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11章 沈梦兰的尴尬!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沈梦兰的尴尬!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速行驶,沈梦兰坐在车后座,翘着二郎腿,心中别提多惬意。

投资荆江这是既定计划,以前投资她要求爹爹拜奶奶,苦不堪言,可现在世道变了。

如果不是看陈京的面子,她还可以再拖一拖,争取更好的条件。

即便如此,现在她人到荆江,当地政府官员那也得当太上皇一般伺候着。

官员看中利益,看中政绩。沈梦兰的投资就能够给他们带来政绩,惹得沈梦兰不高兴,她只要随便一道命令,就得让当地政府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

这年头,有钱的才是爷,这才是真正健康的市场经济。

市场经济,以钱为尊,沈梦兰很喜欢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所以隔三差五她都会到荆江走走看看,视察视察嘛!

“梦兰,今天荆江市领导要到工地现场视察,你怎么提前就走了。这是不是不太好?”一旁的屠刚小心提醒道。

屠刚从香港来,初来乍到,不懂内地的规则。

沈梦兰又故意给他下绊子,荆江投资的事情,他碰了个灰头灰脸,沈梦兰借题发挥,整得他没脾气,心服口服。

沈梦兰一石二鸟,既给了荆江脸色看,又算是笼络驾驭住了万海一个老臣子。

屠刚说话,沈梦兰吃吃一笑,道:“屠叔啊,跟官员打交道,你得多琢磨。官员高高在上,最喜欢玩弄权术,搞阴谋诡计,如果你不懂方法,往往会碰得灰头灰脸。

我送你四个字,‘若即若离’。永远不要跟官员说真心话,永远要和他们保持距离,还有永远不要太给他们脸!”

她轻轻的哼了哼,继续道:“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手上永远要有牌。官场之上,就是相互琢磨,你琢磨我,我琢磨你,谁也不能让对方琢磨透了。同时又要努力的去琢磨对方。

所以啊,我们也不能够让别人琢磨透,你明白?”

屠刚傻愣愣的点头,听得云里雾里,但是他眼神中却大放异彩。

他心中感叹,沈家的三丫头成熟了,今非昔比了。独挡一面成长就是快,再过几年,大公子和大小姐估计难以和三丫头抗衡了。

而沈梦兰说完这句话,也没继续往下说。

她神态很不自然,却又要装出一副一本正经,谆谆教诲的样子。

别看她刚才说得云山雾罩,其实自己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

这几句话她纯粹剽窃,她是听陈京说了一番感叹的话,她搞不明白就强行记下了。

今天此情此景,她正要用这几句话对屠刚说教,没想到效果还不错。

屠刚道:“梦兰,今天是徐市长视察工地,这个徐市长难道不重要,我们不需要在意一点礼节?”

沈梦兰嘿嘿一笑,道:“跟他讲礼节,他就会跟你蹬鼻子上脸。别说是徐市长,就是陈京今天视察工地,我们照样不能给他这个面子。当官的人……”

“叮,叮……”

沈梦兰手机响起。

她伸手抓电话优雅的放在耳边,她只听一句话,脸色就变了,道:“你说什么?不是说徐兵到工地吗?怎么是陈书记?”

电话那头声音很低沉:“我们也不清楚啊,我们也是接的政府通知,谁能搞清楚?”

沈梦兰脸色极度阴沉,“啪”一下挂断电话。

她翘起的腿不由自主的放了下来,双手捏着手机,呼吸变得急促。

她脑子就想,陈京今天到现场,会不会知道自己提前跑了?如果知道了,那自己肯定死定了!

这个暴力男,阴谋男,蛮不讲理,骂起人来让人不堪承受,整起人来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她越想越恼火,都是怎么搞的,连个消息都搞不准,看来公关部的那帮家伙该好好的整风了。

司机从车内后视镜察言观色,察觉到老总的气色不对,他正要说话。

沈梦兰忽然一拍座椅,道:“快,快!你快点开!”

司机愣了愣,猛然加一脚油门,车往前猛然一窜,沈梦兰的脑袋差点碰到了前座。

沈梦兰心里火气更大,吼道:“你怎么回事?我让你调头,快调头!”

司机脸色尴尬,弱弱的道:“沈总,高速不能调头,我们只能在下一个出口下!”

沈梦兰大手一挥,怒声道:“那你动作快点啊,磨磨蹭蹭,想等天黑啊!”

司机连忙闭上嘴,不敢再说一句话。

沈梦兰的性格他太清楚,一急起来蛮不讲理,你如果想跟她把道理解释清楚,等待的必然是臭骂。

车终于从出口下来了。

沈梦兰神色很紧张,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她是被陈京整怕了,也训怕了。她别人都不怕,整个楚江她就怵陈京。

她觉得自己在陈京面前一点秘密都没有,人家一眼就能把自己的那点小九九瞧得透透的,怎么跟人家玩儿?

再说了,她沈梦兰在陈京面前还有什么秘密?身体都没秘密!

一旁的屠刚感受到了她的紧张,他凑过来道:“怎么了?梦兰,工地出事了吗?”

沈梦兰没好气的道:“屠叔,回去好好给公关部整风,他们怎么搞的,连个消息都搞不准确。今天是荆江陈书记到工地视察,他们……”

屠刚一听沈梦兰这话,脸上就疑惑了。

他心想就算是陈京视察工地,沈梦兰也没有紧张成这样吧,怎么了?荆江陈京能吃人?

沈梦兰不刚刚还说,就算是陈京到工地视察,她也毫不给面子了。这话才刚说出口,怎么现在就变这样了?

沈梦兰双眼余光瞟到了屠刚脸上的疑惑,她才猛然想起自己刚才吹了牛。

一时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陈京这人真是变态,他要视察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说来就来,搞这种突然袭击,不是故意要整人吗?

她努力咳了咳,道:“那……那个,屠……屠叔啊。这个……荆江的陈京,咱们还是要……要那个重视。这个人很有能量,在荆江一言九鼎,而且在整个楚江,都是威信很高的……

所以,我们工作还是要视情况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个……呃……”

沈梦兰支支吾吾半天,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说这一句话,她感觉比平常说一百句话都困难。

车速很快。

也就二十多分钟,沈梦兰一行就回到了荆江工地。

此时的陈京正戴着安全帽,在众人的簇拥到厂房实地考察。

沈梦兰安全帽都没拿,领着一众人就直奔陈京方向而去。

她凑到近期,正要开口说话,却发现陈京正蹲在地上和一群瓦工闲聊,饶有兴致。

他手上还拿着一支廉价的香烟,一看就是农民工抽的那种货色。

“来,点上,点上!”陈京忽然回头招呼,他眼睛瞟了一眼沈梦兰,却没有丝毫停留,眼睛最终落在了肖涵身上。

沈梦兰一句话刚要开口,硬生生的给噎住了,别提多难受。

“装什么装,真可恶!”沈梦兰心中暗骂道,脸上却不得不露出笑容。

肖涵凑过去掏出打火机给陈京将烟点上,陈京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和工人们聊天。

陈京问得很细,问他们家庭的情况,问他们一天干活几小时,收入怎么样。

得知工人中有城镇户口,而且以前是工厂下岗的职工,他显得特别高兴,道:“你很不错。知道穷则思变,自力更生。我们下岗职工这个群体很庞大,政府努力的在为下岗职工寻找新的工作机会,但是,关键还是要咱们工人自己端正心态,敢于去尝试新的工作,敢于去向生活挑战。

你就是很好的榜样,能放得下架子,懂得劳动的光荣,不夸张的说,你是下岗职工这个群体中的骄傲!”

“啪,啪!”四周掌声雷鸣。

沈梦兰吓得一跳,扭头看周围,其他人都满含笑容,热烈鼓掌,似乎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

她瘪瘪嘴,心想这有什么好鼓掌的?

既然劳动这么光荣,你陈京也到工地上来干一天?也光荣光荣,真是虚伪。

当官的都虚伪!

沈梦兰暗自较劲,一双手却不由自主的碰到了一起。

因为四周人都在打量她这个异类。

书记讲话精彩,大家都鼓掌,这么正式的场合,怎么还冒出了一个这么不懂事的人?

沈梦兰没办法,也只能“啪”“啪”的拍手掌,没拍一下,她心中就骂一句。

就这样,足足十几分钟,期间陈京说话数次被掌声和喝彩声打断。

沈梦兰就不明白,这帮鼓掌的人固然是巴结领导,可那帮农民工怎么也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个个脸红脖子粗,眼神中那种激动之色,几乎都要落泪了。

最后,陈京讲话完毕,和他们握手,他们一个个使劲的样子,脸上憨憨的笑容,如此的狂热而真诚。

这几句话就有这么大的魔力?

沈梦兰脑子里忽然蹦出“洗脑”两个字,她心想陈京这人也太厉害了。

轻飘飘几句话,煽动性就如此强,搞得整个场面热血沸腾。这样的人不去电视台主持煽情节目真是可惜了,有事没事跑到工地上,跟一群满身臭汗的农民工说个什么人劲儿?

【第三章更完了,兄弟们,月票你追我赶,非常激烈。目前地位岌岌可危。南华马上开始凌晨章节的码字。

兄弟们啊,给我加点油吧,月票此时此刻是最有价值的!千万要价值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