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1章 陈京的安排!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陈京的安排!

会场非常的安静,常委扩大会议明显有些冷场。

陈京**洋溢的成述,不仅只涉及到荆江,他把荆江推而广之,谈到了整个楚江的问题。

如果今天不是有李总在现场听着,估计当场就会有人跳出来再一次质疑他危言耸听。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陈京今天出尽了风头,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充分的凭证,荆江的问题全部掀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京的做法是家丑外扬,在当今报喜不报忧的官场,陈京这样的做法让很多人不适应,甚至有抵触的情绪。

现在陈京不仅揭了荆江的丑,而且由荆江的问题引出了全省存在的各种问题,他的这种推断怎能不让人动容?

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把目光投向李总,毕竟楚江的问题中央很重视,也很关注。今天陈京利用这次会议,把问题揭露得如此彻底,李总会是什么态度?

“还有一个问题,刚才说荆江船厂的问题。有同志提出来荆江船厂继续走拆分出售的老路,是不是依旧会导致大量的下岗职工出现?荆江市委和市政府在就业方面到底能不能够有新的突破性的举措?

12.26群体事件,虽然是一次被人利用的事件,但是基础还是企业职工担心下岗,对自己的前景不乐观,让这些捣乱分子有机可乘。

现在荆江市委转了这么大个弯,问题又集中到了船厂的未来发展上,我想问问陈书记,这个问题能否落实?”

开口说话的是吕军年。

吕军年这个问题一抛出来,会场**。

显然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问,却一直没机会问出来。

陈京在荆江布了这么大个局,一下挑翻了这么多官员和企业家,整个荆江几乎就是一场清洗。

陈京的这一手玩得漂亮,打着整肃国企腐败的幌子,成功的确立了自己的威信。但是问题是荆江造船厂的问题真的解决了吗?

荆江造船厂的问题难道真是腐败这么简单?

显然,大案不可能如此肤浅。

荆江船厂几万职工的出路,才是真正的大问题,现在的荆江已经不允许出现大的下岗潮了。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船厂的经营还有多少的胜算?

过去很多年,船厂是个无底洞,往里面砸多少钱,船厂就亏多少钱。

现在根本问题没解决,最后的结果岂不是一样?

吕军年眯眼瞅着陈京,静静的等着陈京回话。

经历了这一次荆江船厂事件,吕军年算是对陈京真正看清了。

陈京这个人,千万不能被他年轻的外表所迷惑了。这个人老谋深算,城府极深,绝对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

这一次吕军年在荆江下了血本,现在看来这一次都是血本无归了。

对他来说,现在胜算全无,他考虑的就是要立刻转攻为守。

如果荆江的事情从此就一帆风顺了,陈京凭借这一战确立了优势,以后荆江全然成了陈京的天下,荆江成功势必会波及全省。

伍大鸣把所谓的荆江模式推而广之,吕军年这么多年在楚江经营所攒下的本钱岂不都排不上用场了?

面对吕军年的问题,陈京表现得非常平静。

他扭头看了看列席的位置,恰好和列席常委扩大会议的徐兵对视。

他淡淡的笑笑,徐兵连忙把目光挪开。

吕军年这个问题和徐兵早就交流过,徐兵现在也面临和吕军年同样的窘境。

前段时间荆江事发,陈京的权威受到空前的挑战,徐兵在荆江内部合纵连横,大肆的筹备如何在自己露脸的基础上给予陈京最后一击。

他甚至和很多人都或明或暗的透露过,自己想取陈京而代之的野心。

现在看来,他一切心思和小动作都没逃脱陈京的视线。

现在局面倏然变化,陈京完成了漂亮的大逆转,徐兵能够想象得到,凭陈京的手段,以后他会如何挤压自己在荆江的存在,他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现在他还有一根救命稻草。

那就是荆江船厂的改制问题,如果陈京还是没办法想到好的路子,徐兵就还有借此发挥的可能。

陈京搞了这么多阴谋诡计,搞了这么多千变万化的东西,最后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走甩包袱的路子,还是要让职工继续下岗,给社会增加更重的负担。

那陈京所作得一切不都是花哨的东西吗?荆江社会能够完全认同陈京的做法吗?

毕竟荆江还不是陈京的一言堂,而荆江的社会矛盾也摆在那里,陈京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他就无法对荆江做到完全的掌控。

不过,这一刻,当他和陈京双眼对视的时候。

徐兵忽然有一种被陈京完全看穿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的种种想法,在陈京面前好像毫无秘密可言,陈京很平静的表情,但是在徐兵眼中却看出了陈京眼神中的那一抹玩味之色。

他好像是在无声的对徐兵表示,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问似的。

徐兵感觉特别怪异,浑身如坐针毡,非常的不舒服。

而就在这时候,陈京说话了,他道:

“这样吧,吕书记。这个问题我想请列席今天会议的荆江造船厂董事长周重望来向大家说明,您是否同意?”

吕军年愣了愣,点头道:“我没有问题!各位谁有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人发声。

陈京冲周重望点点头,周重望调整了一下呼吸,有些紧张的道:

“各位领导,关于船厂的改制问题,陈书记一直很关心。早在几个月之前,他就部署了一个整体出售的计划。这个计划他多次跟我谈过,我负责具体的联系实施。”

他顿了顿,道:“就在不久前,我们联系到了黄海造船厂。他们对我们的厂房条件,硬件资源,客户资源等等条件非常感兴趣。上个星期我率代表团专门去了黄海造船厂。

我们会谈了三天,在大框架上基本达成了一致。

那就是我们荆江造船厂由黄海造船厂全资收购,作为我们的条件,我们所有的船厂在岗和退休的职工,由黄海造船厂全权负责。同样作为国企,黄海造船厂是国家重点投资的一流造船厂。

他们的技术资源丰富,技术水平位居世界前列,而他们的各项保障制度在所有的国企中更是居于前列。

如果他们能够实现对荆江船厂进行全额收购,我们不仅可以成功的甩掉包袱,而且相当于完成了一笔大的招商引资。由了黄海造船厂这样的国家一流的企业入驻荆江,我相信对荆江的整体就业的带动,也是不可估量的!”

周重望略微沉吟了一下,继续道:“下个星期,黄海造船厂的考察团就会过荆江实地考察,届时我们的谈判也将进入实质性的阶段。根据我们第一次谈判的形势分析,我觉得我们达成协议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黄海造船厂正在寻求咱们荆江船厂这样的大企业作为并购对象,因为他们在努力开拓中小型内陆货船和游轮的业务。另外,明年他们要整体上市,在这个时候,他们能够又有荆江船厂的全额股份,对他们上市绝对是一大助力……”

“哗!”

场面一下变得有些乱,几乎所有人都被周重望这一席话给惊呆了。

什么时候荆江造船厂竟然和黄海造船厂扯上关系了?要知道黄海造船厂可是大名鼎鼎,被国家定位成新五年计划重点投资的大型国企。主要承担国家大型货轮和军舰的建造。

据说,将来国家要发展航|母,黄海造船厂也会是这个计划最核心的技术企业。

这样的核心企业,前途之广阔,潜力之大,可以说是无可限量。

他们真的愿意全额收购荆江造船厂?如果是那样,这不仅是荆江之福,更是楚江之福。

今天会场一直发言不多的省长徐自清也忍不住说话了,他道:“陈京,这件事当真吗?”

陈京点点头道:“这件事完全属实。其实我在委派周董去黄海之前,就已经和黄海船厂有联系了。他们特别看重荆江的码头条件,船厂硬件条件,和便利的交通条件。

我们荆江造船厂作为内地大的船厂,我们自己找不到正确的经营路子。

但是黄海造船厂恰恰缺乏这一块市场,以他们的资金和技术储备,如果能够入住荆江。我相信荆江船厂绝对会重新焕发新的生命。

而且我们谈判的时候,双方还初步达成协议,表示荆江造船厂这块牌子永远不摘。以后荆江船厂更名为黄海海事集团荆江造船厂,这个牌子多响亮?

还有一个消息我可以提前跟领导们透露,那就是黄海船厂在完成对咱们的收购以后,会大幅度的拓展现有的企业规模。

这一次周董已经和他们谈到了六千亩土地的征地拆迁计划,他们会把所有中小型货船、游轮等业务全部往咱们荆江转移。以后我相信,轮船整个产业链将会成为荆江的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由此衍生出的新行业,新商机,绝对是超出我们想象的……”

【三更,又完成了一个三更了。这段时间南华去长沙,今天才回来。好在月票还没被人落下太多。兄弟们,月票砸上来吧!咱们不能停滞不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