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2章 另辟蹊径!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另辟蹊径!

陈京在荆江船厂的问题上开了窍,他第一件事自然去军分区。

军分区何寿军摆了一桌酒席,政委马群三人一起喝酒。

还没等酒过三巡,陈京就把荆江船厂的事儿给何寿军做了详细的说明,他拍了拍何寿军的肩膀道:“老何,这是多好的机会?你说如果黄海船厂能够入驻荆江,荆江军分区还是现在的这个等级吗?

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这事能成,荆江的驻军必然增加,军分区规模扩大是最差的可能,说不定还能升级。

再说了,现在人家选择的范围也有限,就我们和临武船厂,这是两个不同的大军区之间的选择。你说这个事你们大军区首长能不重视吗?”

陈京刚刚和何寿军提到黄海船厂收购荆江船厂的事情,他眼睛就开始发光。

待到陈京把一切厉害关系剖析透彻,他终于坐不住了,把酒杯往桌上一放,道:

“陈书记,你说到这个事,还真是个大事,尤其是对咱们军区来说。这个事我得马上往上面汇报。西南军区算个啥?他们凭什么跟我们中原军区争?要知道负责东南海域防御任务可是咱们中原军区。

没有咱们军区的支持,共和国三大舰队,两大舰队都得瘫痪。

我说黄海船厂那帮家伙脑子犯晕了,这点规矩都不懂?陈书记你放心,于公于私,这个事我会向领导汇报。”

何寿军拍着胸脯道,他的性格豪爽。为人傲气,同时在大军区领导心中也有地位,所以说起话来显得信心很足。

一旁的政委马群,平常为人低调,但是听何寿军这么说,他也插言道:

“司令员这句于公于私说得好,对咱们军分区来说,如果有一家大型船厂在荆江落户,这也是我们的一次好机会。荆江扼守两江要塞,又是省城的门户。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这样的地理位置。是建造军工企业的绝佳之地,既便于隐蔽,又有重兵把守,而是处于内陆地区。卫星侦察都不容易发现。

综合这些条件。荆江船厂是不二选择!”

陈京哈哈大笑。道:“行了马政委,如果这件事做主的是你们二位,我们谈判早就妥当了。可惜。现在我们谈崩了,作为我来说,这么大一家船厂,我得想办法给他们谋出路。

我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不是?行了,今天咱们这事就到此为止,我们抓紧喝酒吃饭,别忘记了正事!”

何寿军的动作很快,陈京在见何寿军第二天,省军区司令员侯建又和陈京接触了一次,侯建的底气比何寿军足得多,他直接给陈京承诺,表示这件事省军区党委已经召开了会议,准备以党委的名义向大军区汇报。

而且根据初步汇报的结果来看,大军区首长高度重视,估计这件事很快就会上军|委讨论。

侯建给陈京打气道:“陈书记,我这么跟你说吧。只要这件事大军区首长重视,黄海船厂落户荆江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军队内部有军队的秩序和规则。

造船厂作为军工企业,将来是要服务各大舰队,为咱们增加海军国防力量的。

现在东南沿海的极大军区,咱们中原军区占三分之一,而西南军区根本就沾不上边,所以这件事有大军区首长出面,事情不可能落到临武那边去。我侯建现在就给你拍胸脯说,没有那种可能!”

陈京道:“侯司令员,您这么说,我心中就很有底。那这样吧,您做您的工作,我做我的工作。我们军地协力,把这件事办好。这也体现咱们楚江军地之间良好的协作关系不是?”

侯建哈哈大笑,道:“就这么干吧!陈书记你忙你的,现在你们该怎么动作就怎么动作。别顾虑那么多。黄海船厂是军工企业不错,但是那是华东军区支持的企业。

你们可以把各方面条件搞好,狠狠宰他们一笔也无所谓。

说句实在话,关于荆江船厂的事情我知道,他们黄海船厂好大的派头,你们白给他们一家企业,他们还挑三拣四,我说他们领导脑子是有毛病。得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长长记性,以后脑子兴许会灵光一点!”

……

省委。

省委常委碰头会,省委伍书记,省长徐自清,另外副书记吕军年,常务副省长汪鸣风等参会。

会议由伍大鸣主持,会议主要研究荆江的问题。

上次汪鸣风在常委会上批评荆江,虽然没有点名,但是明显矛头指向陈京。但是那次常委会没有荆江工作的议题,所以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今天伍大鸣专门召开碰头会研究荆江问题,这倒让与会的几人颇感意外。

秘书长冯博毓在会前给大家发了一个材料,汪鸣风一看这个材料,脸就绿了。

会议一开始,他就抢先发言道:“荆江是搞什么名堂?他们竟然任命郑远坤为荆江船厂新任厂长。这个人是什么人?这家伙就是个不稳定分子,荆江班子是不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这么大一家企业,其负责人任命怎么能这么儿戏?我觉得这很不妥,要坚决制止他们的做法!”

冯博毓不咸不淡的道:“汪省长,这只是一个通报而已。荆江船厂是市管企业,荆江班子通过常委会讨论以后发布的任命,符合相关规定。我们如果干预,是不是有越级干预之嫌?开了这个先例,以后对咱们工作不利吧?”

汪鸣风愣了愣,很气愤的道:“那也不能任由他们这样胡来,郑远坤这个人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怎么有能力来领导这么大一家企业?我觉得这很危险,这是对荆江船厂几万职工不负责任的行为。”

徐自清皱眉看着材料,良久,他把材料放下,道:“好了,老汪。郑远坤以前是蓝飞拖拉机厂的高管,级别不低。现在他的行政级别还保留着呢!另外,郑远坤长期从事企业经营和技术工作,还被列为中央重点人才培养对象。

另外,他是民主党派楚江省主要负责人,综合这些条件,他的资历和阅历是不是有问题?

是不是你说的那般完全不靠谱?”

汪鸣风愣了一下,一下噎着说不出话来。

吕军年见风使舵是把好手,一看这场面,他打了一个哈哈道:“我说是什么通告,我刚刚看这东西吓了一跳。不过我回头仔细一样,这陈京脑子转得就是快,汽车都撵不上。

你说郑远坤这个家伙给咱们制造了多少麻烦?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陈京现在给他上一副马鞍,以后他还能怎么闹事?

我支持荆江班子的做法,这个做法很有思想,陈京这个人果然是不拘一格啊!”

与会的几个主要领导,省长和副书记都支持,伍大鸣虽然没发言,但是他怎么可能反对陈京?

这一来,这个问题就没有讨论的价值了。

汪鸣风心里只犯堵,但是终究没有在发言,连保留意见的发言都没有。

伍大鸣淡淡的道:“行了,这个问题不是咱们今天主要要讨论的问题。我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研究一下关于荆江和楚城协同发展的问题。现在荆江形势转好,士气不错。

按照目前的发展,我估摸一年的时间,荆江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长远一些,荆江和楚城近在咫尺,两个市完全可以形成经济互补。

在很多年前,我们就讨论过两个市协同发展的问题,现在我们旧事重提,我个人认为可以把两个市的发展放到一起来规划。

如果我们能够科学规划,两市各有侧重,是不是对以后我们整个楚江的经济都会有良好的示范作用?”

伍大鸣这一说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家的眼神都齐齐的看向伍大鸣,这个问题在座的人不是没考虑过。但是今天伍大鸣召集大家讨论这个问题,其目的何在?

吕军年本来满脸笑容,可是一听这话,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淡。

楚江和荆江协同发展,是不是现在的楚江马上要参照荆江的经验,开始大规模的整肃国企?开始要全方位的对既得利益群体进行清洗了?

或者是换个思路,是不是荆江要得到省城的待遇?

毕竟,一个省在制定政策和确立发展方向的时候,省城会首先考虑,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省城往往得到的政策倾斜也是最多的。

现在协同发展,是不是意味着荆江从此要一飞冲天?

各种思绪在吕军年脑子里面盘算,一时他心中有些乱。

实际上,参会的几人都大同小异,大家都各有心思。

荆江的陈京是伍大鸣绝对的嫡系,铁杆中的铁杆。

伍大鸣自从有了陈京,他在楚江的位置日益稳固。尤其是最近陈京表现活跃,成功的掌控住了荆江的局面,伍大鸣更是威信大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伍大鸣固有的风格,是到了要努力进取的时候了。

只是大家没料到,他会选择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个老生常谈却有意味深长的问题来,让人措手不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