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9章 秋若寒的尴尬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若寒的尴尬

方连杰和秋若寒之间关联甚深,陈京以前根本不知道。

等到酒醒陈京才知道,当初方连杰对秋若寒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那是苦苦追求。

这一段恋情对方连杰来说算是苦恋,因为从最后的结果来看,秋若寒人家最后选择了郝名,方连杰则经历了一段不顺利的婚姻之后,至今还孑然一身。

陈京没有兴趣过多的了解方连杰和秋若寒之间有多少的风花雪月。

但是当他了解到荆江造船厂的事情,赫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的时候,他内心的激动和感叹,那真是莫可名状。

这件事还得从黄海船厂说起。

在秋若寒的坚持下,黄海船厂考察组最终看中的是临武船厂。

可就在这件事情要敲定的时候。

中原军区这边发声了,中原军区领导在中央|军委会议上义正言辞的对黄海船厂的动作表示了高度关注。

中原军区的首长对黄海船厂舍近求远的选择临武船厂,用了“不可思议”、“无法理解”、“让人震惊”三个关键词。

他实在无法理解黄海船厂选择临武船厂的理由。

说到船厂条件,荆江船厂非临武船厂可以比拟。说到价格,荆江船厂人家都免费奉送了。临武船厂还得花几亿人民币收购。最后斟酌来斟酌去,中原军区的首长表示。

他们有理由怀疑这中间一定有让人忽略的内幕。

因为如果这个事没有内幕,黄海船厂没有理由选择临武。要不就是黄海船厂的上层对中原军区相当的排斥。完全没有遵照地方大军区的意见。

中原军区首长在军委会议上掷地有声的发言。

引发的风暴可想而知。

军委派了专门的调查组了解协调此事,而军方的几方势力也为此展开了激烈的博弈。

最终,自然是军队特殊的规则稳稳的占了上风。

中原军区是肩负海防任务的军区,自古得中原者得天下,共和国七大军区中,中原军区的实力也是首屈一指的。

综合各方面条件,黄海船厂作为一家军工企业,他们和中原军区的合作是长远的,如果这个关系处理不好,以后黄海船厂的经营生产如何能得到保障?

所以最终。军委某位主要领导发声。要求黄海船厂重新考虑收购计划。

这一来,实际上就是对黄海船厂既定方案的彻底否定,黄海船厂的领导班子就是再委屈,他们敢违背军委的决议?

很自然。以前老的方案要推翻。而收购荆江船厂的原计划重新提了出来。

因为这件事情。在京城掀起的风波可谓影响巨大。

首先,秋若寒是黄海船厂决策的关键人物之一,他是黄海船厂考察小组的首席谈判专家。关于两个船厂的认定,她的意见非常重要。

现在军委推翻了黄海船厂的决议,等于是给了她当头棒喝。

据说军委发声之后的第一时间,她就从黄海赶赴了京城,在京城多方活动,企图能够找到关系,重新改变军委的决定。

无疑,她这个做法似乎收效不是很明显。

要不然方连杰怎么会说秋若寒现在狼狈不堪?

陈京通过各方面的消息掌握了这一情况,他正要就这个情况向军区领导确认。

却意外的收到了一份陌生的邀请。

楚北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秋自忠通过人隔空喊话,要请陈京到京城饭店谭家私房菜馆吃饭。

陈京一听到秋自忠这个名字,他当即就愣住了。

秋自忠他不是很熟悉,但是军委秋副主席他能不知道?

京城秋家向来低调,远远没有方家这般让人所熟知。但是陈京毕竟做方家女婿这么多年,京城的各方力量,他又岂能不知道?

秋副主席的父亲也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之一,其地位之高和方老将军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秋老建国后不久便病逝了,秋家也因此多年没有活跃在共和国政坛。

直到军委秋副主席在部队崭露头角,改革开放以后,秋副主席屡屡被南巡首长提拔,而京城秋家也俨然成为了京城政坛的一股“新贵”势力。

可以肯定秋自忠就是将门之后,现在人家也俨然是常务副省长了,据说年纪还很轻,想来以后秋家的头面人物,秋自忠是极有可能担当的。

这样的邀请,陈京没有可能拒绝,他当即应承下来。

他还真有心想见识一下这个将门虎子,看看这家伙是唱的哪一出。

这年头没有免费的午餐,别人请在谭家私房菜吃饭,目标很清楚,百分之一百是冲着黄海船厂收购事件去的。

……

京城八一别墅。

秋副主席住在二十三号别墅。

目前建在的中央领导中,秋副主席年岁最长,今年已经八十岁了。

党的干部退休制度,在军方来说要宽松很多。毕竟军队很敏感,军队的领导要树立威望,要掌控局面,资历尤其重要。

秋副主席是上一任中央留下来的老人,在整个政治|局中,他是唯一的一位横跨两任领导集体,依旧身居高位的领导。

当然,目前的这一届已经是他最后的任期了,而此时的秋副主席,也是政治生命最为鼎盛的时候。

秋若寒今天在二十三号别墅待了整整一天了。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秋副主席的车才回家。

秋若寒有些紧张的从客厅迎出去,秋副主席的爽朗笑声已经在院子里响起了。

秋若寒叫了一声:“爷爷!”

便飞也似的跑了过去。

秋老爷子愣了愣,哈哈大笑,脱掉外面的长军医,快步凑上去道:“我说今天我怎么急着回家呢!原来是你这丫头来了,咱们爷孙看来有心灵感应啊!”

秋若寒眉头一挑,道:“爷爷,您工作太累了。您看都到什么时候了,您才回家!”

秋老爷子笑容不减,道:“长孙疼爷爷,天经地义。我这一大群子女中,就你父亲最是让我省心。现在到了你们年轻一代,我希望你也能学你父亲。这样老爷子我退休后颐养天年,心里也会舒坦很多。”

秋若寒嘴唇一翘,道:“看您说的,按照您的意思,咱们家人人都得去当历史学教授去了。这也不符合实际情况啊。咱们全国研究历史的教授也就那么多,如果这些教授都姓秋,我们不是搞家族学术垄断吗?”

秋老一愣,哈哈大笑,道:“你这妮子,就是伶牙俐齿。没学到你爸爸的憨厚,反倒是随了你妈!”

一老一少,寒暄间就进了客厅。

秋若寒乖巧的给秋老送上一杯热茶,陪同爷爷坐在沙发上。

秋老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道:“若寒,你这么半夜三更守在家里等我回来。不会是真心疼爷爷我工作辛苦吧。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无事不登三宝殿,对,就是这句话。你什么事儿,今天跟爷爷说说?”

秋若寒脸一红,她扭捏了半天才道:

“爷爷,其实没什么大事。您知道,就是黄海船厂收购的那个事儿。我们作为一家地方企业,我们的工作应该是独立自主的,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商业行为,竟然还会受到部队的影响。

要知道我们可是自负盈亏的企业,现在国家一直都说政企分开,难不成到现在我们还做不到政企分开吗?”

秋老皱皱眉头,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面色一正道:“是政企分开啊?军委也从来没说过要干扰你们黄海船厂的工作啊。你们作为军方,也是你们最大的合作伙伴,我们只是建议而已,这不是命令。

你们可以斟酌,也可以不执行!”

秋若寒愣了愣,道:“爷爷,您这不是强词夺理嘛!军委的建议,我们一个小小的船厂能不执行吗?您这……”

秋老轻轻的哼了哼,用手指了指秋若寒,道:“你这丫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因小失大。你四叔在楚北省工作,你又是船厂谈判负责人。你不觉得黄海船厂舍近求远,好好的荆江船厂看不上,偏偏要跑到楚北收购临武船厂,这事合理吗?

你们呀,考虑问题太简单,做事情根本学不会从大局着眼。

你年纪轻,不懂轻重,不识厉害。可你四叔年龄还小吗?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你觉得我会饶了他?”

秋若寒脸色一变数变,忙道:“爷爷,这事真不怪四叔。四叔真的不知情。这件事我们厂里决策我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选择临武船厂,绝对没有因为四叔的因素。

只是我们觉得荆江船厂债务太重了,另外荆江乃至整个楚江的发展环境太差了,我们也是综合考虑,才做的决定。

四叔自始至终并不知情,这一次……”

秋老脸上寒意不减,道:“那也不能原谅。瓜田李下,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掌握不住,都了解不了,他还有理了不成?”

他声音缓了缓,道:“若寒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慢慢走向成熟了。就以这一次收购的事情为例,你真认真仔细的斟酌考虑过里面的方方面面的因素吗?还是不认真,对待问题不能透过现象看清本质,工作工作,一做就错,现在对你来说第一位的是深刻反思。

不仅你要反思,你们整个班子都要反思,不了解军队,不了解军人,怎么能够成为一家优秀的军工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