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18章 终于对上了!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终于对上了!

楚江省政府,徐自清脸色铁青,盯着徐兵大声道:

“我说你就是幼稚,开发玉山只能荆江开发,楚城就不能开发吗?作为省政府而言,所有的政策必须一碗水端平,荆江可以开发玉山,我能规定楚城不能开发玉山。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徐自清轻轻一哼道:“你别在这件事情上烦恼,这件事情你们之所以出问题,归根到底是你们自己太一厢情愿,玉山背面是什么地方?那是不毛之地,郎州县能跟楚城市比吗?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人家投资人只要没瞎眼,他们会砸几十亿到一个县城去?”

徐兵被徐自清训得面红耳赤。

他有些后悔,觉得自己今天是来错了。

徐自清绝口不提自己在这件事上发挥了什么作用,反过来倒打一钯,指责荆江工作一厢情愿,指责徐兵反应过激。

这种情况下,徐兵能说什么?

徐自清盯着徐兵,良久,他语气放缓,道:

“徐兵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作为荆江市的市长,工作认真负责这是对的。但是作为领导干部,面对问题需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要听别人一忽悠,就觉得是机会。

情况就没弄清楚就往前冲,你这样蛮干,遇到了挫折两边不是人能怪谁?”

徐自清冷冷一笑,道:“现在的领导干部啊,我就只有两个字形容‘急躁’,荆江这么大一个市,积弱这么多年。现在你们搞荆江复兴,这很好啊。但是荆江复兴是一句话吗?

一天两天就能完成荆江复兴吗?这需要一个过程,咱们的干部要有稳扎稳打的心态,想短时间就荆江复兴,这是大跃进,这就是浮躁。

徐兵。你是一市之长,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就没有了自己的判断,就知道跟人家瞎起哄,这能干事?”

徐兵尴尬的点点头。

徐自清没有点名,但是他明显是隐射陈京太急躁,隐隐还在隐射陈京把他徐兵当枪使。让他在前面冲,自己在后面坐享其成。

面对徐自清这样的倾向,徐兵不敢表现出有丝毫的抵触心理。

他和陈京之间一直都有矛盾,徐兵很清楚,自己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做到真正的解开心结。

所以徐自清矛头指向陈京,徐兵听在耳朵里面也觉得舒服。

当然。徐自清不是说他徐兵作为一市之长,要有自己的判断吗?

徐兵现在的判断就是徐自清对陈京没有多少办法。

徐兵和陈京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对陈京他相当了解。这个人手段厉害,背景厉害,尤其是个性中有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极其难缠难对付。

徐自清告诫徐兵,让他不要被陈京当枪使。

徐兵也很明确的告诉自己。自己也绝不能成为徐自清的一把枪。

和徐自清一番交流,徐兵对欧朗投资的项目是彻底死心了。

雷鸣风出手够快,这个桃子摘得也漂亮,到了这一步,徐兵自觉得自己的能力也只能如此了,后续得让陈京亲自出马,看看他是否又有扭转乾坤的本事。

……

楚江省政府关于楚荆两市协同发展的第二次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研究优势经济互补,和政策互补相关问题。

陈京基本是踩着点到会场。

他在门口碰到徐兵,徐兵凑过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陈京冲他笑笑道:“进去吧!都到了这里了。还怕人家吃了我们?”

徐兵本来是想跟陈京汇报见徐自清的结果,但是陈京这么一说,他话到嘴边上,又不得不咽了回去。

陈京一马当先,徐兵紧随其后。

两人一个面带微笑。一个脸色阴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会议室主位上的徐自清一直眯眼观察外面的动静,他看到徐兵和陈京之间嘀嘀咕咕,然后陈京一马当先的进来,他微微皱眉。

他有些搞不明白,徐兵不是一直和陈京不怎么对付吗?

既然这样,为什么徐兵自己就驾驭不了,总感觉无法在他身上贯彻自己的意图。

这种感觉,让徐自清内心很不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影响力还比不上陈京。

一个省长,一个市委书记,距离有多远?说是十万八千里都不为过,但是实际是怎么回事呢?

陈京进入会议室,雷鸣风就坐在他的旁边,看他的样子并没有起身的意思,而是斜睨着眼盯着陈京道:“陈京,今天的会议你来了好,上次会议我们开了个半途而废,因为徐市长说你没来,他做不了主。

看来荆江还是得你说了算喽!”

陈京眯眼盯着雷鸣风,淡淡的笑笑,道:“荆江不管谁说了算,终究还是在雷书记您的领导下工作。雷书记是省委领导,我们是下一级党委,徐市长说了不算,你可以下命令嘛!”

陈京这话说得不咸不淡,对雷鸣风是明褒实贬,雷鸣风是省委常委不错,但是他这个省委常委有能力把手伸到荆江?

陈京此话明显带有嘲讽之意,同时又很轻松的化解了雷鸣风的挑拨离间。

雷鸣风眉头一拧,看样子就要发火。

陈京却没有看他,径直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雷鸣风脸色一变数变,终究没敢失态,如果他面对的是徐兵,他肯定当场发飙。

但是面对陈京,他却不敢轻举妄动了。

陈京出了名的难缠,雷鸣风自持身份,万一被陈京缠住了,反而落了下风,那岂不是丢了自己的脸?

所有人到齐,会议正式开始。

楚城市市长姜晓燕先发言,谈两市在项目运作方面的合作机制,作为女领导,姜晓燕温文尔雅。发言洋洋洒洒。

她报告做到一半,雷鸣风轻轻的咳了咳,道:“晓燕市长,关于项目合作的事儿,咱们可以挑重点说。这样吧。咱们楚城最近有几个大项目,其中有个项目是关于玉山开发的项目。

这个项目总投资估计有数百亿。

我们一个个的来,我们先谈这个项目的运作,荆江方面需要给予我们的配合!”

他顿了顿,道:“首先,我认为荆江需要在今年春节之前完成175国道的硬化。还有,需要在今年十月之前,对走马圃一带的搬迁工作要落实下去。因为我们为了配合玉山项目,准备搞一条市内的快速干线。

其中有一段要经过荆江的走马圃,所以这个周围几个乡镇,涉及到大规模征地和搬迁。荆江需要认真配合我们!”

他瞟了陈京一眼,道:“我们第二个项目……”

他话说一半,一直没做声的汪鸣风忽然道:“老雷,第一个项目的配合工作,荆江方面是否有问题?”

雷鸣风愣了愣,扭头看了看陈京,嘴一咧道:“怎么?陈书记有什么问题?”

陈京淡淡一笑。道:“没问题,雷书记你刚才说的这两个工作,我已经部署下去了。175国道硬化,今年十一月竣工。另外,走马圃搬迁我们已经开始了,不仅是走马圃,还有郎州外围。

我就等雷书记你们把快速干线搞好以后,我们从郎州直接插过来,和快速干线接上。

那样一来,从郎州到楚城市中心。车程缩减到二十多分钟,郎州离楚城的距离,比楚城自己的郊县还要近!”

雷鸣风愣了愣,忽然一笑。

而一屋子开会的人,都盯着陈京。有些人懂得内情,有些则还云里雾里,不知道陈京怎么如此配合!

当然,在座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很快大家就感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看这架势,陈京和雷鸣风要掐上了?

陈京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道:“雷书记,你可以说第二个项目了,我和老徐都在洗耳恭听呢!”

雷鸣风清了清嗓子,扭头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道:“第二个项目……”

雷鸣风说第二个项目,是楚江码头项目,现在荆江有望天门码头,楚江一直都依赖望天门码头运输物资。

雷鸣风的计划是楚城要新建码头,但是楚江楚城段没有合适的位置,雷鸣风就想把码头建在走马圃,快速干线开通以后,一来是搞玉山项目。另一个也是在走马圃建码头以后,楚城以后通过走马圃码头运输物资。

雷鸣风话一讲完,陈京点头道:“雷书记这个提议相当好,走马圃以前就是老码头,现在那个地方建码头,条件特别合适。我表示坚决支持!”

他顿了顿,道:“但是刚才雷书记提的方案,我觉得还保守了一下,既然要建码头,小打小敲我认为不行。我觉得码头规模可以扩大一倍。现在望天门日货物吞吐量不足十万吨。大船进入很困难。

我认为如果在走马圃建码头,货物日货物吞吐量可以考虑25万吨,长江一号轮要进驻,这样才有利于将来的发展,不知道各位怎么看?”

雷鸣风脸色一变,直愣愣的盯着陈京。

今天他可是杀气腾腾而来,明显是带有挑衅意味的,陈京也是出了名的硬脾气,雷鸣风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和陈京好好的角逐一番。

可是……

陈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脾气了?竟然如此配合楚城的要求?

雷鸣风隐隐感觉到了一丝阴冷的气息,觉得有些不对劲,一定是哪个地方有问题!陈京可不是乖孩子。

【三更完毕,马上开始码字。兄弟们,千万别忘记月票和推荐票啊,现在竞争如此激烈,南华忐忑不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