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6章 祸不单行!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祸不单行!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对徐兵来说,困难远不止这一次人事大调整,让他元气大伤。

现在他手头亲自负责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关键项目就是万海集团在荆江扩大投资的项目。

本来这个项目是板上钉钉的,去年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

可是半路杀出一个董光云让他丢面子,这个事被这么一耽搁,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万海集团去年很困难,在楚江面临极大的压力,正常的生产和经营,都保障不了。当时他们是迫切摆脱楚江的窘境,一心想办法寻找新的落脚点,当时荆江是他们特别重视的地方。

可是去年下半年,局面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万海集团沈梦兰死中求生,硬是『逼』迫省『政府』和楚城市『政府』下了巨大的决心将万海集团存在的种种隐患一一的扫平了。

万海集团摆脱了困境,变得富有生机活力,形势立马就变化了。

他们从臭狗屎,成了香馍馍,全省各个市都蠢蠢欲动,都希望能得到万海集团的投资。

而这些市、自治区中已经付诸行动的就有武德市。

这样的变化,无疑让万海集团投资荆江的意愿开始变得没那么迫切。

徐兵本想今年年初就把整个项目拿下来,然后顺利的把项目展开,争取用一两年之内把万海集团在荆江的几个分厂全部搞定,这对荆江市尤其是三和区的经济复苏绝对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可是今年以来,徐兵屡次努力,却都没办法达到预期效果。

这还不是他最感到窝心的地方,他最窝心的是现在万海集团投资荆江的具体负责人竟然变了。

沈梦兰根本不亲自负责这一块,而是把这个工作交给了集团新上任的副总裁屠刚。

屠刚这个人老『奸』巨猾,同时又是一身傲骨,徐兵和他见过几次面,这家伙竟然狮子大开口。称希望荆江市能够给万海集团提供免费土地。

徐兵一听这个条件差点没晕过去,荆江市需要的土地可不是一亩两亩,而是几百上千亩。就按照目前最低的优惠政策,这都是大几千万块钱。

而且这几千万拿到手上,根本不够『政府』花出去的拆迁款。

本来就是亏本引资,对方还得寸进尺,徐兵心里怎么不窝火?

就这样,这个项目就卡住了。

而屠刚根本就不理徐兵的气愤。荆江没办法提供土地,别的市愿意啊,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投资荆江?

现在每个市对资本的需求都迫在眉睫。市与市之间的竞争激烈得很,当荆江不具备环境优势了,徐兵在谈判中也就找不到任何优势可言了。

现在问题是这个项目卡在了这里,徐兵必须马上汇报。

要不然,如果这个项目没成,煮熟的鸭子飞了,这个项目又是他亲自负责的,他怎么跟大家交代?

他市长的威信岂不是要因此一扫落地?

“咚,咚!”

徐兵皱皱眉头。道:“谁啊?”

推门进来的是『政府』秘书长杜修慎,他快步进门道:“市长,刘市长和内燃机车厂倪董过来了!”

徐兵愣了愣,有些意外的看着门口,常务副市长刘德才哈哈的笑声就响起来了:“市长,实在是打扰了,我和老倪成了不速之客了!”

徐兵站起身来。脸上瞬间浮现出笑容,道:“快进来,快进来吧!什么不速之客,我看你们两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刘德才和倪永胜两人进门。

徐兵热情的招呼两人坐下,又安排秘书倒茶。

杜修慎正要告辞出去,徐兵压压手道:“修慎,你也坐!今天永胜可是稀客,不容易来一次。咱们一起好好聊聊!”

他顿了顿,眼睛看向倪永胜道:“永胜啊,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信心十足啊!我看你精神面貌不错哦!”

倪永胜谦虚的道:“市长,市里重视咱们机车厂,我们上下都感觉很鼓舞。尤其是这一次经济工作会议,把我们确定为重点企业。我们更是觉得骄傲。现在我们百废待兴,但说到信心,我们真的很足!”

刘德才哈哈一笑,道:“市长,这件事我清楚,倪永胜没有信口开河。我昨天才去了机车厂,的确他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临时组织他们领导班子开了一个会,他们纷纷发言都表了决心,这些具体材料今天我都带过来了,市长您过目一下!”

刘德才递给徐兵一沓材料。

徐兵将材料接在手中走马观花的稍微看了看,点头道:“不错,不错!精神面貌是第一位的,有个好的精神面貌是成功的一半。”

刘德才打了一个哈哈,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话锋一转道:“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就是资金问题。永胜他们制定了一个详细的生产营销计划,在产品线和生产线方面,他们进行了专门的优化。

目前咱们的内燃机,尤其是柴油内燃机的技术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过去几年,他们卧薪尝胆,主攻这一块,应该说研发成效卓著。

我们现在有先进的技术,但是却拿不出好的产品,一方面我们生产工艺水平有些地方还不行。还有我们还需要和国外优秀的厂商合作,部分零配件的采购,还需要加把劲,当然,我们流动资金没有,别说营销费用,就是采购原材料的资金,我们都不够啊。

这一切都需要资金的支持,我和老倪他们一起核算过,要想真正的把内燃机厂盘活,我们需要差不多三四十亿!

哪怕是保守估计,我们至少要准备二十个亿。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笔钱我们怎么解决?”

徐兵吃了一惊,脱口道:“二十个亿?要这么多钱吗?”

倪永胜一语不发,把厚厚的一沓材料递给徐兵,道:“市长,这是咱们具体核算的情况,您过目一下!”

徐兵把材料拿在手中。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那滋味说不出的怪。

他终于明白,刘德才和倪永胜今天来的目的了。

好大的口气,一张口就是二十亿,徐兵有能力弄二十亿吗?

以前徐兵在省里有些关系,京城也有些人脉。那个时候他喊钱有门路。但是那都是在国家宏观经济政策鼓励投资的时候。

现在国家紧缩银根,严格控制投资规模,徐兵的那些关系本来就有些勉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他哪里能够喊到这么钱?

再说了,现在荆江这样的局面,荆江内燃机厂号称有核心技术。但是这个技术在产业化过程中是否一定可靠,这都需要实践来检验,要拿到上面立项谈何容易?

荆江没钱,楚江财政紧张,国家有钱。

但是国家的钱徐兵有能力张口喊到二十亿?

刘德才和倪永胜难道不清楚这一点?

显然,今天刘德才和倪永胜就是来给他出难题的。

现在徐兵想化被动为主动,他就必须要立刻行动,在关键工作上面要拿得住,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继续和陈京有分庭抗衡的机会。

否则。现在陈京已然全面占尽了上风,『政府』这边的工作徐兵又搞不定,最后会是什么结局?

“卑鄙小人!”徐兵暗骂一句,刘德才这个家伙就是一头白眼狼,以前他倒是规规矩矩,可是现在自己刚刚遇到挫折,他就反过头来利用自己了。

刘德才长期负责联系内燃机厂。他和倪永胜好得穿一条裤子,两人之间还不知有多少龌龊呢!

这个时候,刘德才依旧想牢牢的把内燃机厂抓在手中,他除了利用徐兵之外,还有什么好的路数?

显然,徐兵现在又面临了两难之局。

刘德才把难题抛出来了,他如果接不住,他这个市长的威信何在。权威何在?

但是如果他下定决心把这个事情接下来,就势必要天天去奔忙,最后费尽心机把这个内燃机厂的问题解决了,这功劳是谁的?刘德才一分力气不出,他就可以坐享政绩,这家伙的算盘也打得太精了!

徐兵沉『吟』了一下。道:“老刘,老倪,内燃机厂是市里的重要企业,也是我们重要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具体运营,不是谁一个人能定的。必须咱们『政府』先开会讨论,然后提交常委会讨论。

我们要综合各方面意见,才能把这个项目具体的『操』作定下来。当然,资金问题也是如此!

这样吧,我先把你们提的材料看看,我们宜早不宜迟,后天我们召开会议先研究。下一次常委会我们便提交讨论!

现在时不待我啊,我们落后一分钟,就有可能被竞争对手赶超一分钟。我们内燃机厂现在是咱们荆江的希望,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企业搞活,在这方面老刘你要多用心,当然倪董你作为董事长,更要全心投入!”

徐兵斟酌良久,打了一个太极推手,把这个问题最后抛给陈京去解决吧!

陈京不是很厉害吗?他既然这么无所不能,那就应该可以帮内燃机厂要到资金,如果你不行,荆江还有哪个人赶挑这个担子?

不过这句话一说,徐兵发觉自己又上当了。

敢情是刘德才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他不敢直接把这个问题抛给陈京,让自己来掺和一下,回头陈京就会把这件事记在自己的头上。一想到这里,他心情非常的糟糕,恨不得拍桌子骂娘。

落井下石的事情徐兵做得多了,可是真正有一天这样的事情落到他身上,这滋味实在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