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6章 两徐聚首!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两徐聚首!

楚江省政府召开会议,会议主要是研究和落实省委提出的楚荆两市协同发展的相关问题。

关于两市协同发展的问题,省委已经召开了专门的碰头会确定了,具体落实由政府方面把关。

这一次会议主要是两市主要领导,省发改委相关领导,省商务厅相关领导参与。

楚城方面,楚城市委书记雷鸣风,市长姜晓燕参会,而荆江方面,由于陈京赴京城,市长徐兵参会。

会议一开始,会场的局面气氛就不对。

雷鸣风发言给所谓的协同发展定了调子,他道:“关于两市协同发展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没有意见。因为这是省委的决策。但是楚城作为省城,地理条件得天独厚,重要性不是其他的市能够比的。

所以我们的协同发展,我认为还是要强调优势互补。

省城的优势是资源优势,是政策优势,还有人才优势。荆江现在我认为没有太大的优势,所以早期协同方面,我认为荆江主要应该放开货运码头,主要需要承担省城对外经贸的物流等工作。

目前我们已经建成了一条两市之间的快速干线,我觉得还不够,我们还需要建立至少一到两条高质量的公路运输干道。

现在有一条国道年久失修,另外我们还可以把大绕城高速给搞起来。

我希望荆江市委和市政府能够认识到交通的重要性,我们可以通过一到两年的时间把交通疏通!”

徐兵一听雷鸣风这么说。他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荆江缺资源,以前资源主要靠铁路和公路。可是近几年,从水路走的资源和货物也日益增多,荆江码头的货物吞吐量在全市居首位。大批楚城的物资,都是走货运码头运输。

雷鸣风发言要开放码头,岂不是等于让荆江的码头转给楚江白白使用?

这一来,荆江的财政收入不更是雪上加霜?

还有,关于建设公路干道的问题。

荆江有纵横交错的铁路线,荆江的资源都是走铁路运输。搞公路干道方便的是楚城市。

听雷鸣风的口气公路干道建设需要荆江出钱出力来搞,他们坐享其成。这还是协同发展吗?

徐兵没有吭声。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发言。

接下来,省发改委和省商务厅的领导也纷纷发言,他们自然更多的倾向省城。要知道省城一年享受的政策倾斜是相当多的,但是根据他们的发言。这一些跟目前荆江没什么关系。

荆江还是原来的荆江。不能够搞特殊化。要不然全省那么多地级市,都要搞特殊化,省里制定政策的时候如何才能平衡?

徐兵再好的性子。也忍不住了,便道:

“各位领导,按照你们的意思。我们的所谓协同发展,还不如说是荆江配合楚城发展。我们什么政策都享受不到,反倒过来要砸大笔钱为楚城的快速发展创造条件。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这样的合作和协同,我们能够接受吗?”

雷鸣风嘿嘿一笑,道:“老徐,我说你这个同志就是缺少大局观。楚城和荆江协同发展,最终目标就是要实现一体化。你们离省城这么近,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楚城的经济起来了,你们荆江的经济能差吗?”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再说了,荆江现在一穷二白,你们的基础都废了,可以说是百废俱兴。你们提出所谓的工业兴市的计划,我看就有很多不务实的地方。

你们现在要发展,我觉得还是不能放弃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

发展工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长期的过程,急功近利就想工业兴市,这现实吗?

让你们修路,这其实是让你们加大投资,缓解就业,保持经济发展的速度。这才是务实的做法!

老徐,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徐兵皱皱眉头没有说话,他支支吾吾半晌,说了一句让在座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他道:

“雷书记,这么跟你说吧。你刚才说的这些太大了,牵扯到了我们荆江的发展方向问题。我们陈京书记今天没来参会,所以我肯定不会表态。要说我也只能说个人意见。

就我个人看法而言,你们的诚意不足,甚至是歪曲的理解了省委关于两市协同发展的精神,所以我觉得咱们再讨论下去,肯定也没有多少共识!”

一屋子面面相觑。

今天专门组织开会,徐兵竟然说这样的话,他这是什么意思?今天大家开会就是瞎耽误工夫吗?

雷鸣风是个火爆脾气,他把钢笔往桌上一放道:“老徐,你怎么说话?你当这里是你荆江的会场吗?今天是省政府召开的会议,会议能否形成决议,并不由你的意志转移。

我们今天会议有了决议,你们按照会议精神贯彻执行就行了,哪里来的那么多推三阻四?

再说了,陈京书记去京城出差,你既然来了,就肯定能够代表荆江市委和市政府,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徐兵脸色霎时变得很难看,一时怔怔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徐自清发言道:“好了,老雷,你也不要太逼徐市长了。他有他的难处。我们搞协同合作,还是要讲究你情我愿,合作共赢。你这样用强制手段,荆江的同志们不能心服口服,合作不是名存实亡吗?

这样吧,今天我们先确定几个没有异议的工程项目。

关于荆江到楚江国道线的重新硬化工作,我相信你们双方都没有异议。那就这样,你们各自负责各自治下的路段,尽快立项实施。另外还有人才交流计划,楚城的新大学城的选址等一些问题,我们今天都可以先讨论。

不要指望一次会议就能够把所有的事情定下来,我们先易后难,你们觉得怎样?”

徐自清眼睛瞅向一直没有发言的常务副省长汪鸣风:“老汪,你有没有其他的意见?”

汪鸣风点头道:“我没有什么意见,本就应该遵照先易后难的原则嘛!”

原定一个上午的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徐兵心里有些失落。

这年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荆江和楚江比,现在筹码太少,根本没有多少可以谈的。

更何况徐兵现在还没能力代表荆江,雷鸣风言出如山,底气十足。徐兵却根本不敢有明确的表态,荆江的大局,荆江的大政方针掌控者是陈京。

走到停车场,徐兵正要上车,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他猛然回头,一看赫然是徐自清的秘书郑可夫,他愣了愣,道:“郑主任,您有事儿?”

郑可夫打了一个哈哈,道:“徐市长,省长想见您!”

徐兵有些受宠若惊,忙道:“省长在哪里?”

徐自清并没有在办公室见徐兵,而是选择了政府门口的金桔酒店。

徐兵有些拘谨,进门叫了一声:“省长”便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徐自清上下打量他,和蔼的一笑,道:“徐市长,坐,坐!你不用拘谨,你我两人是正儿八经的本家。今天就是一顿便饭而已,放开一些,咱们就当随便聊聊。”

徐兵坐在徐自清的对面,道:“省长,您的辈分比我高,按照辈分你还和我公公是一辈的!”

徐自清愣了一下,道:“当真?我是‘宗’字辈的,你莫非是‘连’字辈?”

徐兵点头道:“不错,我正是‘连’字辈,以前我叫徐连兵,后来去了一个‘连’字,就成了徐兵了。”

徐自清哈哈一笑,摆手道:“咱们不叙排行,还是平辈论交吧!今天开会的局面你也看到了,荆江的形势很不利啊。你们没有筹码跟别人谈,能不被人家压得死死的?”

徐兵连连点头称是,徐自清又道:

“徐兵,我一直觉得荆江的班子是最有战斗力的。你和陈京之间的搭配,一新一老,你工作经验丰富,熟悉荆江的局面。陈京年轻有冲劲儿,你们配合得好,荆江大有希望。

所以,我希望你能发挥重要作用,尤其是在接下来和楚城的协同合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荆江地域太窄,而且地形狭长,真正要发展,单打独斗是不行的,还是要强调合作。你觉得呢?”

徐兵点头道:“省长您目光如炬,的确一针见血的指出荆江的问题,我和您的想法高度一致!其实对这一次协同发展我也是怀有很大希望的,可惜结果并不太好!”

徐自清皱皱眉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这还只是你们双方的初步接触。两市协同发展是一件大事,是省委规划的一个大计划。暂时接触不顺能说明什么?

来日方长,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留下的,所以从现在起,我希望你高度关注这件事。好好把握啊!”

徐兵心中一惊,听徐自清这话,似乎是话里有话。

这么一想,他心思就活分了起来。

而恰在这时,服务员酒送过来了。

徐自清畅快的道:“徐兵,来,今天咱们还是第一次吃饭,我们喝点酒!酒这个东西不能多喝,但是喝点小酒怡情。我们今天尽兴就好,尽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