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79章 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荆江市公安局。

关于荆江市造船厂12.26群体事件的犯罪嫌疑人的审讯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这一次审讯工作由常务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队长汤奕阳亲自把关,市委陈书记指示,一定要尽快对犯罪嫌疑人审讯,要通过审讯全面掌握荆江造船厂多年以来经营的种种内幕和黑幕。

更关键的是,荆江船厂系列腐败案要尽快结案,要尽快把牵扯到这个案子的各级官员弄清楚,搞明白。

陈京这一张撒下去,就不能够有漏网之鱼出现。

唯有如此,才有震慑效果,才让人能感觉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汤奕阳现在在公安局的威信越来越高涨,实际上现在他在主持公安局全面工作,他的业务过硬,作风硬朗,大案要案部署得当,身先士卒,下面人都很服他。

短短的几个月的之间内,对公安局他已经实现了完全掌控,现在荆江市公检法三条线,谁都知道汤局长的大名。

“咚,咚!”

汤奕阳皱皱眉头,道:“进来!”

审讯员小杨推门而入,大冷的天,他额头上却满头大汗,进门就道:“汤局,那个叫洪辰刚的家伙太难审了。这家伙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问急了他还撒泼放赖,就在刚才,他将看守所的尿桶掀翻,给自己身上泼一身尿,整个人就像疯子一样!”

他压低声音道:“还有,这个人请了京城的律师,据说对方神通广大得很,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会很被动!”

汤奕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都审了几次了!”

小杨咽了一口唾沫,道:“审了三次了,三次都没任何用处。方法都用尽了,这家伙就是不开口,反侦察意识特强!”

“是吗?方法用尽了?”汤奕阳站起身来,“带他到审讯室,我去看看!”

审讯室,灯光昏暗。

三米多高的天窗上射下一缕亮堂的阳光,在这一抹阳光的照耀下,洪辰刚显得有些狼狈。

但是从他微微翘起的嘴唇来看,他内心其实有几分得意。

这一次他算是阴沟翻船,没料到自己谋算深,陈京的谋算更深。

就在他志得意满,以为要大功告成的时候,警察从天而降,将他抓了。

回头他才弄明白,这一切都是陈京设的一个局,陈京设局就是要把造船厂的各种问题一下肃清,将所谓的腐败分子一网打尽。

说句实在话,洪辰刚有些沮丧。

他精心谋划了这么久,最后功亏一篑,而且还被抓了,省政协免去了他政协委员的资格,这么多年积累的几乎耗尽了。

不过他毕竟不是常人,短暂的沮丧过后,头脑迅速的清醒过来。

未算胜,先虑败,洪辰刚早就有一个断尾计划。

他被抓的那一刻,这个计划同时启动,在外面他早安排好人把这些年公司的账单全部烧掉了。所有的通讯全部删除,甚至连他的公司,他都可以金蝉脱壳。

因为当初他注册那家公司的时候,用的就不自己的身份,他现在只要把公司的现金立刻转移到国外。

那个空壳公司跟他狗屁关系都没有了,回头怎么查他?

只要他现在不开口,不交代问题,他的律师团队很快就能发挥作用,他洪辰刚注定了不会蹲监狱。

一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得意,区区荆江公安局,也想整到他?真是滑稽。

“汤局长……”

屋子里审讯员站起身来,门口进来一个三十出头的魁梧中年男子。

洪辰刚冷冷一笑,汤奕阳的名字他听过,听说有几分本事,但那又如何?

别说是汤奕阳,就是陈京今天来了,能把自己怎么样?

他斜睨着面前的汤局长,嘴角微微一抽,眼神异常的轻蔑。他二流子出身,什么审讯没经历过?那些审讯的三脚猫手段,他早已经烂熟于心了,想在他这样的老江湖面前玩那些手段,那不让人笑掉大牙?

汤奕阳进门,摆摆手示意让大家都出去。

几名审讯员同时站起身来出门,汤奕阳又招招手:“小杨留一下吧!”

屋子里就剩三人。

汤奕阳缓缓踱步走到洪辰刚面前,道:“洪辰刚,洪总,我刚才听说咱们的审讯员遇到了一个老大难,其他的人审讯都很顺利,唯独你这里出了岔子。怎么了?敢做不敢当?”

洪辰刚眯眼瞅着汤奕阳,淡淡的道:“汤局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并不在体制内,也从来和荆江船厂这样的国企没有任何关系。你让我说什么?”

汤奕阳略带嘲讽的一笑,道:“洪总,我说一句话你可能不信。我汤奕阳从警这么多年,在审讯上面从来没碰过钉子。我汤奕阳拿不到的口供,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

洪辰刚愣了愣,干笑一声,扭过头去。

汤奕阳哈哈一笑,回头指着小杨道:“小杨,你往右站一点点,不对,不对,太过了,再回来一点点。好,好,非常好,就站着不动啊!”

洪辰刚一愣,脸色一变,道:“汤……汤局,你要干什么?你……你……”

洪辰刚鬼精一样的人,他当然看明白,汤奕阳是让小杨挡住摄像头。

不知为什么,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内心升腾而起。

他话说一半,汤奕阳一把揪着他的头发,猛然将他的脑袋砸在前面的护栏上面。

“啊……”钻心的疼痛,然后他脑袋瞬间就懵了,眼睛周围金星直冒。

他下意识想站起身来。

可是紧接着,肚子上就似乎被铁锤猛砸了一下。

他的胃里翻江倒海,一口气差点都没转过来。

然后又一下,再两下!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已经在肉体分离,那种撕裂般的痛苦,让他觉得下一刻生命可能就会走到尽头。

汤奕阳出手极狠,一脚把洪辰刚撂倒,然后凑过去就用皮鞋在其肚子上一通狠劲的乱踹。

他精通人体结构,知道用什么方法不死人,而且还不见伤,但是绝对能够让人痛苦欲死。

汤奕阳恨透了洪辰刚这个杂|种,荆江船厂这么大的事儿,都是这个杂|种给惹出来的,他是真正主犯。

说到用心之险恶,之狠毒,荆江没有比洪辰刚更厉害的了。

“你给老子睁开眼睛!”汤奕阳揪着洪辰刚的头发把他拎起来。

洪辰刚想大叫,想呼救,可是却一句话都喊不出来,他只觉得自己窒息得快要晕过去,拼命的想喘气,可是却怎么也喘不上上来。

而他的面前,尽在咫尺就是汤奕阳那一张煞气凛然的脸。

洪辰刚甚至有一种错觉,他觉得眼前这家伙,极有可能将他置于死地。

公安局多一具死尸,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往大了说,这是公安局内部暴力办案,可能会牵连到很多人。往小了说,汤奕阳手段狠辣,他背后陈京势力更是了不得,这事完全可以捂得住。洪辰刚死了就死了,能给他们带来什么致命的麻烦?

只要说他是畏罪自杀,最多追究看守所管理不严,还能怎么着?

洪辰刚天生是个阴谋诡计的专家,他自己常干的就是这种恶事狠事,对这种事他有一种天然的敏锐。

汤奕阳现在以毒攻毒,一动手他就本能的能想到汤奕阳逃避责任的办法。

于是,他第一次觉得内心胆怯了。

过了很久,他的意识终于渐渐的恢复了,呼吸也有些畅快了。

他嘴唇掀动,正要说话,汤奕阳却阴阴的先道:“老洪,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无往不胜了吧。因为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大的神通,在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可以轻易的就弄死你,弄死你就想碾死一支蚂蚁一样容易。

我随便动脑筋,就能想出整死你的办法。比如我把你关进四号监房,我只需要给王横子一条毛巾,他就能把你勒死。

你是老江湖,知道公安局意外死亡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真不多,嘿嘿!”

汤奕阳笑得很冷。

洪辰刚嘴唇颤抖,怔怔半天道:“汤……汤局长,你……你要干什么?”

汤奕阳嘴角微微一翘,道:“两条路,一条路是蹲监狱,你准备蹲至少五年以上监狱,出去以后可能还能翻身。另外一条路,那就是死路,我和你一样,都不是按常规出牌的人。

我汤奕阳决定了让你走不出监狱的大门,你就走不出去!

说句心里话,我真想走第二条路,因为那样的话一了百了,可以消我心头之恨,而且还不用防止你以后打击报复。可是啊……”

汤奕阳声音拉长,忽然凑近道:“老洪,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想走第一条路吗?”

“为……为什么?”洪辰刚嘴唇乌青,意志已经开始崩溃了。

汤奕阳哈哈大笑,然后笑容渐渐敛去,一本正经的道:“因为我是警察啊。我要遵纪守法对不对?我要维护法律的绝对权威,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哈哈……”

汤奕阳哈哈狂笑,洪辰刚下意识的就想往后躲。

汤奕阳太黑色幽默了,洪辰刚甚至觉得遵纪守法这四个字从汤奕阳口中说出来,比从自己嘴中说出来更刺耳。

这绝对是个疯子,是个狠人,是个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