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7章 进京!!!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进京!!!

徐兵和徐自清以前鲜少接触。

两人虽然是本家,但并没有本家之谊。

楚江省徐省长大名鼎鼎,在目前楚江省委和省政府班子中资历最老,在楚江社会各界影响力巨大。

徐兵可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和徐自清搭上关系,而今天,似乎迎来了这样的机会。

两人酒喝半酣,徐自清当即表态,在荆江公路硬化和新绕城高速工程方面,省政府要下大力气支持。省政府首批可以承诺给荆江三亿工程资金。

徐兵一听这个承诺,他当即脑袋就发懵,良久他才反应过来,道:“省长,如果这笔资金问题能解决,那真就太好了!我们现在就是缺资金,财政紧张,其实我们道路硬化和城建方案早就有了,就一直卡在资金上,所以……”

徐自清眯眼瞅着徐兵道:“徐兵啊,以后政府工作你要一肩挑起来,要努力和陈京书记配合好。陈京这个人比较有能力,你也不能太弱不是?我看啊,你的性子比他更要沉稳一些。

荆江的发展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某一任班子的问题,而是事关几百万老百姓生活的问题。

政府在发展中要其关键作用,荆江发展的具体工作谁是主力军?政府是主力军嘛!”

徐自清将酒杯往桌上一放,声音猛然拔高:“你大胆一些,放手去干。有省政府给你做坚强的后盾,你有什么放不开手脚的?”

徐兵内心震动。

听省长这话,隐隐是对陈京十分不满,难道……

一念及此,他心中立刻活分了起来。他几乎没有犹豫,便道:

“省长,有您的鼓励,我心中的底气就足多了。现在我们荆江正是寻求突破的时候,我们荆江班子也理应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一次我们道路硬化工程款有着落。这至少说明咱们政府工作也是十分得力的!”

他嘿嘿一笑,道:“当然,我们的工作也是在省长您的领导和支持之下取得的成绩!”

徐自清哈哈大笑,端起酒杯道:“徐兵你说得好,咱们走一个?”

两人酒杯相碰,同时一饮而尽。包房里的气氛分外的融洽。

徐自清眯眼瞅着徐兵,心中对徐兵的表现十分满意。

徐兵本是吕军年的人,可现在省内的局势,吕军年江河日下是大趋势。

吕军年这个人,吃亏就吃亏在这人太精明,处处树敌。跟谁打交道都要玩弄一下聪明才智。

而且其人人际关系复杂,结交的人五花八门,这样的干部如果级别较低,说明他是个人物,八面玲珑,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但是作为一个副部级干部,结交的人太杂。必然会频频闹出事端来,这样的干部路子野,问题也多。

现在楚江省内的博弈多激烈?吕军年和伍大鸣一度是剑拔弩张,凭伍大鸣的手段,吕军年被压制是迟早的事情。

而作为徐自清来说,他和伍大鸣之间肯定也不是亲密无间。徐自清吃亏的地方是他终究是外来的干部,不可能有伍大鸣这种土生土长的干部那样树大根深。

再加上伍大鸣这个人笼络人心的确有一套。

伍大鸣用人,基本都是用精英,他的人马不是很广,但是个个都能独挡一面。都是好手。

就像荆江市委书记陈京这样的角色,一个当十个用,谁能跟他比?

本来楚江的局面对伍大鸣来说已经很糟糕了,长期的积弊导致楚江的保守势力盘根错节,可是陈京到荆江这么一闹。竟然和伍大鸣遥相呼应。

陈京在荆江掀开了国企的盖子,全国震动。

伍大鸣刚好借这股东风,就顺利的在全省推行国企整肃改革。

现在伍大鸣又提出搞区域协同发展,而他首先提出的就是楚城和荆江的协同发展,他还不是倚仗陈京在荆江?

从去年到今年,楚江的局面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徐自清隐隐感觉,自己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了。

而让徐自清最为耿耿于怀的是他和陈京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然渐行渐远。

陈京是西北系的女婿,本来可以成为徐自清在楚江最大的支援,可惜双方在某些问题上面出现了分歧,难以弥合的分歧。

徐自清找到徐兵,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徐自清要保证自己的影响力,就必须要掌握到更多的属于自己的力量。

徐兵在荆江不是很得意,被陈京压制得很厉害。

而吕军年又自身难保,难以给予徐兵足够的支持,这让徐兵面临的局面更加凶险。

在这个时候徐自清挺身而出,既可以壮大自己,又可以给徐兵一条更加宽阔的康庄大道。更重要的是可以对伍大鸣陈京这一系人马给予有效的牵制。

这是一箭多雕手段,徐自清苦心积虑出手,现在从徐兵的表现来看,他很满意!

他满意,徐兵更是受宠若惊。

吃完饭以后,徐兵一路回到荆江,心情一直都无法平复。

天无绝人之路。

吕军年那边靠不住,现在能够和徐省长搭上关系,自己的腰杆子能不挺起来?

关键是徐自清给的见面礼太实惠,三亿的拨款解决道路硬化问题。

这笔钱放在以前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候,国家在拼命的收缩投资,荆江局面又如此困难,这几个亿价值就太大了。

徐兵有了三个亿,至少可以证明荆江不止陈京有能力喊钱,他徐兵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徐兵又想到徐自清提到的荆楚两市协同发展的事情,他心中不由得暗暗谋划。

两市发展的问题,最终突破口在徐自清那边,这个大局徐自清是真正的掌控者。

既然这样,以后关于协同发展的问题,陈京能沾到多少边?

这等于是无意中给徐兵增加的博弈的筹码,荆江并不需要英雄,需要的是百花齐放,需要的是整个班子的集体智慧。

徐兵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理念在荆江传递,这才是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

……

京城。

陈京这一次进京随行人员除了副市长柳新林以外,市发改委副主任张亚,内燃机厂董事长倪永胜一行人也随行。

荆江驻京办主任张进东,年龄四十多岁,大胖子一个,一笑起来特别的喜庆。

在首都机场,他张罗了两辆奔驰车,驻京办全员出动迎接陈书记一行到来。

陈京一马当先从贵宾通道出来,张进东忙凑上前,一声:“陈书记”没叫出声。

便看到几个深色军装的军人已经先他一步走到了陈京的面前。

几个军人“啪”一声站定,同时举手敬礼,铿锵有力的道:“首长!”

张进东连忙缩了回来。

而陈京一行几个随行人员,却当场呆若木鸡。

陈京皱皱眉头,压压手道:“谁让你们过来接人的?”

为首的军人再一次立正,道:“报告首长,是我们方司令员让我们过来的!”

“方司令?”陈京愕然,旋即他恍然,现在方连杰是西北谋作训基地的司令员,虽然军衔只是大校,但是这个称谓吓死人。

陈京淡淡一笑,道:“没想到啊,他竟然进京了,你们都是他的兵?”

“是,首长!”几人同声道。

陈京扭头看向柳新林几人,轻轻一笑道:“老柳,来了两拨人接机,你们看……”

柳新林道:“书记,您有事先去忙。我们去驻京办随时听候您的命令!”

陈京摆手道:“这是什么话?你看人家这是有事的样子吗?这样吧,让驻京办的同志们先回去吧,咱们先去会会这个方司令,也顺便享受一下军方接待,我们这么远过来,舟车劳顿,大家肚子也都饿了,正要过去吃饭!”

陈京看向柳新林身后的倪永胜等人。

倪永胜等人哪里敢做主,只好含含糊糊的应了下来。

陈京便对几人道:“把车开过来吧!我们一起去!”

为首的军人来了一个标准的右转,双手铿锵有力的摆动。

四辆军用东风勇士便排成一溜窜了过来,四辆车高大威猛,就像是装甲车一样,充满了狂野的魅力,周围的车和这几辆军车一比,立马自惭形秽了。

四辆车整齐划一的停车,司机几乎同时开门下车。然后又整齐划一的拉开车后门。

所有的动作像是事先排练好了似的,驾车的四名军人,那种阳刚之气,让人不由得的侧目。

“首长,请上车!”

陈京冲时候挥挥手,道:“随便坐吧,老柳我们坐一辆车,其余的大家一人一辆吧。人家有这个排场,我们也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不是!”

一行人除了陈京以外,其他的都显得拘谨。

在荆江,谁都知道陈京大有来历,背景极深。

可是听再多的传言,也抵不上刚才这让人震撼吃惊的一幕,陈书记这是什么排场?

楚江伍书记进京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气场吧!军车专门接机,而且看这个排场,一看就不是一般的部队,大家进京可常进,可是这样的待遇还是第一次碰到。

可怜张进东一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大头兵把书记接走了,他们连凑都不敢往前凑,一时竟然没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