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12章 陈京的威信!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陈京的威信!

终于,沈梦兰逮住了一个机会凑到了陈京身边,她讪讪的道:“陈书记,我真不知道您亲自视察咱们新厂区,我接到消息临时才赶过来,迟到了,万分抱歉!”

沈梦兰这话说得规规矩矩,态度诚恳到了极点,那模样似乎还有些忐忑。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三和区区委书记董光云可清楚得很。

沈梦兰今天是故意躲着领导视察,明知领导视察时间,却偏偏提前走人。

董光云还特意让人提醒过她,可她依旧我行我素。

对沈梦兰,董光云现在可惹不起。

现在人家是香馍馍,就为招商万海的事情,别说其他的市了,就是荆江市都不知道多少人对三和区眼红。

董光云现在制定的政策,就是要为万海创造最好的投资环境,要真正用诚意和实际行动将人家留住。下一步,财政增产增收,万海集团可得是个标杆。

也正因为如此,董光云不太敢过分干涉沈梦兰。

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跑了,半途又回来了。

陈京盯着沈梦兰,淡淡一笑,道:“沈总,万海集团生意越做越大,您的派头也是越来越大了!了不起!”

他话锋一转,道:“当然,现在你是财神爷,我们荆江是个穷地方。你这么大的财神爷过来,没一点派头也不像那么回事,是不是?”

沈梦兰脸一红,心里十分窝火。

现场这么多人。这个该死的陈京竟然不给自己留丝毫面子,这不是摆明让自己难堪吗?

按照沈梦兰的个性,她恨不得立刻就跟陈京翻脸。

不过她终究没那个胆子,她笑笑,道:“陈书记,您千万别这么说。我现在手头上事情也多,我本身经验就不丰富,工作上常常顾此失彼。所以,有时候在某些方面,难免会出现疏漏。

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陈京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道:“你多心了,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他拍拍手,道:“你们动作很迅速,土地到手立马开发。按照这个进度。今年厂房可以竣工。看到你们的干劲。我很高兴。荆江的复兴,你们是有功劳的。我代表荆江人民感谢你!”

陈京这么一说,沈梦兰却反而不自在了。

在她的印象中。陈京什么时候夸过自己?每一次都是牛哄哄的,动辄就训自己一通,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而周围的人早就目瞪口呆。

沈梦兰脾气周围的一些干部可都了解,牛得很。

三和区他也就稍微给董光云一点面子,其余的人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而市里的领导想见她,她调子也极高,哪怕对方是副市长,要见她还得看她的心情。

人家现在牛,正当红,手上有钱。

到哪个市别人不巴结?所以,大家也没办法,也只能由着她性子来。

可现在看到沈梦兰在陈书记面前拘谨的样子,所有人都不由得暗自感叹。

陈书记的气魄就是不一样,平常财大气粗,干练傲气的沈总,在她面前就只能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整个荆江,恐怕也就只有陈京有这个气魄。

陈京和沈梦兰说话,秘书长肖涵忽然凑到陈京身边低声道:“书记,您的电话,市长打过来的!”

陈京皱皱眉头,从肖涵手中拿过电话,道:“是老徐吗?我是陈京!”

“书记,刚刚徐省长打电话过来了,说玉山那边,感兴趣的企业有好几家,他指示我们一定要把好关,涉及到大宗土地的交易,可不能违规。我估计可能要拍卖才行……”徐兵道。

陈京心一沉,心想自己所料果然不差,幺蛾子来了。

说怎么消息泄露得这么快,这么准确,原来是徐自清在中间发挥了作用。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变淡,道:“老徐,你分别接触一下他们吧。按规矩来,拍卖就拍卖,你不是说这对我们是好事吗?”

挂断电话,陈京的心情一下变得糟糕。

他回头看向肖涵道:“走吧,这里差不多了,我们去下一家!”

还没等肖涵说话,董光云快步走过来,道:“书记,现在这点都差不多可以吃饭了。我们已经准备了饭,您吃顿便饭再走,我知道您工作繁忙,可是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咋行?”

陈京瞅了一眼董光云,道:“老董,饭就不吃了!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万海的新厂区,并不是到你们区委视察,你准备什么饭?不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吗?”

沈梦兰在旁边一听,脸就变了,忙凑过来道:“书记,您误会了。是我们准备的饭,今天领导们都在,我们想尽地主之谊!”

陈京嘴角微微一翘,道:“谁的饭都不吃了。”他眼睛盯向董光云,道:“怎么我觉得现在你们区委和万海搞成一家人了?你这统战工作做得不错嘛,官民成一家?”

陈京撂下一句话,便快步走向自己的车。

陈书记忽然生气,场面遽然紧张,书记的随行人员慌不择路,立刻一拥而上去找自己的位置。

而万海和三和区的干部,则一个个呆若木鸡,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情况。

还是董光云有经验,他快步赶过去,终于凑到了秘书长肖涵身边。

他压低声音道:“秘书长,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书记这是……”

肖涵扭头一笑,拍了拍董光云的肩膀,温和的道:“老董,你不要想太多了。书记心情有些不好,不关你的事儿!”

目送陈书记一行人的车队远去。

董光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沈梦兰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眼神有些迷离的道:

“董书记,你们这个陈书记正难伺候,都什么年代了,还当自己是八府巡按?”

董光云愣了愣,扭头盯着沈梦兰,良久他伸出一根手指头虚点了几下,道:“我说董总,我叫你姑奶奶行不行?以后你让我这个董大哥做牛做马都行,但是你嘴上可千万积口德,不要说有损书记威信和形象的话。就当你董哥我拜托了!”

董光云说完,摇摇头走开,沈梦兰一个人呆立当场。

她再一次扭头看向陈京车队消失的方向,心中忽然有一种难言的挫败感。

她先前还觉得有钱便是爷呢,她沈梦兰够有钱了吧,可是在人家陈京面前也就是个屁。

别看董光云这帮官员伺候得勤快,那都是表面功夫,拿董光云对自己的态度比之他对陈京的态度,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沈梦兰出身偏房,最在意身份和地位,内心也最是虚荣。

她从来就觉得自己要成为上流社会的骄子,要享受那种动一动手指头,就能让人俯首称臣的快感。

现在她才发觉自己幼稚,什么叫身份?

陈京那样才叫身份,你看看刚才那场面。

陈京脸色一变,三和区那一帮平常能说会道的官员,有几个差点吓尿裤子。

董光云平常不也算一条好汉吗?看刚才那样,屁颠屁颠的,涎着脸凑到肖涵面前,那份小心翼翼,谨小慎微,说话的声音都快变太监了,生怕声音大一点惊动了陈京似的。

沈梦兰咬了咬嘴唇,拳头使劲的捏紧。

陈京!陈京!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噩梦!

……

楚江省政府,省长徐自清手上拿着一个小网,他轻轻的将小网在鱼缸里面搅动。

立刻便有几条金鱼被网住,拎网落水,鱼儿活蹦乱跳,水珠四处飞溅。

他嘴角淡淡一笑,将网再一次放入水中,如鱼得水,鱼儿又开始欢快的畅游了。

他手上再次动作,又重复刚才的流程。

省政府秘书长毛军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后,轻声叫了一声:“省长!”

徐自清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道:“怎么了?雷鸣风又找你了?”

毛军建点点头道:“是啊,雷鸣风这个人您了解,不达目的不罢休,他已经跟我闹了,非得要见您!”

徐自清冷冷一笑,道:“这个时候他知道急了?屁颠屁颠的凑过来了?”

徐自清将手中的小网随手一扔,扭头道:“再晾晾他,你就说我这两天没空,我明天去衡州视察,正在紧张做准备工作!”

毛军建脸色变了变,显得很为难。

雷鸣风可是省委常委,人家硬抗起来,毛军建能顶住?

再说雷鸣风那糟糕的脾气……

徐自清似乎看到了毛军建的表情,扭头厉声道:“怎么了?很为难吗?雷鸣风这人,就该晾晾。你照实跟他说也没关系,他是个聪明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对他我已经够容忍了,没一点脾气,给他点甜头,他就蹬鼻子上脸!”

毛军建一看徐自清生气了,他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他慌忙点头道:“省长您放心,我会妥善处理。完全遵照您的意思办!”

目送毛军建消失在门口,徐自清伸出手来轻轻的敲敲鱼缸,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

敲打雷鸣风,这只是第一步。

现在的楚江,自己如果再不有点作为,估计都要被人淡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