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2章 女人猛如虎!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女人猛如虎!

一场简单的酒会,却是一波三折。

先是荆江市长徐兵和侯氏大公子侯冠中起了摩擦。

紧接着竟然有个军装美女跑到会场直接冲着陈京书记而来,惹得一众人纷纷侧目。

秋若寒这个人在楚江知名度不大,但是荆江却是人人都知道。不过酒会被这么一闹,侯氏兄弟提前退场,徐兵市长似乎也不想久留,本来酒会融洽和谐的气氛就破坏了。

酒会结束,陈京凑到姜晓燕身边很惭愧的道:“姜市长,今天的确是太不好意思!看来你们雷书记邀请我和老徐参加这个就会就是个大错误!”

姜晓燕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道:“陈书记,话不用这么说。这次酒会我们主办方,酒会开得不是很成功,我们才应该从主观上找原因!”

两人交谈,姜晓燕一直送陈京到停车场。

她主动伸出手来道:“陈书记,两市协同发展,这是省委既定的战略。我个人非常支持这个战略,因为省委着眼很高,看得也很长远。当然,在实现这个战略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一些问题,甚至是有一些误会。

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彼此加深信任,彼此多了解对方,我们终究能够找到协同发展的契合点的!”

陈京道:“姜市长您这话我完全赞成,关键还是相互了解,有时候啊,人与之之间建立信任,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比如有人就是不打不相识。还有人是你不打他,他不认识你,你狠狠的教训他,他说不定还会对你改变看法。”

说到这里,他打了一个哈哈,道:“开玩笑了,姜市长,我对您是充分信任的!实际上在很早我就认识您,当年您在楚城担任副秘书长的时候,我正在省委组织部工作。”

姜晓燕微微一笑。道:“你的大名我也早就知道了。青年才俊,我们楚江的才子,将来楚江的文胆!”

两人紧紧握手,挥手告别。

一直目送姜晓燕离去。徐兵凑过来讪讪的道:“书记。今晚我有些不冷静。实在是……”

陈京摆摆手道:“行了,老徐。侯氏兄弟这样的人,你对他太客气。他就会跟你蹬鼻子上脸。对这样的人,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识得厉害,我保证他们就规矩了!”

徐兵神『色』缓和了一些,正要再开口说话,眼神的余光却看到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军官凑了过来。

他连忙收住话头,道:“书记,我不打扰您了,秋主任看来是冲着你来的!”

陈京慢慢转身,秋若寒就停在离他一米开外的地方。

两人双目对视,谁都不肯示弱。

最后还是陈京挪开了目光,淡淡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上,道:

“秋上校,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事情非得这么时候谈吗?再说了,我实在是想不起来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亲自找我!”

秋若寒指了指酒店外面的茶餐厅,道:“去那边吧!”

陈京摇头道:“茶餐厅十点关门,还有半小时,你能否保证半小时把你要表达的东西表达清楚!”

秋若寒冷冷的道:“那就到车上谈!”

秋若寒一马当先,径直走到一辆东风勇士旁边,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

陈京犹豫了一下,只好跟了过去,坐在了副驾驶座了!

“把烟灭了!”秋若寒寒声道。

陈京皱皱眉头,不紧不慢的掐灭烟头,此时他心中已经清楚,荆江的船厂的事情应该是有眉目了。

秋若寒这个蠢女人,今天估计就是会了这件事而来。

看秋若寒的脸『色』,陈京就知道事情的走向,秋若寒不高兴,对他来说就是喜讯将至。

这几天因为朗州的事情搞得很不愉快,现在荆江船厂的事情能够有动静,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安慰。

秋若寒并没有说话,陈京自然也不会说话,两人就在停车场,坐在这里面彼此沉默。

秋若寒不说话,是因为她在斟酌,这事儿应该怎么说。

自从军委出面干预黄海船厂收购事件之后,黄海船厂『逼』迫和临武船厂终止一切合同,因为这件事情,秋若寒打击很大。

不仅如此,最近一个月,接二连三,方方面面的领导都找秋若寒谈话,谈话的内容不仅涉及到她个人工作心态问题,还涉及到她选择临武船厂,是不是有个人感情因素在作祟,毕竟楚北的常务副省长秋省长和她关系密切。

被无端的怀疑,秋若寒大为光火,可是理智告诉她,她还不得不接受调查。

这还没结束,现在黄海船厂确定要重新和荆江船厂谈判,秋若寒还得担任谈判代表。

秋若寒哪里有脸面再回荆江从提收购的事情?上次陈京主动邀请她,跟她荆江的困难,谈荆江船厂的优势。

那个时候,秋若寒态度极其强硬,表现非常冷淡,几乎就把话给说死了。

现在倒好,临武那边事情黄了,她现在又得厚脸皮过荆江,以她的『性』子哪里能够接受得了?

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面对陈京这个烂人。

陈京这个人,最为小心眼,睚眦必报,说话更是冷嘲热讽,毫不留情面。

秋若寒和陈京合作过,当年在岭南的时候,她就被陈京训斥过,嘲讽过很多次,秋若寒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噩梦。

现在她高调在前,回过头去又得求人家把船厂出售,她秋若寒的尊严何在?

而这一些都还不是她下定决心,怒气冲冲单枪匹马找陈京的原因。

让她最感窝心的是,黄海船厂方联系荆江船厂表示完全可以接受荆江船厂以前的方案,黄海船厂可以全资收购荆江船厂的业务。

让秋若寒万万没料到的是,这个时候荆江船厂的答复是,荆江船厂目前正在市委的规划下进行全方位改革,目前企业运行情况良好,暂时没有出售计划。

收到这样的回复,秋若寒彻底的被激怒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陈京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这个烂人就是故意要让黄海船厂难堪,让他秋若寒难堪。

她还清楚的记得,就在几个月之前,陈京宴请自己,那是放下身段,拼命诉苦,出售荆江船厂的意愿极其强烈,恨不得马上就和黄海船厂实施合作。

现在他还猪鼻子『插』大葱,装起来了,竟然说没有出售计划,这不是赤『裸』『裸』的要打自己的耳光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件事情自始至终,都是陈京在耍阴谋,都是陈京在一手策划。

甚至包括鼓动大军区向黄海船厂施压,这背后都绝对是陈京在搞鬼。

陈京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要以势压人,彻彻底底的吃定黄海船厂。

现在他竟然还嫌不够,竟然还坐地起价,这不是赤『裸』『裸』的坑人吗?

秋若寒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她几乎没有考虑,直接就乘飞机飞到了楚城。

她人到荆江,荆江市委从上到下,对她的到来反应极其冷淡。

秋若寒要找陈京,先是人家要预约,预约了一上午不见人,秋若寒发飙了,市委秘书长肖涵跑过来却说陈书记出差到楚城了,今天秋若寒肯定见不到他。

秋若寒就这样被耍得团团转,逗了一整天的圈子,她连陈京的人都见不到。

她驾车一路风驰电掣到楚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清楚陈京今天在丽都酒店参加楚城企业家酒会,她几乎没有犹豫,就杀气腾腾的杀过来了。

这一路上,她心头的火气几乎要喷薄而出,她无数想象过见到陈京以后的情形,她想自己见到陈京以后一定会毫不客气,甚至她脑子里还有用军队的学的那些擒拿格斗的狠招,全招呼到陈京身上的那样的画面。

她必须让陈京知道,欺人太甚,是要付出严重代价的。

可是现在,她当真正面对面和陈京坐在一起了。

她却发现那些想象的画面,基本是很难出现。

现在她就是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陈京这个人阴险狡诈,几乎是把黄海船厂内部的一切情况都算到了。

他从来不主动让荆江船厂和黄海船厂联系,他就是吃定了黄海船厂。

秋若寒自己主动出击,他便高调应对,声称船厂暂无出售计划,这就是坐地起价……

冷静想想陈京的这些做派,几乎是环环相扣,甚至最近秋若寒还听说,在黄海市有领导在为荆江说好话,在帮荆江船厂吹嘘。

这些能不联想到陈京身上?

“秋上校,你再不说话,我可没工夫了啊!我说你这人还真有意思,辛辛苦苦,杀气腾腾的过来找我,找到我了却一句话不说!怎么?你是想让我陪你看楚城的夜景吗?”。陈京淡淡的道,语气之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之意。

“你敢!”秋若寒声音一寒,猛然扭头,“陈京,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你也清楚,怎么了?你是不是想逃避事实了?”

陈京直愣愣的看着秋若寒,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秋上校,你不觉得你特别冒失吗?我实在难以相信,黄海船厂竟然会让你来负责参加谈判,你的智商和情商,都让我觉得很遗憾……”

【三更结束,马上码字,兄弟们,老生常谈,还是要月票了!南华闪去码字了……】(……)