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7章 前倨后恭!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前倨后恭!

市妇幼保健院院长王剑正在外面茶楼喝茶,忽然接到卫生局马局电话,说市委陈书记到了妇幼保健院。

他一惊非同小可,慌忙驾车返回。

他人到办公楼下,便看到副院长韩日葵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他忙道:“老韩,怎么回事?书记现在被安排在哪里?”

韩日葵摊摊手道:“书记已经走了,他过来是看病人的。”

他摇摇头道:“我们真疏忽了,市委方主任的老婆在咱们院生孩子,下面人竟然都不知道!”

“谁,方主任?”王剑疑惑道。

韩日葵道:“就是书记的秘书方刚主任,老婆生了,在新生儿科,书记今天过来是看望他老婆来的!”

王剑“嘿”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空中虚点几下,嘴唇掀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他使劲摆手道:“走,走,咱们去新生儿科,怎么搞的,最近谁分管住院部?这么粗心大意?”

新生儿科三十二室,陈书记来了一番寒暄,一屋子人怔怔发愣。

一直送陈书记到楼下,大家才重新回来。

这一路上竟然谁都没敢说话,连一向言出九鼎,最喜欢对方刚挑三拣四的岳父孙山峰都把嘴唇抿得紧紧的。

他心中只是想,自己这个女婿怎么搞的,怎么就脑子一根筋,从来就没听他说自己是在市委书记身边工作呢?

他不由得去看自己的大女婿杜海。

杜海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还有些恍惚,似乎还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一行人回到病房。

最终还是杜海先说话,他笑呵呵的凑到方刚身边,道:“嘿,刚子,看不出来啊。你……你给陈书记做秘书?”

方刚腼腆的笑笑,道:“是啊,我也刚调过去不久!”

杜海用力搓手,道:“哎呀,那真是了不得。荆江陈书记是楚江最有前途的干部,刚子你要当大官了,走官运了!”

方刚一听乐了,道:“你还知道这些?道听途说的吧!”

杜海嘿嘿一笑,道:“咋能不知道呢?我跟你讲,楚民建筑公司你知道吧,就是我们的大老板,我的工程都是他给我的。他就是陈书记的小舅子。人家现在有钱,可规矩了,口碑特好。

他都跟咱说了,让咱们做事要规矩,否则捅出了篓子,他可担不住。”

他凑近方刚道:“他私下里跟我们说,他和陈书记因为有层关系,所以生意上更要小心谨慎。否则生意亏了事儿小,连累的陈书记的仕途,那才是把天给捅漏了!”

方刚皱皱眉头,道:“你说的是谁?是闫名吗?哎哟,他还懂这些了?”

杜海双眼猛然一亮,道:“刚子你认识闫总?我就说刚子本事不小,果然了不得啊。那闫总跟你说了,以后咱们在荆江的工程会多起来,这事儿你知道吧?”

方刚哂笑道:“行了,姐夫。你也不要指望我能在闫名面前跟你说上什么话。闫名到是找了我几次,但是书记的规矩严,找我我也不会帮他办事,这事你还需要委婉提醒他,他不是懂道理吗,你跟他说他应该会懂!”

杜海一愣,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一小包工头,平常手上有俩钱,牛哄哄的。

方刚他一直就不怎么看得上,他们一对连襟向来都是他在岳父那边占绝对上风。

在他看来,方刚其貌不扬,说话不带个响字儿,不像个男人的样儿。小身板儿也弱不禁风,真不知道自己如花似玉的小姨子,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小子。

可是这一刻,和方刚真正一对话,他心里一下就升起了一股寒意。

杜海在江湖上打滚这么多年,有权有势的人见得多,那些大家伙说话,个个都是语出机锋,笑里藏刀,一个伺候不好,就可能让自己万劫不复。

而现在,他竟然在自己这个一直看不起的连襟身上感受到了这种气质,他哪能不色变?

当官的事儿他不怎么懂,但是他用屁股想想,都能明白市委书记的秘书,这意味着什么。

人家长期在市委书记身边工作,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可能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自己这么一个小包工头儿,他要捏死自己,不跟玩儿似的吗?

一念及此,他心里就愈发忐忑不安了。

而正在这时,病房的门再一次打开了。

病房值班医生陪同一众人快步进来,她讪讪的冲方刚道:“您是方主任吧,这……这位是我们王院长。”

方刚站起身来,王院长却伸出双手快步走过来,道:“方主任,实在是惭愧啊。都是我们工作失误,不知道您的夫人再咱们院分娩,怠慢了,怠慢了!我刚才已经吩咐下去了,让马上给安排特监房。

在这边有什么不便的地方,您尽管说。”

他指了指值班医生道:“小刘我已经给他说过了,她是个务实的年轻人,做事细心,我让她专门就负责您这边,随叫随到!”

方刚伸手和王剑握了一下,道:“王院长,别这么客气。您就把咱们当成普通病人就行了,没必要搞特殊化!”

王剑道:“不搞特殊化,怎么会搞特殊化?不过特监房的条件好一些。无论是产妇还是小孩,对他们都有好处。新生儿刚出生,尤其要讲究,您在院里,就当是遵医嘱。

当然,这也代表咱们妇幼对领导长期关怀的一点回报,您千万别推辞,就是咱们院的一点小心意!”

王剑长期在官场上打滚,说话滴水不漏,他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方刚还能怎么说。

立刻就有一群护士过来帮忙搬东西,床直接推着,前前后后最多就十分钟,环境立刻就变化了。

病房在一楼,外面是小花园,气候宜人,鸟语花香。

而房间是三房一厅的套房,一间大房产妇用,还有专门一间新生儿监护室。

另外客厅和单间是陪护人员住的。

房间装修精致豪华,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还配有电脑可以上网。

这完全就是四星级酒店的标准了。

家一搬,一家人就可以在客厅落座了,一点也不用挤着。

王剑自始至终指导忙完一切,又过来小心翼翼的讯问方刚是否满意。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以后,他才客气的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对医护人员耳提面命的叮嘱一番。

两家人从普通房换到这个环境,明显都还不怎么适应,尤其是孙山峰两老,总觉得不自在,老头脸色尴尬得很。

在不久前他还怒斥方刚没本事,一直就在政府单位混着,当个破秘书。

可现在,人家院长亲自过来一口一个主任的叫着,那种恭敬的巴结之态,这是对小秘书的态度吗?

再说了,哪个小秘书有本事能惊动市委书记?

然后再看看这特监房的环境,这哪里是医院,简直就是在豪华酒店。

刚才大女儿方霞嘀咕,说这里可不是有钱就能住的,得够领导级别才能享受。

想想也对啊,孙山峰那一年心脏开刀,在省城第一人民医院,当时他就看到特护区那边和这里就是一个样子。

他还让家里去问想多花点钱也去特护区住。

可是人家医院的医生只是哂笑,然后客气的说那边没空位。

后来孙山峰打听,才知道自己实在唐突得厉害了,那一片特护区可都得正处以上领导才有资格进去的。

那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和外面的不一样,自那一次,他就领略到了什么是人上人。

现在了不得了,自己的女婿竟然被院长亲自巴结给了特监护的待遇。

那岂不是说自己的女婿也是够级别的官儿了?

“咳,咳!”孙山峰干咳了两声,眼睛扫向方刚,方刚忙站起身来。

孙山峰也站起身来压压手道:“坐,坐,刚子。我刚才琢磨了一下,这孩子出生啊,是喜事儿。但是你是领导干部,领导干部有纪律,不准操办酒宴。这……这规矩还是要遵守,遵守组织纪律嘛!”

他嘿嘿一笑,道:“再说了,咱家孩子出生,也不讲那排场。以前我就跟你们常说,人生一世,关键还是得心里有本事。那些排场,那些表面的光溜,那都只是皮面光,没什么价值。

孩子将来成长好,有没有出息,也不在于咱们酒席办得热不热闹。”

他扭头看向杜海,道:“阿海啊,这事儿你先别忙着联系了。我们还是遵从刚子自己的意思,咱们可不能因为那些封建观念,传统观念就给刚子拖后腿了!我当了一辈子人民教师,算是给党和人民服务一辈子了,什么时候干过拖后腿的事儿?

以前我在岗的时候没干过,退休以后就更不能干了,是不是?”

方刚怔怔说不出话来,他瞟了一眼躺在**的齐齐。

孙齐俏皮的冲他眨眨眼,从被窝里面伸出一只手,翘了一个大拇指。

方刚脸不由得一红,小两口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两口这么多年,一直都被姐姐和姐夫压一头,看来以后这么局面恐怕要改变了。

他们也不求比姐姐和姐夫高一头,但是争个平等待遇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