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5章 一张老脸!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一张老脸!

秘书长肖涵正要推开陈京秘书室的门,门却先开了。

一头撞上了徐兵,他不由得怔住了,良久他才反应过来,马上恭敬的叫了一声:“市长好!”

徐兵满带微笑,点点头道:“老肖啊,跟书记汇报工作?书记正在品茶,正宗的狮峰龙井,你现在去正好赶上,有口福哦!”

肖涵木然的笑笑,嘴唇掀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肖涵的记忆中,他从来就没见过徐兵对自己如此和蔼过。

他甚至觉得今天自己是撞到了鬼。

看徐兵这乐呵呵的样子,在书记办公室捡到金子了?

再说了,他和书记关系一直就不融洽,每次和书记碰头之后,都是一张臭脸,让人望而生畏,今天太古怪了。

一直目送徐兵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他才收回目光,定了定神推开了陈京秘书室的门。

今天秘书小方不在,老婆临盆请假了,本来肖涵是要重新安排一个秘书代理方刚工作的,但是陈京拒绝了,他也不敢节外生枝。

小方不在也好,肖涵代理秘书职务他也愿意。

毕竟能跟在书记身边,这也是他和陈京进一步拉近距离的机会。

推开陈京办公室的门,徐兵说得没错,陈京果然在喝茶。

肖涵谨慎的凑过去道:“书记,您找我?”

陈京指了指沙发道:“先坐吧,喝杯茶!”

肖涵道:“刚才我在外面碰到市长。他就说我口福好,进来就会有好茶喝!”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他没有骗你,还真是一点好东西。来喝一杯!”

从陈京手中接过茶,肖涵心中就犯嘀咕。

从陈京的脸上,他看不出任何的讯息,可是刚刚徐兵分明是兴高采烈的,这是怎么回事?

“老肖啊,小方的老婆在哪家医院啊?你知道情况吗?”陈京道。

肖涵愕然,道:“书记。我听说是在市妇幼保健院。这样吧,我马上确认一下!”

陈京道:“这事不急,我找你来另有事情。是这样,最近我们荆江形势不错。我们一些难点、要点问题。现在都在逐步的解决中。我看咱们班子士气也上来了。

有句话叫士气可鼓不可泄,徐市长刚才跟我谈了,说我去京城期间。省领导对咱们荆江的工作又有新的批示。

省长提出荆江班子需要百花齐放,我们常委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这个提议不错,我们就是要动员大家一起往一处用力。我和徐市长坚决做表率,其他的同志们也都要投入进来。我们一起来打一场轰轰烈烈的荆江复兴之战。

这个事儿要做好宣传工作,要认真逐级往下传达,必要的时候,我和徐市长可以接受媒体专访。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要明确咱们荆江党政班子的目标,要把大家都团结到这个目标的周围,共同努力。这个事你去认真酝酿一下,看怎么安排吧!”

肖涵皱皱眉头,旋即点点头道:“行,书记,我立刻去部署安排!我会和宣传部陆部长一起研究,看怎么做好宣传工作!”

他嘴上回答着陈京的话,心中却想不对劲啊。

就为了这事儿,徐兵就高兴成那样?

难不成这个所谓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是徐兵现在出了新招?

肖涵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问题,但是看陈京的神情认真,而且对这个提法大加赞赏,这是虚还是实?

从陈京办公室出来,肖涵心中就一直胡乱琢磨。

他仔细回忆刚才他和徐兵见面的每一个细节。

他觉得今天徐兵绝对不可能是去向书记叫板去的,他猛然一想,现在荆江的局面,陈京对徐兵占据绝对的优势。

不夸张的说,徐兵现在的地位算是岌岌可危。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兵难道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有胆量向陈书记叫板?

这么一想,他心中就有些释然了,看来今天陈书记布置的任务是完全靠谱的,自己必须马上去办好。

肖涵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平常就是一个好琢磨的人。

对那些权谋心机的事情,他特别上心,而他也自诩是玩阴谋、阳谋的老手,他跟的领导不少,每每他都会仔细去琢磨领导的行为做事,从中吸取精华。

可是,唯独遇到了陈京,他怎么也把握不住陈京的做事方式。

以前他觉得陈京厉害的地方是行为做事不按常规出牌,总能出其不意,让对手防不胜防。

而现在他又觉得,陈京驾驭局面的能力极强,尤其是善于驾驭人。

陈京单枪匹马到荆江,当时手下无人可用,可是现在党政两条线,还有下面区县,市直单位,竟然到处都有他的人。

而今天,竟然徐兵都似乎向他递交了投名状,两人似乎要进入一个很甜蜜的蜜月期。

不得不说,这是很让人震惊的。

肖涵就搞不明白,陈京究竟是怎么去把握这些事情的?肖涵可是长期在陈京身边工作的,他为什么就把握不到其精髓点,关键点?

……

楚江日报。

徐自清微皱眉头,仔细的翻看报纸的各个版面。

每天浏览报纸,这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了。

今天看报纸,他又看到了新的东西,荆江市在搞班子全体动员,打出班子成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口号,要求所有党政班子成员,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轮动性,积极参与到荆江市的经济复苏上来。

文章占的篇幅很大,其中还有记者专门采访荆江市委书记陈京的专栏。

通过这个专栏,徐自清看到陈京对这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提法给予高度评价。

同时陈京还谈到,荆江市委下一步要在转变政府职能,建立高效、高执行力政府上面下大功夫。

而陈京在访谈中表示要对政府充分放权的态度,也着实让徐自清吃惊,心中不由得感到别扭。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话可不是陈京先说的,这话是徐自清说的。

徐自清当初“指点”徐兵的目的,是现在这个目的吗?

徐自清和陈京之间关系出现裂痕,他需要在荆江培养自己的人,而用徐兵牵制陈京,让徐兵充当自己的代言人,这是徐自清的算盘。

陈京的风格霸道,做事风格硬朗,这一些徐自清都知道。

正因为他了解,所以才有的放矢,对徐兵进行指点。可现在看来,他的指点收效甚微,反倒是被陈京利用,用以团结班子,凝聚人心,直接就打出了“荆江复兴”的口号。

显然,这是荆江市委的一种刻意宣传,目的就是提振全社会的士气。

狠劲的喝了一口水,徐自清将报纸叠好放在边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

他抓起电话道:“你好,我是徐自清,您哪位?”

“自清啊,是不是先要祝你生日愉快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

徐自清一愣,下意识的站起身来,道:“方总,您……哎呀,看您说的,什么生日不生日的都没在意,您不给我打电话,我自己都忘记了!”

电话是方路平打过来的,徐自清脸色笑容很浓。

方总一天日理万机,竟然能记得住自己的生日,这让他颇为感动。

“哈哈。”方路平在电话中爽快一笑,道:“自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以前咱们年轻的时候过生日总是郑重其事。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对这事反倒不那么热心了。

有道是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啊,这是咱们步入老龄的一个心理关口!”

徐自清道:“方总,您可别这样说,您还年轻。中央领导中,您的年龄是最年轻的了。”

方路平淡淡一笑,道:“行了,别说那些安慰我的话了,我没那么脆弱,我给你打电话一来是祝贺你生日快乐。另外是告诉你一件事情,黄海船厂收购的事情闹得不小。

这一次他们可能要杀回马枪重新收购荆江船厂,这么来回一闹腾,牵扯到方方面面不舒服。

事儿不是大事,但是处理不好,尤其是协调不好各方面关系,总归不好。

这个事你还是把一下关,争取能够把事情处理得圆融一些,别让兄弟市的企业太难堪了!”

徐自清一愣,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的合作不是没事了吗?怎么又来了一个回马枪?

他是何许人也,把这个事儿在脑子里转个弯,立刻就想到事情可能有了大的变化,前几天陈京不是进京去了吗?会不会和陈京进京有关?

“方总,您放心吧!这是好事,我们都喜闻乐见的事儿,我们楚江肯定有能力办好!”徐自清大声道。

“那就好!陈京这孩子啊,干事是一把好手,肯动脑筋,肯想办法,有一股子拼劲儿。这样的干部很难得。说句实在话,把他放在楚江,我都觉得委屈了。

你在他面前是长辈,希望你能和他多沟通,对他多引导。

年轻人嘛,木秀于林总是会遇到一些问题,如果你能盯着点,我就放心了!”方路平认真的道。

徐自清脸色一变数变,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张老脸极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