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78章 得罪陈京的下场!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得罪陈京的下场!

荆江三楚晨报,办公大楼顶楼主编办公室。

胡悦肆意摆弄着鼠标,一篇篇的浏览着网络上铺天盖地报道荆江船厂事件的各类文章,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昔日风度翩翩的风流才子,这几天有些颓废,他双眼通红,桌上烟灰缸里面堆满了烟头。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胡悦从电脑屏幕后面露出脑袋,一看来人眉头就皱了起来。

“王朝盛,你有完没完?那些屁话你天天说,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你有种你就把我开掉,也让你眼不见心不烦!”胡悦冷声道。

进门的是一位五十出头、腰杆挺得笔直的男人,三楚晨报社长王朝盛。

王朝盛此人在楚江乃至全国新闻界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平常他走到哪里,那都是牛哄哄,别人巴结都来不及的存在,可是现在他的脸色却从未有过的苦。

整个三楚晨报社敢对他直呼其名的,也就只有胡悦了。

胡悦人家是楚江才子,新闻界的权威名人,和省委伍大鸣书记是老同学老关系,在楚江新闻界,他就是一只螃蟹,横行四方却无人敢把他怎么样。

他胡悦写的稿子,哪怕是省委办公厅亦或是省委宣传部要提意见,那都得一把手亲自跟他通电话。

往往这个时候,他胡悦还会发一通大脾气,甭管多大的领导。他都敢对其吹胡子瞪眼睛,这样一个家伙在三楚晨报任主编。三楚晨报能不牛气?

王朝盛干社长也好几年了,对胡悦他就像菩萨一样供着,胡悦就是三楚晨报的精神领袖,就是三楚晨报的灵魂。

当然,更重要的是胡悦是王朝盛最大的倚仗。

甭管多难发的新闻,只要后面附上胡悦两个字,谁敢说三道四?

所以王朝盛的权威大增,在楚江新闻界可以独占鳌头。可以翻云覆雨。

可是这一切都只是几周前的情况。

现在形势不一样了……

三楚晨报一夜之间就出现了财政危机,报纸耐以生存的拓展业务,突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掐断,那些平时对报社趋之若鹜的企业和媒体,现在纷纷像躲瘟疫似的,逃之夭夭。

王朝盛在一天之内,就收到了十几张要求和三楚晨报解约的传真函。

这些传真函的背后。有很多都是和王朝盛称胸道弟的铁杆朋友,可是再铁杆的朋友,在那双无形大手的控制下,都变得脆弱不堪。

这个利益为上的社会,谈友谊那就是个屁,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在三楚晨报真的就是大难临头了。

起初王朝盛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变,根本就丈二摸不到头脑。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来自荆江市委措辞严厉的通告函,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胡悦这个家伙太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惹到了荆江的陈书记。

别人不了解陈京。他王朝盛不了解陈京?

陈京的老婆方婉琦就是从楚江新闻界出去的人,方婉琦的红地传媒现在是国内传媒也当之无愧的巨无霸的存在。

而红地传媒在楚江的能量更是惊人的强大。胡悦去找陈京的霉头,激怒了这尊菩萨,那不真就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王朝盛立刻动用手上的一切关系企图搞公关,可是他人还没动,省委办公厅冯秘书长就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三楚晨报要自上而下的反省,因为来自中央新闻监管单位的警告已经发到省委去了。

三楚晨报有些同志和记者违背新闻工作者的基本道德,滥用公众赋予的权利,对多起新闻进行完全失实的报道,误导了大批公众,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王朝盛需要带头向主管部门做检查,交代问题,对报社内部要严肃整风,相关责任人都要做出深刻的检讨。

王朝盛接到这个电话,他脑子里的一个念头就是壮士断腕,直接把胡悦给开了算了。

这个楚江风流才子就是一把双刃剑,用起来锋利,可是惹事也是一把好手。

三楚晨报这尊庙太小了,还真容不下这尊菩萨。

可是等冷静下来他细细一琢磨。

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这一次冯博毓打电话过来,这明显是伍书记的意图。

伍大鸣书记对胡悦很不满,三楚晨报明显是受了胡悦的牵连。

可是换个角度来想,伍大鸣和胡悦是多年同学,两人一直都过从甚密。他们之间的矛盾,就好比是兄弟吵架,兄弟两人怎么吵,怎么闹,那都是他们内部矛盾。

外人如果掺和进去,说不定两人就变成了一条心对外,如果那样,王朝盛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再说了,陈京和胡悦也是人尽皆知的朋友,这一次两人翻脸,他们这个脸能翻到什么程度,谁能把握得准?

说不定今天两人拍桌子叫板,明天两人到一起一顿饭一吃,立马又成了铁杆兄弟。

王朝盛如果把胡悦硬给开除了,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惹下天大的麻烦?

这么一想,王朝盛真是欲哭无泪。胡悦现在在他的眼中就成了一块沾了灰的豆腐,他拍不能拍,打不能打,他心中就是再心急如焚,可是在胡悦面前他还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伺候。

尤其是怕这家伙书生意气来了,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如果那样,王朝盛乃至三楚晨报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王朝盛进到胡悦的办公室,看到胡悦那副憔悴样,他连忙摆手道:

“老胡,你别激动,别激动。我今天不是来跟你谈那些事情,你放心,把心放肚子里去。”

他慢慢凑近胡悦,压低声音道:“老胡,这几天你都看新闻了吧!你看看事情的真相,原来如此。你就是太书生意气了,被人利用。你看这文章写得多好?写得多犀利?”

王朝盛把手上打印的一篇文章递给胡悦,无巧不巧,这篇文章就是王朝盛专门从网上下载打印的。

他摇摇头道:“说句心里话,看了这样的文章,我不是荆江人但是我心中依旧很愤怒。荆江船厂太放肆,太不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当回事儿了。他们这种做派,如此腐败,船厂还有什么希望?”

王朝盛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拍了拍胡悦的肩膀,又道:“还别说老胡,这文章水平和你不相上下,不愧是国内名记执笔,作为新闻工作者,看了这样的文章,找到了咱们的差距啊?”

胡悦哼了哼,道:“什么国内名记。这东西就是陈京亲自写的,他的行文风格,我只扫一眼就看得出来。嘿嘿,这个家伙在官场上厮混了这么多年,这一手文字功夫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王朝盛,你说在官场上打滚,整天勾心斗角,是不是对文章有好处啊?陈京这几年还成了精了,好个笔下生花,看得人眼花缭乱……”

王朝盛一愣,脸色旋即变了。

刚才他拿这东西进来,就是想确认此事。

因为这篇文章已经在网上热议开了,在某知名门户网站上,这篇文章的评论已经有了数十万条之多。

而因为此文影响太大,以至于引起了很多领导的注意。

其中就包括李总,李总据说把这篇文章前前后后看了很多遍,还专门让人查了这篇文章出自何人之手。

王朝盛是接到吕军年的电话,在电话中吕军年有些气急败坏,让王朝盛一定要搞清这篇文章究竟是谁写的,一篇文章搅乱了整个楚江,让楚江和荆江的局势全面的逆转。

在几天以前,荆江市委和陈京还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全省上下都往他身上砸臭鸡蛋。

可是这一篇文章横空出世,把一切真相都揭露出来了,荆江造船厂种种丑恶的内幕,被扒得干干净净。民众看了这篇文章,对国企腐败可以说是义愤填膺,恨不得将那些贪腐分子分而食之,方消心头之恨。

舆论的倒向也有了根本性改变,前段时间大家纷纷质疑荆江市委和市政府不顾职工利益,企图强行拆分企业出售,导致数万职工下岗。

而现在,舆论对荆江船厂的经营管理者深恶痛绝,对荆江市委的决策表示充分的支持,并希望国企相关主管部门,一定要严肃查清国企内部的腐败问题,让这些将死的国企,能够有重新焕发生机的一天。

王朝盛从胡悦办公室出来,一路心神不宁。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吕军年汇报。

吕军年是副书记,宣传工作一直都是他在抓,王朝盛是万万都得罪不起的。

而陈京是荆江市委书记,伍大鸣书记的心腹爱将,而且此人能量惊人,已经对三楚晨报动手了,现在王朝盛心中想着三楚晨报只要能过这一关,哪怕是让他跟陈京三叩九跪他都愿意。

两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他往左或者往右,可能都是死路一条。

省委层面的博弈和争斗,不是他王朝盛这样的小角色能够参与的,一旦卷入这样的争斗,王朝盛很清楚,自己可能连炮灰都算不上。

都怪胡悦这个王八蛋,不是胡悦,他王朝盛和三楚晨报何至于落到现在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