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5章 美人如玉?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美人如玉?

亲自帮陈京拉开车门,送陈京上车。

柳新林目送汽车渐渐远去,内心涌现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激动。

到荆江工作整整三年,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激动过。现在荆江形势一片大好,陈书记正式提出了工业兴市的大构想。

在这样的大构想下,今后的几年,荆江的工业企业的投资建设,必将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而柳新林又恰好是分管工业企业的常委副市长,不夸张的说,现在的荆江就是他大展才华的舞台。

柳新林科班工商管理出身,在政坛打熬了这么多年,尤其是他在发改委的那段经历,给他积累了充足的经验和自信,现在他正处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开展工作,可以想象他浑身上下那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陈书记善于用人,用人不疑,在使用柳新林的问题上,陈京表现得极其大度,基本上大部分权利都下放了,让柳新林有充分的自由发挥空间,这样的领导难遇到。

柳新林从政大半辈子,这一次也是头一回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士为知己者死,柳新林觉得陈书记就是真正的知己。

他暗暗给自己鼓劲,一定要干出一点名堂来,为了陈书记,更是自己。

“叮,叮!”

柳新林掏出手机,微微皱眉。

电话是骆红艳打过来的,他嘴角微微一翘,接听电话。

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对方柔软而富有特殊磁性的声音:“柳大市长,这个时候打电话没打扰您吧!”

柳新林淡淡的道:“红艳啊,不管打扰不打扰,反正我已经接电话了。有什么事儿你说吧!”

骆红艳格格一笑,道:“还能有什么事儿?真要是纯私事儿,您这个大忙人能有空吗?所以我现在是公私结合,一方面我是真心诚意想请你吃饭。另一方面我也想借吃饭的机会。向您汇报一下荆江船厂的事儿。

你可不要忘记我在九鼎区工作多年,荆江船厂就在我九鼎区的地盘上,我了解的情况总比你多一些。

我知道你现在被委以重任,马上要和黄海船厂谈判,这个时候我想我能帮你的也就这些了!就不知道柳大市长能不能领情!”

柳新林哈哈一笑,道:“你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再说不领情,那不就成了不识抬举了吗?你说地方吧。我准到!”

维也纳酒店,骆红艳今天没有穿正装,而是穿了一条紧身的铅笔裤,上面配一件浅黄色的长风衣。

脚下踩着的高跟皮鞋。将她的身形衬托得高挑挺拔,头发微微烫了一点,脸上不施粉黛,却天生丽质,尤其是笑起来,嘴角的那个小酒窝尤其的迷人。

柳新林乍一看真的愣了一下。

骆红艳便格格的笑,一双如水的双眸在柳新林的脸上来回逡巡,道:

“怎么了?柳市长,不认识我了?”

柳新林脸一热。道:“红艳,今天你这装扮简直活脱脱就是白领丽人啊,我差点没认出来呢!”

骆红艳白了柳新林一眼,嗔道:“看您说的,还白领丽人呢!都人老珠黄了,还能和丽人扯上关系?”

骆红艳似嗔似怒的模样,着实诱人。柳新林迅速挪开目光,心中却暗想:“如果这样的女人都不算丽人,那些所谓的丽人估计都得去跳河了。”

两人相对坐下,却久久扯不到工作上去。

骆红艳天生交际花,柳新林今天刚刚经历了紧张的工作,恰好又需要放松,对方也善解人意得很,两人七拉八扯。聊得十分融洽。

这一次九鼎区处理的干部比较多,骆红艳曾经一度让柳新林捏了一把冷汗。

但是在关键时候,这个女人的聪明帮了她自己。

在12.26案发以后,骆红艳主动带队外出学习,并没有掺和进来。

这可以认为是这个女人的嗅觉敏锐,但从另一方面。柳新林更愿意相信这个女人还是听了自己的劝告。

现在12.26事件已经尘埃落定,九鼎区该处理的干部已经处理了,柳新林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对待骆红艳他也有了一个好心情。

骆红艳对自己的意思,柳新林早就清楚。

但是两人相识这么多年,最多也就只到红颜知己的层次,未能再进一步。

这其中的原因是相当复杂的,既有道德的约束,也有柳新林工作的不顺,他自己心生自卑的因素。

可是今天柳新林正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之时。此时此刻,有美酒有佳人,他也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

两人喝了不少酒,房间里的情调越来越浓。

骆红艳话锋一转,道:“柳大市长,有个信息我想跟您透露一下,据我所知,这一次黄海考察团不仅只到咱们荆江考察,他们下一站会去楚北考察临武造船厂。

临武造船厂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相比荆江船厂,他们在长江边上,水路运输更为便捷。

不知道这个信息,您是否掌握?”

柳新林愣了愣,酒霎时醒了三分,他皱皱眉头道:“红艳,此事当真?”

骆红艳笑笑道:“这自然是千真万确,你可别忘记,当年我也分管过工业经济。荆江造船厂还一度是我的联系单位。我们在几年前还组织搞了一次全国造船行业的大考察。

考察的目的是学习和借鉴先进造船厂的经验,黄海造船厂我们也到过,里面也有一些关系。

从他们那边传递过来的消息,绝对假不了!”

柳新林点点头,他知道骆红艳有点本事,尤其擅长交际,各种关系十分广,路子也很野。

她提供的这个消息倒还真值得重视。

他顿了顿,道:“红艳啊,你这个信息很及时。这样吧,既然你们九鼎区对荆江船厂了解,我想在谈判组中增补一个名额。你进谈判组怎样?有没有信心把这个工作做好?”

柳新林话锋一转,语气放缓,道:“红艳,这一次荆江船厂的谈判工作,不仅是咱们市里的大事。对你们九鼎区的发展来说也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你是知道的,今年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上,陈书记明确提出要打造工业产业链。

荆江船厂能够起死回生,黄海船厂会在荆江加大投资,可能到时候重头戏就会放在你们区。

这对你们来说可是天大的机会,如果黄海造船厂大规模注资荆江,一个船厂的兴旺会带动多少附属产业的兴起?

再说了,黄海船厂早就有一个征地六千亩的计划,到时候可能还会拟定搞一个船舶产业工业园,工业园的选址还有哪个地方比九鼎区更合适?”

骆红艳眯着眼睛笑,看向柳新林的眼神脉脉含情。

她今天和柳新林谈话的目的就在于此。

九鼎区对荆江船厂的关心甚至超过了市委,如果她能够参与这项工作,这对她来说是一次莫大的机会。

九鼎区的班子刚刚调整,新任的班子谁最有话语权,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谁能够大项目上找到突破口。如果骆红艳能够参与荆江船厂的谈判,她在区委必将大放异彩,说不定下一次区委班子调整,她就能更进一步。

美人如玉,酒香阵阵,骆红艳凑近柳新林道:“柳市长,这件事您能定下来?需要汇报陈书记吧?”

柳新林借着酒劲,心中豪气大增,在女人面前,他岂甘示弱,他当即拍着胸脯道:

“红艳,你就把心放进肚子里去吧。这一次谈判的直接负责人就是我,所有的人员安排我说了算。咱们陈书记用人不疑,我说你行你就行!”

骆红艳格格大笑,花枝乱颤,道:“那我就谢谢柳市长了,您给我这个机会对咱们整个九鼎区来说都是一个大喜讯。您放心,我保证认真配合好您的工作!”

柳新林畅快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咱们合作愉快,干杯!”

“砰!”一声,酒杯相碰,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此时华灯初上,外面春寒料峭,屋子里面却暖风和煦,春意融融……

……

有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柳新林春风得意,徐兵最近一段时间日子却十分的不好过。

市直单位的班子调整已经接近尾声了,这一次调整完全按照上一次公开述职各位主要领导的表现,和过往三年的政绩为准绳。

按照陈京的要求,这一次大胆提拔,甚至破格提拔了一大批年轻干部,市政府直属单位的一把手,差不多对调,更换了三分之一。

下面局委办一把手人员更迭,这预示着政府主要架构在悄然变化。

而这样的人事调整,根本就不是徐兵预想的,也不符合他的意图。

他有心想在这块工作上进行干预,可是此时此刻,他刚刚经历了荆江船厂事件的挫败,这一次彻底的挫败,让陈京在荆江建立了空前的威信。他得时时警惕陈京趁胜追击,进一步挤压他的生存空前。

心中有了顾虑,在具体工作方面,他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意的放开手脚去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