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13章 徐自清的意图!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徐自清的意图!

接到方路平的电话,陈京非常意外。.

昨天到郎州县视察,陈京实地看了看玉山背面的地形,山不高,但是下午下雨了,道路很滑,泥泞不堪,非常难走,搞得很晚才回家。

所以,今天陈京睡过了头,手机在床头响,他倏然起身抓起电话道:“你好,我陈京!”

“陈京啊,接到我的电话是不是有点意外啊?”电话那头传来方路平熟悉的声音。

陈京怔了一下,道:“三叔?”他一笑,“真是意外,三叔您工作那么忙,还亲自给我打电话,我没想到!”

方路平笑笑,道:“工作再忙,亲情也要讲嘛!对了,昨天婉琦到我家里来了,给你婶婶带很多礼物哦,你家的那个丫头啊,将来了不得,人小鬼大,昨天我抱她,差点被他揪了一撮胡子下来。”

陈京忍不住笑道:“这孩子,看来婉琦带得有些不成样子了,惯得有些过分了!”

“挺好的,小孩有点脾气不是坏事。小孩太规规矩矩,将来长大了不会太有出息。对了,我听说你在楚江干得热火朝天,到荆江担任市委书记一年还不到,就捷报频传,这一点我要恭喜你啊!”方路平话锋一转道。

陈京道:“三叔,您可千万别夸我。荆江百废待兴,目前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头绪。说捷报频传那是夸张了,我倒觉得是前路漫漫,前面依旧困难重重,我们要实现荆江复兴的目标,道路还很漫长呢!”

方路平道:“恩,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一点还不错!知道有困难,就要找到解决困难的办法,我对你挺放心,唯有在团结这一方面,我希望你多动动脑筋。

手上有资源,如何合理利用,发挥最大的效果,这是需要认真斟酌的。”

方路平顿了顿,接着道:“陈京啊,做人要有个姓,但是个姓不要太强。对领导也好,对下属也好,多一些宽容心态。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你不能因为一次误会或者说是错误,就否定一个人吧?

多想想我的话,主动和领导沟通,搞好关系,这是对你有好处的。

现在你正是要干事的时候,你争我斗的,能够把心思全放到工作上去吗?我看够呛吧!”

陈京静静的听方路平说话,对方可以说是语重心长。

这些话的意思看似隐晦,其实相当明显。

方路平在提醒陈京,一定要和徐自清搞好关系,不要把关系搞太僵,对大局不利,更对西北系内部的团结不利。

陈京不由感到好笑。

他心想自己是不是该受宠若惊?

自己小小的一个市委书记,和省长之间生了一点芥蒂,竟然能惊动中央领导出面调停,而且言辞还如此委婉。

一念及此,他忍不住苦笑,他很想跟方路平把事情说清楚,他和徐自清之间的冲突,能怪他吗?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在楚江徐自清和伍大鸣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僵持。

两人磨合好几年了,徐自清还没找准自己的位置。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作为下一级党委的领导,他怎么可能做到左右逢源,两边讨好?

陈京不具备那样的能力,而徐自清他对陈京也从未真正坦诚。

双方没有共同的理念,缺乏互相的信任,怎么讲团结?

不过陈京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他沉吟了一下,道:“三叔,您说的话都是至理名言,我一定认真去思考,在工作中仔细体会!”

方路平很高兴的大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你我是最放心的,你年纪不大,但是做事最为老成,在楚江,你注定了是能大放异彩的!”

结束和方路平的通话,陈京一屁股从**坐起来,穿好衣服。

客厅,金璐已经把早餐摆放得整整齐齐了。

看到陈京出来,她款款的迎过来,道:“看你睡得香,就没叫你,有些迟了吧!”

陈京伸手抱了抱金璐,亲了亲她的脸颊,道:“昨天太累了。对了,关于那块地的事情,有了一些变数,你知道吧?”

金璐眼睛盯着陈京,柔情似水,轻轻的颔首。

陈京抿了抿嘴唇,用手理了理玉人耳际的长发,道:“宝贝儿,这个事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必须要弄清楚这中间可能的变数,你欧朗集团养了不少消息灵通的人士。

最近你把所有人都撒出去,认真收集信息。

重点要关注省政斧那边的一些动态,当然,还有你竞争对手的动态!”

陈京嘿了一声,道:“这个侯冠中就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这么久没听到他们兄弟的消息,他们说回来就回来了。真是诡异得很!”

金璐淡淡一笑,道:“好了,陈大书记,你不要疑神疑鬼的,侯氏兄弟这几年挣了一点钱,大家都知道。这一次他们回楚江,人家也是踌躇满志。看你把人家说成什么了,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陈京不再说话,走进餐厅,坐在餐桌旁边开始享用丰盛的早餐。

……

同样的早晨,徐自清早晨六点起床,洗漱吃了早点,按照固有的习惯到院子里打太极拳。

一趟拳还没打完。

雷鸣风穿着运动衫,一路小跑就凑了过来。

徐自清皱皱眉头,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依旧不紧不慢的把一套拳耍完。

雷鸣风站在一旁耐心等待,等到徐自清收拾完毕,他连忙拍手道:“好!省长这趟拳打得好,刚柔并济,不输年轻人!”

徐自清瞟了雷鸣风一眼,嘴角微微一翘,哼了哼道:“我说老雷,你一天不忙你自己的事情,非得天天找我,你是想干什么?”

雷鸣风嘿嘿一笑,道:“省长,您是领导,跟领导汇报工作是我的职责,这难道还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徐自清指了指院子旁边的椅子,道:“坐吧,你说找我有什么事情?”

雷鸣风沉吟了一下,道:“省长,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有些不服。现在省委不是拟定要搞什么两市协同发展吗?咱们和荆江地域上靠得近,我们一起协同发展,这总得有个次序吧。

哪里有什么都平起平坐的?我们在政策方面不能一味的一碗水端平,资源有限,保障省城发展十分必要,这才是重中之重!”

徐自清淡淡的道:“老雷啊,你自己也是省领导,怎么说话本位主义思想这么严重?荆江是书记要打造的标杆市,省里有一些政策支持,那也是正常的。

再说了,荆江能够获得的政策,那也是他们争取的。

比如最近荆江接二连三都有好消息,他们的宣传工作做得也到位,上下士气高涨,这都是实际情况。

你不要心里不平衡,荆江发展起来了,对整个协同发展大局也是有好处的嘛!”

雷鸣风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压了压道:“省长,省长,这些大道理我都懂,您没必要再给我说。只是我听说最近国土资源厅审批了一个大项目,荆江这是要干什么?要大规模出让土地换钱吗?

而且我还听说,他们还要打玉山温泉别墅的幌子。玉山温泉别墅可是省首脑人物的办公别墅,省委重要的接待别墅。荆江这不是混淆视听,乱来吗?”

徐自清盯着雷鸣风,道:“老雷,那你想怎么样?现在我们一心一意谋发展,经济建设为中心,你怎么还是这种老思想?玉山温泉别墅这块牌子有价值,我们就可以利用。

再说了,荆江有玉山吗?他们所在的位置是玉山背面,那能算是玉山温泉别墅吗?

我说你啊,这分明就是钻牛角尖,分明就是没事找事!”

雷鸣风一看徐自清的神情,他不忧反喜,一拍手道:

“好,省长,您果然是个开明的人。那不错啊,玉山那么大,温泉别墅只是一部分。我们还有大片地域没有开发呢!那这样,国土厅给荆江批了项目。我们也拟定了一个项目,我们也搞一块地出来开发商业地产。

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这件事您不能厚此薄彼吧!”

徐自清微微蹙眉,心中暗暗冷笑。

雷鸣风终究还是上钩了。

徐自清从放出这个消息开始,他就知道雷鸣风肯定会坐不住。

凭他的个姓,肯定会想出应对之策,这不消息撒出去没多久,他就真来了。

玉山绵延那么长,玉山正面有广大的区域可以用于各种开发,可以投资高档别墅区,也可以搞高档会所,私人会所,度假村。

这个提法以前很多年就有人提起,只是当时玉山还是军事区,这个意识有,但是实施不容易。

现在不一样了,玉山温泉别墅军区已经转给地方好多年了。玉山的军事设施大裁军以后,也基本全部移走了,这一座山,现在基本没有部队在控制,实际上是地方在管着。

这个时候,投资玉山,只要有人愿意大投资,这对楚城是个莫大的机会。

当然,楚城意识到了这个机会,开始迅速实施以后,荆江那边就没多少机会了。

毕竟,荆江更偏远,楚荆两市高档别墅,高档会所的总容量有限,哪个投资人会不选择楚江,反倒去选择荆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