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1章 冤家路窄?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冤家路窄?

在夏家和夏老头聊了三四十分钟。

陈京离开的时候,夏老头将他送很远,最后还是陈京一再坚持,老头才转身回家。

陈京背着双手,正要沿着道路继续往前走,却愣了愣,收住了脚步。

在小道的另一头,一个人穿着皱巴巴的西装,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的家伙正往自己这边瞅呢!

陈京微微蹙眉,心想还真是冤家路窄,郑远坤这个家伙,自己怎么每次都能碰到他。

郑远坤发现陈京看到了他,他咧着嘴凑过来,老远便道:“陈大书记,又出来视察你的子民了?怎么样,是不是又有新的感触?”

陈京淡淡笑笑,道:“郑总,我说咱们还真有缘啊,我怎么每次都能遇到你啊?”

郑远坤嘿嘿一笑,道:“没什么奇怪的,我现在就住这儿呢!”

“你住这儿?怎么,你没住楚江了,跑这里来了?”陈京疑惑的道。

郑远坤不置可否的指了指一幢不起眼的砖瓦结构小院:“我就住那里,你别感到奇怪,现在荆江下岗职工这么多。我干的就是这个事儿,咱们说起来算是对立的,我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不会高兴!”

陈京冷冷哼了一声,道:“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生气,你爱住哪儿住哪儿。对了,既然到了你家门口,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郑远坤愣了愣,哈哈一笑。道:“你爱去就去呗,反正这里都是你的地盘。我还敢拦你?”

陈京隐隐能感觉得出来,郑远坤对自己的态度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转变。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这不算是坏事。

郑远坤这个家伙,思想比较极端,脑子里是个大理想主义者,在楚城连省委重要领导都头疼。

恐怕整个楚江省,没哪个当官的人愿意和这样的人为敌,人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在工人中影响力又大,号召力又强,搞得不好,人家就搞个游行闹事什么的,你还揪不住他的辫子。

在共和国,所谓的法制,终究存在双重标准。郑远坤这种人,社会知名度高,本身又是民主党派人士,身份特敏感。

真要用法律条文来框住他,恐怕还会被他反攻倒算,最后没把他怎么样。反倒自己惹了一身骚,扯出一大推问题。

这种事在楚江可是有先例的,因为郑远坤而倒台的官员不在少数。

郑远坤的住处一如既往的凌乱,尤其是厨房和卧室不分,屋子里一股馊味儿。

陈京实在是看不下去。只得再一次给他清理灶台。

一切忙完,郑远坤搬了一把椅子随意一放。道:“陈大书记,你也别指望我谢你。是你自己鼻子太娇贵,坐吧,难得你不嫌我这里脏!”

陈京嘿嘿一笑,道:“谁要你谢我,你给我少惹点事,我就烧高香了!”

郑远坤一笑,道:“我知道你陈大书记可能心情不好,刚刚在荆江船厂的收购问题上走了麦城吧!在省委常委会,好像还有某位重要领导对你有措辞严厉的批评。说你不识大局,刚愎自用,对不对?”

陈京没好气的道:“就你消息灵通,说你不是体制内的人吧,你偏偏关心体制内的事儿。我看你这人,真应了一句话,贱人就是矫情!”

“谁矫情?”郑远坤一扯脖子,有些激动的道:“我可不是关心你那点破事,我是关心荆江船厂的未来。你说这么大一座船厂,亏你们这些当官的想得出来,竟然想一分钱不要就给卖了。

这事幸亏没成,如果成了,搁当年你这就是卖国行径。”

陈京冷冷一笑,盯着郑远坤道:“你别扯那些是狗屁关心船厂的事儿,我看你猪脑子一个,你被那个什么洪辰刚利用得带劲吧!你这种人,就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什么都见过,别人骗不了你。

事实证明怎样?被人耍得团团转,帮着一帮子王八蛋,贪腐分子摇旗呐喊,你还有脸说自己关心荆江船厂?”

郑远坤被陈京一句呛住,脸瞬间涨红,他怔怔半晌道:“我……我……我那是疏忽了,我没料到……”

“你没料到什么?你没料到我陈京不是省油的灯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荆江船厂就你一个人关心,再怎么说我还是荆江市委书记呢!在我的眼里,荆江船厂不比你心中的船厂更重要。

现在有人想倒贴资金卖厂,我就不同意,这不就成了刚愎自用吗?”

郑远坤涨红了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很光棍的道:“我承认,在某些问题上我犯了错误。这回算你有理行不行?这么说吧,这次荆江船厂群体事件我还是有反思的。

我至少觉得你这人没我想象的那般混蛋,算是有点良知的官员。

今天我们既然聊到了船厂,我就跟你说说船厂的事儿!”

郑远坤咽了一口唾沫,端起面前的白开水喝了一口,道:

“其实陈京,荆江船厂这事我自己琢磨过,我在军方也有朋友。据我了解,黄海船厂这一次甄选内陆投资,军方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我分析过咱们国内的内陆船厂。

双庆造船厂离海太远,条件虽然合适,但是位置并不合适。临武船厂条件不错,但是其船坞码头主要都在长江的航线上,隐蔽性差了一些。相比这些条件,我觉得荆江船厂条件应该是最合适的。

另外,现在不是一直有争论驻军问题吗?临武船厂一直都划归西南军区,我们荆江处在中原军区范围内。

所以黄海船厂选择哪个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选择哪个军区。这牵扯到的可是军方内部的博弈……”

陈京一愣,有些吃惊的瞅了郑远坤一眼。

郑远坤这话一语惊醒梦中人,不正是这样吗?

黄海船厂军工背景,他们的一举一动,和军方的意图都有直接的关系,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方面呢?

“那老郑,你的意思是……”

郑远坤轻轻的咳了咳,道:“我没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咱们荆江船厂有盈利的条件。荆江船厂这么些年,一直都忽略了一个市场,就是中小型客轮和游轮市场。

咱们荆江船厂基础工业扎实,产品没有竞争力为什么。我们的柴油机、发电机组、螺旋桨等船用配套设备这些基础的东西,拥有哪怕国际上都是一流水平,但是咱们电子配套太差,船舶导航设备、通信设备、操舵系统、控制系统等船舶配套电子产品老旧不堪。

这些东西落后,决定了咱们整个船舶成品不上档次,竞争力上不去!

既然如此,咱们为什么不迈出合作的路子?我们可以找香港的一些船厂合作,优势互补,重新把中小型船舶市场这块蛋糕给拾起来……”

陈京端起水杯,沉思不语。

郑远坤很懂船舶工业,这一点倒还真出乎陈京的意料。

郑远坤的这个想法,虽然实施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但是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郑远坤还有潜在的一层意思没有明说,那就是荆江船厂与其低姿态去求别人收购,还不如先把自身的困境解决,然后坐等别人过来。

现在的荆江船厂不值钱,因为这是个包袱。但是一旦他不再是个包袱了,它还只是现在的价值吗?

“远坤,这样吧,你不是一直替咱们下岗工人奔走吗?你心系国企,心系下岗职工。既然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就荆江船厂的发展给我写一个东西。

跟你我也不用藏着掖着,现在我面临的局面很糟糕,说四面楚歌不为过。在这个时候,我有时真想拿脑袋去撞墙,我不是经营企业的那块料,给企业把脉的这种事我也做不好。

你刚才提到了这一点,我就知道你脑子里想法不止这么一点。

既然这样,咱们合作一次,丢掉以前的那些坛坛罐罐,咱们一切都为了船厂这几万职工,让他们能有一碗饭吃。我们不能在让下岗职工的规模扩大了,这样的棚户区我也不想再看到了。”陈京淡淡的道。

郑远坤一笑,道:“你让我写方案?嘿嘿,你还真看得起我。我写得好,你不会让我干船厂的厂长吧?”

陈京愣了愣,哈哈大笑,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你以前是拖拉机厂的高管,搞过经营,脑子又灵光。而且你现在行政级别也在,资格也有,条件也具备,我让你干厂长又有什么不妥?”

郑远坤也笑起来,道:“好,好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陈大书记。行,你这人今天让我看上去有点顺眼,这话听起来也有点顺耳。既然这样,我就写一个东西出来。

你别说谢的话,正如你所说,我郑远坤不是为权贵折腰,我是心系这几万职工的未来。为了他们,我就跟你们官僚阶级合作一次!”

陈京眉头一皱,道:“胡说八道,你还跟我划起阶级来了。不过也行,你说我是权贵任你去说,你要你拿出真本事来,你说我什么都行。我还真不怕你这种不稳定分子,我就怕那些光练嘴的家伙。

这事我们一言为定,对荆江船厂的事情,看来要双管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