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0章 省委常委扩大会!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省委常委扩大会!

初春,荆江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在荆江市委大院里面,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竟然染上了一抹新绿。

本来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荆江,在最风起云涌的时刻,出现了让人意料不到的变化。

待到风云散去,荆江已经临近春暖花开了。

今天市委召开会议决定,因故推迟的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将在下周一准时召开。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各市直局委办一把手,要立刻准备,要为这次全市经济工作会议的成功奉献各自的智慧和力量。

陈京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阳光普照,天上云卷云舒,心情从未有过的舒畅。

他履新荆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明天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很多人可能还会心存幻想,不甘失败。

但是注定了那一切都是徒劳的,一件事情的成功,总有很多人力无法把握的因素。

但是对陈京来说,当一件事情进入了他熟悉的节奏,他就拥有强大的自信。无疑,现在一切局面都进入了陈京的节奏。

整个事件的走向,并没有完全按照他的节奏。

所幸,事情转了一个大弯,竟然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强者强运。

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陈京回头便看见市委副书记单家强拘谨的站在身后不远处。

他微微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指了指沙发道:“老单,坐啊!你到我这里还客气什么?”

单家强尴尬的笑了笑,却并没有去坐,而是道:“书记,您上次拟定的关于市直单位的人员调整想法,我们通过这段时间的逐一落实,已经拟定了一个初步方案,我今天送来请您过目!”

陈京淡淡的笑道:“好!有了方案,我们下一步人事工作就更加顺利了。现在咱们荆江就是缺人才,尤其是缺能干实事,务实的人才。老单你是荆江的老同志了,这方面你还得好好把关,争取能够不拘一格,提拔一些有才干的人走上领导岗位!”

单家强连连称是,心中却是尴尬到了极点。

荆江的局势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眼看着陈京成了众矢之的,好像难以翻身了。

可没想到,一夜之间,形势变化就完全逆转,陈京不仅把所有的负面消息给完全清除。而且直接对对手开炮,他一动手,几乎就没留给人家任何机会。

几天时间,一大批官员被带走调查,整个荆江造船厂几乎都翻过来了,这样的雷霆手段,其震慑效果,不啻于白日惊雷,很多人都吓破了胆。

先前那也反对陈京的急先锋,有些还结成了所谓的同盟,可是这些所谓的同盟,顷刻间就分崩离析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同床共枕的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是那一些乌合之众?

单家强错过了一次绝佳的取得陈京信任的机会。

不仅如此,他已经能够清晰的预见到自己的未来了,以后荆江政坛,他单家强的名字一定会渐渐的淡去。

也许市委副书记就是他站的最后一班岗了。

政治有时候一分钟真的都太长了……

单家强现在追悔莫及!

而同样追悔莫及的还有秘书长肖涵。

虽然肖涵始终都保持和陈京高度一致,他甚至有些感谢汪鸣风将他的退路全部掐断,逼迫他不得不和陈京死死的捆绑在一起。

他坚信经历了这次考验,他秘书长的位子可以高枕无忧了。

可是回过头来想,他相比汤奕阳,还有柳新林,他明显表现得急躁了一些,在关键时刻给予陈京的支持和信任小了一些。

他想着自己前几天惶惶不可终日的那副模样,现在他都脸红,觉得自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自己明明清楚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一切都在陈京的掌控之下,竟然还表现出信心不足,一点城府都没有,实在是露了自己的老底。

说到搞阴谋诡计,说到设局下套子,他肖涵向来自信。

可是像陈京这样用阳谋,布大局,一个局布完就解决整个荆江国企问题,这是肖涵从来没想过的,也是完全没把握的。

这就好比一个长期藏在暗处,已经习惯了把别人当靶子的人。现在摇身一变,偏偏要堂堂正正的站在明处,自己就是一个靶子,等着那些暗箭到来,那种感觉让肖涵觉得十分难受。

痛定思痛,肖涵觉得自己需要学习和适应的地方还很多。

当好陈京的秘书长很不容易,绝对不是轻描淡写,随随便便就能把这个工作做好的。

……

楚江省委,省委一号会议室。

今天省委扩大会议因为有李总旁听,整个会场显得异常的严肃。

但是这样的严肃,并没有妨碍会场争论的激烈。

会议开始以后,针对荆江船厂的问题,迅速就引起了与会人员的激辩。而这场激辩中,陈京无疑成为了主角。

为了准备今天的会议,陈京准备了大量的材料和卷宗。这些卷宗包括荆江船厂从上游产业,到下游产业等所存在所有问题的材料,包括12.26群体事件的详细材料。

通过这些材料和卷宗,会与的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陈京从履新开始就开始对整个荆江国企的大布局。

而荆江国企内部的腐败,和国企和政府之间的利益纠葛的复杂,通过这些卷宗,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都知道荆江问题很多,都知道荆江国企是个老大难。

在98年国企改制的时候,一大批企业被强制甩包袱,导致了大量的企业职工下岗,荆江成为了下岗之城。

由于下岗职工满街跑,政府缺乏正确的发展思路,导致社会矛盾激化,中央和省委不得不对原有的国企改革的办法紧急叫停。

这一叫停,国企的老积弊就没法解决,而新的问题更是层出不穷。

国企成为了荆江官僚利益团体最后的避风港,几年下来,国企藏污纳垢,成为了一块反动堡垒的聚集地。

谁打荆江国企的主义,谁就触犯了荆江强大的既得利益群体。

这个群体的构成极其复杂,从最基层官僚到国企内部管理人员,还牵扯到大批离退休干部,社会知名人士,中高级官员。

这么多的利益纠葛在其中,导致荆江从98年以后的国企改革,几乎就是寸步难行。

前面几任班子,一把手上任的时候都誓言旦旦的要搞改革,可是一直到他们卸任,改革都没往前推进半步。

荆江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但是进展却未前进一步,荆江的经济也因此江河而下,整个荆江也成为了一座问题城市。

荆江工业之城的光环褪尽,不再具有往日的荣光,国企也似乎成了禁区,谁碰谁倒霉。

而今天,陈京通过大量的卷宗,通过和全省主要领导领导干部激辩,通过荆江船厂这个案例,把荆江国企内部的重重问题,全部给揭开,让所有人都看到荆江的国企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荆江的官场腐败,国企腐败,各种既得利益团体究竟猖狂到了什么程度。

当他把所有的一切卷宗都向会议做了汇报之后,会场一片寂静。

关于陈京不考虑荆江形象,用极其危险的行为和牺牲区域稳定来引蛇出洞,主动暴露问题的质疑,终于再没有人提醒。

陈京讲得很清楚,处理荆江的问题,没有胆量不行,按照常规不行,不冒险不行,没有和既得利益团体殊死一搏的决心更不行。

陈京同意自己没有按照常规出牌,对别人的所有质疑他一一接受。

这一次荆江牺牲太大了,无论是陈京个人,还是整个荆江班子,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媒体的恶意炒作,扭曲报道,网上的诋毁言论,社会对荆江官员和领导的丧失信心,等等这一切,都是荆江作出的牺牲。

但是陈京只有一句话,那就是谁当荆江市委书记处理国企的问题还有更好的办法?

这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鸦雀无声。

陈京在对相关问题做最后成述的时候,他有些激动,他指着桌上的厚厚的卷宗道:

“同志们啊,我希望咱们领导干部都想想。我们市委召开常委会,只是对荆江船厂的问题做一个初步的预想。可是这个小小设想,却成为了引发12.26数千人群体时间的一个导火索。

市常委会的决策毫无秘密可言,第二天就全荆江人尽皆知。

紧接着就是各路人马齐齐聚焦船厂,有煽动职工闹事游行的,有故意制造谣言诋毁党委政府的,有往我陈京身上泼脏水扣屎盆子的。接着全省的媒体都被动员了起来,从上而上大部分官员都被动员了起来。

从这些所有的迹象来看,他们搞的就是一场政治变革。

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这些手段几乎轻松的决定一个市委书记的去留,其可恶和荒唐,其胆大妄为到了什么程度?”

陈京话锋一转,道:“荆江造船厂的问题只是一个问题,但是却反应了荆江重重问题。而荆江又只是楚江的一个城市,我们整个楚江省有多少问题?今天我们省委常委扩大会议,我职位低,说话分量轻。

我就只说到这里,我相信我的话,是能够给领导们一些思考和共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