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8章 兄弟重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兄弟重逢!

陈京率团进京整整四天。

在柳新林看来,这四天的时间,比他以前工作几十年感触还多。

本来这次进京,大家心中都没底,这次进京的目的是为内燃机厂解决困难。

内燃机厂目前困难不少,第一是技术产业化困难,第二资金困难还有人才困难。内燃机厂一直都只是市属国企,在共和国的国企版图中,根本就是芝麻绿豆的存在。

为了这么一家企业,在京城找路子,找关系,这岂不是大海捞针?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陈京用四天的时间向所有人证明,这一次进京绝对是值得期待的。

整个团队基本不用出驻京办,四天时间陈京分别约见了国资委的赵副主任,另外发改委科技司周清流司长,财政部投资司的马晓司长。这一些官员,在地方官员眼中随便一人,分量都举足轻重。

而陈京却一下宴请了三、四个重量级的实权官员。

在和中央领导接触的过程中,倪永胜也是状态勃发,把整个内燃机厂的推介工作做得极为细致。

内燃机厂的柴油机的技术原理,核心技术支持,所获的国际大奖,申请的六十多项专利等等,倪永胜都信手拈来。

而在不断和领导沟通中,摆在内燃机厂面前的路子也愈发清晰。

根据国资委赵主任的建议,国资委可以协调国内知名的第二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和内燃机厂展开深度合作。内燃机厂可以由二汽注资,以股份换资本。换市场。

和二汽一起携手,打造民族品牌的重型汽车,荆江内燃机厂的发动机必将因此大放光彩。

这条路子因为牵扯到国企,保障性很高,而且成功的几率很大。

几乎只要荆江方面同意,这个事情就准能促成。

而发改委周清流司长建议,荆江内燃机厂可以升级部属企业,发改委可以立项注资。具体由国资委拿钱,因为现在内燃机是国家核心科技项目,只要资格够。国家扶植资金随时可以到位。

这才三四天的功夫。困扰荆江内燃机厂这么多年的问题,一下似乎就得到了解决。

这几天倪永胜高兴得手舞足蹈。

由陈京开了头,后续的跟进工作他自然挑大梁。

他甚至在碰头会上敢向陈京立下军令状,表示一定能够给荆江内燃机厂找到最有前景的发展路子。

而随行的其他几个领导。也纷纷感到振奋。觉得完全是不虚此行。

……

京城驻京办。

柳新林在房间认真的起草荆江内燃机厂的公司介绍资料。

市发改委副主任张亚轻轻敲门进来。

柳新林放下手中的笔。呵呵一笑,道:“老张,有事儿?”

张亚讪讪笑笑。道:“柳市长,今天陈书记没过来吧?我今天想出去转转,我在京城还有几个同学,好不容易来一次,想跟他们聚聚!”

柳新林摆摆手道:“去吧,去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你有私事尽管去办,这一次我们没有遇到什么困难,陈书记亲自带队,马到功成,我们也跟着享福!”

张亚连连点头道:“那是,陈书记人脉广,朋友多。我们这次跟着他出门,可算是涨见识了!”

柳新林起身拍了拍张亚的肩膀道:“老张,你可是咱们荆江有名的高知识分子。陈书记最欣赏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才,现在形势这么好,你可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啊!”

张亚点头,忽然他话锋一转,凑近柳新林道:“柳市长,荆江到楚江国道硬化和新绕城高速的资金似乎到位了。我刚刚给委里去了电话,好像徐市长已经召开会议在部署这个工作了,这两条大道可是咱们荆江的陆地大动脉呢!

如果这两条路能够搞好,荆江以后发展更不在话下了!”

柳新林愣了愣,道:“真有此事?”

张亚确定的点头。

“好,好!这个事情是好事,我会立刻向书记汇报!”柳新林高兴的道,脸上笑容满面。

柳新林心中疑惑,同时又觉得非常震惊。

张亚在发改委工作,分管就是投资建设,他说的消息百分之百是真的。

可是这么一件大事,自己竟然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就值得琢磨了。

柳新林心中明白,这事八成是徐兵鼓捣出来的。还真没看出来,徐兵这个人平常不显山露水,在关键时刻,还真能拿出干货来。

照这个架势来看,徐兵看来还是不甘心失败,在工作上面和陈京在较劲呢!

眯眼瞅着张亚慢慢的离去,柳新林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

张亚这个人柳新林一直不敢大用,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张亚是徐兵提拔的干部,和徐兵的关系很深。

不过从今天张亚的表现来看,他估计这次随书记进京也感触颇深,思想观念似乎在悄然的变化。

一念及此,柳新林嘴角微微的一翘,心中不由得感叹,自己能在如此正确的时间碰到陈京这样的书记,真是太幸运了。

如若不然,自己恐怕这一辈子仕途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柳新林在荆江卧薪尝胆三年,现在终于见到了曙光,柳新林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前面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

陈京这次进京能碰到方连杰,算是意外之喜。

方连杰现在可不容易露面,他在西北某作训基地任司令员,工作之忙,甚至还远甚于陈京这个市委书记。

西北作训基地,现在是大军区重点建设的作训基地。

据说方连杰这个基地完全是模拟外军而组建的,各种装备全军区最先进,部队也是从军区头号主力中抽调的精英。基地的目的就是给正规作战部队充当磨刀石,最终达到提升整个军区作战部队战斗力的目标。

这一次方连杰带兵进京,参加京城军区作训基地的实战交流会。

这小子牛哄哄的,进京带了一个团一千多号人,陈京取笑他,说他竟然私自带兵进京,莫非是要效仿古时候领兵勤王不成?

也怪不得这小子得瑟,接机的排场之大,陈京真是吓了一跳。

要不是当时柳新林他们在,陈京绝对不会表现得那么镇定,当时他一听那个士兵说方司令安排接机,他半天硬是没反应过来。

陈京的岳父方路坚家,陈京和方连杰两人都喝得有几分醉意了。

方连杰举起酒杯,眯眼瞅着陈京道:“陈京,你我二人。当年一个是草根出身,没几个人瞧得上。而我则是稀泥糊不上墙的那种角色,方家上下也没几个正眼瞧我。

三十年河东,四十河西。现在这还差不多只十个年头,风水就转了。

依我看,整个方家,不,不,整个西北系,现在也就只咱们哥儿俩能上得了台面。

正应了那句话,莫欺少年穷。你我当年在楚江的时候,能想到会有今天?反正我是没怎么想过……”

方连杰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显得是志得意满。

看他的模样,真有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的架势。

陈京淡淡笑笑,一语不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方连杰从来都是一个狂傲的人,这些年他有了经历,事业蒸蒸日上,可是性子却依旧没变。

也许在外人面前,他内敛沉稳了很多。但是私下里,他依旧还是狂傲纨绔的脾气。

骨子里的东西很难改变,就如同陈京,让他说方连杰这样的豪言壮语,他是怎么也不会说的。

“连杰,今天够量了吧!我们就到此为止?”陈京轻声道。

方连杰双眼一翻,道:“什么够量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咱们兄弟多久没见面了?这么一点酒能到量?”

他打了一个酒嗝,道:“说句心里话,我方连杰不服人。唯有陈京你我真心服你几分。当初你和我姐谈朋友,我就觉得纯粹扯淡。你是个啥?一个小小的副处干部,竟然也想娶咱们方家的大小姐?

不过后来,我慢慢发现我错了,你这个家伙厉害,真厉害!如果你当兵,你是兵王,说不定能当将军。”

“来,来……废话不多说了,我们再走一个!”

陈京摆手道:“连杰,再喝可就要醉了啊!”

一旁的徐莲也在旁边道:“连杰,你少几杯。这几天你还没喝够吗?整天迎来送往的,你和姐夫较什么劲儿?”

方连杰伸手连摆,道:“我这哪是较劲?我是高兴,咱们兄弟重逢我高兴。还有一个高兴的地方,就是陈京你牛,你厉害。竟然能够把秋若寒这个女人都治住了。

哎呦,这个女人现在真狼狈哦!被军委下派到下面企业作军方代表,嘿嘿……

到头来怎么的?还是被你降住了,哈哈……”

方连杰大声狂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喝酒,喝酒,走一个,走一个……”

陈京却云里雾里,不知道方连杰怎么忽然提到了秋若寒。

陈京更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降住秋若寒了?

他正要开口问个原委,方连杰的酒杯已经碰了过来,然后他一饮而尽,指着陈京道:“喝,喝下去。咱们兄弟你可不准耍赖,你给我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