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4章 一通臭骂!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一通臭骂!

“陈……陈书记,关于荆江投资的事情,我……我们再好好商量。您……您放心,我们这个计划不会变的,我……我只是……”沈梦兰说话吞吞吐吐,她本意是想说点话安慰一下陈京。

可是这些话在陈京面前却实在是难以出口,她犹犹豫豫,还是只能从工作谈起。

陈京皱皱眉头,瞪了她一眼,道:“还商量什么?照我说你这个人,脑子就是简单,思想行为幼稚。去年你困难的时候,求爹爹拜奶奶要在荆江投资。今年稍微取得一点成绩就开始得瑟了。

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浅薄?你以为你万海集团真成了香馍馍了?荆江离开了你万海集团就发展不了了?

因小失大,智商极低,像你这样经营工作,用不了几年,你万海集团又得万劫不复!”

沈梦兰嘴一张,脸色唰一下变得通红,怔怔的看着陈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内心刚刚泛起了一丝柔软,被陈京这句话呛得无影无踪。

她紧抿嘴唇,费了好大的劲鼓足勇气道:“陈书记,我万海集团经营上的事儿,我们是有科学规划的。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我就奇怪了,我们万海现在是全港最大十家企业,我们这么多年风云都过来了,怎么以后就不行了?

我们暂时没有投资荆江,我知道您生气,可是……”

她话说一半,陈京摆手打断,道:“得,得!我就说你得瑟吧!你看看你这态度,我批评你你还死不承认,这才几个月,自我膨胀就这么厉害?我跟你讲,香港是香港,内地是内地。

你在楚江干了这么些年。你没有体会吗?

现在楚江各地一窝蜂的要投资,你就飘飘然,觉得自己有主动权。

可是你想过没有,在这么宝贵的时候,你应该如何布局?你应该如何在布局中怎么体现你万海社会价值。

我这么跟你说吧,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风水都是轮流转的。你去年怎么就陷入绝境,差点完蛋?归根到底是你没思考其中深层次的原因。考虑问题简单。

我才说你几句。你就给我顶上了,你还挺不服气?”

沈梦兰心中一股火实在憋不住,她张嘴又要说话,可是她一眼瞟见陈京红彤彤的眼睛。她愣了一下,话到了嘴边都硬给憋回了喉咙中。

陈京的这个眼神他太熟悉了,每每陈京有这个眼神,那绝对是他要发飙的前兆。

一想到陈京拍桌子骂人的样子,沈梦兰心中打了一个寒颤,心一下就胆怯了。

她面对陈京,天生有心理恐惧。

她被陈京训怕了,骂怕了。现在还好了一点了,公司形势大好。让她有了一点底气。

以前碰到今天这种情形,她就只有一个人坐在这里挨训的份儿。哪里还有勇气像今天这样出言顶撞?

有时候沈梦兰就觉得陈京这家伙就好像自己天生的克星。

平常自己也是一个要强的人,和人相处也是喜欢争个高下,死不认输的。

家里面妈妈也好,还是哥哥姐姐也好,这几人哪个不厉害?哪个不是狠角色?可是沈梦兰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也没有熊过。从来都是针锋相对。

尤其是兄弟姊妹之间的博弈和争斗,沈梦兰向来都是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也就只遇到陈京,她是毫无办法,哪怕事先肚子里有了腹稿,可是和他面对面的时候,情形立刻就会变成另外一幅样子。

场面绝对是一面倒,她毫无还手之力。也没有还手的勇气。

陈京冷眼看着沈梦兰,嘿嘿一笑,道:“沈梦兰,你别不服气。我们就打个赌好不好,你今年再不扩厂,你明年再想扩厂机会都没了。联合重工你知道吧。你们万海重工最大的竞争对手。

人家早就瞄准中原市场了,我们马上要新建新的货运码头,人家就看中了这一点,已经和我们联系了。

你觉得我能不能够引进这家企业?”

沈梦兰愣了一下,眼睛看着陈京。

陈京嘿嘿一笑,道:“你脑子想什么我都知道,你有点三脚猫的本事。在咱们荆江有耳目,你从未听过这事对不对?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东西和事情还很多。

等你知道,黄花菜都凉了!我说你有些愚蠢,你还跟我顶。

现在我还是这句话,你绝对会因为你的愚蠢而付出代价!”

陈京站起身来,穿上外套,道:“我没多少工夫跟你瞎扯了,你自己看着办?对了,以后你少摆些架子,那个叫屠刚是什么玩意儿?别的没学到,跟你学了一身得瑟脾气。

我们新林市长跟他联系,他还尾巴翘到了天上,这样不懂事的人,你留在身边迟早是个祸害,你趁早把这家伙解雇了,对你万海可能还是一大喜事!”

沈梦兰一下心慌了,伸手拉着陈京道:“陈……陈书记,您再坐坐,咱们再谈谈?”

陈京哼了一声,道:“拉拉扯扯,成什么体统?”

沈梦兰连忙松手,人却挡在了陈京前面。

她捏捏诺诺半天,道:“陈……陈书记,我……我马上和荆江签订投资协议还不成吗?我……我立刻就办!”

她顿了顿,道:“不过……不过您说联合重工的事情,不会是真的吧!”

“真真假假,你自己不会判断?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的那点破事,我能够想办法跟你解决。我也就有能力重新让你回归以前那样的形势。所以啊,你少跟我用你那一套所谓心机。

你觉得我这个建议怎样?”陈京冷笑道。

沈梦兰终究拦不住陈京,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陈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她咬咬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很显然,陈京说的联合重工的事儿子虚乌有,陈京竟然也毫不忌讳这一点。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陈京是吃定了自己了,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呢!

一想到这些,沈梦兰就觉得气馁,同时心中也分外的气愤。

陈京这是**裸的威胁嘛!

沈梦兰猛然啐了一口,心中就有一股冲动,心想自己偏不按陈京的意思办,看他能怎么的?

但是她仔细一斟酌,脑子就想起陈京的那些阴谋诡计,还有陈京背后那让人高山仰止的能量,她又没办法由着性子来。

楚江这块地面上,谁都惹的,就是惹不起这家伙。

这真是要人命!

沈梦兰气鼓鼓的回家,晚上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第二天清早上班,他就把屠刚叫到办公室,这一次她没给屠刚留任何面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通猛训。

她瞪着眼看着屠刚道:“屠总,你是怎么搞投资的?连基本的情报都搞不准,你知不知道人家联合重工已经盯着荆江了?到现在位置,你的计划没有往前推进半步,这都几月了?

我一直很信任你,也大力支持你,你觉得这个计划可以放缓,我也按照你的意思办。

上个星期荆江市长徐兵亲自找到我,当时你也在,我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可是你……”

沈梦兰做出一副浑身发抖的样子,她语气放缓,道:“我的屠叔叔,在内地不比香港。柳市长能把电话打给你,那是他看得起你。可是你是怎么应对的?幸亏我有个老关系知道了消息,不然我们就上了大当了!”

屠刚被沈梦兰一通训,训得晕头转向,他皱眉道:“梦兰,联合重工我们有人啊。没听说他们有投资荆江的计划,你是不是弄错了?”

沈梦兰一拍桌子,道:“等你听说了,黄花菜都凉了!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这个消息百分之百可靠。我还有一个可靠的消息,那就是荆江船厂的收购事件,有了突破性进展。

现在暗地里好像这事黄了,可是实际上这件事进展非常顺利。接下来荆江会重新新建民用码头,我们要的那块地就在码头边上,现在关于码头的测绘已经在秘密进行……”

沈梦兰胡言乱语,反正有谱没谱,她张口就来。

唬得屠刚一愣一愣的。屠刚本来就是长期做副手的人,沉稳有余,进取不足。

他自己也深知这个毛病,他一听沈梦兰说得如此肯定,心里也一下有些慌了。

怔怔半晌,道:“那……那梦兰,我们现在怎么办?”

沈梦兰大手一挥道:“还能怎么办?你立刻联系荆江柳市长,把合同尽快定下来。不要纠缠土地的价格了,不要因为一点小钱错失了机会。如果这个机会白白丢掉了,我们后悔莫及!”

屠刚领命而去,沈梦兰长吐了一口气,觉得心中十分的畅快。

屠刚就是父亲安插自己这边的一颗钉子,陈京既要用,又要防,平常还得时时敲打,恩威并施。

今天这个敲打恰到好处,也至少能让整个集团知道,集团究竟谁才是老大。

沈梦兰现在就只希望自己的信口开河能够有一天变成现实,这么一想,她便觉得自己怎么无意中又如此相信陈京了。

陈京跟自己谈的时候不也是信口开河吗?自己凭什么就相信他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