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75章 彻夜难眠!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彻夜难眠!

荆江新闻,楚江卫视新闻联播,两个不同级别的电视台今晚整点新闻播报的内容,竟然出奇的统一。

两个电视台的整点新闻都大幅报道荆江市委书记深入荆江造船厂考察,和工人代表亲切座谈,接见荆江造船厂领导班子,为企业的经营和生产把脉的新闻。

在新闻报道中,陈京很多的原声讲话被一丝不苟的播报。

陈京在工人代表座谈会上讲了三点,陈京首先承诺,市委和市政府一定会给造船厂找到最好的前途和出路。荆江造船厂的规模只会比以前更大,不会缩小,荆江船厂的职工的待遇只会提升,不会降低。荆江造船厂的未来只会更好,不会更坏!

陈京表示,目前针对荆江造船厂的未来和前景的规划,市委已经初步完成,而且已经和某些单位和企业达成了建设性协议,但由于涉及商业保密的原因,目前协议不便透露。

陈京也同时表示,一旦市委的规划能完成,这绝对会预示着荆江造船厂会迎来前所未有的辉煌发展期,船厂不仅会成为荆江的标志和骄傲,也会成为楚江的象征和骄傲。

第二,,他明确表示,,在故意为了自身的利益,蓄意制造事端。目前案件已经由公安机关介入侦查,而且进展顺利。

市委会在合适的时间。把整个案件的侦办过程和结果对社会公布,并且市委会严惩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和隐藏在始作俑者背后的腐败分子和幕后推手。

陈京表示。阳关是腐败的天地,现在荆江新的希望的太阳正在冉冉的升起,而这第一抹阳光就照在了荆江造船厂。

在阳光的普照之下,荆江船厂的腐败分子必将无所遁形,整个隐藏在荆江国企整个利益链条上的腐败分子,也都将无所遁形……

第三,陈京在接见船厂班子时候强调,荆江造船厂是荆江人精神的载体。曾经一度也是荆江的象征和骄傲。荆江造船厂的班子应该无时无刻不牢记这一点,在自身工作中要以此鞭策自己严于律己,要鞭策自己认真工作,追求奉献。

荆江造船厂的领导班子应该要有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要时时刻刻把荆江船厂的工人们放在心中,任何决策和任何行动,都应该要牢记把工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陈京讲话的这三点。均在整点新闻中原声播报,可以看得出来,陈京讲话很有气势,很有自信,铿锵有力。

徐兵下班回家,接到了秘书长杜修慎的电话。他打开电视,看到陈京在船厂高调而富有**的讲话,他精神有些恍惚。

那种感觉就好像昨天还在吹西北风,现在才几个小时,似乎就阳光和煦。东南方暖风怡人了。

这个晚上对徐兵来说,注定了比较难熬。因为接二连三的报告接憧而至。

第一个报告是就是新闻的事情。

,,在网络上彻底销声匿迹。

而在省各大网站上出现了解决打击国企腐败产业链,勇敢和固有顽固势力宣战的针对性极强的文章。

另外,全国各大媒体聚焦国企产业链腐败问题,其中著名门户网站上就有荆江某国企长期亏损,工人生活艰辛拮据,企业领导却开豪车,斥巨资搞形象工程的纪实报道。

虽然整篇报道没有提荆江船厂四个字,但是从报道的文字和内容看,这分明就是指向荆江船厂的。

在报道中,着重报道了部分国企高层不负责任,腐败问题,官商勾结骗取国家财产,官员参与国企经营利益链条牟利。另外还有国企尾大不掉,以各种理由为倚仗向政府叫板的现象。

最后,文章还提到国企为了向政府施压,保护既得利益的权利,抵制改革,甚至有高官煽动工人闹事,制造群体时间,干扰社会秩序,抹黑党委和政府的事件。

徐兵看到这样的报道,冷汗不由得涔涔而下。

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些文章都是谁操刀写的?

文章的字字句句,那都直指荆江社会最深层次的黑暗面,平时这些东西在荆江谁提谁色变,根本就不敢拿出来在桌面上谈。

而现在可好,这样的文章在国内知名门户网站显眼的位置发表,新闻传上去才几个小时,点击就几十万,而且恢复就数千条。这条新闻再挂几天,荆江必定会名扬全国。

可是消息还没结束,凌晨的时候,徐兵浑浑噩噩,刚刚睡着一会儿,杜修慎的电话又来了。

这一次杜修慎带来了让徐兵更加吃惊的消息。

杜修慎告诉他,今天陈书记到船厂视察之后,单独找船厂某一些高管谈过话。

在结束访问之后,这些高管都同时消失了,联系他们的家人得到了答复是他们没回家,他们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联系不上,初步怀疑可能是被纪检部门带走了。

徐兵猛然掀开被子,不顾南方没有暖气,被子外面很凉,他跳下床怒声道:“纪委带走了?你信口开河吧?怎么可能?有多少人不见了?”

杜修慎干咳一声道:“目前来说,应该有五个人,其中级别最高的是副厂长胡有林,胡有林这个人喜欢搞危险动作,而且他和洪辰刚关系太密切,是个不干净的人。

现在这五个人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他们的家人已经聚集到厂房要人了,今天周重望回来了,他也不知道几人的去向,目前判断这就只有这种可能了。

要不市长,您跟纪委邱书记去个电话问问?”

徐兵挂断杜修慎的电话,就再也睡不着了。

他一个人在客厅把灯亮着一支接一支的抽烟,他有好几次都想给邱阳东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

但是这个电话他终究没有拨出去。

一来半夜三更跟邱阳东打电话,有些不合适,虽然他算是领导,是副班长。

但是他和邱阳东的关系并不十分密切,而且邱阳东纪委书记的身份也敏感,这个时候自己冒冒失失的打电话过去,会不会被人认为自己沉不住气了?

官场之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并非上下级这么简单。

而是彼此之间都在琢磨,你琢磨我,我也琢磨你。

大家的交往都讲究水磨的太极功夫,谁也不能让自己被人家给琢磨透了,同时拼命又想把别人琢磨透。

要做到这一点,没有城府,沉不住气,那是万万不行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徐兵现在觉得很不安全,心中很惶恐,很不安。

从今天晚上开始,似乎一切都变化了。

整个大气候,一夜之间就反转,这接二连三的消息,让他眼花缭乱,面对接憧而至的消息,他不得不想到这可能根本就是一个大局。

他目前还不能看清,这个局是怎么布置的。

但是能放手布置这么一个大局的人,肯定对各方面都洞若观火,徐兵最近做了这么多小动作,这能瞒过人家的耳目?

徐兵现在就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局是不是陈京一手布置的?

如果真是陈京安排的话,那陈京这个人就太可怕了,好大一出苦肉计,好大一出让人心惊胆颤的厉害布局。

他是想要干什么?他想要把荆江国企一锅端了?还是想在荆江全面打造以他为中心的所谓新政?

这一些徐兵都想不明白。

他反复琢磨事情的前前后后,他不认为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仓促的行动。

先有陈京的视察,然后省市电视台大篇幅报道,其中省卫视这么牛的电视台,竟然也被安排了这么多时间报道荆江一个地级市书记的行程,这就让人很震惊了。

接下来省公安厅传出消息,。

接下来又是省内外媒体风头齐齐转向,尤其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网站在关键位置出现关于荆江国企利益链的评论文章。

现在又是造船厂高管集体不知所踪。

这么多事情几乎同时发生,这涉及到多少人的行动?而这些动作,事先没有一点朕兆,哪怕是在今天下班之前,徐兵都没掌握到哪怕一丝一毫的讯息。

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是仓促行动,是应急行动,不可能做到如此诡异,如此整齐划一。

徐兵不断的抽烟,他的大脑高速运转,可是再怎么运转,他也想不透其中蕴含的种种原委。

他有好几次按耐不住想给吕军年打电话,但是因为某些奇怪的原因和顾虑,这个电话还是没打出去。

她的老婆见他半夜起床了一个人在客厅瞎转悠,还以为他着了魔怔了,亦或是梦游了,从房间冲出来就一通呵斥。

徐兵心中更是烦得不行,一抬头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才凌晨四点半。

他第一次觉得时间竟然如此难熬,这还要至少熬三个多小时,他才能有机会面对市政府里面的,他的下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