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3章 三天搞定!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三天搞定!

“这不是添乱吗?”陈京脸色一变,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冷声说道。

他一生气,其他几位领导就不敢吱声了。

陈京眼睛盯着徐兵,道:“老徐,这个万海集团还成精了不成?去年死乞白赖的要来我们这里找土地要扩大投资。等我们把方方面面的工作做妥当了,他们回过头来调子还高起来?”

徐兵讪讪一笑,道:“书记,万海集团自今年以来,形势很好。今年以来,全省各地都加大了招商引资,竞争很激烈。形势变了啊!”

陈京摆摆手道:“这个事儿你们不管了吧,我来负责这个事儿。”

一旁的秘书长肖涵脸色变了变,几次想开口,却硬是忍住了。

现在市委的关系有些微妙,荆江在改革的过程中,遭遇到重重困难。

整个社会在经历了简短的**和兴奋之后,那股子热情在慢慢的冷却。

现在表面上看,陈京在荆江颇具权威,可实际上像徐兵之流只是表面客气,暗地里阳奉阴违,等着看陈京出洋相碰钉子呢。

就像万海集团这事。

徐兵和万海集团的沈梦兰关系一直很密切,而且万海集团也一直是徐兵负责联系。

现在徐兵汇报说这个事儿搞不定了,这不摆明要把问题推给陈京,让陈京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吗?

肖涵对这一切洞若观火,他就很奇怪。怎么陈书记就看不出来呢?

他心想可能陈书记最近是真的被烦心的事儿弄晕头了,怎么徐兵这么明显的用心都看不出来?

陈京眼睛扫向大家,声音转冷道:“最近我看大家意志都有些消沉,做事也没有信心。就拿万海集团这事来说吧,怎么这么一点小事情,我们政府的集体智慧加起来都搞不定了?

是不是我们工作态度有问题?抑或是我们没有注意正确工作的方法,我看你们的工作要反思!”

陈京这话一说,徐兵脸色异常难看,刘德才瞟了徐兵一眼,低下头一句话不说。

陈京冷冷一笑。对柳新林道:“柳新林。你给万海集团去个电话,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这个项目确定!”

柳新林倏然一惊,差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三天时间怎么可能?徐兵搞了这么久。都把事情搞黄了。他柳新林能在三天之内搞定?

不过旋即。他明白了陈京的意思。

陈京肯定是要利用这件事情狠狠的敲打敲打徐兵为首的一帮人。这段时间市里的氛围有些怪异,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荆江船厂的事情黄了,内燃机厂的资金没有着落。

另外招商引资工作频频错失机会。

荆江的形势描述起来。宏伟蓝图气势磅礴,可是真正做起来,却四处碰壁,没有一件顺心事。

现在大家士气都很低落,有些人内心很急,有些人却在幸灾乐祸。

就像徐兵这种人,表面上很急,其实内心却暗地里等着看陈书记洋相的也不在少数。

几乎没有多少犹豫,柳新林站起身来认真的道:“是,书记,三天之内,我保证完成任务!”

柳新林表态激昂,引得一众人直愣愣的看着他。

三天之内完成任务?好大的口气啊!

徐兵捂了这么久的项目,柳新林能三天之内就搞定?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柳新林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对陈京信心十足,陈京说三天能定,这个事儿说不定三天都不要。

尽管听上去用三天搞定这个事情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柳新林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

陈京点点头,压压手道:“好,我看咱们就缺少新林的这股子气势。有些同志工作中遇到一点困难,就想着打退堂鼓,畏难情绪十分严重。在工作上面缺乏拼劲,钻劲儿,干什么事情都是走马观花,浅尝辄止,这样的工作态度怎么能够干成大事?”

陈京一拍桌子,瓮声道:“三天,就只给三天。我协助新林去办这事。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了不起的难题,拖了大半年了,最后竟然还会黄掉!”

……

散会后,柳新林第一时间跑到陈京办公室。

他难掩内心的忐忑,道:“书记,万海集团的事情……”

陈京摆摆手道:“你去忙你的,这个事情我去做吧!郑远坤不是要去香港吗?你去跟他商量一下,你们一块而去。郑远坤这个人你可不要小瞧了,他可是个大能人。

咱们共和国恢复高考之后首批京大的学生,他的同学现在基本都活跃在共和国各条战线上面,都是精英。

这一次他提出和港方合作开发中小型游轮客轮的计划,我看就很务实,如果这个合作能成。我们荆江船厂就会摆脱目前的困境!”

柳新林点点头道:“书记,您放心,最近我和郑远坤交流得很多。撇开这个人的情商不谈,此人的智商的确很高,而且管理很有一套,最近他整顿船厂的人事和管理,就体现了高水准。

现在船厂钱没有,但是士气不错,都是得益于此人在工人心目中的威望啊!”

陈京笑笑,道:“新林啊,现在我们是困难时期。一定要坚持住,要多想办法,要充分发挥集体的智慧。现在就是考验我们意志力的时候嘛!”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

“最近我准备去京城一趟,主要是想办法解决咱们内燃机厂的问题,另外,就是争取一下项目和资金。你们去香港快去快回,回头你陪同我再去京城。主要是要努力解决外部的环境问题!”

柳新林离开后,陈京抓起电话直接拨给沈梦兰,没说太多废话,直接让沈梦兰晚上去丽都酒店咖啡厅,他有点事跟她谈谈。

再说沈梦兰这边,接到陈京的电话她着实吃了一惊。

但是旋即她就明白陈京的意图,她心中不禁有些得意,没想到陈京这么牛哄哄的人,也有求自己的时候?

她正想着在电话中得瑟一下,陈京却没有给她机会,就给了说了一个地址,然后啪一下把电话挂断了。

听着电话里面“嘟”、“嘟”的盲音,沈梦兰一下气乐了。

这都是什么人?这是荆江对待投资人的态度吗?现在这家伙可是有求于自己,还这种态度?

他当自己是谁?

沈梦兰暗暗发誓,心想今天去咖啡厅一定的好好的摆摆谱,甭管他陈京什么态度,自己都得绷住。

万海集团到哪里投资,那都得自己说了算,荆江投资计划,自己今年不投就是不投,陈京能把自己怎么地?能把自己吃了不成?料想他还没这个本事吧?

下班之后,沈梦兰早早就驾车到丽都酒店。

到了地方她一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

她使劲了锤了一下座椅,心想自己还真是贱,刚才不是想着端架子吗?怎么还没开始就露陷了?

她觉得这样不行,连忙起跑到旁边的超市转悠。

转悠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她再一次到咖啡厅,陈京还是没到。

她心中更是气愤,心想陈京这都是什么人?毫无风度,傲慢无礼,约好了时间竟然还迟到,就没见过这种有求于人,还这般摆臭架子的。

她心想要不干脆算了,自己走得了,谁让陈京不守时?

可是她终究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一时异常纠结,坐立不安。

就这样又耗了二十分钟,她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响起:“不好意思,路上堵了一会儿车,怎么?等这么一会儿就急了?”

沈梦兰一回头,陈京堪堪就站在她的身后,她脸微微一变,讪讪的道:“没,没有。陈书记,您……您请坐!”

陈京脱掉外套,坐在沈梦兰的对面,沈梦兰忙热情的道:

“陈书记,您喝点什么?”

“随便吧!”陈京摆摆手,眉宇之间尽显疲惫之色。

沈梦兰叫了一杯美式咖啡,眼睛瞟向陈京,她微微皱眉。

她敏锐的发现,今天的陈京和以往似有所不同。以前她每次见陈京,陈京都神采奕奕,器宇不凡,给她的感觉都是风流倜谠年少得志的高官形象。

可今天陈京看上去如此疲惫,眼睛中甚至还布满了血丝,脸色也泛黑,一看就是最近工作一定透支了。

咖啡很快就送到了,陈京加了一点糖,缓缓的用勺子慢慢的搅着,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沈梦兰在来之前,早就准备好了若干多的措辞,可是此时此刻,好像全都用不上了。

陈京不说话,他似乎很享受这片刻的放松和宁静。

沈梦兰不忍打扰他,也像陈京那样捧着咖啡,慢慢的品着。

荆江船厂和黄海船厂合作失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而陈京因此和省委某主要领导闹别扭的事情,在某个小圈子里也人尽皆知。

沈梦兰耳目众多,这一些情况她心中自然很清楚。

陈京的性格就是天生的要强,倔强,认准的事情毫不退缩。沈梦兰对此很了解。

看到陈京现在这副略显颓废的模样,沈梦兰就忍不住会想,也许这个男人现在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他兴许就是在死扛,一想到这里,她心中竟然没来由的一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