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3章 人事分歧!

荆江船厂系列涉腐案件最终结果通报。

这一次事件一共牵扯到副处以上官员十一人,副科以上官员二十三人。另外,涉及私营企业三家,其中有八人涉嫌严重犯罪。

目前这些相关人员已经移交司法机关,检察院会对涉案的四十余名犯人进行公诉,法院会对这多起案件进行公开审判,整个审判会充分保障被害人的权利,保证公平、公开、公正,维护法律的绝对权威。

根据通报结果,这一次涉案官员主要是荆江造船厂内部管理人员,九鼎区相关领导,市直单位市国资局,市财政局、市经贸局等有关干部,这些人员分别将会以受贿罪、渎职罪等罪名被公诉。

整个荆江船厂案,落马三十多名各级官员,可以算得上是一场绝对的大地震。

市委通报发出以后,紧接着市组织部就宣布了针对荆江船厂、九鼎区相关干部的调整。事发官员全部免职,这数十人的岗位一一的增补到位。其中市委决定免去荆江造船厂董事长周重望的职务。

而在此之前,纪委已经给予了周重望记大过处分,周重望将送省纪委纠风室学习检讨,随后会安排进省委党校继续学习,至于起以后的仕途,目前一切都是未知。

而关于周重望的问题,纪委也进行了通报,周重望存在自律不严,思想观念树立不牢等多项问题,纪委考虑到其认错态度良好,而且有戴罪立功的表现,在关键时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为荆江船厂和黄海船厂的谈判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所以纪委决定不对其给予行政处分,市检察院也表示,免于对其进行刑事起诉。

这一次风波,荆江船厂高官大部落马,唯有周重望一人脱了一层皮。得以苟安。这对整个荆江社会的震动是巨大的。

荆江陈京上台以后,通过一系列强势的表现,尤其是这次荆江船厂事件的干净、坚决的处理方式,荆江社会各界拍手称快。尤其是在基层老百姓心目中,他们对市委和政府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而就在这个时候,推迟召开的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在市委招待所成功召开。

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陈京对参会的数十个代表团进行了一一的到访座谈,开始部署整个荆江经济复苏的大局规划。

在经济工作会议的大会演讲中。陈京提出了荆江经济“三年小计划,五年中计划,十年大计划!”

陈京表示,荆江要用三年时间摆脱目前整个国民经济严重不紧气的局面。对荆江现有的数十家国企。在三年的时间要争取完成各类型的改制。该甩包袱的,坚决要甩掉。该大力支持,重新改组,重点的建设的,要下决心让企业改头换面,要用三年时间,让国企初步恢复活力。

五年中计划,陈京表示,荆江要用五年时间。打造至少三条完整产业链的经济生态链。目前荆江这座工业城市,依托的有造船和机械两大工业支柱产业,在五年中荆江不仅要完善这两大支柱产业的整个产业链的经济生态。

而且还要开辟新的轻工业完整产业链,要让荆江的轻重工业紧密结合,健康发展,真正做到工业兴市。

至于十年大计划,陈京提出一个工业为支柱产业的荆江。整个城市的多元化定位,整个城市魅力和核心竞争力的打造,这应该是个十年计划。荆江是南共和国的交通枢纽所在地。

同时荆江也是楚江多条河道纵横交错之地,水陆交通便利。

荆江应该利用这样的条件在工业兴市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发展物流业,商贸业,要以此实现荆江的多元化。打造荆江的核心竞争力。

纵观陈京所作的报告,核心内容主要在“国企”、“工业兴市”、“招商引资”。

而在民生工程上面,陈京把就业问题和中小企业创业问题作为报告的重点,提出要把改善荆江投资环境,当做核心工作来抓。

陈京的经济工作报告全文被荆江日报,省日报。省三楚晨报全文刊登,市电视台全文播报。

各区县,各市直单位分组讨论,散会后组织专门学习,整个荆江因为这一个报告,大家的思维纷纷活跃了起来。

一股从未有过的生机和活力在荆江的地面上重新开始滋生,这座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工业老城,终于有了枯木逢春之迹象,在腐朽的废墟和尘埃中,新的思维在重新酝酿,新的种子在重新萌发……

……

荆江市委,陈京轻轻的将烟头掐灭,抬头瞟了一眼副书记单建华和组织部长王野,单建华忙道:

“书记,这一次人事调整,我们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洪鑫同志是老同志了,理论功底扎实,我们的考虑是安排他进党校,夯实咱们党校教育,这对我们干部队伍建设,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我已经代表组织和他个人谈过话了,他个人表示没意见,您看……”

陈京淡淡的笑笑,拿起桌上的文件道:“这是你们新拟定的干部调整方案吗?”

单建华点头道:“这是草案,草案,还需要您签字!”

陈京一语不发,眼睛看向组织部长王野。

王野咳了一声,神态有些尴尬。

这一次全市干部大调整,他组织部挑大梁,可是实际上,他王野没发挥多少作用,基本都是单建华在一手安排。

每到在具体人选上面有安排,两人存在分歧,单建华就会认真的和王野谈话。

单建华谈话的意图很单一,那就是现在荆江的形势一片大好,领导班子应该要团结,要努力团结在陈书记的周围。在具体用人上面,也要多往这方面考虑,提拔干部的时候尤其要注重干部思想觉悟。政治上一定要过关。

单建华弹这个调子,常常搞得王野无言以对。

久而久之,他心中也就有了抵触情绪。

现在形势好是不错,但是再怎么不错,书记一人也不能完全代表组织吧?

所有的人员安排,所有的干部选拔和提拔都必须书记面面俱到的点头,那还要组织部门干什么?

王野年纪不大,这么多年在官场上他也算是顺风顺水,没有遇到过多少挫折。所以个性方面也是比较强的。

他一忍再忍,可是在洪鑫的去留问题上面,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和单建华之间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洪鑫人家是市委副秘书长,正处级干部。虽然不是省管干部,但是和省管干部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

现在单建华竟然要把这样一个有能力,有威望的干部安排到党校,这不摆明就是讨好陈京吗?

这一次荆江船厂事件,出事的洪辰刚和洪鑫是兄弟关系,但是洪辰刚的事情和洪鑫有多少关系?实际上洪鑫已经好多年没有干预过洪辰刚的事情了,两兄弟之间基本是没有共同语言。

就因为洪辰刚犯了事儿,得罪了陈京,单建华就要把洪鑫也摁下去,将其剔除出市委,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如果这个事儿真是陈京授意的,陈京未免也太霸道了。

从最近的人事调整来看,无论是市直单位还是下面区县,人员的任免基本都是陈京拍大腿就把人定了,就算是任人唯亲,也不能这么来吧!

这样的组织机制,岂不完全就是倒退了?

长此以往,荆江是不是就会陈京个人的一言堂?

“老单啊,你们最近提交的方案我都看过了。有句话我忍不住要说啊!”陈京淡淡的道,“关于干部的任命和选拔,我们是有严格组织程序的。有些职位很关键,谁行谁不行,那都得经过严格科学的考察才行。

你们的方案怎么就没体现出这一点?”

他盯住王野道:“王部长,你们组织工作是不是有所松懈啊?干部选拔是重要的工作,保证干部选拔任命的公正、公平、公开,这是我们组织选拔优秀干部的最大保证。

既然有科学的程序,那就得严格的按着程序执行,不能够打折扣!”

王野脸一红,胸脯却猛然一挺,道:“书记批评得是,我们在这方面是有所忽略了。我保证以后的工作一定会注意!”

陈京把手上的材料递给王野道:“这些材料你拿去吧。以后关于这些材料你和单书记拿大主义。在关键人事问题上,让我知道就行,不要事事汇报,咱们常委们都是有明确分工的嘛!”

单建华十分尴尬,指了指另一份材料道:“那关于洪鑫同志任职的问题……”

陈京轻叹了一口气,道:“洪鑫秘书长是个人才。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好好利用他的才华,我准备向上面建议,让他进人大干一任副主任,他的资格也够了,能力更是毋庸置疑,现在我们正缺干部,要人尽其用啊!”

单建华张大嘴说不出话来,王野更是惊讶莫名。

正处到副厅可是一道大鸿沟,不知有多少干部心中念着在退休前能够升半格,可是这个半格哪里那么好升?

陈京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让洪鑫顺利的跨过这道天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