越离谱,一场巨大的危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荆江,很多人都始料未及。

……

楚江省委常委楼。

楚江省十三名常委的确提前召开的常委会。

这一天天很冷,外面谣言四起,楚江省委的气氛也空前紧张,连门口站岗的武警,似乎都比平常挺直了很多,端枪的手似乎握得更紧了。

常委会议室,吕军年早早就到了,他和对面的纪委徐启军书记聊着春节纠风室的相关工作,他语气很轻松,时而还发出响亮的笑声,似乎一点也不感觉到紧张。

实际上今天提前召开常委会并不是因为荆江,而是李总在下周要到楚江视察,常委会主要是研究接待工作相关事宜。

李总这一次视察,还是楚江班子重组以后,他第一次过来,楚江不能不重视。

现在楚江局面不好,大环境糟糕,总|理的视察能够给楚江带来什么好消息,好政策,对楚江以后的工作有什么要求和指示,这都是目前楚江班子必须要把握的事情。

不过今天的会议恰好开在了荆江出问题这个关键时候,似乎就变得分外微妙了。

陆陆续续,省长徐自清,组织部长边琦等领导进来了,然后去年刚当选的常务副省长汪鸣风也到了。

吕军年和徐启军也不再说话,会场一下子变得安静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

“书记到了!”

不知谁说了一声,大家都站起身来。

伍大鸣神色平静,穿着一件深色的呢子大衣出现在门口。

他扫了一眼所有人,淡淡的道:“今天到得很齐嘛!也很准时,今天是新年以来咱们第一次会议,我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会议室陆陆续续有人说书记新年快乐,气氛略微缓和的一些。

会议开始以后,秘书长冯博毓向常委会汇报了接待工作的相关安排问题,大家都各自发言,提到了一些细节上的斟酌,议题讨论得相当的顺利,也就半个多小时,关于李总视察的接待工作就基本敲定了。

而在这个时候,会场忽然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秘书长冯博毓道:“在会议之前,考虑到近期省里工作的新动向,临时增补了几个议题。第一个议题是关于荆江工作的,这几天关于荆江的各类传言很多,起因是因为一件去年发生的群体事件。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发酵,这个事儿被旧事重提,现在很多网络上都在热议此事。

书记希望大家针对此事,都发言说说看法,提提意见。”

冯博毓的话说话,会场冷了整整半分钟,雷鸣风先发言道:“荆江的群体事件,我看主要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陈京书记到底还是年轻,对这件事的严重性疏忽了。

荆江现在是什么地方?下岗职工满地跑,老百姓提到下岗,就有一种本能的抵触和愤慨。

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委对国企职工的态度不重视,没考虑到工人朋友的情绪,这个失误不小啊!”

汪鸣风皱皱眉头,道:“雷书记,我看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吧!我认为这件事是有人蓄意的制造事端,尤其是网络有些媒体的表现很异常。网上的一些传言越来越离谱,越传越儿戏,这背后分明有人炒作。

我认为这件事情我们要安排督查室严查,一定要找到造谣生事的幕后主使,要严惩这样的行为……”

“汪省长,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是不是有些晚了?我别的不说,单单荆江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影响,我认为市委班子就要承担责任。作为班子的班长,陈京同志也要承担责任。

不管事情最后的真相怎样,没有稳定好局面,这都要追究责任!”

纪委徐启军书记冷冷的道。

汪鸣风一愣,眉头猛然一挑。

作为常务副省长,按照正常的排名他应该排在班子的第四位。

但是他是后面增补上来的常务副省长,党内都讲论资排辈,汪鸣风现在排在了第六位,硬是被徐启军还压了一头,他心里就有疙瘩。

现在徐启军丝毫不给他面子,公开驳斥他的发言,更让他心里窝火。

“好了,好了,就不要争了吧!这个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吕军年当起了和事老。

他胖胖的脑袋左顾右盼,眼睛不住的瞟向伍大鸣。

伍大鸣神色一直都很平静,仿佛讨论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关心一般,冷静得让与会所有人觉得心里发毛。

吕军年说话完毕,会场就安静了,竟然没有人再说话。

伍大鸣端起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道:“都说说嘛!畅所欲言,徐省长,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自清摘掉老花镜,道:“陈京这个干部我了解,不是那种不靠谱的干部,他是有充分领导经验的干部。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要给予他充分的信任,现在外面是有一些传言,但是这些传言能说明什么?

能说明荆江班子就完全失去民心了吗?我看未必吧?

我看还是在等等,静观其变吧!””

伍大鸣微微皱眉,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淡淡的道:“那就再等等?徐省长老持沉着,这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会场鸦雀无声!

几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楚江什么时候书记和省长意见开始如此高度统一了?

这个议题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了,散会以后,吕军年脸色难看,低着头从会议室走出来。

本来以为是个好机会,没想到这这种情况下,陈京的地位依旧稳如泰山,丝毫难以撼动。

楚江的党政一把手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向陈京投去了支持票,两人像是商量好了要力挺陈京似的,这的确出乎吕军年的意料。

在吕军年想来,这一次荆江捅了篓子,最低限度省委要对陈京进行一番严厉的敲打。

吕军年早就杀一杀陈京的傲气,现在看来,他想得过于乐观了。

此时的荆江,徐兵已经按耐不住,开始有所行动了,这让吕军年心中发紧,荆江的事情究竟会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