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14章 侯氏兄弟!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侯氏兄弟!

雷鸣风在楚江政坛是个异类。

这个人看似说话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其实这家伙最为滑溜。

雷鸣风做事,对弱者那绝对是以势压人,保持自己的绝对强势。而对上面,他则是八面玲珑,政治敏锐性极强,战队的本事非常厉害。

在楚江徐自清和伍大鸣一直都不怎么对付,在伍大鸣上位之前,雷鸣风对徐自清可以说是伺候得相当的周到,两人的合作亲密无间,在政见上面只差穿一条裤子。

可是伍大鸣上位以后,这家伙开始阳奉阴违了。

在几次省委大的决策上面,雷鸣风都暗中给予伍大鸣极大的支持,搞得徐自清措手不及,也因为大为光火,恼羞成怒!

本来按照徐自清的个性,这一次他是不会给雷鸣风好处的。

凭什么给他好处啊?玉山开发,找到了大投资,给楚城财政增收,不就等于是给雷鸣风捞政绩吗?

但是问题就是雷鸣风这个人千般不好,但是这个人脸皮厚,死得脸。

徐自清对他都这样了,每一次都避而不见,每一次都直接打脸。

可是雷鸣风却依旧不依不饶,丝毫不气馁,见面那个笑得像朵花一样,别人溜须拍马还讲点水平,雷鸣风全然不管那一套,什么好听捡什么说。

有句话不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雷鸣风也是省委常委级别的领导,人家都这样了。徐自清还能怎么发火?

当然,徐自清也不能白给雷鸣风这么大的好处。

在这个关键时期,徐自清危机感极强,楚江的局面他的影响力日渐消减,而此消彼长,伍大鸣的威信已然渐渐的开始建立了。

可以预见,两人因为政见差别,在不久之后,肯定会有激烈的博弈。

徐自清如果现在还不未雨绸缪,等待他的将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所以。雷鸣风想要从他这里得到支持。这没关系,但是他得拿出诚意,拿出实际行动来支持徐自清。

否则,天下没有免费的筵席。哪里又那么好的事儿?

好在两人都是聪明人。雷鸣风出了名的脸皮厚。现在省委搞的这个两市协同发展对徐自清来说是一个机会,对他来说更是机会。

徐自清和陈京之间裂痕已深,陈京是彻底的倒向了伍大鸣。徐自清压制陈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压制伍大鸣。

而对雷鸣风来说,如果能成功的压制住陈京,在两市协同发展上面他就可以稳居上风。

在雷鸣风的意识之中,他眼中只有楚城。

协同发展不代表共同发展,究竟是谁协同谁来发展?

楚城无疑应该是被协同的城市,现在楚荆两市,唯有楚城发展起来了,才有可能谈共同发展,要不然凭荆江的条件和资源,他们凭什么和楚江协同发展?

正因为这一点,他和徐自清一拍即合。

两人就在公园里面,一个穿着运动装,一个穿着太极练功服,两人就敲定了接下来部署的一切,结果自然是各取所需,尽兴而散。

……

荆江。

荆江天地人会所。

陈京的车缓缓驶入会所停车场,侯林快步上前帮陈京拉开后门。

陈京下车,侯林哈哈笑道:“陈书记,可想您了,咱们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陈京眯眼瞅着侯林,笑道:“哎呀,我说侯公子现在是发达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楚江谁都知道侯氏兄弟衣锦还乡,要搞大投资,我得代表荆江市委和市政府欢迎你们啊!”

侯林讪讪一笑,道:“陈书记,您这不是寒碜我吗?在您面前,提什么衣锦还乡,那得被人笑掉大牙。”

陈京和侯林寒暄,侯冠中站在身后满带微笑。

陈京和侯林握手完毕,侯冠中才凑过来伸出手道:“陈书记,久违了。您看上去越来越年轻了,今天能和咱们全国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一起共进晚餐,实在是让我们感到荣幸!”

陈京淡淡的道:“侯总,你可别跟你弟弟一个腔调,今天吃饭,本应该是我请客的,欢迎投资人到荆江实地考察嘛!”

侯冠中笑容可掬的道:“太客气了,书记,咱们都是老熟人了。彼此了解,就是吃顿饭而已,也算是我们叙旧!”

侯冠中热情的请陈京进会所,后面招商局还有郎州县的领导准备凑过来和陈京握手,都没什么机会了。

天地人会所一直是个很低调的会所。

但是这家会所是楚江少有的私人会所之一,老板就是侯氏兄弟。

侯氏兄弟这几年没在楚江发展,所以会所的声名不显,不过内面档次据说很高。

本来,前段时间公安局收到情报,说天地人会所里面涉嫌聚众赌博,汤奕阳都已经制定了对天地人会所动手的方案。

奈何侯氏兄弟神通广大的很,远在千里之外就收到了消息。

他们也没有直接跟陈京打招呼,但是这事最后硬就给平息了。

汤奕阳为了这事还专门找陈京汇报过,心中有怨气。

当时陈京考虑到目前荆江的大局,要保证荆江整体大局平稳,就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给予汤奕阳支持。

毕竟,汤奕阳到公检法的时间并不长,该露的锋芒都露了,事事都要争个高下,对他个人的发展和成长也不利。

另外,天地人会所那也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现在正在招商引资的关口,节外生枝,有可能引起一些不利于荆江的负面言论,这就是陈京当时斟酌考虑的东西。

在会所里面的一间大包房里面,宴席非常的丰盛。

都是传统楚江的名菜,山上跑的,水里游的,腌的、炸的、烹的、煮的应有尽有,酒是五粮液,看得出来,侯氏兄弟为了这顿饭挺用心的。

吃饭的时候,两人频频向陈京敬酒,气氛很热烈。

酒过三巡,陈京也没有谈到土地的事情上面。

反倒是郎州县县长郑振铎有些按捺不住了,他端起酒杯,笑眯眯的凑到侯冠中身前,道:

“侯总,今天书记也在这里。我再次跟你郑重的表个态,关于玉山的土地项目,目前市里已经把土地从国土厅批下来了。这对我们郎州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招商局今天也有领导在这里,我们其他的不敢保证,但是拍卖我们一定能保证公平公正。

两位候总都是咱们楚江出去的精英,现在成功了还不忘楚江的发展,回头来投资,我们很感动,也很重视。

我个人是非常欢迎你们到咱们郎州投资或者是做客的!”

他顿了顿,道:“多话不说了,我敬候总一杯!”

侯冠中端起酒杯道:“郑县长,你可太客气了。我多余的话不说,我只说我看好郎州,对郎州的投资,我们信心十足!”

两人酒杯相碰,侯冠中一饮而尽。

郑振铎也将杯中的酒喝干,放下酒杯拍手道:

“还有一个事儿我要感谢两位候总,我知道两位热心慈善。这一次更是投资了三百万帮郎州偏远山区建希望小学。这可是大善举啊,我代表郎州六十万干部群众感谢你们!”

他拎起酒瓶给自己酒杯再斟一杯酒,酒杯冲向侯林道:“小候总,我再敬您一杯。侯氏集团慈善事业,您是掌舵人,谢谢您慷慨解囊!”

侯林笑嘻嘻的道:“那都是小事,郎州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我上大学那会儿,喜欢搞户外旅游,经常和一帮朋友到郎州爬山,从那个时候我就喜欢郎州那个地方了。

这一次能够为郎州教育事业尽一点绵薄之力,我是真心的高兴。郑县长这杯酒我干了!”

侯林举杯和郑振铎相碰,两人一饮而尽。

接下来,敬酒就渐入**了。

陈京一直表现得很平静,他开饭之前就有言在先,这段时间他结石疼,宣布不喝酒。

刚开始大家都还有点拘谨,但是随着饭局的进行,大家的酒喝多了,渐渐也就放开了。

今天的主角自然是陈京,但是侯氏兄弟也不遑多让,两个人八面玲珑,把整个场面搞得相当的热烈。

秘书肖涵本来能喝酒,但是现在他长期跟在陈京身边工作,书记不喝酒,他哪里敢多喝?

好在今天饭局上都是聪明人,识得这些原委,也都没有冲着肖涵去。

就这样,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侯氏兄弟又提议说去唱歌。

陈京婉拒道:“冠中啊,侯林,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晚上我还回楚江有点事,就不再耽搁了。你们晚上玩得尽兴一些就行,我在这里,大家也不自然不是?”

侯冠中也不坚持,一行人送陈京到停车场,肖涵拉开副驾座要坐上去,陈京道:

“老肖,后面坐吧!”

肖涵愣了愣,点点头。

他极其善于察言观色,他隐隐觉得,今天陈书记虽然一直都满带笑容,但是似乎心中并不怎么高兴。

他细细琢磨,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心中正在疑惑。

而陈京忽然让他坐后面,他心中不由得一沉。

他完全确定了自己的判断,百分之一百今天有什么事让书记不满了,兴许就在今天酒桌上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