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0章 因言交恶!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因言交恶!

荆江市委,肖涵今天的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

他在陈京办公室转悠了半天,竟然鼓不起勇气将门推开。

陈京在省政府和汪省长顶牛的事儿荆江班子很多人都知道了,肖涵自然也知道了这事。

现在困扰肖涵的是,他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今天早上汪鸣风打给他电话,讯问荆江班子对荆江船厂问题的态度,肖涵当时心里急,没有多想,便道:

“汪省长,这个事情我们陈书记态度很坚决。他昨天回来连夜召开了常委碰头会,在会上他明确了态度。他表示绝对不会因为个人的名声,个人的虚名出卖荆江的核心利益。

他昨天就已经要求停止谈判,谈判组也解散了……”

肖涵仔细的把昨天会议的内容向汪鸣风做了汇报,汪鸣风一句话没说,“砰!”一声把电话挂了。

肖涵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旋即他就恨不得自己掌自己的嘴。

明显汪鸣风和陈京在荆江船厂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人家黄海船厂要的条件太过分,汪鸣风肯定主张退让,而陈京必定主张强硬。

在这种时候,肖涵怎么能说什么书记说他不为自己的虚名,出卖荆江的核心利益这样的话?

这话说出来,岂不是无意中挑拨了陈京和汪鸣风之间的关系?

陈京不为虚名出卖荆江的利益,这话言下之意是不是是说汪鸣风为了能促成此事。为了给自己捞政绩,捞名声就不顾荆江的核心利益?

肖涵这么一想,脑门上的汗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官场之上,有时候就是这么敏感。

往往一句话说错了,就可能惹上天大的麻烦。

现在肖涵和陈京合作愉快,他也越来越进入状态了,如果在这个时候,陈京和汪鸣风的关系出现了不利的变化,他岂不是好不容易等到的好日子,又要增加变数?

汪鸣风这个人肖涵比较了解。为人很好。也很正直,唯有一点缺点就是心胸略微狭窄了一些。

凭汪鸣风的个性,他听了自己这么一说,岂能不火冒三丈?

肖涵有一种预感。汪鸣风和陈京可能会因言交恶。此时的他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陈京的门。

陈京抬头瞟了他一眼,他连忙凑过去。

肖涵压低声音道:“书记,关于常委议题的提交。基本已经完成了。这一次棘手的问题不少啊,第一个问题是内燃机厂的资金问题,政府那边已经开会研究了很多次。

现在主要是资金问题解决不了,这么大一个厂,要真正让技术产业化,涉及到技术研发,产业化生产,制作工艺,供应商关系,还有影响等各方面。

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现在就卡在了这个上面。”

肖涵咽了一口唾沫,沉吟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万海集团在荆江投资扩厂的事情,好像遇到了困难。今年他们好像没这个计划了,政府那边和他们联系了很多次,对方表现都不冷不热。

这个问题是徐市长亲自提交的议题,我着重标了重点!”

陈京微微皱眉,点点头。

现在荆江的问题,核心都集中在国企和招商引资上面。

荆江百废待兴,解决国企问题和如何成功招商,成为了核心的问题。

国企问题难解决,尤其是荆江两家最大的企业,现在荆江船厂的谈判搁浅,内燃机厂要整合八字还没一撇,另外还有一些中型国企就更加不用提了,都很困难。

另外招商问题现在也是大麻烦,楚江各地都在大力招商,其他的市抢资本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有个别市还立了重赏,不仅招商局负责招商,所有企事业单位的干部都可以做招商工作。只要谁能成功的招商引资,政府一律给予相应的奖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种全员招商的策略,弊端存在,但是在短时间内,无疑让这个工作抓得很快。

现在资金不多,僧多粥少,荆江面临巨大的竞争,这个工作要抓好不容易。

肖涵看到陈京兴致不高,他不敢再多说什么,缓缓退出门去。

……

陈京还真没料到,汪鸣风的气量如此的小。

自从上次两人顶牛以后,陈京坚持己见,把谈判组解散了,汪鸣风一直就耿耿于怀。

在常委会上,汪鸣风更是公开发言批评荆江工作,认为荆江工作做得太死板,有些主要干部过于刚愎自用,到手的机会不善于把握,而且还把人家黄海船厂谈判组给得罪了,几乎封死了和黄海船厂合作的机会。

汪鸣风认为,对这样的行为要严厉的批评,甚至最好是追究相关责任。

汪鸣风在常委会上公开指责荆江工作,这个消息也迅速在楚江传开,一时陈京和汪鸣风交恶的传言甚嚣尘上。

陈京听到这个传言,心中着实吃了一惊。

他和汪鸣风意见有分歧,那都是对事不对人,怎么被汪鸣风一闹,就成了两人交恶了?

陈京有冲动想给汪鸣风打电话问一下情况,但是这个电话他终究没有打出去。

荆江的工作一切还得靠自身努力,工作出了成绩,自然一切都不是问题。

工作遇到了困难,没有问题也会有问题,这就是现在的现实情况。

一把手不好当,穷人的家更难当,陈京现在是深有体会。

不过好在他骨子里面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遇到了困难,陈京向来都是愈挫愈勇的性子,现在的困难很多,更是激发了他无限的**。

什么才是踏踏实实的干工作,现在就是踏踏实实的干工作,除此之外,其他的都是瞎扯淡,陈京也不在乎外面怎么议论。

一件事情要做好,要认真贯彻自己的意图,总会伴随着争议,这没什么可说的,陈京对这些都看得很明白!

……

刚刚下了一场春雨。

尽管现在已经是红日高照了,棚户区的小道上却依旧泥泞不堪。

陈京背着双手,走得很悠闲,和往常一样,他来到了夏永贵家的小院。

夏老头正在院子里面编框,一看见陈京进门,他立刻扔下手中的活计,快步走过来,头却扭向了身后:“春丽,快点泡茶,陈书记来了!”

陈京摆摆手道:“夏老伯,不用这么客气,我今天是随便走走,我路过看见你们家院子门开着,就进来了!”

夏老头有些激动,道:“陈书记,您这么大的领导,能够常出来看看咱们这些穷人,我老夏活了一辈子,您是头一个!家里的条件寒碜,招待不好!”

夏老头和陈京握手,转身就去屋子搬椅子。

这一次他搬了一把崭新的藤椅,四平八稳,看上去特别的舒服。

夏老头请陈京坐下,道:“书记,上次您过来,家里椅子都没一把,实在是不好意思。小青现在重新上学了,这娃争气,周末还被老师安排给其他孩子补习功课,一月能挣一百多块呢!

这椅子就是小青在他们学校旁边买的,说以后陈叔叔来了,就有椅子坐了,不用在坐躺椅了!”

陈京愣了愣,用手轻轻的抚摸椅子的扶手,良久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才道:“小青现在学习成绩好,我就放心了!学费减免的事情,因为没遇到多少问题吧?”

夏老头嘴一咧道:“哪能呢!不仅没遇到问题,学校领导了解了我家的情况,还在学校食堂给小青的妈安排了一个做饭的工作,一月可以挣八百多块。平常还发福利,这孩子读书的事儿,算是有着落了!”

陈京点头道:“那就好!我最近了解了一下,咱们棚户区像你们这种家庭不少。我们正在努力逐渐解决大家的困难。可能现在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我相信,我们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夏老头连连点头,道:“书记,您说的话我信,您心里是有咱们这些穷人的。自从上次您到我家以后,咱们周围很多街坊邻居都念着您的好呢!都说您是好官,是清官。

荆江在您的治理下,肯定会越来越好,咱们将来的生活可有盼头了!”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颇为尴尬。

今天他心情实在不好,才出来转转。

他几乎是无意识的就走到了这一块棚户区。

在这个地方,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荆江最底层的社会,老百姓究竟是过的什么日子。

老百姓都过成这样了,自己的面子也好,威信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狗屁也好,那都是他|娘的遮羞布。

陈京对荆江船厂的处理,到这一刻他信心更加坚定。

荆江不是富得流油的地方,恰恰相反,荆江穷得很,在这种时候,贱卖国有资产,把价值百亿的企业拱手送人,还倒贴帮助收购方解决债务。

这哪里是合作?这简直就是出卖荆江的利益。

汪鸣风终究还是太心急了,他脑子想的是什么?他脑子一门心思的就想着快速在楚江班子中站稳脚跟,一门心思的就想着怎么露脸。

这样的领导干部,让他露不成脸,露露屁股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