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4章 又是那个女人?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又是那个女人?

【感谢翁闲雪、乐乐爸0504两位兄弟万赏,真心谢谢!】

关于洪鑫的问题,陈京早就想解决。

不仅是因为洪鑫和洪辰刚之间关系密切,洪辰刚牵扯到这么大的案子,再让洪鑫留在市委核心部门不放心。

更重要的是因为全胜纺织厂的事情,那次纺织厂大火,洪鑫有瞒报嫌疑。

全胜纺织厂的事情,陈京一直没有把那个盖子揭开。

毕竟那次火灾事故给很多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而且现在的大局要稳,陈京一度又将目光盯在了荆江船厂的身上。相比荆江船厂,永胜的事儿就太小了,对大局的影响不值一提。

但是隐患总是存在的,在现在这个时候,陈京不可能眼里容不得沙子。

但是市委办公厅和市委的几个核心部门,太重要了,陈京必须要保证这中间不存在哪怕丝毫问题。

所以陈京深思熟虑以后最终决定把洪鑫调到市人大,算是明升暗降。

陈京并不知道,他的这一手,让王野对他看法大为改观。

王野一直都以为陈京是要在荆江四处安插亲信,经营自己的陈氏王国。可是真正和陈京谈话以后,他对自己的以前的那些想法觉得羞愧。

陈京比他想象的要清醒得多,对组织工作的严肃性,陈京非常重视。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舞,毕竟作为组织部长。做到有职有权,他的工作也好开展,他走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大展才华,谁不梦寐以求?

全市的人事问题能够调配妥当,陈京心中也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头。

不过,即便如此,陈京脑子也非常的清醒。

他深知考验才刚刚开始,荆江现在士气是渐渐的有了,各种思潮也逐渐活跃。这都是好现象。

但是荆江内部还不稳定。市委班子内部,表面上看起来大家都已经归心了。但实际上是怎么回事,目前还不敢断言,一切都还需经过困难的考验才知道。

更重要的是荆江船厂的事件。只是荆江所有国企问题的一个缩影。

敲山震虎也好。还是杀鸡儆猴也好。有些人会因此成为惊弓之鸟,悬崖勒马。

可是有些人可能恰恰相反,他们会反其道而行之。风声越紧,他们可能越想着捞一票,然后好为自己的后路打算。

铤而走险,侥幸心理,这是人的本性,谁能预料今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另一方面,荆江的外部条件并没有明显的改善。楚江省社会各界对荆江并不看好,荆江的融资困难,荆江的投资环境改善的道路也非常漫长。最重要的是荆江现在财政收入上不来,政府没钱想干事情干不了,想制定有效的刺激政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陈京现在有一肚子大计划,但是实施会有多少难度?

……

黄海造船厂考察团抵达楚城。

在楚城机场陈京亲自迎接,正应了一句话,有时候世界太小了,在考察团的人群中陈京赫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以前军纪委纠风室常务副主任秋若寒。

看到秋若寒,陈京脑子里瞬间转过无数念头。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黄海造船厂和军方关系极其密切,但是他没料到秋若寒竟然会出现在考察团中。

她是什么身份?

这一次黄海带队的是船厂副总裁兼技术总监杨林伍教授。

杨教授七十多岁年龄了,却精神矍铄,尤其是双目炯炯有神。

说到他的大名,绝对是如雷贯耳,共和国工程院院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专家,黄海大学船舶工业系统技术学科带头人,是共和国国宝级的科学家。

陈京和杨老握手,有些激动的道:“杨老,一路舟车劳顿,没想到您能亲自过来,咱们真是受宠若惊啊!”

杨教授眯着眼睛,上下打量陈京,道:“陈书记,你很年轻。这一次我们黄海船厂是带着诚意而来,我衷心希望咱们谈判顺利!”

他指了指身后的秋若寒道:“陈书记,这是我们这一次首席谈判代表,秋若寒。现在也是咱们厂投资部总监!”

陈京愕然,想伸出手去,却又觉得不合礼节。

毕竟和女士握手,一般需要女士主动伸手才行,陈京愣了一下,道:“秋主任,没想到我们能在这样的场合再见面,几个月没见,你摇身一变,成了黄海船厂的领导了,实在是……”

秋若寒淡淡一笑,声音有些冷接过陈京的话头道:“怎么了?你想说世界太小了吗?我觉得也是!”

杨教授愣了愣,道:“哦?你们认识?”

陈京点头道:“当然,秋总监是人民军队年轻军官中的佼佼者,名声很大,如雷贯耳!”

秋若寒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行了,陈书记,你就别捡好听的话说了。这一次我们来荆江船厂是谈收购事宜的。不过前提是我们不做慈善事业,我们都知道荆江船厂现在就是个空壳子。

不仅如此,还欠下了巨额债务,说得不好听点,这个造船厂对你们是个大包袱。

我希望我们能够谈判顺利,毕竟我们收购一家公司,并不希望收购一个大包袱!”

陈京微微皱皱眉头,隐隐就觉得来者不善。

秋若寒这个女人的不好对付,陈京早就领教过了,难不成这一次,这个女人又要出幺蛾子吗?

陈京没有继续和秋若寒斗嘴,而是把手往后面伸了出去。

从机场出来,安排了一辆考斯特,三辆奔驰接待车,这一次接待规格很高,出来车队直奔玉山温泉别墅。

这一次荆江方面谈判队伍组成,主要是柳新林牵头,船厂有个副厂长担任副代表,整个部署和大局掌控由汪鸣风和陈京两人共同完成。

车队到玉山温泉别墅,汪鸣风早就率领众人在哪里等待了,免不了又是一通寒暄。

晚上由省政府请客,省政府办公厅负责接待,一顿饭倒也吃得波澜不惊。

不过吃过饭,汪鸣风就把陈京叫过去,劈头问道:“陈京,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周重望不是说谈得八九不离十了吗?怎么我感觉今天的这个考察团生分得很?”

陈京叹口气道:“是啊,我们可能大意了,对他们了解太少了!今天他们的那个投资总监,以前可是军纪委的人。你说这事……”

汪鸣风皱眉道:“你说的是秋若寒吗?这个女人不容易对付啊,看来黄海船厂果然是军方重点建设单位,他们挂着地方企业的牌子,通过正常渠道上市融资,对外自负盈亏。实际上他们负有特殊使命呢!

我刚才通过自己的一些渠道了解了,这一次他们不仅到我们楚江,而且还会去楚北考察临武造船厂,这会不会是他们准备二选一?”

陈京眉头深皱,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也不排除他们想利用这些手腕向我们施压,逼迫我们在谈判中做出让步。我看考察团里面每个人都不简单。他们有技术专家,有谈判专家,还有资产评估师,看来他们准备得很充分!”

陈京略微沉吟了一下,道:“汪省长,要不这件事我们请示一下书记吧,说不定他能有一个和我们不一样的判断!”

汪鸣风神色露出一抹古怪:“也可以!多一分准备,我们会多一分胜算。”

陈京瞅了一眼汪鸣风的神色,心中明白汪鸣风对这个提议很不以为然。

他和伍大鸣之间的关系依旧微妙,两人并不是一条心。

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这是汪鸣风上任以来手中掌握的第一个大项目。如果能够顺利的促成这一次的谈判,帮楚江引进黄海船厂,对他来说是一次大大的露脸机会。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很小心谨慎。

辞别汪鸣风,陈京立刻召开荆江船厂谈判小组相关会议,地点就在荆江船厂的办公楼。

刚刚经历了换血的船厂,经过了这几天的柳新林亲自督阵,已经有了几分气象。

陈京在会上进一步强调了这次谈判工作的重要性,他要求每一个参与谈判的代表,都必须要有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如果能够谈判成功,荆江船厂的未来一片广阔,荆江将会多一大项支柱产业。

不过陈京同时也强调,尽管所有人都渴望谈判能够成功,但是绝对不能够放弃原则。陈京要求两大原则不能放弃,第一个原则是荆江原厂职工必须由黄海船厂全部接管,这是底线。

另外一条,就是现在船厂有八亿多的债务,荆江市委和市政府能够接受零元收购,但是债务要归黄海船厂,这也是底线。

因为现在荆江已经一穷二白了,如此巨额的债务,荆江政府承受不了,也不可能承受。

荆江现在各项工作都要花钱,财政相当紧张,尤其是在三年小计划期间,各单位都得勒紧裤的过日子,政府的钱要花在刀刃上,绝对不能够再为船厂买单了。

最后,陈京单独和柳新林谈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陈京紧握他的手道:

“新林,谈判的工作就交给你了。你是发改委出来的干部,谈判投资经验丰富。现在这属于你的战场,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为咱们荆江的建设再立新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