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7章 这是个死局

第一卷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这是个死局

吕军年满腹心思,汪鸣风的心里也极其没底。

汪鸣风和伍大鸣熟悉,和徐自清更是长期打交道,徐自清说要观察,再等等。

这正是他狡猾的地方。

陈京是伍大鸣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而且之前捧得那么高,楚江人把陈京说成是荆江的希望,说成是楚江的未来。

现在荆江出了乱子,再等等会是什么结果?

如果陈京真的不负众望,把局面迅速稳定下来,这对徐自清来说,他在关键时刻算是给予了陈京大力的支持。

反过来,如果陈京控制不住局面,再等下去,局面越来越失控,徐自清可以随时跳出来把这件事重新定性,那个时候伍大鸣亲手提拔的人走了麦城,他作为省委|书记还有多大威信可言?

伍大鸣书记素有识人之名,可他先提拔一个毛军辉,被查出严重违纪。

现在他有力推一个陈京,却又在荆江走了麦城,接连的用人不当,中央会怎么看他?

汪鸣风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徐自清的用意,所以他心中非常的不平静。

他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陈京。

电话接通,汪鸣风道:“陈京,你究竟搞些什么名堂?这完全不是你做事的作风,你如果再不控制局面,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陈京在电话中淡淡的道:“汪省长,现在荆江形势如此不好,要力推改革,总会遇到一些阻力,总会有一些代价。现在控制局面,我们的改革是否还进行?我们是不是要半途而废?

下定了决心,就要做好充分的困难准备。有人给我制造了困难,我们立刻就打退堂鼓,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汪鸣风怒道:“那你说说。你是什么风格?我倒想见识见识你的风格!你给我透个底,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工作要慢慢的来,你想一蹴而就,这就犯了左倾主义错误!”

陈京道:“汪省长,您放心吧。我会认真的处理荆江的事情,竭尽全力!”

“但愿如此!”汪鸣风吐了一口气道,“我心脏可不太好。你不要惹太多的乱子,关键是你不要辜负了沙书记对你的期望!”

挂断陈京的电话,汪鸣风心情好了一些。

至少从电话中判断,陈京很平静。似乎情绪并没有受到外面的传言的影响。

说不定这个时候,陈京已经早在安排善后工作了吧?

……

荆江维也纳酒店。

洪辰刚今天大宴宾客,船厂的一帮子哥们都来赴宴。

酒喝半酣,他醉意熏熏的冲着船厂董事长周望军道:“老周,你还别说,这政协委员啊,还真不能说什么用都没有。这一次咱们省政协会议和人大会议开得很成功啊。船厂还是你周老哥的,以后咱哥们还可以合作,共同把船厂推向更高的高度。”

周望军嘿嘿发笑。一旁的胡有林道:“洪总,你好手段啊。最近网上把咱们船厂的事情炒得很火,这都是您的手笔吧?不过有一点遗憾的地方,网上炒都集中在咱们楚江本土的几个小网站,在我们这边吵得凶,没有全国效应。

要我说,咱们船厂在全国举足轻重。就应该在国内知名网站上多说说这次事情,也给有些自以为是的领导提个醒,告诉他们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真要让咱们船厂几万人没饭吃,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洪辰刚摆摆手,打了一个酒嗝,道:“很快就有了,你放心吧。现在的网络消息灵通得很。那都是高科技的玩意儿,我不懂……。对了,老胡,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我可没搞造谣的事儿,我只是履行我作为政协委员的职责,认真的提交提案,参政议政嘛!”

“参政议政好。就是需要洪总这样敢伸张正义的企业家参政议政,共商大事!”有人插言道。

洪辰刚嘿嘿笑道:“我还跟大家说个不好的消息。好像中央又来人了,专门调查咱们荆江过去几年国企违规违纪的问题。据可靠消息,好像是机械厂那边就有人被纪委盯上了,消息应该很快能公布。

看来咱们市委陈书记是下定决心要将国企反腐进行到底。

我在这里跟哥儿几个提个醒,千万要小心,别被咱们书记揪住了小辫子,要不然就完蛋了!”

洪辰刚眯着眼睛扫向在座的诸人,眼中精芒一闪而过。

他扭头看向周重望,道:“董事长,您觉得我这个醒,提得时机对不对?”

周重望干咳了一声,道:“洪总是黑白两道通吃,您说的都是至理名言,至理名言!”

“哈,哈!”洪辰刚哈哈大笑,摆手道:“哥儿几个,听到了吗?董事长都说我在说至理名言呢!大家都认真听着,都记在心里边。身边有朋友在企业界的,也不要忘记给他们都提个醒,让大家小心谨慎!”

洪辰刚心中暗暗得意。

现在外面该扇的风,都已经扇起来了,大形势也已经造成了,荆江风雨欲来。

在这个时候,只要一个火星,那都会引发大爆发。

中央专门下来调查国企腐败,陈京又是中纪委出来的干部,显然别人很容易联想到这是陈京的意志。

如果是平时,估计很多人会吓得尿裤子。

可是现在,陈京因为船厂的事情弄得狼狈不堪,网上充斥着各种臭骂陈京的议论和评论,他市委书记的位子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在这个时候,他还想要对国企干净杀绝,这些人都是兔子变的?会逆来顺受?

政治博弈,讲究的是一个势,陈京已经没有了势。只要荆江从下倒上,对他群起而攻之,人人落井下石,他就得彻底的完蛋。

洪辰刚这就是借力打力,他现在就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混个官当当真是失败了。

做企业浪费了自己的才华,如果自己早入政坛,陈京当年还敢动高明华?

酒席散去,洪辰刚亲自送大家离开,他凑近董事长周重望的车边,趴着窗户边上道:

“周总,这车不错啊!原装进口的宝马七系,符合您的身份,哈哈!”

他压低声音道:“企业穷得揭不开锅,企业职工工资都发不出来,年年亏损。咱们的企业领导却开豪车,挥金如土的花钱,吃香的喝辣的,这样的领导,良心何在?”

他说完,立刻摆手道:“开玩笑,开玩笑。这是陈书记在市委开会讲的原话,我这人醉酒了就喜欢胡言乱语,不当真啊,不当真!”

周重望面含微笑,道:“行了,老洪,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就别送了!”

汽车窗户缓缓的关闭,车慢慢的前行,周重望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洪辰刚太嚣张了,竟然**裸的威胁自己,这个家伙就是一匹野心难驯的狼,狼子野心,逮着人就咬,实在是一个让人欲除之而后快的心腹大患。

一念及此,周重望狠狠的一拳砸在车座上。

人生有时候真就像是一盘棋,一着走错,满盘皆输。

都怪自己当年太大意了。

洪辰刚这个人,的确是狡猾之极,四年以前,周重望的儿子在澳洲上大学,洪辰刚那个时候刚刚和船厂联系钢材业务。

洪辰刚把握了这个信息,就亲自飞到澳洲,给周重望的儿子给了五万美金,并且还给他重新换了一辆车。

这事周重望后来才知道,本来他没怎么在意这件事。

他当国企领导时间也不短,偶尔也收一点礼,只是洪辰刚这个礼有些太重了。

但是让他没料到的是,洪辰刚后来有给他老婆一张卡,里面整整三百万人民币。

周重望早就和老婆离婚了,但是老婆和儿子有联系啊,洪辰刚先还不知道这事,后来一看儿子在澳洲生活越来越不对劲。

他马上跑过去逼问才把这事问出来。

事情一搞明白,他立刻意识到事情搞大了。

他回来就找到洪辰刚,问他搞什么名堂,没想到洪辰刚却道:“周董,您多心了。我这个人最喜欢会读书的孩子,你们家的孩子那是虎父无犬子,我到澳洲见了他一次,就彻底喜欢上了这个小伙。

那边生活竞争压力大,孩子不容易,我们做长辈的不能让他们太受苦不是?”

洪辰刚接着又道:“再说了,我给钱都是给嫂子的。你和嫂子有什么关系?你们都是离婚的人了,纪委真要查,他们能查什么?我老洪爱给人钱,怎么得了?”

周重望当时就愣住了,他隐隐觉得这事不对劲,可是洪辰刚这么说,他能怎么反击?

从此以后,船厂的钢材供应洪辰刚几乎就垄断了。

这个家伙不仅对自己有一套,下面的人都被他哄得服服帖帖的,有时候搞得太不像样子,周重望也想出面干预一下,敲打敲打。

可是他这个念头一起,脑子里就想到了那三百万,他想说的话就说不出口,想干的事儿就干不了。

就这样,情况越来越糟糕,周重望一步步的陷了进去,这就是个死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