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1章 女人追上门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女人追上门

沈梦兰整个人惊呆了,她也吓傻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这样高端的场合,堂堂的荆江市长徐兵和一向以成功人士自居的侯冠中之间会爆发如此激烈的冲突。

两人上来说话就不对劲。

侯冠中挑衅在前,而徐兵竟然一反常态的反应过激,眼看着事态就要一发不可收拾。

沈梦兰忙上前道:“两位,侯总,徐市长,你们消消气,这边……”

沈梦兰不知道怎么打圆场好,而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了。

很快,就有人凑过来说好话,场面有些混乱。

而楚城主办方方面的工作人员,更是大惊失色,纷纷围拢了过来。

陈京正在和洪亮两人聊天,洪亮经营的丽都酒店现在成为了楚城的一张名片。

近一些年来,楚城酒店业竞争很激烈,国际一线品牌酒店相继入驻楚城。像希尔顿、丽思卡尔顿还有欧朗等等进驻楚江,给本土酒店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可是丽都酒店却在竞争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品牌,不得不说,洪亮在经营上还是很有办法的。

洪亮告诉陈京,说自己想把业务往周边拓展,其中荆江是他中意的第一站。

对洪亮的这个想法,陈京当然表示热烈的欢迎。

他和洪亮相识已久,对这个人很了解,洪亮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现在荆江正在招商引资,丽都酒店能入驻,对荆江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候。

徐兵那边引起搔动了。

这次随陈京两人过来的市政斧谷副秘书长慌了神,急匆匆的凑到陈京这边,道:“书记,市长那边好像引起了一些争执!”

陈京微微蹙眉,洪亮识趣的道:“书记,您有事先忙,我改天登门拜访您!”

陈京点点头,便往徐兵那边凑过去。

走到近前,他便发现气氛有些紧张,徐兵脸色难看,侯冠中脸色更难看!

两人面对面相距不远,就像两只乌眼儿鸡似的,场面似乎凝固住了。

周围的人凑过去,竟然没一人敢说话的。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响起,两人同时扭头,周围的人自然散开,陈京慢慢的踱步过来。

徐兵一看陈京过来,他神色缓和了一些,道:“没什么事儿,一点小误会!”

侯冠中盯着陈京,脸上青气一现,张口就要说话,侯林却从半路猛杀出来,使劲的拽了拽侯冠中,然后凑到陈京这边道:

“陈书记,没事!我哥刚才跟徐市长开玩笑呢!没事,没事……”

他冲周围人道:“各位,别大惊小怪了,都散了吧!”

周围的人纷纷散去,徐兵回头狠狠的盯了侯冠中一眼,快步走开。

沈梦兰在一旁尴尬得很,正要抽身悄悄遁走。

陈京眼睛却恰恰看向了她,沈梦兰一惊,脸色变幻极快,她嘿嘿笑道:“陈书记好!陈书记好!”

陈京眼睛一冷,又看向了侯氏兄弟。

侯冠中脸色依旧很难看,傲气得很,而侯林则在一旁陪着笑,道:“陈书记,我们刚才跟沈总几人聊投资的事儿呢!我哥就这脾气,可以言语之间思虑不周,所以就有点误会……”

他话说一半,侯冠中一把拉开他,道:“我什么脾气?我的脾气咋的了?给你丢人了?”

侯冠中发飙,侯林脸色更是尴尬难看,他用眼睛瞟向陈京,又看看老哥,嘴唇掀动想说话,却没办法开口。

沈梦兰一颗心都快从口里蹦出来了。

她见过不知天高地厚的,却从未见过向侯冠中这样自我膨胀到如此地步的人。

他当自己是谁?有几个小钱而已,据说还有一个官至一定级别的老爹,这点所谓的倚仗,在楚江地面上和陈京叫板?

这小子是得了失心疯了吧?

她眼见事情不妙,忙道:“陈书记,侯总可能心情有些不太好,您今天能来酒会,正好我们有工作向您汇报,我们借一处说话?”

陈京脸色转冷,哼了哼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做老好人了?这里用得着你来打圆场吗?”

沈梦兰脸色一变,瘪了瘪嘴。

心想自己真她娘的**,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

陈京和侯氏兄弟是一个身份的人吗?在这场合,陈京犯得着跟这小子一般见识?

沈梦兰心中暗恨,但是碰了一鼻子灰,她也只能准备开溜。

陈京深深了看了侯冠中一眼,又用眼神瞟了瞟侯林,侯林刚才还一副和事老的样子,现在脸上却似乎浮现出了一丝怒气。

陈京皱皱眉头,嘴角微微一翘,一句话没说,只是冲着侯氏兄弟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侯氏兄弟两人,侯冠中心中憋着一股气,刚才冲侯林爆发只是个开始,可是很奇怪,当他直接和陈京面对的时候,他就觉得嗓子眼有些犯堵,想说的话说不出来。

陈京的眼神很柔和,但是侯冠中和其对视,却觉得对方眼神似乎就像一柄利刃,让其从内心深处能泛起一抹寒意。

这样沉默了大约半分钟,侯冠中深吸了一口气,冲侯林使了一个眼色,正要转身离去。

“你让开!”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后面响起。

侯冠中勃然作色,迅速扭头。

他整个人都僵直在原地,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女人。

这个女人很美,无论是身材还是脸型,都堪称一流。这个女人也很冷,面罩寒霜,眼神锐利,即使两人相隔差不多有一米多,但是侯冠中都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冷意。

冰冷刺骨。

而最具冲击力的是对方穿着一套解放|军的军服,肩上两杠三星,上校军衔,级别不低。

就在侯冠中发愣的时候,女人再一次开口,冷声道:“我让你让开,你听不懂吗?”

侯冠中这下听懂了,脸色遽然通红,他可是有面子的人,岂能被一女的呼三喝四的?

“这位小姐,你……”他话说一半,侯林从旁边猛然撞过来,不由分说拽着侯冠中的手,也不让侯冠中继续说话,几乎就是生拉硬拽两人齐齐的退开了。

两人错过一段距离,侯冠中挣脱侯林,冷声道:“侯林你干什么?”

侯林脸色死灰,压低声音道:“哥,楚北沈朝华的事儿你不记得了?人家就是……”

侯冠中浑身一震,嘴巴变成了一个“o”型,扭头瞅了那军服女子一眼,咬了咬嘴唇,背心里全是冷汗。

楚北沈朝华号称楚北最有面子的人,在公子哥儿圈子里声望极高,他的父亲就是楚北省省长沈流云。

可是这么一个厉害有面子的人,硬是在楚北鸿天会所被人打断了腿,这事儿在楚北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会演变得很激烈。

可是后来,这件事却被彻底压制,无论是沈家还是楚北上流社会,都绝口不提此事。后来渐渐有传言出来,说沈朝华出事,是因为他竟然惹了军委调查组的某位女军官。

这个女人背景极深,其长辈是军委真正的实权派。

而就因为这事,不仅沈朝华遭殃了,沈省长据说还紧急奔赴京城去给军方大佬们道歉,最后这事才得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就在这事发生之后不久,京城空降了一个姓秋的常务副省长,楚北的本土派因此再也没办法做到铁板一块了。

难不成沈超华惹到的就是这个女人?

侯冠中心有余悸,他知道侯林在这方面眼界比自己宽。

这小子整天没事儿就喜欢捯饬那些公子圈儿里的八卦,更喜欢和一帮纨绔天天混在一块儿,侯林说看出这个女人的来历,八成是真的。

侯冠中紧接着又想,这个女人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刚才她是冲着谁去的?是陈京吗?

他嘴角微微一翘,他倒很想看看陈京怎么处理这个局面,唯小人和女子难养,得罪了女人,尤其是一个背景显赫,能量极大的女人,那绝对是一场巨大的灾祸。

微微皱眉,陈京瞟了一眼面前的军装女子,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秋若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是来干什么的?

就在他疑惑间,秋若寒已经慢慢的向他靠近了,她眼神如刀,盯着陈京,道:

“陈京,我要跟你谈谈!”

陈京愣了愣,乐了,道:“秋上校,咱们谈什么?我记得你上次好像跟我说过,咱们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这样,我们谈什么话题可以有共同语言?“

秋若寒深吸一口气,很显然,她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眼睛死死的盯着陈京,看那模样似乎要把陈京一口吞下去,在她的眼中,陈京此时的微笑是如此的让人生厌,让人愤怒!

而陈京则更是如云里雾里,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又是怎么招惹了这个蠢女人了。

看她这杀气腾腾的样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他淡淡一笑,道:“秋上校,有什么事儿酒会结束再说吧。还有啊,你的脸色可以稍微好一点,这么愉快的酒会,你不请自来,而且还如此杀气腾腾的针对我,知道我陈京做派的,会认为我遇到了麻烦。

那些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会误会我在外面欠了什么女人债呢,你说呢?”

“你……”秋若寒脸色更难看,不过旋即她冷静下来,道:“那好,我在外面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