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6章 方刚的大喜事!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方刚的大喜事!

费了老大的力气,徐自清才把黄海船厂收购事件的始末完全了解清楚。

这一了解,他着实吃了一惊。

陈京也太敏锐了吧,竟然把这件事情联想到大军区关系上去了。

这一次有中原军区出面,事情能不顺利解决?

徐自清对军队一直缺乏了解,在他想来,陈京那么年轻,怎么能想到这些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他对陈京的了解还是不够。

现在荆江船厂的收购问题,转了一个大弯机会又来了。荆江内燃机厂据说和二汽重卡的强强合作已经八九不离十,这么一来荆江最大的两家企业的出路问题解决。

这对荆江国企的改革将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不得不承认,陈京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荆江那么大一个乱摊子,让陈京东一榔头,西一棒,硬是渐渐的理清眉目了。

现在困扰徐自清的问题是,荆江船厂的事情省里一直是汪鸣风来负责的。

后来这事情没成,汪鸣风碰了一鼻子灰,甚至在常委会上还遭受了别人公开的质疑。

也就因为这事儿,陈京和汪鸣风之间产生了分歧,据说现在都没弥合。

现在荆江船厂的事情重提,汪鸣风会是什么态度?

如果现在徐自清和陈京保持良好的关系,他大可不必在意汪鸣风的态度,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问题是现在徐自清和陈京之间芥蒂颇深,徐自清就这样横插一杠子,想摘桃子是否合适?

方路平来的电话让徐自清高兴,又让他惭愧。

陈京是西北系的女婿,徐自清却没有能力驾驭住。本来是自己的一大助力,现在搞得关系如此尴尬,反倒让徐自清顾忌甚多。

这实在是让徐自清觉得很窝囊,很憋屈。

……

荆江市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三十二号病房。

病房里面其乐融融。

刚刚出生的小家伙躺在婴儿**沉沉的睡着了。分娩的孕妇躺在**,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而她的周围,坐满了亲戚朋友,按照国人的传统观念,添丁是大事,所以今天亲戚朋友到得特齐。大家都喜气洋洋。

方刚笑得合不拢嘴,忙前忙后的给大家端茶递水,一有空闲,他就坐到媳妇儿身边,心中的那份甜蜜和喜悦,莫可名状!

“小方。这一次齐齐给你生了一个儿子,这是咱们两家的大喜事。所以关于酒席的事情,你要准备好,要大办,你可不要想敷衍了事啊!”岳父孙山峰盯着方刚,一本正经的道。

方刚正在看着儿子发愣,猛然一听岳父的话。他一愣,眼睛看向躺在**的媳妇儿。

方刚老婆道:“爸,这事儿咱们再商量吧,你不是不知道,方刚现在工作特殊,市里有明文规定,领导干部不能大摆酒席!”

孙山峰愣了愣,双目猛然一瞪道:“你说什么?规定?你说我不懂规定?方刚也算是领导干部?就一秘书而已,秘书什么时候也是领导干部了?丫头,你还别护着这小子。

你老爸可不是不讲理的人。

你们的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让方刚不要再混下去了,干什么不好,偏偏去干什么秘书?

现在我不管,你们工作问题我管不上,但是关于外孙子的问题我管得上。这酒你不想摆也得摆,这么大的喜事,草草了事,这不是我孙山峰的个性!”

岳父孙山峰一强硬,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就弄得僵了。

方刚的父亲方立波是个老实人,一看亲家公生气,他忙凑到方刚身边道:“小刚,齐齐爸说得有道理,这酒还是得摆,酒席操办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就让我和你妈去操办。

咱们都是老百姓,风俗就是这样,不摆酒怎么能显示出咱们方家添丁的隆重?”

方刚皱皱眉头道:“爸,这事你不明白。回头咱爷儿俩再说好不好?”

“怎么就再说了?我说方刚你什么态度啊?”孙山峰脖子一硬,就几欲拍案而起。

他老教师出身,平常在家里对子女就是一言九鼎,哪里容得了方刚这么放肆?

一看老头子要发火,孙齐的姐姐孙霞忙圆场道:“爸,您别生气,方刚也不是没拒绝吗?大不了这事儿我交给我们家杜海去忙活,我们就去楚江摆酒,这也没违背规定不是?”

孙霞瞟了瞟身边的老公一眼,道:“哎,老杜,这事你得操心,你朋友多,帮忙联系一家酒店。”

杜海年龄四十多岁,生得特胖,一坐在那里就显得气势很足,他大手一挥道:“成,自家的事儿我能不上心吗?齐齐,这样吧,就在上次咱生小君的那家酒店操办。

丽都酒店牌子响,刚才爸说要大操办,丽都操办酒席,不会丢面子。”

方立波瞟了一眼方刚,还没说话,他那口子董秀娥却站起身来道:“丽都酒店?那可是五星级酒店,一场酒席操办下来恐怕得上十万,这……这……”

董秀娥一开口,孙山峰哼了哼,眉宇中闪过一丝不快。

当初女儿嫁到方家他就不同意,门不当户不对的,方家有什么?

两老一个下岗,一个在国企要死不活拿点死工资,住的还是老单位的福利房,四十多平的那种。

这样的条件就想要他孙山峰的女儿,他怎么会同意?

可是坏就坏在自家丫头没出息身上,这丫头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偏偏就看上了方刚,家里怎么阻拦也不起作用。

最后孙山峰没办法,因为人家小两口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这事孙山峰心里一直就有疙瘩。

现在女儿生了一大胖小子,孙山峰就坚决要大操办搞一场喜宴,得让方家人搞清楚,他们要配得上老孙家。那还得再努力。

看到孙山峰不悦,杜海嘿嘿一笑,道:“董阿姨,你也不用担心。钱的事儿不是问题,丽都酒店是我一哥们开的。到时候我肯定让他给你们打折。另外,硬是还凑不过来,您开个口。

别的我不敢打包票,找我拿个三五万,我肯定眉头都不皱一下。”

孙山峰哈哈一笑,道:“那就这么定了。酒店联系的事情杜海你盯着!千万不能搞太差,别让人家笑话咱们太小气了!”

孙山峰拍板,方立波两口就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方刚脸色很难看,几次想说话都被老婆拉住。

“请问谁是方刚!”一个漂亮的女护士推门进来甜甜的道。

方刚道:“我就是,您有什么事情!”

女护士点点头道:“有人找您!”

“哈哈,小方!恭喜你啊!”门口闪出一人。大声说道。

方刚猛然站起身来,道:“秘书长?您……您怎么来了?”

肖涵眯眼盯着方刚,手上领着一大盒礼品,含笑道:“怎么?你这么大的喜事,我能不能祝贺?不仅我来了,书记马上就到!”

方刚倏然一惊,一时手足无措。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冲老爸道:“爸,您和忙快找两把椅子过来,陈书记马上就来了!”

方立波一看儿子的神色,心中就有些发紧,他道:“陈……陈书记,哪……个陈书记?”

方刚急道:“荆江还有哪个陈书记?你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陈京书记!”

“啥?”

这次不仅是方立波心理咯噔一下,一屋子都猛然吃了一惊,几乎同时,都齐齐站起身来。

而这时,陈京已然出现在了门口。

他满含微笑。还没来得及说话,方刚忙凑过去道:“陈书记,您……您怎么来了?我……我这里不成样子,我都……”

陈京淡淡的笑笑,道:“我说你是初当爹。有些糊涂了吧。话都不会说了?大喜事要祝贺嘛!”

他指了指方立波,道:“这是你父亲吧,你还没跟我介绍呢!”

方立波这一辈子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领导,他第一眼看到陈京,整个人就愣住了。

新闻上他看到过陈京,可现在这么一面对面,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一时手足无措。

陈京伸出手来道:“方叔,恭喜啊。抱了大胖孙子了,小家伙很可爱,生下来重量不轻吧!”

方立波紧握着陈京的手,一句话说不出来,他旁边的老伴道:“生下来七斤二两,托书记您的福!”

“也恭喜您,婶儿!”

方刚这时才恢复状态,指着孙山峰道:“书记,这是我岳父,孙齐的父亲!”

“孙叔,恭喜!”陈京伸出收去。

孙山峰慌忙伸出手来和陈京握手,也十分激动。他退休以后,最爱看电视,陈京作为荆江市委书记,他几乎天天都在电视上看到。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有机会和陈书记握手。

陈京和孙山峰谈了几句,转身从身后肖涵手中接过几个包,递给方刚道:“这是一点小意思。主要是给你老婆补身体的。你嫂子经验丰富,我还专程打电话向他请教了才买的。

工作的事情你不用有顾虑,我已经让肖秘书长给你安排产假了,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陪老婆,陪孩子。”

这时孙齐挣扎着想下床,陈京忙伸手道:“你这丫头,可不能蛮干!老老实实休息,小方跟着我,一天忙里忙外,现在你有机会让他伺候你了,你好好把握。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等他上班了,估计家里的事儿又得让你操办了!”

陈京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孙齐也笑了起来,笑容分外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