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76章 省委震动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省委震动

李总视察荆江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

在前两天,李总在省委伍书记和徐省长的陪同下视察了楚城和德高市多个地方。

从他的行程来看,这一次李总到来替楚江经济把脉的意味很浓,他主要关心几个核心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楚江班子是否团结,楚江省委是否有了科学的发展规划。第二个问题,现在楚江的投资环境是否已经在好转,或者是有好转的迹象。

一个省的发展,吸引投资是非常重要的,内地的省份如何打破地方保护主义的壁垒,改善投资环境,创造投资机会,这是一个省经济能否恢复活力的基本。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李总走遍了在楚江落户的所有大型外企,其中万海集团更是他重点深入视察的目标企业。

另外,还有核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中央明确了中原崛起的大政方略。李总需要深入了解楚江的情况,要弄清楚江是否具有崛起的条件。

而这其中最核心的就是楚江传统国企是否具有崛起的条件和能力。

两天的视察完毕,在此期间,李总不仅深入一线考察,而且和楚江社会各界人士座谈,尤其是和楚江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单独交流尤其多。

楚江省副部以上的领导,这几天都高度集中精力,随时准备着要被李总点名谈话。

清晨,一大早。

省委副书记吕军年穿戴整齐。取消了平常习惯的晨练,便风风火火直奔李总下榻的玉山温泉别墅。

进玉山温泉别墅区。他便看到省委一号车和政府一号车早就在一号别墅外面的停车场候着了。

他嘴角微微一笑,让司机将车停稳,他最后一次整理了一下衣冠,自信满满,往别墅的方向走过去。

他到别墅大院,老远便看到一帮省委常委赫然都到了。

大家就站在院子里的小花园里面,李总没有着正装,穿着一件传统的宽松唐装在院子里耍着太极拳。周围人齐齐喝彩。场面好不热闹。

吕军年忙加快脚步凑过去,老远就鼓掌。

李总一通太极拳耍玩,在众人的掌声中他压压手,道:“行了,我算是班门弄斧了。打拳我不擅长,只是年纪大了,身子骨儿不比当年了。早上起来就耍上一通,算是锻炼身体了。

对了,今天你们到这么齐,像是约好了一般,究竟所为何事啊?”

李总找了一个小椅子坐下来,他身后的秘书提醒他外面太凉。让他注意身体。

他摆摆手道:“行了,我的身体我清楚,今天这么好的天,我刚刚出了汗,不会有事的!”

伍大鸣凑过去道:“总|理。我们汇报工作不急。您还是身体要紧,出了汗最容易着凉。您先去洗漱更衣,稍后……”

李总也不矫情,指了指众人道:“那你们坐坐?我去去就来?”

他说着站起身来在秘书和警卫的陪同下进了别墅,外面就剩下楚江的一帮常委领导。

吕军年找了一个相对显眼的位置坐下。

他屁股坐下去,环顾周围就觉得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

好像同志们看自己的眼神总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劲儿,让他感到非常的别扭。

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发现脸上有什么东西啊?

他回头瞅了一眼组织部长边琦道:“老边,今天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来这么齐?搞得像开常委会一样,是不是李总有什么重要指示要传达?”

边琦淡淡笑笑,道:“吕书记,我也很奇怪怎么都来了。我是听闻书记李总想去荆江看看,我过来送行呢!”

吕军年愣了愣,尴尬一笑。

总|理视察,陪同人员早就有确定人选,一个省组织部长送什么行?边琦还不够这个资格吧?

边琦撒的这个谎不仅没有水平,而且还明显有自抬身份的嫌疑,难得他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等于是给吕军年碰了一个软钉子。

吕军年讨了个没趣,再看众人,就越发觉得气氛很是古怪。

他眼睛不由得瞟向了伍大鸣,伍大鸣正和徐自清聊天,两人聊得似乎很投机,徐自清低声说着什么话,伍大鸣面带微笑频频点头,然后两人同声大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画面,吕军年不由得瞳孔一收。

现在省委的局面如此微妙,徐自清和伍大鸣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而且看两人如此投机的谈话,吕军年觉得别扭极了。

而就在这时,伍大鸣忽然扭头过来冲他招招手,吕军年站起身来凑过去道:

“书记,省长,你们聊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能不能跟咱们大家也分享一下?”

徐自清瞟了一眼吕军年,笑容渐渐的敛去,道:“吕书记啊,你来了正好,我刚和书记谈到党群宣传工作这一块,你正好就来了。这一块你可是专家权威,今天李总肯定会关心这一块的工作,要不我们趁这个机会顺一顺,免得待会儿李总问起来,咱们又被动。”

他顿了顿,道:“对了,吕书记。稍后书记肯定会问及万海集团的相关问题,另外还有国企党群工作,人事工作等等一些敏感问题,我估计你也要做好准备!

照我说啊,咱们国内的这些媒体,真就是让人不安生。他们仗着自己无冕之王的身份,一夜之间翻云覆雨,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又有些措手不及啊!

你看看今天人来得多齐整,都是让这些记者无冕之王给弄的,这些家伙,真叫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书记您说是不是?”

他说最后这句话,眼睛看向了伍大鸣。

伍大鸣淡淡的道:“所以啊,现在改革开放了,民主程度高了,言论也自由了。在这样的新形势下,咱们如何执好政,如何能够取信于民,这的确是个全新的课题,也是个我们必须要努力把握的关键。

这一次是有些胡闹了……”

吕军年怔怔说不出话来,他根本就不明白徐自清和伍大鸣话中的意思。

徐自清奇怪的瞅了他一眼,道:“老吕,你不会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吧?我看你怎么迷迷糊糊的?”

吕军年十分尴尬的一笑,道:“省长,不瞒您说。我还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媒体出问题了吗?”

徐自清摇头道:“没什么问题。就是昨天晚上,全国媒体都聚焦荆江造船厂的事儿,搞得咱们楚江出了大名,一夜之间,媒体的目光都向楚江在聚焦啊!”

吕军年心里一惊,猛然一喜,旋即他就觉得不对劲。

荆江造船厂的问题,这不是老生常谈吗?最近省委的博弈都因此而起,由一个造船厂的群体事件,引发了一场关乎整个楚江国企发展方向的大争论,

由此展开的博弈和权力角逐,大家都心知肚明。

现在荆江船厂的事儿闹大了,怎么徐自清和伍大鸣之间好像默契更足了?

吕军年感觉到不对劲,他屁股就坐不住了。

伍大鸣冲秘书长冯博毓招手道:“老冯,把整个情况跟吕书记说说?你怎么搞的,大家都知道了,吕书记还不知道?”

冯博毓尴尬的道:“书记,昨晚吕书记联系不上,我……我……”

吕军年脸色变了变,凑到冯博毓身边,冯博毓便附耳对他低语。

冯博毓汇报的语气很轻,但是他的每一字每一句听在吕军年的耳中都如同惊雷一般。

国内主要网络媒体刊文直击荆江造船厂的整体产业链腐败,由腐败引发的一系列犯罪,。

冯博毓汇报的内容很详细,把外面的情况和省委伍书记以及省政府徐省长的最新指示也一并向他做了汇报。

两人的指示异口同声的声称要彻底的严查荆江造船厂的产业腐败问题,并成立了由省纪委副书记蒋平为组长的调查小组,这个调查小组由省委直接领导。

小组的副组长由荆江市市委书记陈京担任……

听完冯博毓这一连串的汇报,吕军年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瞬间变得彻底的凌乱了。

他几乎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昨天一切都正常,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也就是十二个小时,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网络上全部销声匿迹,而取而代之的是荆江市委和市政府坚持改革,坚持改组国企过程中遇到的强烈的抵制,和最恶意的造谣中伤的报道开始被媒体陆续报道。

这怎么可能?

吕军年恨不得立刻回去把这些所谓的报道全部都看一遍,他倒想看看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一夜之间就把整个事件的黑白给颠倒过来。

荆江造船厂数千职工聚会,打出公开反对市委以及陈京的标语,这些都有图片和现场视频作证,难道这也假得了?

就在吕军年惊慌失措,心神不定的时候。

冯博毓在他旁边轻声的提醒他:“吕书记,李总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