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69章 沈梦兰的心计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沈梦兰的心计

荆江船厂群体事件的新闻,越闹越烈。

终于,省主流媒体三楚晨报刊登了重磅文章,矛头直指荆江市委和市政府,认为荆江市委政府的不作为,是造成船厂群体事件的根本原因。

文章言辞犀利,笔触老到,一看就是核心笔杆子操刀完成的。

省主流媒体刊文,这似乎预示到省委的态度已经有了明显的倾向性,荆江市委的处境,一下变得岌岌可危。

市委书记陈京被认为是群体事件的直接责任人,正是他的固执和坚持,才导致荆江船厂的工人情绪一再恶化,最终终于酿成了有三十多人受伤的群体暴力事件。

文章指出,陈京自从事发之后,从未到过现场,从未出面和工人代表交流,更是从未对此事向公众做解释。这样的书记该是多么的傲慢和自以为是?

咱们党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代表的是工人阶级的利益。

陈京这样的做法完全是脱离群体,置群众的利益于不顾,这样的书记,能领导荆江摆脱困境,重现昔日的辉煌吗?

万海集团总部。

总裁办公室,沈梦兰清早上班就看到了这份三楚晨报。

她认真仔细的将这篇头条文章看了三遍,怔怔半晌,忽然失声笑了起来:“陈京也有今天?他不是无所不能吗?现在荆江风雨欲来,他成了众矢之的,他还能神气什么?”

沈梦兰只觉得十分快意。

她真想看看陈京现在心急如焚,惶惶狼狈的样子。

她还从来没见过陈京的狼狈呢!

“这个暴力狂,大土冒也有今天?看他还在老娘面前神不神气,自以为有背景,自以为有个酷酷的表情,就不把女人当回事,现在真是大快人心!”沈梦兰心中暗想。

她把助理叫进来,指着报纸道:“怎么放这么一份报纸在桌上,我没有让你给我放三楚晨报啊?”

新任的助理是从香港过来的。英文名字叫maggie,以前的助理小耿被下放到了采购部。

这对沈梦兰来说是个无奈的选择。

这一次万海成功度过了危机,而且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

远在香港的大哥和大姐就坐不住了,拼命的想往内地塞人。

沈梦兰岂是易于之辈?

还没等他们塞人,她主动就给老爸沈惊雷申请要人。

她这一手先发制人,至少可以保证从香港来的管理人员不是大哥大姐的人,只要忠于沈惊雷的人,沈梦兰的压力就会小一些。

当然。她也要付出代价,这一次换助理就是代价之一。

另外,公司新任的副总裁屠刚也是父亲的心腹,这个人对父亲死忠。刚来楚江没几天就开始对沈梦兰的工作指手画脚了。

沈梦兰现在不是昔日的阿蒙了,她的原则很清楚,甭管香港那一边怎么闹。

楚江的万海集团必须她完全掌控,即使是屠刚想横插一杠子也不行,她最近就一直在琢磨对付屠刚的办法呢!

maggie面对沈梦兰的质问,她不慌不忙,道:“沈总,这是屠总让我放的,说是让您关注荆江的局面变化。毕竟咱们今年要大举投资荆江!”

沈梦兰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冷笑,道:“你让屠总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跟他谈!”

“这个屠刚,倚老卖老,还当自己是小孩吗?自己才是总裁,怎么工作还要他教?真是再不给点颜色看看。他还准备上天了!”

屠刚来得很快,沈梦兰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道:“屠叔叔,您来了最好了。荆江的投资问题,我准备让你全权负责。在荆江扩建厂房,这是我们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荆江有全省最大的码头,又是铁路交通枢纽,交通便利是最大的优势。

在荆江投资。对集团的发展来说意义举足轻重,这个工作您可不要推辞啊。”

屠刚愣了愣,道:“好,很好!梦兰啊,我真想到你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难道你就真信任我?”

沈梦兰淡淡一笑。道:“屠叔,您说哪儿话?您是爸爸最信任的人,我能不信任您?说句实在话,这一次楚江能够有新的机会,我第一世界就给爸爸打了报告,让他派人支援我。

我实在没想到,他竟然把您给派到楚江来了,您来了,我心就定了!”

她顿了顿,道:“对了,屠叔,荆江的生活您还适应吧。我昨天看了您的住处,那个地方不太好。我让行政部重新在楚江边上找了一幢大一点的房子。在楚江边远眺楚江江景,虽然比不上香港视野开阔,但是也算是景色宜人。”

屠刚道:“梦兰,你太客气了。我来是工作的,住处我要求不太高,能凑合就行!”

“屠叔,您这就不对了。以后您在楚江可要长期发展,说不定婶婶也会常过来。家不安好怎么行?再说了,您年纪也长了,跟着爸爸打拼了一辈子,现在又让你来内地开拓,生活上再不照顾您一点,我哪里过意得去?”沈梦兰真诚的道。

她这一番真情流露,倒让屠刚十分感动。

现在的万海实业,最让他们这一批老臣子头疼的就是老板的几个子女问题。

这几个子女,个个不是省油的灯。现在都长大了,在公司里面争权夺利厉害,很多高管都开始站队,屠刚不善搞政治斗争,所以在万海实业这几年他也比较沉寂,没有受到多大的重用。

他没想到到了楚江,沈梦兰竟然如此亲切,和他想象的差距很大。

他不由得想,这三丫头还真不错,有礼貌不说,还识大体,不忘本,还记得自己是老臣子。

和屠刚闲聊了一会儿,沈梦兰亲自送屠刚出门,一直目送他远去,沈梦兰脸上的笑容才渐渐的淡去。

对付屠刚,办法很简单,这些在香港长期生活的人,思维意识根本就是香港的那一套,到内地可不一样。

得让屠刚尝尝内地官场的风云诡谲,也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尔虞我诈。

荆江的事情,屠刚是办不了的,他越是办不了,沈梦兰就越支持他办。

最后耽搁了集团的发展大计,看他还有脸在楚江继续待下去?

当然,这中间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那就是最近荆江那边忽然急了起来,尤其是那个徐兵,自我感觉良好,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约沈梦兰吃饭。

沈梦兰烦得不行,又不好直接拒绝,现在她拿出屠刚当挡箭牌,这事情不就可以顺利解决了吗?

现在的万海不是以前的万海了,万海和楚城市达成一系列的协议之后,立足楚江的根基已经解决了。

以前沈梦兰投资荆江,她是被动的一方,因为他需要借助荆江向楚城施压。

而现在反过来了,荆江要招商引资,得把她伺候好了才行。

如不然沈梦兰手上有钱,哪里不可以投资,她还用得着让荆江官员牵着鼻子走?

再说了,荆江陈京不是很牛吗?从来不自己出面和万海沟通,排除了徐兵这个色迷迷的牛皮糖。

沈梦兰现在也故技重施,自己也不出面了,让屠刚出面去对付徐兵,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梦兰越来越得意,她高兴的发现,自己在楚江好像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说起来这都得感谢那一肚子轨道的陈京,沈梦兰这些本事都是跟他学的。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

沈梦兰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是沈总吧?”

“我是沈梦兰,什么情况?”沈梦兰压低声音道。

“刚才荆江陈书记出发去楚城了,出发时间是十点,走的是高速!”那个声音道。

沈梦兰眉头一皱:“陈京过楚城来了?他过楚城干什么?一定是承受不住压力,过来搞公关的吧?”

“我知道了!”沈梦兰淡淡的道,眉宇之间露出一抹喜色。

她挂掉电话,哈哈大笑,半晌笑容又渐渐的敛去。

从外面的传言和网络上的火爆来看,陈京这次好像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很奇怪,沈梦兰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中的狂喜竟然瞬间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竟然隐隐有些担心,有些烦躁。

她使劲的摇摇脑袋,紧紧的抿了抿嘴唇,神色变得分外凝重。

她想凭陈京的手段和智慧,照理不应该会出现如此失控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陈京这家伙这个新年一头扎进美丽的老婆和情人堆里面,弄迷糊了不成?

一定是这样!

沈梦兰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脑子里面不自然又浮现起那一夜的情形,那让她现在还脸红的画面,在她脑子里面的萦绕,久久不能散去。

“活该!真是活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只知道在女人肚皮上打滚,活该完蛋!”沈梦兰咬牙切齿的道。

她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哎哟尖叫一声,一看手竟然破了一块小皮,还渗出了血。

她心中的烦躁瞬间到了极点,心想自己这是在跟谁置气?陈京死活跟自己什么关系?

她再一次坐在办公椅上,面前摆在厚厚文件,可是她却心浮气躁,一个字都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