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4章 徐兵的选择!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徐兵的选择!

政治对人往往意味着极致的考验。

徐兵觉得自己最近就正面临这种考验。

陈京赴京期间,荆江的党政工作是由他全面负责。

而这并不长的时间,徐兵内心的斗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以后他在荆江如何展开工作,他究竟如何给自己定位,这都是他亟需考虑的重要问题。

无意之中,徐兵结识了徐自清省长。

徐自清给予他极大的支持,而且还很委婉的表示,只要徐兵能够在荆江坚持自己的政见,坚持正确的工作方式,以后他还会对徐兵给予极大的关注。

说句心里话,当时徐兵很兴奋。

一直以来,徐兵心中都觉得自己能力并不弱,弱就弱在背景上面。

一般的市、自治区一把手,哪个不是关系关系盘根错节的?有些人甚至在京城都有根。

以前徐兵没有干一把手,他长期和吕军年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不察觉自己的根基浅。

可自打他当上了荆江市长以后,他就越来越深刻的感觉到,自己人脉不深的弱点暴露得越来越明显了。

现在,他能够和徐省长建立关系,这简直就是天赐的机遇,他为此几个晚上都没睡着觉。

但是当他兴奋过后,慢慢冷静下来想目前荆江的局面。

在此之前,徐兵和陈京走的是对抗的路线,虽然这个说法可能不准确,但是有意无意。徐兵总会和陈京顶顶牛,两人掰掰腕子。

徐兵现在想来,这样的定位真是大错特错了。

陈京可不是一般的市委书记,先别说他背景如何厉害,单单是在楚江的地位就不一般。

伍书记亲自挖过来的市委书记,省委寄予厚望的书记,而且其人又那么年轻,徐兵和他顶牛,能占到便宜吗?

事实证明,徐兵的路越走越窄。

陈京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这个人从来就不按规矩出牌。陈京行为做事。打压政敌用的手段可以说是诡异莫测。

不怕你千防万防,只要是人就会有思维的盲点,而陈京打的就是盲点。

徐兵和陈京几个回合交手下来,灰头灰脸不说。他对市政府的掌控各方面都明显减弱了。

几乎每一次争斗。结果都是此消彼长。陈京的手段就像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他的影响力在悄无声息之间就渗透进了荆江这棵参天大树中。

等徐兵现在回过头来再反思。再想亡羊补牢,却发现以前不起眼的一颗小树苗,现在已经成为了他需要高山仰止的参天大树了。

……

荆江市委,陈京办公室。

徐兵认真的向陈京汇报荆江公路硬化资金、招标、以及整个工程计划。

徐兵很诚恳的道:“书记,这一次老实说徐省长帮了大忙了。如果不是他开金口,这笔资金落实不下来!不瞒你说,徐省长对我们的要求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这个市长相比您来说弱了一些,一直建树不多,他估计是想给我们政府落实一笔资金,算是拉我一把!”

陈京愣了愣,哈哈大笑,道:“行了,老徐。南巡首长都说过,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他顿了顿,道:“这一次公路硬化的资金能够落实,这是你的功劳,回头常委会一定要提出来。咱们现在班子就十几个人,我们要激励大家都一齐用力。你我二人是正副班长,要做好表率。

我看你这个表率就做得不错!”

徐兵微微愕然,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今天他坦诚和陈京谈这个问题,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徐自清抬举他,拉拢他,目的就是牵制陈京。

如果徐兵不认清形势,依旧按照原来的办事方法和陈京处在对立面,他觉得即使是徐自清的帮助,他也没有能力在和陈京的角逐中占据优势。

每一次角逐都失利,每一次失利都面临损失,徐兵已经承受不住了。

与其这样,徐兵还不如向陈京直接坦白。

徐自清那边他继续虚与委蛇,力争好好的把这条线经营好。陈京这边他要改变策略,不能再硬碰硬,两人要合作多余对抗,要让陈京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唯有这样,他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徐兵经历过深刻的思想斗争之后觉得,徐自清他可以得罪,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可以放弃这条线。但是陈京这个人太危险,绝对不能再跟他硬碰硬了,这三个亿的资金,徐兵与其拿出来和陈京叫板,还不如当做投名状递给陈京。

对这个做法,他本来心中还挺忐忑,但是现在看陈京这个态度,他心中轻松多了。

陈京亲自给徐兵冲了一杯茶,凑过去压低声音道:

“老徐,还有两个大事,我今天跟你谈谈!”

陈京在徐兵耳边轻声的把黄海船厂收购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徐兵愣了愣,惊道:“当真吗?”

陈京嘿嘿一笑,道:“那还有假?这事儿闹得还真不小,我在京城本来早就可以回来,就因为这个事情我留了几天。在此期间我还见了楚北的秋副省长。

有句话不是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吗?我们荆江船厂第一次没有成功,现在黄海船厂再卷土重来,嘿嘿,这一次我们得坐地起价了!”

徐兵一拍手,道:“真是太好了!这件事能成,荆江无忧了。”

陈京压压手道:“低调,低调。这个事目前要保密,千万不能乱传。传到那些好事的记者耳中,他们添油加醋的一乱宣传,局面一乱,引起了什么变故,那就真得不偿失了!”

徐兵连连点头道:“这事我明白,绝对保密,目前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陈京淡淡一笑,道:“还有新林知道。这个项目我想过了,就让新林去负责。还有郑远坤这个人上了正路,做事情还是不错的,他们两个去谈吧。反正这次我们换了个个儿,我们高姿态!”

徐兵道:“新林负责合适,他本来就是分管这一块的。再说这个同志最近工作积极性高,能力也强,我相信他能够谈出好的结果!”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老徐,你可不要以为你能闲着啊!不瞒你说,我们还有一个重大项目,这个项目我们两个人来做。如果项目做成,我们立刻就能有这个数字的财政收入!”

陈京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徐兵面前晃了晃。

徐兵脱口道:“两个亿?”

陈京哈哈大笑,道:“我说老徐你真是当惯了穷家,两个亿的项目还用得了咱俩去协同?我告诉你,是二十亿!”

“二十亿?什么项目?”徐兵惊道。

陈京站起身来回头打开书柜,以最快的速度从里面拿出一张荆江市地图。

他用手指着玉山方向道:“这个位置你看到没有,这是玉山的背面。玉山正面是楚城的地盘,那边是玉山温泉别墅。而背面是我们荆江的地面,欧朗酒店集团现在看中了这一块地。

他们要拿这一块开发商业地产,用于建立高档的别墅区,另外还有度假村和休闲娱乐中心。

他们开口就是要六千亩地。

我盘算了一下,六千亩地我们暂时不能批那么多,我们可以搞三四千亩。按照地产土地的价格,我们一平米五百块是多少钱?六百块又是多少钱?我说二十亿这个数字,应该不在话下吧!”

徐兵愣愣的站起身来,道:“我的天啊,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财政赤字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了!欧朗集团投资向来具有战略眼光,我看他们名不虚传。玉山是风水宝地。

玉山温泉别墅的大名享誉全国。

这里是玉山背面,但也是玉山啊。住玉山的别墅,这是身份的象征,有巨大的商业价值。他们的眼睛很毒啊!”

陈京哈哈一笑,道:“对,你这词儿用得贴切。他们最毒的是知道这个时候找我们谈判的时机最合适。我们现在穷,现在需要钱,这个时候他们大手笔买地,能够拿到最好的价钱。

不过无所谓,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老徐,你有没有兴趣?”

徐兵有些兴奋的道:“当然有兴趣,能够增收二十亿。拿这二十亿能干成多少事?哎呀,荆江接二连三喜讯不断,我们沉寂了这么多年,终于见到曙光了!”

陈京道:“现在还不能高兴过早。荆江现在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呢!咱们这样,为了避免有人说三道四,你我二人分头到省里去做工作。我们先把基础夯实,然后再行动。

我们要记住,绝对不能提土地的事情。这件事要严格的保密。

这不仅是我们荆江秘密,也是商业机密。欧朗集团出手了,会引来多少投机者?

既然是大手笔,我们就要按大手笔的要求来策划,绝对不能搞乱了局面。

老徐啊,我还等着今年年底荆江在全省露脸呢!咱们两人要做表率,可不要做砸了,那样的话我们脸没露出来,屁股先露了,那就成笑话了!”

徐兵郑重的点头道:“书记,您就放心吧!这件事目前仅限你我二人知道。到合适的时候,我去那边看看,实地考察一下。把情况摸清楚,一旦动作,我们会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